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雷格斯的能量核,在她的體內沒有完全融合,此時前行借出力量,對於艾莎身體的傷害可謂極大。

「不能浪費時間,主人還等著我呢。」艾莎緊咬著銀牙,眼中露出難以形容的堅定之色。

這樣的狀態之下,她根本支撐不了多久,不過縱然是一死,艾莎也是拼盡全力,從她選擇跟隨葉飛之後,對於自己的生死,她早已經不在意了。

沒有過多的猶豫,艾莎身上帶起金色流光,她的雙拳內也是同時被金光包裹。

「金羅拳。」艾莎輕喝一聲,出手就是她如今所能施展的最強一擊,。

只是比起之前的雷格斯,這一拳之力明顯要弱上了許多,想要獲得雷格斯全部的力量,艾莎還需要不少的時間。

「引動了能量核爆發,你這是在找死。」前方的平頭大漢,瞬間看出了艾莎施展的手段。

這樣毫無顧忌的引動力量,眼前這個女孩的身體,撐不過三分鐘就被直接撕碎。

艾莎沒有理會此人,她全身的氣勢不斷上升,那驚天的一拳之力,已然直指平頭男子襲來,頗有些勢不可擋之感。

「哼,我們先退去,只要避開她的攻擊就好。」平頭男子面露冷笑,轉頭望向了一旁的另外那人。

二人對視一眼之後,便是同時退出了房間,他們都清楚地知道,根本無需他們出手,前方這個人不一會就回力竭而死。

艾莎身形同時閃動,以最快的速度跟上前二人,她眼中的神情越發的堅韌了幾分。

別墅外的夜色中,三人幾乎都是踏空而立,而艾莎的身形明顯已經出現了不穩,身上的氣息似乎已經升到了極限,正在慢慢消退。

「哈哈…哈,她撐不住了。」平頭男子忍不住大笑著開口,這一戰對二人來說,顯然是極其輕鬆。

後方的那另外一人,此時望向前的艾莎,眼中閃過一絲怨毒之色,周身更是泛起了絲絲殺意,顯然方才艾莎那一腳,給他造成了不小的傷害。

「大哥,一會不用你出手,她交給我就可以了。」後方那人臉上露出陰狠之色,隨即向著前方走去。

此時的艾莎,全身的金光幾乎退散,顯然已經沒有力量在發動攻擊。

只是那人的身影剛剛靠近,便是只感覺到一股奇異之力,陡然出現在了四周,一股難以形容的炙熱之息,瞬間將他的身形籠罩。

「這是什麼!」此人瞳孔微縮,一股死亡的威脅瞬間襲卷了他的心神。

不等此人反應過來,原本漆黑的夜空,忽然被一股鮮紅的火焰點亮,那股如血般鮮紅的火焰,如似在燃燒這空氣一般,同時燃燒著的還有那人的身子。

「啊…啊啊,大哥救我!」此人身形扭曲掙扎,臉上露出痛苦至極的表情。 別墅外的半空之中,那位高大的平頭男子,頓時瞪大了雙眼。

只是還沒等他回過神來,前方之人已然被朱雀焰燃燒殆盡,獨盜團的一位精英強者,就這樣莫名其妙地死在了他的面前。

「是…是誰!」平頭大漢聲音微顫,下意識地望向四周。

前方的艾莎在見到朱雀焰之後,她的臉上頓時露出了安心的笑容,隨之而來的是體內力量的一陣不穩,身形向著下方墜落而去。

夜空中隱約一抹紅芒劃過,同時一道身影臨至。

「獨盜團,你們好大的膽子。」夜空中傳來一聲低喝,其內似透著一股刺骨的寒意。

葉飛的身影,早已出現在了艾莎的下方,伸手輕輕將其接住,靈識查探一下其體內的傷勢后,他的眉頭不禁微皺。

沒有半點遲疑,抬手間一根銀針,落入葉飛的的指尖,瞬間將艾莎體內流失的力量封死。

前方的夜空之中,那位平頭大漢見到葉飛忽然出現,眼中的驚恐之色,忍不住更加濃郁了幾分。

「黑澤大人不在這裡,你…你怎麼可能還活著?」平頭大漢此時額頭不禁冒出冷汗,盯著前方的葉飛顫聲開口問道。

克羅老大已經告訴過他們,今晚會將黑澤留在基地內,同時派出團內的數十位精英異人,對前方這個華夏人進行圍殺。

分派圍殺這個華夏人的團中精英,比起他們二人的實力更是要強上許多,幾乎根本不可能失手。

「你想知道,不妨親自感受一下。」葉飛目光一閃,眼中殺意湧現。

他的話音未落,揮手之下掌中朱雀焰湧現,血紅色的火焰在漆黑的夜空下,此刻顯得妖異無比,頃刻間便是將前方之人身形包裹。

在這羅素島上,如今的葉飛除了自身的力量以外,能夠施展出來的唯有血脈內的朱雀焰之力。

但儘管如此,對付這些普人的異人,可以說仍舊不廢吹灰之力。

「這是什麼!克羅老大說過,華夏人的力量都會被暗島壓制的。」平頭大漢瞳孔微縮,臉上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四周那炙熱的高溫,如似要將他體內的能量核融化一般,使得他根本沒有任何反抗之力。

