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光頭張口就要五千塊,她哪裡付得起。

只是想到現在是要拖延時間,等林可馨的警察姐姐過來,項採薇就只得服軟的說道:「我沒有那麼多錢!」

「美女,你也會放屁吶!這間店鋪雖然不大,但建在商業街,假假每月也要上萬塊錢租金。現在你跟我說你連五千塊錢都拿不出來,騙鬼吃豆腐咩!」

光頭大漢甩了甩手裡的棒球棍,對身後的幾個弟兄喝道:「既然這位美女老闆交不出保護費,那你們就放開手腳,給我使勁砸。」

幾個小弟嘿嘿笑了起來,舉著棒球棍就要往那些葯櫃砸去。

項採薇哪裡能讓他們這樣糟蹋爺爺留下來的東西,當即就用身體攔在他們面前,急道:「保護費我給,我給,你們別砸。」

光頭大漢揚了揚手,幾個小弟就笑呵呵的停了下來。

「這就對了嘛!這人吶,都是逼出來。沒想到老闆你長得這麼美,可也是俗人一個,非得逼著弟兄們動手,這才願意拿錢。老實說,你這個樣子有點賤喔!」

項採薇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被人這樣當著面辱罵,氣得眼眶都紅了。

可事到如今還能怎麼辦?

難道要眼睜睜的看著爺爺留下來的本草堂被砸個稀巴爛嗎?

「可馨,我只有兩千多,你身上有沒有錢,借我點。」 醫武透視至尊 項採薇抹了一下眼角,轉頭問身後的林可馨。

這個月的租金才剛剛交付,加上月底進了一批草藥,現在本草堂的流動資金所剩不多。

項採薇已經足夠節儉,可現在店裡也僅僅只有兩千多塊。

這些錢,除了運營所需,還包含著她這個月的生活費。

至於銀行卡,一分錢都沒有了。

這五千塊錢的保護費,足以將她逼入絕境。

不過,既然林可馨已經通知了她的警察姐姐,那隻要拖到她過來,將這些混混流氓給拿下,這些錢到時候應該能夠討回來。

林可馨從兜里掏了掏,只掏出零零散散的兩百多塊錢,她哭喪著臉道:「薇薇姐,我卡上應該有五千塊,咱問問他們能不能支持在線轉賬?」

在線支付已經成為一種生活便捷的支付方式,現在連路邊大排檔炒個河粉都支持掃碼付款。

光頭大漢等人雖然是混混,但也是有見識的混混,自然是知道在線轉賬的。

可是,這樣一來的話,就會留下交易記錄!

他們收的是保護費,不是領工資。留下交易記錄,不就等於給人留下把柄嘛!

