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天芸長得更好看一點,按歐陽總身份,應該是她吧!"

"居然來公司第一天,就勾搭上總裁了,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水天芸差點掀桌子,只不過,她知道,餐廳人這麼多,她現在轉身,也不知道是誰說的。

而且,她現在也不認識幾個人。

她氣得心臟發疼,她敢確定,歐陽辰絕對是故意的,她才來上班第一天,就搞得讓她成為眾人的公敵,她怎麼招惹他了啊,明明是他……水天芸只覺得腦子疼。

她吃了幾口,就端著餐盤站起來:"我吃飽了,錦繡,你繼續吃,我先回設計部了!"

水天芸起身,就看見歐陽辰抬頭,似笑非笑的看了自己一眼,她差點忍不住罵人。

只不過,好歹這是公眾場合,她生生忍住了。

水天芸端著餐盤去放回去,然後轉身就離開餐廳。

陶錦繡看了看水天芸的背影,又看了看低頭吃飯的歐陽辰,皺了皺眉,最後端著餐盤也走了。

水天芸在等電梯的時候,陶錦繡追了上來。

她用一種很篤定的口氣:"水天芸,你跟歐陽總認識吧!"

水天芸想都沒想,直接開口:"不認識,我怎麼會認識他呢!"

陶錦繡皺眉想了想,低頭思索道:"也是,像歐陽總那樣的大人物,怎麼會認識我們這樣的小設計師呢,只不過,你對歐陽總的態度太差了,小心以後工作上找你麻煩!"

水天芸這才看了一眼陶錦繡:"你剛才不還誇他帥氣嗎?這會怎麼擔心我了,你這麼說,我是不是可以認為,你覺得他人品有問題呢?"

陶錦繡大囧:"我誇他帥氣,是因為他真的帥啊,這個長眼睛的人都能看出來的,好吧,再說了,我擔心你,自然是因為你人不錯,我們是同事嘛,我希望以後能跟你好好相處,至於歐陽總的人品問題……"

陶錦繡乾笑了一聲:"我就跟歐陽總今天見了兩面,就覺得他帥,其他的什麼都不了解啊,我怎麼知道他人品如何呢!"

看著陶錦繡這個樣子,水天芸無語的搖搖頭:"好吧,我就不該對你抱有太大的希望,你還是繼續花痴吧,反正我對他……"

陶錦繡立馬巴巴的看著水天芸:"你對歐陽總怎麼了?"

"沒興趣!"水天芸乾巴巴的說出三個字。

這時,他們身後突然響起:"哦,是嗎?你對我沒興趣?"

水天芸和陶錦繡猛地轉身,水天芸感覺自己的心臟都嚇的跳出來了。

在人背後說人壞話,被人抓到,就是這個感覺吧。

她捂著胸口,無語的看著歐陽辰:"你怎麼跟鬼一樣,什麼時候出現的,你走路都沒聲音的嗎?"

歐陽辰無辜的聳聳肩:"是你們說話太投入了而已!"

陶錦繡臉色有些發白:"歐陽總,我們剛才沒有別的意思,就是隨便說說您!"

看陶錦繡著急解釋,水天芸就知道,她不敢得罪上司,有些害怕了。

她眸子閃了閃:"是啊,歐陽總,希望您大人有大量!"

歐陽辰意味深長的看了她一眼:"可以啊,我這個人,向來都是寬容的,這樣,我看水設計師上午在設計一款衣服,當時沒注意看,待會你拿著設計稿,來我辦公室一趟吧!"

歐陽辰說完,就率先進了電梯。

見那兩人不進來,他還笑眯眯的問了一句:"進來嗎?"

水天芸看著他不說話,陶錦繡笑的像是在哭:"總裁,您先走!"

歐陽辰哦了一聲,沒有多少情緒反應,直接關上電梯。

看著電梯上升,陶錦繡著急的抓住水天芸的手:"水天芸,怎麼辦?歐陽總是不是記恨上我們倆啊,他現在讓你去他辦公室,肯定是要給你找事,接下來,是不是就輪到我了!"

看著陶錦繡害怕的模樣,水天芸無奈的開口:"你害怕什麼,只要你沒有破壞公司的規矩,就算是他是總裁,也不能隨隨便便把你怎麼樣,你別擔心了!"

"那你呢,他讓你去他辦公室!"陶錦繡擔憂的看著水天芸。

水天芸無所謂的癟癟嘴:"那就去唄,反正他也不能吃了我!"

陶錦繡還是擔心的不行:"水天芸,你是女孩子啊,隨時隨地都要保護好自己啊,萬一……雖然我們歐陽總長得不錯,可你要是不願意的話,也不能被他脅迫啊!" 大戰不止,隕落超乎想象,但殺到如此眼紅之境,依舊沒有結束。

林楠渾身是血,傷勢不輕。

不斷的襲殺,死在他手中的天仙境強者超過二十位,這是一個恐怖的數字,讓古仙庭一方的天仙境強者一個個心中懼怕不已。

林楠的神出鬼沒,防不勝防,哪怕是幾位頂級天仙境高手聯手封鎖,想要圍殺,都無用。

…………

終於,在林楠擊殺第三十位天仙境強者后,一群古仙庭高手受不住了,有天仙境強者主動脫離戰場,氣喘吁吁。

一個小時的極限拼殺,太累了。

一眾天仙境強者也撐不住。

高空中,仙王境高手隕落不少。

有東林仙庭的,更多的還是古仙庭一方的!