葉飛沒有回答他的話語,鮮血的火焰已然將其包裹,這一刻這位平頭大漢才真正明白過來,他所面對之人的可怕。

此人的身影,很快就被朱雀焰淹沒,最終難逃一死。

宅門賀九 別墅的外的半空之中,葉飛目光沉靜,靈識向著四周橫掃一番后,便是轉身進入了別墅之內。

艾莎此時陷入了昏迷狀態,想要恢復過來,怕是需要兩天的修養才行,此事葉飛也沒有料到,這獨盜團竟然行事如此果斷,選擇了今夜就動手。

安頓好艾莎之後,葉飛臉上的表情,越發的冷漠了幾分。

只見他身形閃動,下一刻便是出現在了別墅的大廳內,此時抬頭向著廳外的方向望去。

僅僅只是過去片刻,一位身穿黑色披風的男子,迎著夜色急沖沖地進入了別墅大廳,他在看到葉飛之後,也是不免微微一愣。

「葉…葉前輩您…」此人正是黑澤無疑,他在得知克羅老大要對葉飛動手之後,便是很快擺脫了其糾纏,向連夜向著別墅趕來。

大廳之內,葉飛臉上的神情如常,抬頭掃了前方之人一眼。

黑澤身形一顫,連忙走上前來,向著葉飛抬手恭謹一拜,派人暗殺一位先天強者,這要是在華夏武道界,怕是整個獨盜團都難逃一死。

「葉前輩,此事晚輩定會給您一個交代,從今天起我黑澤退出獨盜團。」黑澤臉上的表情認真,便是直接開口說道。

克羅老大的做法,著實讓他有些心寒。

出現了這種事情,他若還呆在盜團內,今後怕是沒有臉面面對眼前之人與虎子兄弟。

「不用,你繼續留在獨盜團內。」葉飛的眼中閃過一道微光,此刻臉上的表情讓人難以捉摸。

一元新娘vs全球首席 黑澤面色一怔,臉上不免露出疑惑之色,抬起頭來望向眼前之人。

「前輩,您的意思是…」黑澤輕皺著眉頭,忍不住開口問道。

廳內的葉飛,此時嘴角泛起了一絲淡笑,只是深深地看了前方的黑澤一眼,此人的實力完全有資格取代克羅老大的位置。

這獨盜團在中心城內,算是一個不俗的勢力,後面行事對於葉飛的幫助很大。

「葉某問你,若是沒有克羅與鷹眼,你可有把握接受獨盜團?」葉飛眼中閃過一道寒芒,此時臉上的表情也是嚴峻了幾分。

黑澤聞言,眼中頓時精光閃動,也是瞬間明白了眼前之人的意思。

只是片刻的思索,他臉上的神情,便是被一片堅韌所替代,在這獨盜團內他的聲望,不比那兩人差接手基地實則問題不大。

