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這時候了,諸葛大小姐還問本大爺怎麼看?

恍惚間,白小鳳有些慶幸諸葛青兒遇到的是他,而不是馬夏風那貨了。

要不然,馬夏風非得告訴諸葛青兒:當然是脫&光了看啊。

深吸了一口氣。

白小鳳坐在了太師椅上,自顧自的端起茶水喝了起來。

講了那麼久的課,確實有些口乾舌燥了。

當然,他倒是一點也不急。

反正,這wǔ hóu cí也困不住他,是走是留,都是他說了算。

至於諸葛無雙留下的八卦封印,呵呵,垃圾!

大廳裏,靜悄悄的。

諸葛青兒見白小鳳坐了下來,也隨着一起坐在了椅子上,雙手糾纏在一起,時不時地偷看白小鳳一眼。

兩人也沒有交流,就這樣尷尬的坐着。

wǔ hóu cí外。

諸葛無雙帶着諸葛神行等人並未離去,而是並排站在一起,皺眉看着緊閉的大門。

“嘶~這麼久了,怎麼還沒動靜呢?”諸葛無雙右手扇着羽扇,疑惑道。

諸葛神行揉了揉太陽穴,一臉尷尬。

畢竟,裏邊的可是他女兒呢。

哪有老子親自把女兒送到別人手裏的?

這種感覺,好羞恥的啊!

一旁,一個諸葛家中年人低聲道:“家主,青兒畢竟是女孩子,肯定是放不開呢,你也說過了,白先生對青兒沒感覺,這事,有些難辦吶。”

話音剛落。

另一個諸葛家中年人也開口說道:“家主,咱們這麼做,是不是太羞恥了?”

“羞恥?呵呵!老夫是在爲諸葛世家謀一個大機緣,此等人中之龍,再羞恥,也得不擇手段的留下。”

諸葛無雙豁然轉頭,紅着眼瞪着那個諸葛家中年人,嚇得那中年人脖子一縮。

緊跟着,諸葛無雙狠狠地一咬牙,目露兇光:“乾柴遇着烈火,還燃不起來?老夫就不信這個邪了,下藥吧!” 下藥?!

諸葛無雙的話,猶如晴天霹靂,將諸葛神行等人雷了個外焦裏嫩。

啪!

諸葛神行一巴掌拍在腦門上,搖頭嘆息起來。

好羞恥,真的好羞恥啊!

堂堂諸葛世家,竟然要將族中第一天才奉送到外人手中。

堂堂諸葛世家,爲了將族中第一天才奉送到外人手中,還要下藥。

堂堂諸葛世家的一衆大佬,聚集在wǔ hóu cí外,商議出了如此苟且猥瑣之事。

……

最關鍵的是,對象還是他親女兒。

這簡直,一點比臉都不要了啊!

其餘幾個中年人也是一臉駭然地看着諸葛無雙。

好嗨哦。

家主今天是不是吃錯藥了啊?

到底哪裏的打開方式出錯了,讓家主變得如此猥瑣?

但,身爲家主,在諸葛世家中擁有一言九鼎的權力。

哪怕此時諸葛神行等人覺得這事太過羞恥,也無法阻攔。

諸葛無雙輕搖羽扇,冷笑道:“你們且等老夫一下,老夫回去拿藥。”

“爸,裏邊的是你親孫女啊。”諸葛神行實在忍不住了,叫住了諸葛無雙。

諸葛無雙身軀一顫,緩緩轉身:“正是親孫女,老夫纔敢如此下血本,旁人,哪有此等榮光?今日之事,全聽老夫的,違者,休怪老夫不客氣。”

說完,諸葛無雙不再停留,轉身就走。

諸葛神行等人留在原地,面面相覷,五臉懵比。

wǔ hóu cí內。

白小鳳靜靜地喝着茶水,也不看諸葛青兒。

講道理。

諸葛青兒從頭到尾沒有太過激烈的反抗,他當然知道諸葛青兒的心思。

且,他毫不意外。

畢竟,這位大小姐表白都那麼簡單粗暴,一看就是沒經歷過事的。

這種情況,你還能指望她有啥激烈的反抗?

本來就心裏有意思,只不過被諸葛無雙他們那羣老流氓給推到明面上來了。

都這樣了,諸葛青兒估計也談不上口嫌了,直接就等着體正直了。

諸葛青兒時不時地偷看白小鳳一眼。

大廳裏,一片靜謐。

她感覺這麼坐着,渾身越來越燙了,是羞得,但她也沒想過反抗,畢竟,確實喜歡這傢伙。

只是,爺爺爸爸他們的手段簡單粗暴了一些。

“時間過得好慢啊,這樣子坐着好尷尬啊,要不要,乾點什麼?”戀:善始善終

這是諸葛青兒心裏的想法。

但,擡頭偷看了白小鳳一眼。

見到白小鳳依舊雲淡風輕的端坐在椅子上,喝着茶。

她便打消了這個念頭。

不由得,神情一陣黯然。

這傢伙,難道真的對我一點感覺都沒有?

呼……

突兀的,一陣風吹起。

咦!

哪來的風?

諸葛青兒疑惑的擡起頭。

正喝着茶的白小鳳也皺了皺眉,放下了茶杯。

隨即,他擡頭朝着大門口的方向看去,大門依舊緊閉着。

不過,在大門旁邊的窗戶上,此時卻被捅破了窗戶紙,一根細小的竹竿剛好伸了進來,升騰出嫋嫋煙氣。

白小鳳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臥槽!