一戰,東林仙庭勝了!

天仙境戰場直接被殺的崩潰,從人數優勢,殺到蕩然無存,殺到潰敗。

這其中,林楠自然是功不可沒。

一人獨殺三十位天仙境強者,數量超乎想象,將古仙庭一方的天仙境都殺的懼怕不已。

即便是高空中激戰的仙王境,甚至古仙庭一方的兩大帝級強者都忍不住動容。

一位超強的的同階,足以影響一處戰局。

林楠就是這種。

所以關鍵時刻,古仙庭一方的帝級強者叫停了。

再這麼繼續下去,整個天仙境高手都要被殺盡了。

掌握神遁的林楠,在覆滅三刀的加持下,普通天仙境高手根本擋不住。

哪怕是天仙境巔峰強者一個不慎也要被殺。

接到撤兵的命令,很多古仙庭天仙境強者都大大鬆了一口氣。

這一次的廝殺,太可怕了。

隕落的太多了!

而這一切的因素,在很多人看來,和林楠的恐怖有關。

「終於退了!」方振懸在林楠身邊,看著如潮水一般退去的古仙庭一方的大軍,也在大口喘息著。

太累了,他此刻也是渾身重創,但極為興奮。

「哈哈,勝了!」大陣大吼大笑。

周圍,其他人也是一樣,這一刻放肆大笑,劫後餘生的感覺。

以往,天仙境是強者,但在這戰場上,他們死亡也很正常。

而後,一群天仙境高手的目光不由紛紛看向中年那道渾身血跡不是很多的身影身上。

林楠!

