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問他,現在在哪裡吧。」

守衛大叔好心的提建議。

妞妞聽到這話,卻有些懵了。

好久沒回來了嗎?那喬崢去哪兒了?

他不是跟她說,早就回家了嗎?

妞妞咬著下唇,眼淚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守衛大叔說:「清歡,你別哭呀,等喬崢回來了,我第一時間告訴你。」 可守衛大叔不管怎麼說,妞妞的眼淚都止不住。

她真的很想立刻見到喬崢。

只要能看到他一面,跟他說幾句話,那她就能安心了。

守衛大叔見不得小女孩子哭,因為他女兒也恰好跟清歡一樣的年紀,見她哭的那麼傷心,拿出紙巾,想遞給清歡,再勸說她幾句的。

但這紙巾,還沒遞出去呢,傅靖安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搶先一步,把手帕遞給了妞妞說,「我早就跟你說了,他和雪薇不清不楚的,你怎麼就不信我呢?」

「你騙人!喬崢沒有!」

妞妞哭喊著反駁他,情緒開始失控。

喬崢不會騙她,更不會跟雪薇曖昧不清,那些話都是他們騙她的!

傅靖安說,「我親眼看到他抱住雪薇,笑的很開心的模樣。清歡,你不信我的話,總會相信其他人的話吧,我帶你去他工作的地方,讓他的同事告訴你,兩個人究竟是怎樣的關係。」

他拉著妞妞往前走。

妞妞抵觸的說,「我不去,你放開我!」

「你不敢去吧?你是害怕,知道了喬崢的真面目,自己沒辦法接受吧?」傅靖安氣勢逼人的說。

「不……」

妞妞搖著頭否認,她不是害怕,只是不想過去。

她一點都沒懷疑喬崢。

心裡這麼想,可腦海里止不住的浮出雪薇在手機里說的那番話,以及保安大叔說的,喬崢近乎一周沒回家的事情。

她相信喬崢,但當周圍的種種跡象都表示喬崢在騙她時,她該怎麼辦?

是固執的繼續相信自己的直覺,還是靠證據來尋找『真相』?

妞妞的心搖擺不定。

守衛大叔見傅靖安強行拉拽著妞妞走,上前阻止道:「你幹嘛拉著她?你跟他認識嗎?」後面的一句話是問清歡的。

傅靖安臉色不怎麼好看的,「我跟她是同學。」

「不,我不認識他。守衛大叔,你救救我。」妞妞最終決定向守衛求救,而不是跟著傅靖安走。

守衛大叔當然選擇相信妞妞的話,抓住傅靖安,道:「你放手,你再不放手,我可就報警了。」

「清歡!」

傅靖安瞪著眼睛,低吼妞妞的名字,讓她說實話。

妞妞眼裡閃爍著淚光,咬著下唇沒開口。

兩人對視中,保安大叔用力,把傅靖安推開了,護著妞妞朝著保安亭走。

傅靖安站穩了身體,趕忙追上了兩人。

「清歡,你不跟我走,你會後悔的!」

妞妞不吭聲。

守衛大叔拿起了手機,開始撥打110的電話,「喂,是警察局嗎?我們小區里,有個少年,企圖拉著一個女孩子走,你們趕緊派人過來吧……」

掛斷了電話,守衛大叔朝著傅靖安吼,「你還不趕緊走,真的要等警察局的人過來,帶你走嗎?」

傅靖安心有不甘的握緊了拳頭,盯著妞妞說,「清歡,我隨時可以帶你去酒吧,問清楚事情的真相,希望你早點跟我過去。」

話說完,他抓神離去。守衛大叔看不到他的身影了,這才緩和了神色,對妞妞說:「沒事了,別哭了,你看你把白生生的一張笑臉,都哭成什麼樣子了。你說你爸媽看到你這模樣,得心疼多久?閨女,我告訴你呀,男人都是王八

蛋,再好都不值得你掉眼淚。趕緊回家吧,美美的睡一覺,什麼煩惱都沒了。」

「謝謝你,大叔。」

妞妞小聲啜泣著說。

「不客氣,趕緊回去吧。」

守衛大叔擺了擺手。

妞妞轉身離開了守衛亭,可也沒有回慕家,而是沿著小道,慢慢的順著人潮走。

她暫時不想回家,因為家裡除了父親,沒有人可以訴說。而父親,是不懂得她跟喬崢之間的感情的,自己也羞於啟齒。

漫無目的的走了許久,妞妞感覺到累時,身邊停下了一輛的士車。

她以為對方是想攬客,搖頭正想對司機說話,可這就在時,傅靖安和一名穿著酒吧服飾的女人,從後車廂里走了出來。

妞妞下意識的想跑。

傅靖安拉住了她說,「你不用跑,我不會強行帶你去酒吧了。」

妞妞咬住下唇,不言語。

因為她一點都不想跟傅靖安說話,也發現兩人越來越沒共同話題可言了。

「這是喬崢酒吧里的同事,我讓她跟你說,喬崢和雪薇是怎樣的關係。」傅靖安沖著女服務員,微微的點了點頭。女服務員說,「喬崢跟雪薇都是酒吧里的兼職,他們先後一天進入酒吧的,平日里看著關係挺親密的,我跟其他同事,一直以為他們是小情侶呢。平時打趣喬崢或者雪薇,他們也沒否認過。前不久呢,有客

