只不過,此時已經回過神的葉浪,在看到這種情況后,直接抓住李谷娜的手腕子,看著自己面前的李谷娜笑道:「你可千萬別動,你見識過我的厲害,我稍微用力,你今天可就完蛋了呀。」

「求你了,別打我,別欺負我!」 重生重徵娛樂圈 李谷娜終於知道害怕了,看著葉浪,滿懷期待的哽咽著說。

葉浪微微一笑道:「想要讓我不欺負你很難啊,你脫了我的衣服,現在還想要這麼對我,證據鑿鑿啊。」

「證據?什麼證據啊?」李谷娜有點兒懵逼了。

葉浪得意洋洋的笑著,順手指了指擺放在床頭柜上的手機,然後對李谷娜笑著說:「剛才你轉身脫衣服的時候,我已經打開了自己手機上的攝影功能,哈哈,所以你想要對我做的事情,現在都被我手機給拍攝好了。等我回去之後,我就將裡面的視頻進行剪輯。」

「王八蛋,你好卑鄙啊!」

「彼此彼此啊,哈哈,所以說,我現在哪怕是對你做了任何事情,到時候就算是你報警也沒用,而且相反,我還會告你。你看我長得太帥了,居然還想要對我不軌。完成之後,你居然還想要勒索我。」

李谷娜打死都沒想到,自己算計好的一切,就這麼灰飛煙滅了。

最關鍵得是,現在還挖了個坑,將自己給掉在了裡面。

這會兒搞不好,葉浪就會拿起鐵鍬,三兩下將自己給埋了。

真要是等到這種事情發生了,自己就連說理的地方都找不到了。

想到這點之後,李谷娜頓時淚流滿面,梨花帶雨道:「葉校長,我錯了還不行嗎?我不應該這樣,我說,您想要知道什麼我全都說。」

葉浪點點頭,看著眼前李谷娜這樣,他還真有點沒心思聽李谷娜說完。

為了避免自己玩火燒身,葉浪只好將旁邊被子先抓起來,丟給了李谷娜之後,他笑呵呵的問了句:「你姐夫為什麼要讓你做這件事情?」

李谷娜倒是實話實說,對葉浪認真道:「我姐夫說你是誅神的總閣主,很厲害的那種,只要我拍好照片,到時候就能將你玩弄於股掌之中了。」

葉浪笑噴了,看著李谷娜一字一句問:「一張照片就想要將我玩弄於股掌之中?你姐夫多大了?我看也已經好幾十歲的人了啊,怎麼還和孩子一樣?」

「額?難道你不要臉了嗎?」李谷娜一時著急,口不擇言的說了句。

當她看到葉浪皺眉的時候,李谷娜方才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連忙改口說:「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如果到時候你敢不聽我們的,你難道想要讓自己的名聲一敗塗地嗎?」

葉浪方才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不緊不慢的說:「放心吧,只要讓我知道你們手裡有對我不利的東西,我不會給你們給別人,就會將你們全都幹掉。」

「你說什麼?將我們……全都幹掉?」

「怎麼?難道你不相信嗎?你真以為誅神的人全都是泥捏的啊?」葉浪笑著問。

李谷娜用被子將自己嚴嚴實實的裹在裡面,看著葉浪,她現在越來越猜不透這傢伙究竟是什麼樣的人了。

葉浪的身手自己是親眼目睹過的,不得不說,這傢伙的身手,絕對是萬中無一的。

其次,那就是葉浪看人的眼力勁了。

這次裝醉,便足以證明,葉浪早知道她打算玩什麼陰謀詭計了。

這麼多年時間,李谷娜對自己的演技,那可是特別自信的。

誰想到這次,陰溝裡翻船,自己居然成為了葉浪砧板上的魚肉。 浪微微一笑道:「這還用問我嗎?你說說,從我來湖市之後,你先是主動找我和你們見面,然後你姐夫又打算給我們投資幾千萬修建操場。在之後,你居然還冒充是陳梓苒的朋友,這才幾天時間啊?為什麼這些事情會這麼巧的遇到一起?」

