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唰!」

在林逸遲疑的時候,又一道可怕的殺機驟然襲來,森寒至極,恐怖至極,簡直讓人絕望。

倉促之間,林逸根本沒有辦法揮動自己的手中的寶刀,直接再度舉起寶刀擋在了自己的面前。

「崩!」

一聲讓人頭皮一顫的可怕聲音驟然響起。

這次更加的可怕,寶刀竟然直接斷裂。

一絲劇痛從他的心口上傳來,林逸面色大變,他知道自己已經被娜美可怕的刀氣傷到了本體。

「瑪德,等等!」

林逸突然抬手焦急的吼道。

武士刀高舉,準備斬下的娜美一聽,那冷漠,絕美的臉頰上浮現了一抹不屑之色。

「你很不錯,難怪能夠在島國弄的雞飛狗跳,不過,你絕對擋不住我的第三刀!」娜美盯著林逸說道,似乎一點著急殺人的意思都沒有,淡淡的說道。

「咳咳,那個,我知道,我就是想要問問,你缺不缺男人啊?你看你這麼冷冰冰的,晚上一個上榻多難受啊!不如讓我陪著你可以嗎?」林逸咧嘴笑道,可卻在心裡不斷的跟楚紅交涉,尋找一個能夠逃走的方向。

娜美一聽,那冷漠宛如冰碴子的瞳孔驟然一縮,殺機如芒暴漲,手中的太刀沒有絲毫遲疑,驟然麾下。

這一刀,彷彿是瞬息而至,雖然林逸整個人全身緊繃,一直充滿了警惕之色,可後退的速度還是慢了一分,肚子上直接被切開了一條二十多厘米的口子。

如果他的反應再慢一點的話,就這一刀,足以要了他的性命。

「瑪德,你給你老子等著,只要我今天能夠活下去,老子一定要曰你!」林逸臭罵道,而後轉身狂奔,靈氣宛如白霧一般,緊緊的纏繞在的雙腿之上,使得他的速度快到了極致。

「哼!我今天看你往哪裡走!」

娜美冷哼一聲,杏干絕美的腳尖,輕輕在地上一點,整個人便飄然飛了出去。

如果不是她的氣質實在太過冷漠,這女人絕對是天底下少有的絕色,甚至,在韓雨菲,在陳美君之上。

只可惜,她實在太冷了,彷彿寒冰雕刻而成的一般。

「主人,西北方向,有一處天坑,深不見底,那是唯一的機會了。」

楚紅焦急的聲音驟然在林逸的耳邊響起。

「天坑?這他瑪德是要讓我跳崖啊?」林逸一邊狂奔,一邊焦急的問道。

「嗯,只能跳崖,九死一生,如果你被這女人抓住的話,十死無生!」楚紅沒有任何客氣,直接說道。

林逸咬了一下槽牙,驟然轉身,朝著西北方向狂奔,楚紅已經分析的非常透徹了,而且他還有神府這等逆天的至寶在身,可以拼一把。

「咻!砰!」

一道可怕的刀光,簡直就像是導彈一般可怕,在他的背後炸開,泥土四濺,把林逸嚇的整個人都跳了起來。

「瑪德,要瘋了,要瘋了,島國怎麼會有這麼恐怖的娘們兒呢?」林逸簡直有些無法接受,以娜美表現出來的可怕戰鬥,其他國家斷然是不敢招惹島國才對啊!

甚至,在海上的時候,如果娜美出現的話,根本就沒有人是他的對手,何必搞這麼多的事情呢?