雖然他也受傷不輕,也有血跡,但相對而言,真的是少的。

畢竟,他後面沒有直接和天仙境高手廝殺,選擇的是襲殺。

哪怕是殺人,血也不會輕易濺到林楠身上。

為此,他的生死也是最乾淨的。

「厲害!」這一刻,一位位天仙境滿是客氣的對著林楠點點頭,真正的佩服。

這才叫強,一人獨殺三十位天仙境強者,他們真的是服了。

這個戰績,真的很嚇人。

「不愧是大名鼎鼎的天驕人物,我等服氣了!」哪怕是天仙境巔峰強者,這一刻也是如此,客氣抱拳。

林楠看向眾人,淡笑拱手。

「諸位客氣了,仗著特殊取巧罷了,若非諸位的牽制,我也做不到。」

如此之強,但卻並不孤傲,這點讓一群人好感大增。

「哈哈,還是林兄的實力使然,若非林兄,先前我差點就栽了。」有人道謝,原本古仙庭高手眾多,有不少人聯手圍殺,關鍵時刻是林楠出刀救助。

劫後餘生,眾人都很高興,林楠的出現,是一大意外。

斬殺古藺等人,斬殺那麼多天仙境強者。

高空中,一眾仙王境強者渾身是血的下來,目光也都在林楠身上掃過,很是滿意。

林楠的出現,哪怕是很多仙王境高手也不知道。

不少人都客氣和林楠點頭,打個招呼。

仙王境高手主動降低身份,這可是很少見的。

但林楠當的起他們的客氣。

毫無疑問,一旦林楠踏入仙王境,必然是最頂級的存在。

天仙境初期,已然在天仙境無敵。

仙王境,可想而知。

這種,屬於真正的絕世天驕。

「走,回去,我帶你去見我父親!」方振最為高興,林楠是他引薦而來的,能取得這種戰績,他臉上也有光。

而今,這邊剛一結束,方振便已然有些迫不及待了。

他的父親,劍王,是東林仙庭的頂級王者,這場大戰,劍王也在高空中,一人獨戰兩大頂級仙王。

很快,邊境後方大營中,林楠見到了劍王,一位中年男子,名為方敬,風屬性強者,一柄仙劍,哪怕是至高屬性的同階強者也有所不及。

為此被封為劍王。

林楠之事,方振顯然之前便有了稟告,方振早已知道。

先前的戰鬥,他更是看的真切。

「還要多謝小友了,這一戰你至關重要!」劍王沉聲說道,直接肯定了林楠的重要性。

「謝劍王誇讚,林楠不敢,是諸位道友配合的功勞!」林楠客氣了一句。

劍王輕笑,沒有多說,能如此謙卑,更是不錯。

隨即,劍王直接道出了林楠最期待之事。

「振兒提過你的事情,聯繫天國這點本王可以為你作保,確定可行,但想要下界,只怕太難太難!」

聽到這話,林楠臉上難掩的有些失望。

「不過也並非不可能,具體還需要本王面見帝尊稟告一番,以前仙庭也派人下過界,但一般都是人仙境的,而你太強了!」劍王沉聲繼續說道。

派人下界,消耗很大,哪怕是東林仙庭,也極少派人下界。

尤其是林楠這種天仙境的頂級強者。

但劍王隨即又給了林楠一個希望。

找帝尊協商。

雖然危險,但也有其他辦法。

比如,用特殊神通壓制,儘可能不引起下界規則的抵觸,林楠就有希望下界。

從仙宮內出來,林楠眉頭微皺,結果暫不得而知,劍王會親自稟告。

而今二人傷勢都不輕,林楠跟著方振進入一座仙宮。

眾人傷勢都不輕,需要儘快療傷。

「別泄氣,會有辦法的,哪怕是眼下不行,以你們的潛力,以後必然能夠打破通道再度下界!」方振沉聲安慰道。

回家,是林楠的一個執念。

「再不濟,以後你應該可以時常通過仙庭的渠道給下界傳訊,告訴家人你們的情況,請他們放心。」

林楠聞言,只能無奈點點頭。 水天芸的臉頓時黑了,她無語的拉著陶錦繡進了電梯:"你在亂想什麼呢,他找我應該就是因為設計圖的事,你別多想了,我待會拿著設計圖去找他!"

陶錦繡擔憂的看著他:"如果歐陽總想要對你不軌,你可一定要記得求救,不行我陪你一起去!"

水天芸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親,你真的不用擔心了,你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

正好,她也想問問歐陽辰,今天中午食堂這一處,是不是存心給自己找麻煩呢,如果他們不說好,以後這樣的麻煩事兒,肯定會接連不斷的。

想到這裡,水天芸深吸了一口氣,快速的向著外面走去。

陶錦繡見水天芸拿了設計稿就要走,擔心的抓著她的胳膊:"水天芸,雖然我們是第一天認識,可是,說實話,我能感覺到,你人不錯,而且,心思也在設計上,如果你真的遇到什麼事兒,一定要跟我說,我這個人雖然能力不強,也沒什麼背景,但是,還是有點作用的,比如,幫你報警或者喊人之類的!"

水天芸看她這樣子,就知道她又想歪了。

她沒好氣的搖搖頭:"好了,你就別擔心了,放心吧,我不會有事兒的!"

水天芸說完,笑著搖搖頭,向著電梯走去。

歐陽辰的辦公室在頂樓,水天芸到了他辦公室門口,敲了敲門,聽到他的聲音,就毫不客氣的推門進去。

歐陽辰知道是水天芸進來了,他頭也沒抬,繼續看資料。

水天芸直接過去,將手裡的設計稿扔在他桌子上:"說吧,找我到底什麼事?"

歐陽辰笑著抬頭,看她:"應該是你找我什麼事吧,我看你那態度,分明就是對我有意見,如果不早早解決的話,我這個當總裁的,估計得擔心員工心存怨恨,不好好工作!"

水天芸冷笑了一聲:"我本來是不知道這是你家的公司,只不過,現在既然知道了,也無所謂,你來這裡當總裁,其實也跟我沒多大的關係,只不過,我希望你別沒事給我找事,尤其是像今天中午這樣的事情!"

聽到水天芸說,不知道這是他們家的公司,歐陽辰有些吃驚,隨即想到她心大的性子,也能理解。

他看著水天芸,一臉無辜:"中午怎麼了?你說的是剛才在食堂嗎?我吃完飯就上來了啊,我做什麼讓你不高興了嗎?"

水天芸咬牙切齒的看了他一眼:"誰讓你吃個飯,坐在我旁邊的?"

"你旁邊不能坐嗎?我就是隨便找個座位而已,你怕是想多了!"歐陽辰說的坦坦蕩蕩,水天芸氣得皺眉。

她要是相信這人沒有別的意思,那才真的見鬼了。

她瞪著歐陽辰:"好,我不跟你計較了,既然你說你是隨便找個座位,那以後這樣的事情,就不要再發生了,我們在公司,就裝作不認識就行,還有,我不想做全公司女人的公敵,麻煩你離我遠點!"

歐陽辰意味深長的看著她:"全公司女人的公司,呵呵,我第一次知道,自己魅力這麼大呢,只不過,離你遠點,我倒是能做到,但是,裝作不認識,那就太假了,畢竟,我們今天已經認識了,我是你的上司,你是我們公司的員工,不是嗎?"

聽到歐陽辰這樣說,水天芸忍不住皺眉:"我的意思是,我們以前認識的事情,我不希望公司里有任何人知道!"

歐陽辰挑眉看著她:"我們以前認識嗎?水天芸小姐!"

水天芸氣得差點吐血,她不想再跟這人廢話,直接開口:"你要是沒事的話,我先走了!"

"慢著!"水天芸剛轉身,就被歐陽辰喊住了。

她不耐煩的看著歐陽辰:"你不是找我沒事嗎?"

歐陽辰幽幽開口:"既然我們之前不認識,水天芸,你對公司總裁,就這個態度嗎?"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