人調戲雪薇,還是喬崢出手救得她。當時喬崢的臉色,那叫一個難看呀,就差跟人拚命了……」

妞妞捂住了自己的耳朵,「你騙人,我不信……」

所有人都是騙子,她是傅靖安招過來,故意欺騙她的。

女服務員看了一眼傅靖安,得到了示意后,拿出手機說,「你不信我的話,總會相信照片了吧?我當時看喬崢救雪薇的場景,實在是太帥了,便拍下了幾張照片。喏,自己看看。」

她把手機遞到了妞妞的眼前。第一張,曖昧的環境中,雪薇被客人拉著坐在了腿上,她一臉的驚恐,而客人則色眯眯的將手,放在了她的大腿上。第二張,喬崢出現,一把拉起了雪薇,對客人怒目而視。第三張,喬崢扭客人手腕的畫

面。第四張,喬崢護著雪薇離開……「小姑娘,我這照片絕對沒ps過,你想要的話,我可以把照片發給你,你拿去做鑒定。還有,這幾天喬崢都沒來酒吧上班了,我聽其他的服務員說,是因為雪薇懷孕了,喬崢愛惜她們母子,便不讓雪薇來酒吧這種亂糟糟的地方工作。而他自己也辭職,專心的陪著雪薇養胎了。我不知道你跟喬崢是什麼關係,但如果你是喜歡他的,我勸你還是及早的收心吧,喬崢擺明了,是想跟雪薇在一起了,你別傻乎乎的

被欺騙了……」

妞妞渾身緊繃到了極點,像是要被拉斷的弓弦般,驟然爆發,「夠了!」

她不想再聽他們胡說八道了!

妞妞迅速的向前跑,隨便攔下了一輛計程車,對司機說:「去慕家老宅。」

傅靖安想跟上她的腳步,可被女服務員攔下了,「哎,你不能走,還沒給我餘款呢,一共加起來八千。」

傅靖安擔心妞妞受到刺激過重,出事,急匆匆的掏出手機,給她掃了八千。女服務員收到尾款,終於捨得放人了。

可妞妞乘坐的那輛車,也在這短暫的時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傅靖安氣的大喊了一聲,抬腳,猛踢了下地面。

混蛋!

喬崢到底有什麼魅力,憑什麼讓清歡喜歡他!他不服氣! 計程車里——

妞妞捂著自己的臉,渾身哆嗦的像個篩子似的,而豆大的淚水,從她的指縫裡,不停地掉落在地面上。

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喬崢會欺騙她那麼多?

她真的很想無條件的信任他。

可這些信任,在種種謊言和證據前面,像是被螞蟻鏤空的堤壩般,變得千瘡百孔,隨時可能崩塌。

妞妞傷心到無以復加。

計程車司機沉默的載著她,行駛到了慕家老宅跟前。

妞妞打開車門下了車,司機提醒道:「小姑娘,你還沒給車費呢。」

妞妞摸了摸自己的兜,掏出一百塊,遞給了司機,鼻音濃重的說:「不用找了。」

司機說了聲謝謝,一腳踩在油門上,離開了。

……

妞妞站在家門口,一點點的忍著傷痛,將臉上的淚痕擦乾淨,這才邁進了家門。

她不想讓家裡人,看到自己傷心的模樣。

這世上最疼愛她的,也只有他們了。一路回到自己的卧室,沒有碰到家裡人,妞妞鬆了口氣。反鎖了卧室的門,她倒頭就睡。可其實,一點睡意也沒有,只不過躲在被子里,這一方小小的空間,令她感覺到,這大千世界還能有地方能讓她發

