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循環!

滅魔槍滅魔彈,飛仙小葯,都是天國低階修鍊者最歡迎的。

其次的飛船飛車戰機,對很多而言,也是必需品,之前販賣了一些,讓天國中的一些有錢人,深深的愛上了這些寶物。

只可惜,幾年的時間,有些破碎了,有些雖然還在,但也需要換新了。

市場極大!

以至於,訂單滾滾而來,周穎發現自己突然間變得忙碌起來,以至於關悅徐曉雯只能給她負責打下手,開始安排各種事宜。

仙界,天宮之中,林楠等人依舊還在規則海中修鍊。

十日的一時間一晃而過。

二十八人一個個的出現在從規則海中傳送離去,時間已到。

天痕仙王雷鳴仙王二人的目光在眾人身上掃過,一些情況依然瞭然。

強如天賜這種,本身就是雙屬性地仙境巔峰之境,在這種地方反倒是幫助不大,可能方向更為清楚了,但依舊沒有突破。

但對其他一些人而言,作用就大了。

可以看的真切,不少人眼中帶著濃濃的喜色。

崔慶便是其中之一。

距離地仙境後期不遠了!

同樣的,林楠也在這一行列之中。

雙雙突破!

風屬性規則終於達到地仙境之列,而空間至高屬性規則成功突破到地仙境後期!

一時間,林楠實力等若是暴漲。

這次的機緣,林楠幾乎依舊是最大的獲益者。

畢竟和其他人相比,他的境界是最低的。

其他人包括崔慶在內,最差的也是地仙境後期的高手,唯獨林楠,空間一道才地仙境中期,風屬性更是只有人仙境。

而今,雙雙得到提升,可喜可賀。

「恭喜!」戰就在林楠身邊不遠處,開口祝賀了一聲。

之前的林楠,隱約便可以和他一戰,這次收穫如此之大,更是不凡了。

林楠輕笑點頭示意。

天賜也看向林楠,一群人之中,他能感覺的到林楠的收穫。

「好了,現在開始選拔,該得到的機緣你們也都得到了,十個名額天賜、戰、林楠各自獲得一個,剩下的七個名額你們二十五人抉擇而出!」雷鳴仙王估計也是不想墨跡了,雷電屬性的高手不喜歡那麼多麻煩,一般性格都是極為直爽的那種。

一言不合就干就是,選拔什麼的太複雜,戰就好了。

一邊說著,隨即一揮手,直接包裹著二十多人閃身離去,再出現之際已然在天宮一座巨大的演武場之上,其中正有三個擂台。

二十五人,不管如何,確定出七個最強的就夠了。

反正最強的三人天賜戰林楠三人已經挑選出來了,直接豁免了這個選拔,當之無愧。

在場之人,哪怕是不服氣的寶公主這一刻也無法反駁。

因為林楠太強了,她這點還是清楚的。

原本自己就遠不是對手,現在又雙雙突破,實力可想而知。

為此,眾人充滿羨慕之意的同時,也深感慶幸。

真若是碰到了林楠這三人,其他人還真沒有一戰的勇氣,太強了。

但眼下這氣個名額,二十五人來爭,倒不是沒有希望。

頓時,林楠三人坐在看台上,剩下二十五人開始廝殺起來。

名額之戰,絲毫不比之前的煉心路的機緣小,甚至也遠不是一個規則海的機緣能比。

代表天庭參戰,能夠和整個仙界最巔峰的天驕之子交手。

且不說能否獲勝,哪怕是失敗,也是一種巨大的榮耀,能夠得到天庭更多的機緣造化。

正常而言,一旦入選,基本上結束之後,必然能夠提升一階。

踏入天仙境!

而真若是能夠在仙緣大會上取得勝利,那所能得到的機緣造化,就更是了不得了。

且不說能夠直接得到天庭的重賞,仙緣大會本身的獎勵,更讓人眼紅。

仙界最大的機緣造化之地,就在這仙緣大會的舉辦之地。

古仙域!

一旦能夠在仙緣大會上脫穎而出,對天庭有好處,對他們個人更有好處。

在古仙域之中,有著一座極為特殊的寶地。

本源世界!