如影隨形的楚紅一聽,眉頭微微一皺了一下,才小聲說道:「也許,讓她出來有什麼限制,不過,卻不是主人現在能夠思考的了,你再不跳崖,只能等死了!」

林逸聞言,抬頭一看,恐怖的天坑已經近在咫尺,那天空並不大,只有五六平方大小,可是卻非常深,光是看上一眼,就給人一種,驚悚的感覺,彷彿在其中蘊含著什麼極為恐怖的東西一般。

「瑪德,拼了,娜美,你給老子等著,只要你爺爺我不死,曰定你了!」林逸怒吼一聲,整個人便直接朝著天坑中跳了過去。

「想走,留下命!」

娜美冷眸中閃過一道憤怒的殺機,而後,素手猛的揮動,武士刀凌空斬下,刀光宛如電光,一瞬間彷彿讓整個天空都驟然一亮。

尚且在半空中的林逸一看,全身的汗毛都炸了起來,他擋不住這一刀。

「老子難道要完犢子了?」 重生之逆天王妃 林逸的臉上浮現了濃濃的焦急之色。

下一秒,森寒可怖的刀光瞬息而至。

「主人小心!」

暗中的楚紅素手輕抬起,一股偉力打在了林逸的肩膀上。

刀光閃爍,天坑邊緣直接被劈出了一條二十三米長的裂痕。

而林逸則是直挺挺的落了下去。

「怎麼會有一股外來的力量推了他一下?」娜美眉頭緊皺,盯著四周的空氣,沉聲呵斥道:「是誰在暗中,速度給我滾出來,否則,我要你死!」

狂風呼嘯,海浪濤濤,卻無人回答她。

這不禁讓娜美的面色越發的陰沉起來,素手揮動,手中的武士刀被她舞的潑水不進,刀光宛如狂風暴雨一般,以她為中心,朝著四周瘋狂的蕩漾而去。

「噗噗!」

天坑周圍的草坪,全部都被凌厲的刀光斬成了無數的碎片。

可是依舊沒有人任何人出現。

林逸此時只感覺自己的胸腔內似乎充滿了無數的銀針一般難受,這天坑內部的溫度竟然出奇的低,似乎連他的神魂都要凍住了。

「小紅,我這都下降多了久了,怎麼還沒有到底啊?」林逸不淡定了,焦急的問道。

坑越深,他活下去的機會可就越小啊!

心有餘悸的楚紅,看著林逸麵皮有些尷尬的訕笑道:「這個我也不清楚,當時周圍就這麼一處可以讓你擺脫那女人的地方了。」

「哎!」

林逸把身上最後一塊萬年石髓塞進了嘴巴里,一臉唏噓,默默的盯著深坑底部。

五分鐘后,一片怪石嶙峋的景色出現在了林逸的視線中。

「咔咔!」

一顆大樹直接被速度驚人的林逸砸的斷裂開來,而後,他整個人也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宛如一枚巨大的鉛球一般,直接把地上的石頭都砸成了齏粉。 「我曹!」

幾乎都要被摔的昏厥過去的林逸,口中發出了一聲痛苦的慘叫,就算是他體質異常強悍,此時也被摔的是粉身碎骨。

我的夢幻年代 「主人,快,這個天坑很大,我能夠感受到,在裡面有一股極為強大,而且兇悍的氣息,我們必須馬上進去。」

楚紅卻宛如一片葉子一般,輕飄飄,慢悠悠的落了下來,焦急的在林逸的耳邊催促道。

「我糙!驅虎吞狼啊?這樣我很容易死的啊!」林逸痛的五官都扭曲起來,不爽的抱怨道,不過他心裡也清楚,以娜美那小娘們兒的兇殘,一旦追上來,絕對會毫不猶豫,一刀把他劈成兩半。