「等等,我和陳梓苒是朋友,這件事情我沒騙你。」李谷娜忽然開口道。

葉浪聽了,點頭微笑著說:「我不管你和陳梓苒是不是朋友,我現在就問你一件事情,你姐夫是怎麼知道我的身份?還有,你姐夫和這次湖市這邊的人口失蹤案,到底有什麼樣的聯繫?」

「這個我不知道。」李谷娜臉色蒼白的說。

葉浪冷笑了聲,反問一句:「呵呵,你不知道?那我想知道你知道點什麼呀?」

「我……你別逼我,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呀,我姐夫只是讓我接近你,說你很厲害,也很有錢,至於你說的人口失蹤案,我真的不清楚啊。」

「哦,那就抱歉了。」說著,葉浪伸出手,一把拽住被子一角,使勁一拉,被子便從李谷娜身上飛了出去。

李谷娜大驚失色,淚如雨下道:「葉校長,我知道錯了還不行嗎?求您了,放過我吧,我以後再也不聽我姐夫的話了。」

「呵呵,你聽不聽你姐夫的我不管,但我現在希望你能聽我的。畢竟你這都已經…等我和你休息了,你要是不聽我的,我就只能如你所願了。」

「葉校長,你現在如果還這樣的話,我姐夫知道了肯定會對你不客氣的。」李谷娜大聲叫罵。

「吆喝,你還別說啊,我今天晚上還真打算和你姐夫見一面。」說著,葉浪將旁邊的手機拿起來,直接撥通了龍魂的電話。

不一會兒,當龍魂接通電話后,葉浪便對其直言道:「龍隊長,半個小時內,將亞鵬科技公司董事長鬍亞鵬先生請到他小姨子家裡來。」

正在和劉偵探談論調查結果的龍魂,一聽說這個消息,便知道葉浪那邊有情況了。遂欣喜不已的笑著說:「好的少主,我們馬上去辦。」

掛斷電話后,葉浪將自己的手機收起來,看著眼前李谷娜微笑著說:「現在不說就不說吧,等會兒你姐夫來了我問你姐夫。反正我現在問你也是白問。」

說著,葉浪嘆了口氣,狠狠朝著李谷娜..望了眼,賤兮兮的笑著說了聲..之後,便直接將地上的衣服丟給了李谷娜。

拿到衣服的李谷娜,看著穿好衣服,從卧室中走出去的葉浪,她徹底懵逼了。

合著,葉浪這傢伙難道沒自己所想的那麼……………

心裡不斷詢問著自己,很快,當李谷娜整理著裝,重新來到客廳后,她終於忍不住心裡的疑惑,對葉浪問:「我很想知道,是你的毅力太好,還是我不夠漂亮呢?」

面對李谷娜的詢問,葉浪有點不解其意道:「怎麼?你說這話什麼意思啊?」

「剛才我們都那樣了,而且我給你脫衣服的時候你已經……可為什麼最後你還能不動我?」李谷娜看似有點兒生氣的問了句。

葉浪真有點搞不懂了,看著李谷娜,忍不住笑道:「聽你這話的意思,你是很希望我將你怎麼著對吧?」

「沒有,我就是很好奇罷了。」李谷娜直言道。

「呵呵,第一呢,你雖然漂亮,但你不合我的胃口。第二,咱們兩個接觸的時間不長,這不知根不知底的,萬一要是我和你真….你有病怎麼辦?」

本來還心裡有點害怕的李谷娜,聽到葉浪這話后頓時氣炸了。

惡狠狠盯著葉浪,好幾秒之後,李谷娜才大聲道:「我看你有病!」

「我有病?哈哈,我能有什麼病啊?你剛才也說了,剛才給我衣服的時候……….等等,你是不是喜歡上我……」