泄自己內心猛烈衝撞的情緒。

妞妞咬著被子一角,低聲嗚咽著。

腦海里閃過種種,和喬崢的甜蜜的畫面,一會兒,又想到了他救雪薇的場景。

心亂的像是一團麻。

其實,喬崢真的喜歡上雪薇了,她也不會要死要活的要他放棄雪薇,而會默默地選擇離開。

她只要他對她一句——他不再愛她了。

那她會心甘情願的放手。

可偏偏喬崢什麼都沒說,將她像是個傻子一樣,騙的團團轉……

妞妞心如刀絞,淚水順著眼角,不停地往下流……

……

醫院

喬崢做完檢查回來,臉色蒼白的像是紙一般。護士扶著他上床休息,說:「你躺著,好好地睡一覺吧,過會兒就會緩過來了。」

「嗯,謝謝。」

喬崢虛弱的說。

「不用客氣。」

護士退出了房間。

雪薇走到跟前,握住了喬崢的手說,「阿崢,你很難受嗎?要不要我倒杯誰,給你喝?」

「不用。」

喬崢微微的掙脫了她的手,拉起被子,闔著眼帘道,「雪薇,我已經有人照顧了,你還是別再來了吧。」

這句話,他已經跟她說了好多次了。

可她總是不聽他的,執意每天都來醫院陪著他。

礙於她的救命之恩,他也不能把她強行丟出醫院外面,只得一直漠視她的存在。

雪薇聽到喬崢的話,咬著下唇瓣說,「你還沒好之前,我不會放棄照顧你的。」

喬崢越發的頭疼,「隨你吧。」

話說完,他拉起被子,陷入了沉睡中。

雪薇守在床前,默默地看著他。

大概過了四十多分鐘——

她輕輕地喚了聲,「阿崢?」

喬崢沒有一丁點的回應。

雪薇輕手輕腳的拉下了被子,喬崢已經沉睡了過去,只是不知道是太疼了,還是睡夢中不踏實,他的眉心緊緊地皺在了一起。

雪薇撫平了他眉心的褶皺,輕聲的低喃:「喬崢啊喬崢,我是真的喜歡你了,你放棄清歡,跟我在一起吧。」

說著話,她取出手機,打開了前置攝像頭。

而後,緩緩地靠近了喬崢的臉頰,吻了上去。

咔嚓——

手機拍下了兩人親吻的畫面,雪薇將照片,發給清歡,又將記錄刪除了。

清歡不信她說的話,那看到這些照片,總會相信了吧?

雪薇翹起了唇角,把喬崢的手機,賽回了他的枕頭底下。正打算起身出去買點水果,可就在這時,她包里發出了嗡嗡震動的聲音,雪薇走到沙發跟前,拿起自己的包包打開,而後取出了手機,看到是母親打來的,不由得擰緊了眉頭,「媽,你有什麼事?我不是已

經把雪莉的學費,都交給你了嗎?」

話說到這,便被電話里的哭喊聲打斷了。「薇薇,那群高利貸忽然找上門了。他們把家裡的東西全都砸碎了,還把雪陽抓走了!他們說,不把你爸爸欠下的高利貸還回去,就把雪陽剁成肉醬,丟到江里餵魚。薇薇,你救救你弟弟呀,他還那麼小,

不能就這麼死了!」

於漫哭的撕心裂肺。

雪薇卻猛地一愣,那些高利貸是怎麼從美國,找到中國的?

而且,那麼快就能尋到他們得新家?

要找,不也是先去慕家老宅那邊找嗎?

雪薇心腸歹毒,但對自己的家人還是挺有感情的,尤其是幼小的弟弟雪陽,有些焦急的說:「媽,你等等,我這就回家。」

「好……好……我在家裡等著你。」於漫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樣,竭力忍住淚水回答。

……

雪薇走出房間,對兩名護士說:「我先回家,你們幫我好好地照看喬崢。」

「是。」

兩名護士原本拿了喬母的錢,就要照顧喬崢的,自然很聽雪薇的話。

出了醫院,雪薇攔下了一輛的士車,報上了自家的住址。

司機立刻發動了車子,快速的向她家的方向行駛。

可即便如此,雪薇還是不停的催促,他開快一點。

的士司機無奈的說,「小姐,再開快,就能抵得上火箭的速度了。你是想要平平安安到達呢?還是想要自己在馬路上出事呢?」

雪薇沒回答。

的士司機不緊不慢的繼續開車。

……

到了家,雪薇急匆匆的衝到了門口,只見房間里一片狼藉,於漫傻傻的坐在沙發上,臉上的妝容都被哭花了。

看到女兒回來了,於漫立馬起身說,「雪薇,你看看,家裡都被砸成了什麼樣子。還有陽陽,他們強行把他帶走了,我們該怎麼辦?」

「媽,你報警了嗎?」雪薇問。

於漫搖了搖頭,「還沒來得及報警呢。我也怕……警察來了說不清楚,畢竟你爸爸是真的欠下了他們很大一筆錢。」「媽,你糊塗了嗎?這裡是中國,又不是美國,即便欠下了他們的錢,他們又能拿我們怎麼樣?在中國高利貸就是犯法的!再加上他們綁架了雪陽,那就更是犯法了!我們找警察來幫忙。」雪薇掏出手機,

要撥打報警電話。

於漫卻猛地抓住了她的手說,「不能報警,雪薇,你弟弟在他們手裡,萬一報警了,他們撕票了,那該怎麼辦?」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