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真龍心中的想法。

他並沒有立刻動手。

在他眼裏,區區一個人類天師,不過是隻螻蟻而已。

和被他秒掉的四大家主,沒有絲毫區別。

既然螻蟻想蹦躂,那幹嘛不好好欣賞一番?

女村長的貼身神醫 灰家城池下。

胡三太爺和白家家主同時一怔,顯然沒料到白小鳳這時會說出這樣的要求。

這,根本就是趁火打劫啊!

之前這傢伙還想着收屍換殘片,現在倒好,屍都不用收了,直接出次手就要殘片了。

趁火打劫,也不帶這麼明目張膽的吧?

相視了一眼,胡三太爺和白家家主同時猶豫了起來。

城頭上。

諸葛青兒美目圓瞪,俏臉滿是驚愕之色,她緩緩扭頭,看向慧娘和皮皮:“你們主人,這麼無恥的麼?”

皮皮眼中青芒閃爍了一下,想要張口,但被真龍血脈壓制,已經沒力氣開口了。

倒是站在灰鎮天肩膀上的慧娘低聲道:“主人,一貫如此呢。”

灰鎮天也嘴角抽搐了一下,點點頭,對諸葛青兒說:“基本操作,基本操作而已,不然,他也不是白先生了。”

也就在胡三太爺和白家家主猶豫的時候。

驀然間,一聲大喊響徹長空。

“老夫,答應你!”

這聲音一出現,登時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諸葛青兒慧娘等人紛紛看去。

城牆下,猶豫着的胡三太爺和白家家主也是一驚,循聲一看。

大喊的,赫然是……黃家家主!

“黃皮子,你願意?”

幾乎同時,遠處的常仙太爺愕然問道。

要知道,一開始四大家主想要《黃泉寶藏圖》殘片請白小鳳出手,也是黃家家主跳出來反對的。

黃家家主躺在廢墟中,眼中紫光閃爍,嘴角勾勒着一抹獰笑:“有什麼不願意?此等危急時刻,難道要眼睜睜看着我妖界覆滅麼?”

說完,黃家家主眯着眼睛,眼中閃爍着狠戾之色,看向夜空中,傲然而立的那道身影。

你小子既然願意拼死,許了你又如何?

真龍,豈是你說殺就殺的?

先答應你,讓你和真龍拼命,若是能損耗真龍的力量,後續,老夫與其餘家主帶着十萬大妖圍殺真龍,倒是還有一線生機。

元徵宮詞 至於殘片的事,能活下來再說吧!

隨着黃家家主聲音響起。

城頭下,猶豫着的胡三太爺和白家家主也紛紛點頭。

“胡家,願意!”

“白家,願意!”

“柳家,願意!”

遠處,斷尾的常仙太爺也大聲應了起來。

三位家主,一開始就想請白小鳳出手的,只不過被黃家家主反對,只好放棄。

現在,真龍現身,四大家主盡皆喪失了戰力。

若是無人能屠龍,那十萬大妖全軍覆沒,只在朝夕而已。

白小鳳願意出手,哪怕在幾位家主心裏,屠龍的機率微乎其微。

但有希望,總好過絕望吧?

聞言。

懸空而立的白小鳳露出了笑意,擡手,揉了揉鼻子:“早答應,不就,什麼事都沒有了麼?”

說着,他轉頭,看向不遠處巍峨如山的真龍。

感受到白小鳳的目光。

仲夏夜的祕密 真龍眼中紫火猛然大盛,帶着戲弄的笑聲,緩緩道:“談好了麼?你,就這麼有把握tú shā本座?”

白小鳳搖搖頭。

輝煌從菜園子開始 緩緩說道:“不是有把握,是,必殺!”

“狂徒小兒,本座縱橫九幽十獄時,你,還在吃奶呢,竟敢口出狂言!”

轟!

真龍百米巨軀猛地一晃,漆黑的幽光宛若長虹,直貫雲霄,蠻橫地衝向四面八方。

隨着這一晃,天地,好像都隨之晃動了起來。

狂風,席捲而來。

吹動的白小鳳衣袍獵獵作響。

他雙腳綻放金光,渾身被漆黑的陰力幽光籠罩着,宛若大嶽一般,巍然不動。

臉上的笑容,卻漸漸消失。

寒霜,覆蓋在俊秀的臉龐之上。

殺意,隨之如同驚濤巨浪,爆發而出。

“從本大爺踏空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經死了。”

白小鳳雙手,緩緩擡起,這一刻,雙眸變得無比深邃:“龍這種東西,老子又不是沒殺過,你走運,能死在我新創的祕術之下。”

“嗷吼!”

“混賬小子,給本座死!”

伴隨着一聲震天動地的龍嘯之音,百米巨大的龍軀爆發着鋪天蓋地的妖異黑光,恍若大嶽一般,悍然朝着白小鳳碾壓而下。

巨大的龍口大張,其中陰氣翻涌,形成一個巨型漩渦,彷彿能吞盡一切。

“小心!”