「不瞞前輩,如果沒有那兩人,黑澤有信心重新整頓好獨盜團。」

「只是克羅與鷹眼,都是完全體的異人,他們的實力太強,就算單獨對付其中的一位,黑澤也沒有把握勝出。」黑澤深吸一口氣,緩緩開口說道。

今夜經過了此事,就算葉前輩不提,他也會去找克羅老大要個交代,只是在這羅素島上,華夏人的力量著實有限,兩位完全體的異人實在難以對付。

「哦,此事你無需多慮,那兩人活不過今晚。」葉飛面色平靜,只是聲音中多了幾分冰冷。

冷酷總裁專寵小小妻 黑澤身子一顫,抬頭望著前方之人,他此時心中不免感到有些熱血澎湃。

「前輩的意思是,讓晚輩將獨盜團取而代之。」黑澤沉吟少許后,還是不禁低聲道。

葉飛淡笑一聲,並沒有回應此人的話語,只見他沉默半響之後,緩步向著大廳外走去。

後方的黑澤,心中有些不解,但也不敢有過多的廢話,連忙跟在了葉飛的身後。

不多時,葉飛已然走出了大廳,來到了別墅的前院,他的身形忽然停住,隨即緩緩抬起頭來,望向了那無盡的夜空。

「葉某的意思是,我給你整座羅素島,你敢要嗎?」葉飛此時全身不覺散發出一股無言之勢,聲音透著些許平淡,轉過頭來看了黑澤一眼。

後方剛剛走出了黑澤,頓時面色一怔,在反應過來之後,他臉上的表情瞬間劇變。

前方之人那輕描淡寫的話語,此刻傳到黑澤的耳邊,就有如晴天霹靂一般,讓他全身的每一個跟汗毛豎起,連心神都止不住地有些微顫。

「葉…葉前輩,您沒跟晚輩開玩笑吧。」黑澤稍微平復了一下心神后,隨即小心翼翼地開口道。

他在羅素島上這麼多年,成為獨盜團的副團長,已經讓黑澤很是滿意了,整座羅素島他可謂是想都不敢去想。

葉飛的眼中微光閃動,臉上的表情平靜如水,並沒有再次開口,而是抬眼望著跟前之人,似乎是在等待著他的回答。

黑澤見此情景,也是立刻明白過來,前方之人方才所說的絕非只是隨便開口。

此時的黑澤,有些不敢與葉飛對視,下意識地低下頭來,似乎是陷入了沉思。

只是片刻的思索,黑澤臉上的表情一凝,眼中露出了堅定之色,隨即跪倒在了葉飛面前,向其恭謹跪拜,此時不用過多的話語,他已然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黑澤願為前輩效犬馬之勞。」黑澤面色虔誠,堅定地開口說道。