掀桌子啊!

諸葛家的老流氓們,還要不要臉了?

這尼瑪下藥這麼無恥的手段都用出來了啊!

諸葛青兒也看到了從窗戶外伸進來的竹竿,頓時氣的臉色漲紅。

她騰地一下站了起來,怒聲道:“爺爺,你們,太過分了!”

她不反抗,她不拒絕。

她也默認了剛纔爺爺爸爸們的做法,甚至等待着白小鳳的下一步。

但,沒有下一步。

爺爺爸爸他們強行下藥來推動下一步,這,簡直不能忍了!

諸葛青兒就算再不懂男女之事,可她有臉面。

一個女孩子家家,做到了這種地步,家裏人竟然還要用這等無恥下流的手段,無異於是直接將她的臉皮戳破了。

“終於,生氣了麼?”

白小鳳笑看了諸葛青兒一眼,然後緩緩起身:“既然生氣了,那咱們就出去了。”

“出去?”

諸葛青兒一陣愕然,看了一眼大門上的金光八卦:“可這wǔ hóu cí都被家主爺爺用金光八卦給封印了,我們……”

沒等她說完呢,白小鳳已經走到了門口,擡起了右手,按在了金光八卦上。

“此等封印,對我而言,無異於,垃圾。”

嗡!

陰力爆發,一面更爲凝實純粹的金光八卦出現在了白小鳳身後,開始旋轉。

同時,金光猶如潮水一般,順着白小鳳的手臂涌向了大門上的金光八卦。

啵!虛無主宰

彷彿水泡破裂似的,大門上,金光八卦應聲消散。

緊跟着,白小鳳用力一拉。

吱呀……

大門,被打開了。

“這,這就開了?”

諸葛青兒嬌軀一顫,不敢置信地看着白小鳳,玉口大張,差點叫出了聲。

白小鳳徑直走了出去,扭頭一看,頓時一陣無語。

諸葛無雙輕搖着羽扇,滿臉含笑的站在一旁。

諸葛神行則撅着屁股,拿着竹筒往大廳內吹煙。

其餘四個中年人,則撅着屁股,簇擁在諸葛神行的左右。

這畫面,猥瑣無恥到bào zhà!

講道理。

如果不是知道諸葛無雙他們的身份,就算打死白小鳳,他也不敢相信,堂堂諸葛世家的一衆大佬會幹出這麼齷蹉猥瑣的事情。

或許是因爲太專注了。

饒是白小鳳已經開門走了出來,諸葛無雙等人也沒有發現,依舊專注的齷蹉猥瑣着。

白小鳳揉了揉鼻子:“你們,幹嘛呢?”

“閒雜人等退去,此事與你無關。”

諸葛無雙依舊滿面笑容,看都不看一眼,便是一揮羽扇。

“……”白小鳳。

要不要這麼專注?

這特麼還算什麼大佬?

坑自己親孫女,能專注到這種程度麼?

白小鳳開口說到:“可本大爺,是當事人啊。”

“當事人?”

諸葛無雙笑容一僵,扭頭一看,頓時臉色大變,宛若見鬼了一般,驚呼道:“你,你怎麼出來了?wǔ hóu cí不是被老夫封印了麼?”

幾乎同時,正專注着猥瑣的諸葛神行等人也紛紛回頭。

一見到白小鳳,饒是幾位大佬也是嚇得一哆嗦,臉色大變。

“你的金瓜八卦出自《神鬼八陣圖》,別忘了,瓶頸還是本大爺幫你突破的呢。”白小鳳笑着說。

意思很簡單,你玩的東西,老子都會,你還玩個錘子!

聞言。

諸葛無雙眼中精芒一閃,虎軀一震,忽然明悟過來。

緊跟着,他苦笑了一聲:“唉……看來我諸葛世家無人能擋白先生了,是我等之錯,還望白先生見諒,實乃小老兒這當爺爺的見青兒已經到了待嫁之齡,卻沒有尋到依託,所以……”

不等他說完。

白小鳳便揉着鼻子笑了起來:“不用道歉的,本大爺陪你們玩了這麼久,你道歉有什麼用?拿點實在的東西出來賠禮啊,比如……再來一張《黃泉寶藏圖》殘片?” 玩了這麼久,明明有破開諸葛無雙的金光八卦的實力,卻沒有立刻破封走人。

白小鳳的目的,就是《黃泉寶藏圖》殘片。

本來拿兩張走人,他也沒話說了。

可諸葛家既然自己往槍口上撞,那他就不能客氣了啊。

至於諸葛家還能不能拿出第三張《黃泉寶藏圖》殘片,白小鳳根本沒有考慮過,堂堂諸葛世家,能輕易拿兩張《黃泉寶藏圖》殘片出來,第三張,還會差麼?

當然,這事也用不着他考慮。

反正,是諸葛家自己作的呢。

“……”諸葛無雙。

“……”諸葛神行。

“……”幾位諸葛家的中年人。

臥槽!

怎麼有種碰瓷的味道?

諸葛無雙等人盡皆是如今諸葛家的中流砥柱,腦子自然是不差的,很快就反應了過來。

白小鳳擁有輕易破開諸葛無雙金光八卦封印的力量,卻故意在wǔ hóu cí內拖延到他們下藥纔出來。

這,不是碰瓷,還是什麼?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