胡三太爺他們盡皆臉色大變,驚呼提醒。

轟隆隆……

時間在這一刻好似緩慢起來。

巨大的真龍俯衝而下,速度緩慢,掀起潑天的狂暴罡風,碾壓向白小鳳。

然而。

白小鳳,卻巍然不動,在真龍俯衝而下的那一瞬,他的雙手猛然結出了一個繁雜的手印,悍然向前一推。

“敕令!”

轟!

籠罩在他身上的漆黑陰力幽光瞬間當空倒卷,宛若蒼龍,直貫向白小鳳的體內。

隨即,所有的陰力幽光,猛然轉變成了璀璨金光。

剎那間,金光充斥天地,籠罩白小鳳,恍若烈日騰空。

“這是……”城頭之上,諸葛青兒玉手掩住了玉口,發出一道驚呼。

下一秒。

一方十米直徑的金光八卦,浮現在了白小鳳身後,緩緩旋轉起來。

“咦?!”

蒼穹上,正俯衝而下的真龍也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咦之聲。

緊跟着,他就看到,白小鳳的雙手印訣再次一變。

“兌爲澤,封禁!”

轟隆隆……

隨着他的手印推出,浮現在他身後的巨大金光八卦猛然爆發出璀璨金光。

鋪天蓋地的金光如同海嘯巨浪,朝着百米真龍席捲而去。

“這是……”

被金光籠罩着,百米真龍的身形猛然一頓,渾身爆發出的鋪天蓋地幽光也猛然一暗。

這一刻,他清晰地感應到,自己彷彿陷入了泥沼之中,身形變得無比笨重。

饒是真龍全力俯衝,此時也被金光禁錮在了蒼穹之上,無法再下墜半分。

“你,你這到底是什麼祕術?”

恐懼,瞬間席捲了真龍全身,他雙眼中的紫火忽明忽暗起來:“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你小小年紀,不可能有這樣的祕術的!”

然而。

“這樣的祕術,老子一共有八個!”

被金光籠罩,身後懸浮金光八卦的白小鳳,恍若神祗一般,神情冰冷地注視着真龍。 靜。

天地,俱靜。

真龍被金光困住,眼中紫火翻騰,龍口大張着,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他,好懵比哦!

這個人類天師,到底是哪冒出來的妖孽?

不!

人類天師中,不應該有這樣的妖孽的!

如此年紀,如此實力,如此祕術……

如此,p喲!

此等妖孽,即便他在陰間,也記不清有多少歲月沒有出現過了。

怎麼,偏偏上到陽間,就遇上了?

真龍百米黑骨上,幽光不斷迸現,想要抵擋金光禁錮。

可,籠罩着他的金光,好似跗骨之蛆一般,一旦他的陰氣迸發出來,便立馬吞噬壓制。

這種感覺,就彷彿是陷進泥沼中一樣,不管有多大的力氣,都沒有卵用。

甚至,他能清晰地感應到,身下金光中,有一股極爲強大的重力,彷彿是要將他拖拽到某個虛無空間似的。

恐懼,席捲了全身。

死亡的威脅,洶涌而來。

鋪天蓋地的陰氣雲團中。

汪洋鬼海,此時已經停了下來。

鬼王和尊主面面相覷。

半晌。

鬼王眉心魂火跳動了起來:“尊,尊主……這,這小子什麼時候會這種祕術了?”

“你問本尊,本尊問誰?”

尊主沉聲道:“這小子,完全不講科學,真龍一個照面就被他禁錮住了,比之上次,實力暴漲的何止一丁半點!”

鬼王猶豫了一下,問道:“那我們,要不要出手,助戰真龍?”

“等等看。”尊主咬牙道。

“等等?”

鬼王一驚:“照這情況,等等的話,怕是真龍要涼啊!”

“本尊說等等,就等等!”尊主臉色陰沉到了極點,怒目一瞪鬼王,嚇得鬼王一哆嗦。

隨即,他又扭頭看向遠處夜空中的白小鳳,雙手握拳咔咔作響。

該死!

這混蛋,爲什麼每次都有他搞事情?

荒教如此。

干將莫邪家如此。

現在,連妖界的事都有他摻和。

他,是覺得我鬼盟,是軟柿子,想捏一下,就捏一下的麼?

鬼王恐懼的看了一眼尊主,隨即,又同情地看向被禁錮住的真龍,真龍也是倒了血黴了喲。

“什麼?不可能!不可能的!”

廢墟大坑中,黃家家主怒目圓瞪,眼珠子都快掉出眼眶了。

斷尾的常仙太爺眼中精芒一閃:“白先生,乃人中之龍,我妖界,果然有救了啊!”

與此同時。

城牆下。

胡三太爺和白家家主面面相覷,呆若木雞。

“這,這就禁錮住了?”

白家家主不敢置信地呢喃着:“那之前,我們被真龍秒掉,算什麼?”

“這,這就是白先生自創的那套祕術?參悟《神鬼八陣圖》創造的那套?”

胡三太爺聲音哆嗦着,眼中紫光閃爍:“有救了,我妖界有救了!白先生出手,此戰,大勝有望!”

城頭上。

諸葛青兒臉色一陣紅白變化,玉手緊捂住嘴巴,心裏早已經掀起了滔天巨浪。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