話雖然沒說完,但葉浪這話的意思,李谷娜還是聽得明白。

狠狠瞪了眼葉浪之後,李谷娜銀牙緊咬,氣急敗壞道:「你無恥!」

「彼此彼此,好了,不陪你鬥嘴了。你家裡有什麼下酒菜嗎?這麼好的白酒,我可要好好嘗嘗啊。」葉浪說著,居然拿起桌子上的茅台,給自己倒了一小杯,津津有味的品了起來。

李谷娜恨得牙痒痒,可這會兒卻沒有一丁點辦法。

要是葉浪手裡沒有那份視頻,現在李谷娜肯定會選擇報警。

可要命的是,葉浪手裡這會兒有視頻作為證據,如果自己報警了,等會兒警方來了,抓不走葉浪不說,說不定還會將自己給帶走。

站在旁邊,李谷娜此時此刻心裡只是不斷罵著自己姐夫。

心想處的這都是什麼餿主意啊?現在快要將自己給坑死了。

龍魂等人那邊速度倒是挺快的,畢竟這幾天的調查下來,從種種證據表明,湖市這邊的人口失蹤案件,和亞鵬科技公司有很大的關係。

只不過他們現在因為還沒找到證人,所以只能暫時先在暗處繼續等待機會。

接到葉浪電話后,龍魂便帶著自己小隊的人馬,直接衝到了胡亞鵬家中。

剛進門,胡亞鵬便甚是驚訝的起身,對衝進來的這幾個人大聲道:「你們都是什麼人?」

龍魂微微一笑,對胡亞鵬道:「抱歉,我們少主請您去趟您小姨子家裡,我們不知道路怎麼走,還希望您能親自帶路。」

一聽這話,胡亞鵬愣住了,他知道,肯定是自己小姨子那邊出了什麼簍子。

驚訝之餘,胡亞鵬佯裝鎮靜,冷哼一聲說:「你們少主?你們少主是誰啊?」

「我想胡總應該很清楚吧?這還用問我們嗎?」龍魂反問一句。

胡亞鵬繼續皺眉冷聲道:「老子知道什麼啊?..識相的話現在就從老子家裡滾出去!」 胡亞鵬到現在都不願意承認是自己讓小姨子李谷娜靠近葉浪的,畢竟,別人不知道誅神的實力,他還是很清楚的。

自從得知誅神的人插手湖市人口失蹤案后,胡亞鵬便開始如坐針氈。

短短几天時間,胡亞鵬瘦了一大圈不說,心裡還在想方設法擺脫眼前自己給自己製造的困境。

顯然,擺脫矮子國那邊渡邊君是絕對沒可能的事情。

所以,胡亞鵬便心想著如果能夠控制葉浪,這興許也是不錯的選擇。

只可惜,現在計劃才剛開始,居然就被葉浪這傢伙直接扼殺在了搖籃之中。

看著眼前這幾個人虎視眈眈的模樣,胡亞鵬已經顧不上自己小姨子的安危。

小姨子死了就死了,大不了自己老婆跟著自己鬧騰幾天時間。

但要是自己過去,被這幫人抓住把柄,呵呵,不死估計也會脫層皮。

很快,胡亞鵬便打定了主意。

看龍魂等人還沒打算離開的意思,胡亞鵬便繼續冷聲道:「難道老子說的話你們沒聽見嗎?你們說的什麼事情我不知道,我希望你們現在能滾蛋,要不然……」

龍魂見狀,也不想和胡亞鵬繼續啰嗦什麼了。

沒等對方將話說完,龍魂便直接出手,一拳頭打在了胡亞鵬的下巴上面。

這一拳過去,胡亞鵬砰然倒地。

恰好,就在這時候胡亞鵬的妻子,李谷娜的姐姐李穀雨從卧室中出來,看到眼前這一幕後,李穀雨大驚失色,對眼前龍魂等人大聲喊道:「你們幹什麼?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龍魂對身後龍龍等人擺了擺手,示意讓這幾個人先帶著胡亞鵬離開。