整座羅素島代表這什麼,黑澤心中清晰無比,若是真的如眼前之人所說,他黑雲家族足以在海外崛起。

「嗯,葉某沒有看錯你。」葉飛臉上露出了笑容,隨即抬手將黑澤的身子托起。

在這羅素島上,今後有此人相助,他想要的東西,想必能夠很快尋到。

說完之後,葉飛便是直接踏空而起,迎著夜色向著獨盜團的基地而去,後方的黑澤此時眼中不免閃過一抹激動之色,同時很快跟了上去。

如此同時,中心城西城邊緣,獨盜團的基地,中間大樓的大廳之內,克羅老大與鷹眼二人,正是身處廳內似在等待著什麼。

只是過去許久之後,卻是還不見派出去的手下回來一人。

「老大,那個華夏人不會是跑了吧?」大廳之內那位名叫鷹眼的精瘦男子,此時忍不住開口問道。

堂上的克羅老大,此刻聽到這話,隨即笑著搖了搖頭。

「哈哈…哈,他不會跑的。」

「這次我還同時派出了二人,連夜將那個華夏人身旁的女孩擒下,到時候不怕他不給我們製造異人。」克羅老大一臉的自信之色,此時不禁大笑兩聲。

他深知華夏人極為重感情,有那個女孩在他們手中,就算此人不想幫他們,怕是也由不得他。

鷹眼聞言也是微微點頭,臉上的表情慢慢放鬆下來,沒有黑澤的相助,擒獲那兩人簡直輕而易舉。

「老大,按照時間推算,我們的人應該快要回來了。」鷹眼沉吟少許后,隨即緩緩開口道。

他們方才托住了黑澤,就是要保證萬無一失,一個黑澤換一個能夠製造異人的機器,可謂是極其划算的。 大廳之內,克羅也是微微點頭,他對於製造異人的方法,心中也是極其好奇。

「你去準備一下,等那個華夏人到了之後,立刻讓他開始製造,今夜將會是我獨盜團歷史性的一夜,到時候整個西城區,我們的實力足以完壓另外那兩大勢力。」

克羅忍不住咧嘴一下,此時的他已經有些等不急了。

一旁的鷹眼聽聞之後,也是連忙點頭稱是,基地內的異人強者與普通人的比例呈四六開。

若是將這些普通人,全部變成異人,獨盜團的的今後實力不言而喻。

只是就在鷹眼剛剛向著廳外走出兩步,他的身子忽然一頓,臉上閃過一抹凌厲之色,抬頭望向了前方的廳外方向。

「葉某來了,聽說你們想要找我。」一道聲音忽然從夜色中傳來,話語低沉而平靜。

大廳之內,克羅與鷹眼的面色,此刻都是瞬間劇變,但二人不愧是獨盜團的頂級強者,儘管心中有些震驚,但很快就平復下來。

兩人對視一眼之後,體內的力量都是暗自涌動,抬眼望向大廳的門前。

隨著聲音的落下,只見兩道身影緩步從廳外走進,為首的正是葉飛無疑,在他的身後黑澤則是恭謹地跟隨。

「原來是葉飛兄弟,來到基地是不是有什麼事情?」廳內的堂上,列羅老大臉上露出了熟悉的笑容,同時緩緩站起身來,目光落在了葉飛身上。

他眼角的餘光,此時也是掃了黑澤一眼,心中不免有些不解。

按照他推測,黑澤在回到別墅之後,他的精英手下應該已經將這個華夏人擒獲,從而與之錯開回到基地之內。

「克羅老大連夜送了一個見面禮,我華夏有句老話叫禮尚往來,葉某專程來回禮的。」葉飛臉上也是露出了輕笑,掃了前方之人一眼后,低聲開口回應道。

克羅面色一凝,但瞬間內斂,不禁抬眼上下打量了葉飛一眼。

「哦,不知道葉飛兄弟,給本團帶了什麼禮物?」克羅老大聲音中,此時多了幾分低沉之感。

一旁的鷹眼,此時眼中閃過一道異光,身上的氣息瞬間爆發,看其模樣顯然是隨時準備出手,若不是那黑澤也在此地,克羅二人怕是早就不在廢話。

葉飛微微一笑,隨即開口道:「今夜來此取你二人的性命,克羅團長認為這不知道算不算重禮。」

此言一出,廳內的氣氛頓時下降到了冰點,前方不遠處的克羅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已然被一片陰沉替代。

「大膽!你知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硬幣有兩面 廳內的鷹眼忍不住大喝一聲,同時身形閃動直接向著葉飛衝來。