「拖著我進去吧!」林逸一臉蛋疼的說道,現在,就算是有萬年石髓這等逆天的至寶,也只能保證他還有一口氣,想要恢復成一個正常人,最少也需要十分鐘以上的時間。

可這個時間,絕對足以讓娜美追上來。

「好!」

楚紅那黑溜溜的大眼睛里閃過一絲果決之色,直接抓著林逸就朝著她感應到有危險的方向走了過去。

最好的結果便是讓娜美跟那可怕的存在大戰,兩敗俱傷,從而給林逸贏得一線喘息的機會。

只不過最後的結果如何,楚紅跟林逸心裡都沒底,到了現在這種地步,可以說,只能是聽天由命了,娜美簡直強大的讓人絕望。

天坑邊緣,娜美那冷若冰霜的眸子,帶著一股不甘的殺機,死死的盯著天坑,天坑的形成有很多原因,可是無一例外,天坑都非常深,非常恐怖。

而且這一處天坑的邊緣上已經長滿了青苔跟各種植物,存在的時間絕對已經非常久遠,其中如果有什麼強大,兇險的東西存在,實在太正常了,畢竟這裡離大海還很近。

不過稍微遲疑了一翻之後,娜美那冷漠絕美的眸子里便浮現了一抹果斷之色。

不親眼看著林逸死去,她不放心。

這次召喚她出來,島國已經付出了很大的代價,弄不好她回去之後就會陷入長眠之中,所以她必須要百分百的保證,林逸,這個島國最大的威脅已經死去。

「嗖!」

娜美宛如仙女降臨凡塵一般,姿態優美朝著天坑內飛去,手中那鋒利的武士刀每隔十秒便輕輕的揮動一下。

一道道凌厲無匹的刀光,不斷的斬在四周的崖壁上,產生一股反震的力量來抵消她下降的速度。

一處伸手不見五指的山洞內,楚紅的美眸充滿了警惕之色,緊張的盯著山洞深處。

此時,她感覺自己的汗毛好像都已經全部炸起了一般,似乎有種站在荒古巨獸前面的驚恐不安。

「主人,不能在上前了。」楚紅小聲說道。

「嗯,辛苦你了,剩下的事情你暫時不要管了,躲起來吧!」林逸淡淡的說道,隨後直接閉上眼睛,開始催動靈氣來修復自己體內的情況。

時間對他來說便是生命,他必須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恢復到巔峰狀態。

「砰!」

外面傳來了一聲悶響。

宛如神女一般的娜美重重的落在了地上,身軀微微一晃,哪怕強悍如她,從那麼高的地方跳下,需要承受的力量也是非常恐怖的。

「瑪德,這老娘們兒怎麼來的這麼快!」林逸一聽到動靜,心裡便越發的焦急起來。

娜美此時目光也落在了林逸落下的位置,蓮步輕移,微微下蹲,優雅的不可描述,那十指尖尖的小手輕輕的捏起了地上的一些粉末,冷漠絕美的臉頰上浮現了一抹淡淡的冷笑,道:「你果然飼養了有怨靈一類的東西啊!呵呵,真是好讓人期待呢。」

隨後娜美抬頭,順著地上的痕迹,看向了山洞深處。

楚紅都能夠感受到那山洞內的威脅,比她厲害許多倍的娜美自然也能夠感受到,不過娜美卻沒有太多的顧慮,對於自己的實力她有著絕對的自信。

當即,蓮步輕移,手持閃爍著寒光的武士刀,朝著山洞內走去。

「轟轟!」

兩個足足有西瓜大小,血紅色的光團驟然在山洞內亮起。

這一刻,正在療傷的林逸只感覺自己就像是一瞬間出現在了北極萬年寒冰之中一般。

可怕的寒氣,使得他體內的血液都要被凍住了,頭皮更是宛如被幾百上千跟銀針瘋狂的刺著一樣難受。

一直表現的非常冷漠的娜美此時瞳孔也微微一縮,她非常清楚,那兩顆紅色的光團,是妖物的眼睛。

「這,這裡怎麼可能會有這麼恐怖的妖物?」娜美震驚的嘀咕道,她自認為整個島國的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就算是有些上古遺留下來的強大存在,也應該跟她相差無幾才對。

可此時這妖物爆發出來的氣息,竟然在她之上,她如何能不震驚呢?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之後,娜美強行壓下心頭的震驚,盯著黑漆漆的山洞,沉聲說道:「我並無意打擾,我來是為了那個人類,你讓開,我殺了他之後,自然會走。」

「吼!」

一聲咆哮,地動山搖。

隨後狂風大作,煙塵滾滾,夾雜著無數的巨石從山洞內飛了出去。

娜美眉頭一皺,眼中浮現了一抹驚恐之色,素手驟然揮動,叮叮噹噹,一顆顆普通的碎石,此時就像是子彈一般,不斷打在她手中的武士刀上。

那恐怖的衝擊力,讓她整個人不斷的倒退,心中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僅僅憑藉一聲怒吼,便有如此可怕的威力。