一處仙界誕生之初便存在的地方,蘊含著無盡的寶藏與機緣。

最貼近世界本源的地方,也是整個仙界的最核心之地。

正常而言,哪怕是天仙境強者想要進入古仙域也很難。

自古以來,其中誕生了不少的帝級強者,一位位其他之地誕生的帝級強者,在進階之初,也都會進入古仙域之的本源世界中。

至於為何,沒人具體知道。

但有一點所有人都清楚。

地仙境巔峰高手,在本源世界中突破到天仙境的概率,超過八成! 聽到雲夢恬的話,藍銘晟倒是不在意。

他笑著看向雲夢恬:"可惜,我這樣倒霉的時候,肯定是不會讓你看見的!"

雲夢恬扯了扯嘴唇,不可置否。

藍銘晟還想再說點什麼,結果,雲夢恬看了看他身後的餐桌,開口道:"你這是吃完了吧,如果吃完了,我就收拾一下,我也該回去了,我今天有點累了,你自己也早點休息!"

雲夢恬說完,就去收拾餐桌上的東西,儼然一副即將離開的模樣。

藍銘晟抿了抿唇,他有心挽留,可是,看雲夢恬這樣子,他就知道,自己如果太著急的話,反倒是會弄巧成拙。

想到這些,他低著頭,心思有些沉。

雲夢恬見藍銘晟突然不說話了,她的眸子閃了閃,也保持這沉默,加快了手中的速度。

她承認,她今天得知藍銘晟的腿出問題的時候,整個人都不好了,當時的慌亂和失控,是她自己都控制不住的,她很擔心這個人。

因為擔心,她主動提出送飯。

現在,她冷靜下來了,其實也想明白了很多問題,按照藍銘晟的身份,只要他不想,誰能讓他可憐巴巴的沒人照顧,首先,他父母都不允許他這麼作踐自己吧!

而且,還有兩位表哥,就算是自己不在南希市,他們看到藍銘晟這個樣子,也不可能不管不問。

說到底,她自己還是太著急了,當時根本沒有想那麼多,滿心滿眼都是擔心這個人,卻仔細的去考慮深層次的問題。

現在,既然已經說出來給他送飯,她也沒有必要再出爾反爾。

而且,見都見了,躲了這麼多年,也沒有必要再繼續了。

更何況,藍銘晟見到她的態度,相當自然,完全沒有舊事重提的意思,既然這樣,那他們就都默契一點,將過去的事情忘了吧。

這樣的話,他們還都是好朋友,是外人眼中的青梅竹馬。

想到這些,雲夢恬低著頭收拾東西,自嘲的笑了笑。

藍銘晟背對著她,坐在輪椅上,低著頭,似乎也在想事情。

雲夢恬現在也不好奇,這個人究竟在想什麼了。

她快速的收拾好桌子,然後提著垃圾袋,看了一眼藍銘晟:"藍銘晟,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

藍銘晟抬頭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

雲夢恬有種錯覺,他那個樣子,彷彿有千言萬語要跟自己說一般,似乎還有點……委屈,讓她覺得,自己像是做了什麼壞事的大惡人。

可是,問題是她好像什麼也沒做吧!

她只是要走而已,她送飯的任務已經完成,既然藍銘晟只需要一個送飯的人,她也送完飯了,她覺得,自己的任務,應當完成了才對,她不明白,他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見藍銘晟不說話,雲夢恬便沒了耐心:"你……照顧好自己吧,有事打電話!"

雲夢恬說完這話,這次,不管藍銘晟要不要說話,或者想不想說什麼,她都直接拎著垃圾,向著門口走去。

藍銘晟看著她的背影,深吸了一口氣,半天才悶聲道:"路上小心點!"

雲夢恬一邊在玄關換鞋,一邊恩了一聲:"知道了!"

然後,她拉開門,頭也不回的走了。

藍銘晟死死的攥著輪椅扶手,整個人臉上的表情,有幾分猙獰痛苦,沒人知道,看著雲夢恬的背影,他就想到,三年前,她聽到自己告白,離開的背影。

當年,雲夢恬倉惶離開,他以為她只是不好意思,或者沒想好。

卻沒想到,在兩個小時候,得知雲夢恬已經坐在了回國的飛機上。

那個時候,沒有人能想象到,他心裡的感覺,彷彿一座城,轟然倒塌。

雲夢恬走了,藍銘晟盯著房門,看了許久。

他想象得到,雲夢恬此刻一定上了車,或許在發獃,反正,不可能是在想自己。

畢竟,她看到自己就躲,現在好不容易躲開了,怎麼還會想自己呢!