龍三首先走過來,直接將胡亞鵬扛在了肩膀上。

還沒將胡亞鵬從房間中帶走,李穀雨便叫喊著沖了過來。

龍魂擋在了李穀雨面前,看著李穀雨朝他伸展過來的手掌,龍魂冷笑了聲說:「別對我動手,我們只是帶你老公過去了解點兒事情。」

李穀雨彎眉緊皺,不可思議道:「你到底是什麼人?你是警察嗎?」

龍魂搖了搖頭說:「不,我不是警察。」

「既然你不是警察,那你為什麼要強行帶走我老公?」李穀雨很是激動的大聲質問。

龍魂苦笑了聲,不緊不慢道:「我帶走你老公,我想你也應該知道。」

「我知道?你……」

這次,不等李穀雨將話說完,龍魂便繼續道:「你先別說,讓我來說,你妹妹現在和我們少主在一起,現在你應該知道了吧?」

李穀雨望了眼已經昏迷的胡亞鵬,舔了舔自己乾澀的嘴唇后,冷笑了聲說:「我老公做了什麼我不知道,你們想要帶他走可以,不過話我提前說清楚,只要你們將他從這個房間門口帶出去,我就會直接報警。」

聽到這話后,龍魂不以為然的笑道:「報警就報警吧,等警方來了,興許會更熱鬧的。」

丟下這話,龍魂直接帶著胡亞鵬還有手下兄弟揚長而去。

從胡亞鵬那邊離開,上了車子之後,龍魂從旁邊拿起來一瓶礦泉水,澆在了胡亞鵬的臉蛋子上。

被冷水刺激之後,胡亞鵬渾身一機靈,急忙坐直了身體,大聲質問道:「你們這是違法的你們知道嗎?」

龍魂淡淡一笑,順著胡亞鵬打量了眼后,語重心長的說:「我這是違法的,那請問胡總您做的某些事情難道就不是違法的嗎?」

「你……你什麼意思?」

「我什麼意思您很清楚,等會兒見了我們少主,有什麼話您可以對他說。」

此時此刻,胡亞鵬差不多已經絕望了。

他知道,自己接下來所要面對的,可不僅僅是吃不了兜著走這麼簡單的事情了。

極有可能,這次他要將自己這段時間所犯下的天大的錯誤全都一五一十的說出來。

帶著這種想法,胡亞鵬倒吸了一口涼氣之後,先儘可能讓自己的心情平靜下來。

「幾位,我胡某人自認為沒做過任何違法的事情,如果你非要帶我去見你們所謂的少主,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龍龍聽到這裡,不由得冷笑道:「我說胡總,您覺得您是傻子,還是我們是傻子啊?就您玩的這點小兒科遊戲,真以為我們看不出來嗎?我現在為你,矮子國那邊……」

然而,龍龍這話還沒說完,龍魂便冷聲道:「龍龍,別瞎說。」

此時龍魂還沒詳細給葉浪說他們這幾天調查到的情況,因此這件事情現在是不是需要挑明對胡亞鵬說,也不是他們所能做主的。

龍龍見狀,也不好在多嘴。

一行人不到二十分鐘,居然就已經帶著胡亞鵬來到了李谷娜家門口。

隨著幾個人從房間中推門而入,屋子裡,葉浪倒是四平八穩的坐在沙發上抽煙喝酒,李谷娜居然看上去帶著幾分不安,正端著一盤涼拌黃瓜從廚房裡出來。

龍魂這幾人見狀,紛紛愣在了門口。

貌似,房間中的場景和他們所想象中的不太一樣啊。

在來這邊的時候,龍魂心想,既然葉浪這邊已經問出了什麼,那麼李谷娜肯定沒好果子吃。

可是現在,李谷娜身上非但沒有半點兒傷痕,而且身上的衣服也穿的相當整潔,難道自己家少主,並沒有威逼李谷娜,李谷娜就將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全都說出來了嗎?

而葉浪,在看到自己手下兄弟帶著胡亞鵬出現在門口位置后,他忙起身笑呵呵的說:「兄弟們快點的,這邊有茅台,只是下酒菜太次了,哈哈。」

「不是,少主,您這是?」龍魂張了張嘴,過了好幾秒,方才問了句。

葉浪嘿嘿笑道:「怎麼了?工作不忘娛樂,我這種辦事態度你們又不是不知道。」

丟下這話后,葉浪便將目光對準了眼前的胡亞鵬。

「胡總,您也來了啊,哈哈,太好了,我本來讓你小姨子打電話約你過來的,但是你小姨子不願意,沒辦法,我就只能讓我手下兄弟請你過來了。你可千萬別生氣啊。」

直到此時,胡亞鵬還裝作不知道葉浪真實身份的樣子,故作驚訝道:「葉校長,您怎麼和我妹妹在一起啊?」 這話剛說完,葉浪還沒開口說什麼,旁邊李谷娜便氣急敗壞的忙對自己姐夫大聲道:「姐夫,您就別裝了,他什麼都知道了,今天晚上我們喝酒之前,他就已經猜到了我的用意。」