在獨盜團的基地內,這個華夏人還敢如此放肆,完全是沒有將他們放在眼中。

鷹眼全身閃著綠光,速度可謂是極為恐怖,顯然是一位速度型的異人,僅僅是在眨眼之間,他便是已經出現在了葉飛跟前。

沒有任何的猶豫,一把泛著寒芒的短刀在他的手中乍現,直指葉飛的胸膛而去。

「找死。」葉飛低語一聲,身形沒有移動半分。

他身上沒有過多了力量波動,只是猛然抬起了右拳,迎著短刀的刀刃,陡然一拳轟了過去。

前方臨近的鷹眼,頓時臉上露出輕蔑之色,拿拳鋒與他的寶刀碰撞,無異於以卵擊石。

「砰…轟隆!」一聲爆響,在大廳之內傳開。

二人初次的碰撞,似乎都沒有過多的留手,葉飛的身形始終不曾移動,保持著出拳的動作,而那位名叫鷹眼的精瘦男子,卻是被瞬間彈飛了出去。

「嘶…這樣的力量!」鷹眼面色微變,只感覺手臂之上,傳來一陣酸麻之感。

他那一刀下去,彷彿是劃在了一塊極厚的鋼板上,磅礴的反震之力,讓其體內一陣氣血沸騰。

此時大廳之內,後方的克羅老大,臉上也是閃過一絲驚訝,同時瞬間明白過來,此人擁有這樣的力量,他的那些手下確實是奈何不了他。

影帝被我承包了 只是片刻的思索,克羅老大目光陡然一橫,全身的力量同時爆發出來。

他身為獨盜團的老大,實力自然是要強於鷹眼,體內能量核爆發出來的力量,更是讓後方的黑澤都不由地地感受到了一股壓迫之感。

「葉前輩…」黑澤低語一聲,隨即走上前來,看其樣子顯然也是準備出手。

不等葉飛說些什麼,前方的克羅老大忽然開口道:「黑澤,你可是我獨盜團的人,你敢對我出手?」

黑澤臉上露出冷笑,之前此人派人暗殺葉前輩之時,又可曾想到他是獨盜團的副團長。

「哼,克羅,今日就是你的死期。」黑澤眼中露出了殺意,體內的力量凝聚之下,大廳的四周頓時出現一片翻滾的水汽。

他體內也有著能量核,其實力不言而喻,縱然不如克羅,但與那鷹眼相比卻是不遑多讓。

此時的克羅老大,臉上的表情有些難看,對於黑澤的實力他自然清楚,前方二人聯手的話,他還真沒有取勝的把握。

而此時的葉飛,卻是忽然抬起了手臂,擋住了身旁的黑澤。

「你先離開這裡,準備接收獨盜團,這兩個廢物葉某一人足以。」葉飛目光沉靜,緩緩開口說道。

獨盜團內的異人不少,需要黑澤親自前去鎮壓,不然等前方二人一死,整個基地怕是會變得混亂無比。

「這…葉前輩。」黑澤微微一愣,不禁轉頭望向葉飛。

他知道身旁之人的戰力不俗,但在羅素島的壓制之下,面對一位相當於半步先天與築基後期的異人強者,想要輕易取勝又豈是容易之事。

大廳之內前方的二人,此時也是不禁愣了半響,望著葉飛的目光中,忍不住露出了憤怒之色。

克羅老大更是不禁一咬牙,他雖然希望黑澤不要出手,但前方這個華夏人的話語,頓時讓他怒火中燒,放眼整個西城,也沒人敢這般無視他。

「鷹眼,一起出手,給我殺了他。」克羅團長冷喝一聲,身形同時閃動。

只見他身體周圍,升起了一道防禦光盾,雙臂被一股奇異的白茫包裹,四周空氣中的溫度頓時下降了幾分。

克羅老大的速度,比起方的鷹眼來說,可謂是還要快上不少,身上散發出來的力量更是帶著一股無形的壓迫之力。

葉飛淡笑一聲,揮手之下朱雀焰融入掌中,兩道炙熱的血紅之火,在他的手中化作長鞭。

「可惜了,若是崔虎能夠尋到我要之物,你們二人的體內的能量核也不至於浪費。」葉飛輕輕搖了搖頭,不禁開口低語道。

話語剛落,一股肅殺之氣,在他的身上轟然爆發。

只見葉飛手中的兩條火焰長鞭,如同有靈一般,向著分別向著前方二人揮舞而去,輕鬆化解了兩人的攻勢。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