藍銘晟突然就覺得,這樣不行,這樣下去,他什麼時候才能讓雲夢恬再次適應,待在自己身邊呢!

這樣的步驟,真的太慢了。

想到這些,他突然從輪椅上站起來,他那樣子,完全不像是有腿傷的人,跟剛才坐在輪椅上的那個人,更是完全不同。

他像是被一種巨大的悲哀包圍了,整個人渾身散發著濃重的哀傷。

他沉著眸子思索了片刻,突然目光一定,直接推著輪椅,到了浴室門口。

然後,他打開浴室門,打開浴缸放水,一件一件除掉衣服。

重生未來星樂 將門夫妻混合雙打日常 等到浴缸水放的差不多的時候,他將浴缸水捧了兩把,撒在浴室光滑的地面上。

昨晚這一切,他這才進了浴室,將他整個人都縮進水裡。

過了一會,他才浮出水面,深深地出了口氣。

他盯著虛空看了看,眸子閃了閃,直接起身,向著浴缸外走去,他就像是看不到自己潑在地上的水一樣,直接踩上去,然後,滑倒。

他很自然的掙扎著,像是腿受傷的人,爬到地上的衣服旁邊,從裡面掏出手機,用濕漉漉的手,撥通了雲夢恬的手機。

雲夢恬剛剛下車,看著酒店熟悉的名字,她神情有些恍惚,深吸了一口氣,正打算進酒店,手機就響了起來。

她皺了皺眉頭,看到是藍銘晟今天給自己發消息的那個號碼,她立馬接通電話:"喂!"

藍銘晟帶著些許沙啞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小夢!"

雲夢恬的眉心,忍不住跳了跳:"怎麼了?"

她驚訝於自己的沒出息,聽到藍銘晟的聲音,居然就下意識的擔心。

藍銘晟的聲音很輕很平靜:"小夢,我摔倒了,在浴室!"

雲夢恬一下子就急了:"那你人有沒有怎麼樣啊?是不是哪裡摔傷了?你怎麼這麼不當心啊,腿這個樣子,還去浴室啊!"

藍銘晟笑了笑,似乎聲音有些輕,不知道像是碰到了哪裡,發出一聲倒吸氣的聲音:"沒事的,你別擔心,我就是從浴缸里出來的時候,不小心滑倒了,直接栽在地上了,腿這會有點疼,胳膊也蹭破了,這會還在地上,起不來!"

聽到這話,雲夢恬心裡那些小想法,早就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她快速的在路邊打車:"你先別著急,你等等我,我馬上就過來,我正在打車,你是醫生,你看看還沒有其他什麼地方受傷的,如果實在嚴重的話,我給你打120,讓醫院的人先過去!"

藍銘晟輕笑著開口:"沒那麼嚴重,就是需要一個人過來幫忙,我現在在浴室的地上,就是動不了,你過來就好了,沒有必要打120,我能感覺到,就是摔的太狠了,應該沒什麼大問題!"

聽到藍銘晟這話,雲夢恬心裡是又著急又生氣:"讓你找個人照顧你,你自己非要一個人,現在出問題了吧,我就想不通,你怎麼就不聽我的勸告呢,我這是為了你好!"

藍銘晟點點頭,似乎很贊同雲夢恬的話:"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我也想找個人照顧自己,可是,我不想讓別人照顧我,你也是知道的,我這個人,其實並不喜歡跟陌生人接觸,那些不熟悉的人,我都喜歡保持安全距離,因此,我寧願一個人在家,哪怕是沒人照顧也行!"

雲夢恬明白他的性格,可是,現在事實是,這個人,他就是需要人照顧啊!

她有些生氣:"你怎麼就這麼死心眼呢,你的性格我能理解,可是,你也要根據實際情況啊,你這麼任性,今天是在浴室摔倒了,那明天呢,萬一在別的地方摔倒,萬一在磕磕碰碰的嚴重了,你如果直接暈過去,連打電話的機會都沒有,你要找誰求救!"