胡亞鵬聽到這話,差點沒當場氣死。

狠狠看著自己小姨子,遲遲說不出一句話來。

葉浪見狀,便對其微笑著說:「胡總,別生氣了啊,哈哈,來吧,快點坐下吧,既然您也早知道我是什麼人了,我們就沒必要藏著掖著對吧?」

胡亞鵬冷笑了聲,心裡雖然害怕,但想到之前渡邊對他說過的話,他便冷著臉坐在了葉浪對面,看著葉浪一字一句問:「說吧,葉先生喊我過來打算幹什麼?」

葉浪在胡亞鵬說話的時候,給胡亞鵬倒了一杯酒。

放在胡亞鵬面前的同時,葉浪抬起頭看著眼前龍魂等人笑著說:「龍隊長,這樣吧,今天晚上本來打算問問你這件案子調查緊張怎麼樣了,結果李小姐請我們去唱歌,我還給忘記了。現在你就當著胡總和李小姐的面,說說這件案子的調查進展吧。」

龍魂有點兒遲疑,看著葉浪低聲道:「少主,真的要現在說嗎?」

葉浪點頭憨笑著說:「不現在說還什麼時候說啊?」

「那行,既然這樣的話,我就直說了,我們一行人來湖市之後,便直接展開了調查。通過現在調查得到的種種證據表面,湖市這邊的人口失蹤案,很可能和亞鵬科技公司有關。而且幕後黑手,極可能還牽扯到了國外的某個地下組織。」

話音剛落,胡亞鵬便很是激動的站起身來,手指著龍魂破口大罵:「你丫放屁,這根本就是無中生有的事情,我們亞鵬科技公司這些年在湖市這邊……」

結果,胡亞鵬話還沒說完,龍魂便從自己身上掏出來手機,打開后,很快手機中居然開始播放那天胡亞鵬和渡邊兩人的對話。

聽到這個之後,胡亞鵬整個人都愣住了。

不可思議的看著龍魂,而龍魂,則微微一笑道:「胡總,現在您還有什麼想說的嗎?」

胡亞鵬現在說什麼都已經來不及了,這幫傢伙手裡拿到了鐵的證據,自己就算是再怎麼難言善變,在證據面前,一切都是虛的。

不過,讓胡亞鵬心頭滿是不安的是,這幫人既然已經拿到了證據,為什麼不將這份強有力的證據直接交給警方,而是留在他們手裡呢?

難道,這其中還有他所不知道的什麼情況嗎?

胡亞鵬心中不斷思慮,過了好幾秒鐘,方才對眼前龍魂道:「這位大哥,既然您已經知道這件事情是怎麼回事了,為什麼還要將我帶到這邊來,而不是直接將我扭送給警方?」

龍魂朝著旁邊葉浪望了眼,如實道:「這件事情應該怎麼處理我們少主會拿主意的,況且我們調查到了哪一步,我們少主之前是不清楚的。」

葉浪也很驚訝,忙對龍魂道:「哥們兒,你們到底調查到什麼程度了?我怎麼聽著,這件事情好像已經水落石出了啊。」

龍魂搖了搖頭,對葉浪認真說:「少主,其實這件案子我們只是調查到了一些皮毛,至於深層次的東西,我們現在還沒調查清楚。」

「深層次的東西,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葉浪問。

龍魂認真道:「從我們現在所調查到的這些證據來看,只能證明這件案子和亞鵬科技公司有關係,而亞鵬科技公司這邊,暫時我們能找到的,不可推卸責任的犯罪嫌疑人主要有兩個,一個是胡總,還有另外一個……」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