她娜美再自負,也不認為自己是這怪物的對手。

「嗖!」

腥風撲面,一頭身高五米,全身布滿青綠色疙瘩,長得有點類似於駱駝一樣的怪物,驟然出現在了山洞口,可怕的雙眸帶著濃濃的殺機,死死的盯著娜美。

「你,你到底是什麼東西?」娜美那杏乾的臉蛋兒上帶著一抹凝重,盯著眼前的怪物問道。

「吼!」

又是一聲怒吼,狂風大作。

娜美整個人在這可怕的狂風之中,就像是一片葉子一般無助,只能隨風飛舞。 「該死的額,我竟然不是這怪物的對手!」

娜美簡直要瘋了。

她可是島國的神女啊!

在島國,便是皇室的人見到了她,也必須當成老祖宗來供奉。

可現在,高高在上,如神明一般不可一世的她,竟然不是這怪物的對手,這簡直讓她恨欲狂。

「七絕斬!」

娜美杏乾的小嘴中發出一聲爆喝,手中武士刀凌空揮動七次。

遊戲銅幣能提現 「咻咻!」

七道可怕的刀光,驟然帶著驚駭世俗的殺機,朝著那怪物斬了過去。

「嗷嗚!」

一聲咆哮,怪物動了,疾如風快如電,都不足以形容它的可怕之處,那速度快的娜美都無法把握。

「不好!」

娜美口中發出一聲驚慌失措的尖叫。

下一秒。

一聲可怕的悶響驟然響起。

那怪物猙獰,讓人望而生畏的恐怖爪子狠狠的打在娜美的身上,偉岸的力量簡直就像是洶湧的大海,一瞬間便湧入了娜美的體內。

「噗嗤!」

一道血箭飛出,娜美整個人像是被火車狠狠的撞了一下一樣,直接倒飛了出去。

「砰!」

背後那堅不可摧的崖壁,直接被砸出了一個巨大的深坑,娜美整個人都深陷其中。

「咳咳!」

劇烈的咳嗽從娜美的口中傳出,就這麼一擊,她已經身受重傷。

「主人,那,那東西好恐怖,一擊便重傷了娜美!」楚紅魂不附體,膛目結舌的說道。

「我去,這麼邪性!」林逸驚訝的嘀咕道了一句,體內的靈氣卻運轉的愈發的瘋狂了。

娜美的實力已經超越了天威之境,這是可以肯定的,可現在,竟然蹦躂出了一個比娜美還有厲害的傢伙,這簡直讓林逸有些無法接受。

此時,娜美的心裡也同樣充滿了濃濃的震驚之色,一擊把她這個宛如神明一般可怕的傢伙打的倒飛出去,這是何等恐怖的力量啊!

「便是我巔峰時期,怕是也無法跟他交手吧!」娜美在心裡嘀咕了一句,冷漠的眸子里已經萌生了一絲腿意。

那怪獸兇殘的眸子則是死死的盯著娜美,如駱駝一樣恐怖的鼻孔中,不斷有白色的霧氣噴出,隨後,緩緩朝著娜美走了過去。

他每走一步,地面上就會留下一個深約十厘米的腳印,絲絲縷縷的可怕寒氣,不斷從腳印上冒出。

「亂天戟!」

娜美美眸一瞪,眼中閃過一絲瘋狂之色,而後,雙手握住武士刀的刀柄,瘋狂的揮舞起來。

刀光嚯嚯。

殺機滔天。

瞬間就把整個怪物籠罩。

莊主大人穿越了 而她整個人則是如蛟龍一般衝天而起。

這怪物的戰鬥力實在太過可怕,便是強悍如娜美,現在也只能遁走。

「叮叮!」

霍霍刀光不斷落在怪物的身上,發出一陣陣金鐵交鳴的聲音。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