藍銘晟那邊沉默了,他的呼吸,在雲夢恬的手機里傳過來。

可是,他就是不說話。

雲夢恬已經坐在車上了,聽到他沉默著,頓時又有些自責,他都受傷了,自己還說這樣的氣話,他想必是很難過的。

想到這裡,她便有些愧疚:"你別……別難過,也別生氣,我剛才的話,純屬擔心你,沒有責怪你的意思,我說的這個情況,也是現實問題,你得考慮一下,藍銘晟,我知道你是神醫,可是,你不能任性,不能不為自己的安全問題考慮,你知道嗎?"

藍銘晟終於開口了:"我知道!"

他的聲音有些委屈:"小夢,我真的知道你擔心我,可是,我就是克服不了我的地盤上,闖入別的不熟悉的人,你……你能不能照顧我一段時間,我知道我這個要求很過分,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該找誰了,小白哥和阿昭哥都要結婚了,他們肯定特別忙,我不能不懂事,在這個時候找他們幫忙,家裡的長輩就更不行了,長輩們肯定也要操持哥哥們的婚禮,我總不能把因為自己受傷的事情,就讓他們更忙,我不想那麼不懂事,我也害怕,他們讓我住到家裡去,我有時候,更喜歡一個人獨處,小夢,你跟我從小一起長大,這些,你應該都是明白的,所以,我現在也就只能請求你照顧我了,你別多想,就是單純的照顧照顧我,好嗎?" 藍銘晟的聲音很輕,他的姿態似乎擺的很低,聲音還很委屈的樣子。

雲夢恬的心臟像是被人攥在手裡,有些難過,呼吸都有些困難。

好半天,她才揉了揉通紅的眼睛:"藍銘晟,你就仗著我關心你,你就……就這麼欺負我,你明知道,我見不得你受傷,你就……你就這樣使喚我,你都這樣請求我了,我能拒絕我,讓哥哥和長輩們忙上加忙的來照顧你,你說是你不懂事,不如說是我不懂事,比如,現在就我一個閑人,你說我們從小一起長大,我明白你,讓我別多想,只是單純的照顧你,我還能說什麼?我能說不嗎?我要是這樣說的話,豈不是顯得很狼心狗肺,豈不是把我們相識二十年的情誼,全都化為空談了,藍銘晟,說到底還是你狠,你最是明白,我的七寸在哪裡,一打就中!"

藍銘晟的聲音有些忐忑不安:"小夢,我還在浴室地上呢,身上真的很疼,我不是故意的,你是不是……生氣了?"

雲夢恬的情緒有些暴躁,她覺得,自己都快要不爭氣的哭出來了。

她氣呼呼的開口:"我生氣有用嗎?我生氣的話,你就能答應讓別人來你家裡照顧你了嗎?既然你不能,就不要問我生不生氣了,我也不可能真的眼睜睜的看著你出事,你別的廢話都不要說了,你等著,我會來照顧你,既然你藍大神醫請求了,那我答應你就是!"

雲夢恬說完,生氣的掛了電話。

可是,掛了電話之後,她心裡隱約又後悔了,她後悔自己問的不夠清楚,藍銘晟此刻還在浴室的地上,想必是情況挺嚴重的吧。

不然的話,他怎麼可能跟自己求助,畢竟,他都三年沒聯繫過自己了!

他能放下自尊聯繫自己,肯定是情況挺嚴重的。

想到這裡,雲夢恬突然就擔心的不行,她看著開車的司機:"師傅,您再開快點,麻煩了!"

司機師傅見她一臉擔憂,點了點頭:"姑娘,我盡量快點!"

雲夢恬點了點頭,心慌意亂的絞著手指頭。

她向著藍銘晟那張風輕雲淡的笑臉,此刻只有擔憂。

而此刻,藍銘晟的別墅。

藍銘晟坐在浴室的地上,看著浴室滿眼狼藉,目光所過之處,一片蒼涼。

他想到雲夢恬剛才在電話中的語氣,眸子閃了閃,他是不是又讓她不開心了。

可是,除了這樣的辦法,他真的不知道,自己還能用別的什麼辦法,讓她陪在自己身邊,三年前,她什麼都沒說,就開始躲著自己。

他不想再等著他們彼此蹉跎下去了。

藍銘晟腦子裡亂糟糟的,雲夢恬來的很快。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