再說他們這次也是受人之託,忠人之事。

無論拿不拿得到保護費,這店都是一定要砸的。

況且,即便能收到保護費,這幾千塊錢對他們來說也僅僅只是小頭而已。

等這齣戲演好,演得讓背後的金主足夠滿意,那金主支付給他們的勞務費,才是大頭。

想到這裡,光頭就迫不及待的開口道:「抱歉兩位美女,我們只支持現金。我也沒空跟你們廢話了,兄弟們,給我砸!」

光頭大漢不想再拖下去了,話說完,身後的幾個馬仔再也不留手,提著棒球棍,兇狠的打砸起來。

而他自己則掏出手機,避開項採薇和林可馨的視線,悄然發送了一道簡訊出去。

七八號人齊齊出手,棒球棍橫掃過去,噼里啪啦一陣亂響,店鋪里的所有東西都不能倖免。

葯櫃被砸爛,裡頭一格格擺放好的中草藥盡皆灑滿一地,還被踩踏的不成樣子。

櫃檯被踢翻,用來記賬的台式電腦摔在地上,被一個混子拿著棒球棍砸爛。

玻璃櫃被打碎,裡頭放的醫療工具掉出來,被亂腳踩得變形。

煎藥的幾個小煤爐被推到,掉落在地,摔得稀巴爛,裡頭的炭火還在燃燒,把木質地板都給灼燒的焦黑一片。

總之,這本草堂里的物品,全都不能倖免。

這些個傢伙,一看就知道是經常幹這種事情,那棒球棍揮舞的有模有樣,動作不顯得瘋狂,也不顯得盲目。

什麼東西是完好的,他們就砸哪樣,砸完了就立馬換下一樣。每人負責一塊區域,不爭不搶,不瘋不鬧。

「不!你們給我住手……求求你們住手……」

整個本草堂在頃刻間就被砸得面目全非。項採薇的眼淚終於奪眶而出,不管不顧的衝上前,要阻攔他們。

「薇薇姐,不能上去,他們砸的那麼凶,你過去會受傷的。」

林可馨抿著嘴唇,緊緊的抱著項採薇的柳腰,不讓她做傻事。

「嗚嗚嗚……不要砸,求求你們不要砸,我把錢都給你們,都給你們……嗚嗚嗚……」

項採薇哭得撕心裂肺,那拚命掙扎吶喊的模樣楚楚可憐,充滿了無助與絕望。

「住手!」

正當那些非主流青年砸得興起的時候,本草堂外傳來一聲暴喝。 一個穿著得體的修身西裝,臉上帶著蛤蟆眼鏡的俊朗青年大跨步走了進來。

他摘下眼鏡,露出陽光帥氣的臉龐,正氣凜然的喝罵道:「哪裡來的混子,光天化日之下上門打砸,這是要幹什麼,還有沒有王法了!」

金主終於出場了。

光頭大漢眉頭一挑,粗狂的臉上凶神惡煞,滿口金牙都露了出來,那狠戾之氣咄咄逼人,演技爆發的叫囂道:「你小子算是哪根蔥,敢跟我金老三叫板?」

「郭衍,郭氏集團的少當家。」男子風度翩翩,鎮定自若的自我介紹。

「郭氏集團!」

聞言,金老三臉上的猙獰之色一頓,驚疑不定的問道:「你是郭氏集團的二少爺郭衍?」

這金老三一個混社會的,演技竟然這麼好。

他娘的這個表情,太到位了!

郭衍自然不會把心裡的想法暴露出來,而是揚起頭顱,傲然而又裝逼的回應道:「沒錯,你們可以叫我郭二少。」

金老三半信半疑,「郭氏集團是臨江著名企業,市值上百億。你空著一張嘴就說自己是集團少爺,我還說我是臨江首富呢!」

「呵呵!」

郭衍揚起左手,一塊華麗的腕錶露了出來,「這是百達翡麗限量版金錶,市價至少一百五十萬,還是有價無市的那種。」

他又捏起自己身上的西裝,「義大利范思哲定製西裝,這一套起碼三十萬起步,還有我腳下的這雙手工皮鞋,腰間的皮帶,整套行頭加起來上百萬,這臨江市有幾個穿得起?」

一連裝了幾個逼,郭衍渾身舒爽,這還沒完。

只見他從口袋裡掏出一支車鑰匙,按了一下,門外停著的一輛紅色法拉利就響起了咻咻咻的警報鈴音。

「法拉利F12berlinetta,五百多萬的超級跑車!」一個小弟張大了嘴巴,露出一口被劣質香煙熏得發黑的牙齒。

很難想象這個小弟,竟然會認識這等奢侈的超跑。

旁邊另一個小弟也是滿面訝色道:「我見過他,在臨江市企業文化雜誌上有他的照片。郭氏集團的二少爺郭衍,就是他。」

等到兩個小弟配合著金主將一個個連環逼裝完,金老三這下才終於露出大徹大悟的表情。

「住手,趕緊給我住手!」

金老三大吼一聲,還在打砸的小弟很快就停手,反正該砸的東西也砸的差不多,他們的工作也算完美完成了。

接下來,是老大和金主的表演時間,沒他們什麼事情了。

「郭少爺,是我們有眼不識泰山!要是早知道這是您女朋友開的店鋪,就是借給我們十個膽子,我們也不敢來這裡收保護費啊!」金老三誠惶誠恐,彷彿受到了極大的驚嚇似得,哪裡還有之前的囂張狂妄。

郭衍俊俏的臉上滿是譏諷,「沒錯,這本草堂就是我女朋友開的。下次記得好好擦亮你們的狗眼,就憑你們這群小癟三,也敢來這裡收保護費!」

「是我們有眼無珠,這是大水沖了龍王廟,誤會一場,誤會一場。」

金老三招呼著眾小弟,「還不快給少奶奶賠罪!」

「少奶奶對不起!」

眾小弟包括金老三在內,都齊齊朝著那邊的項採薇鞠了個躬。

不等項採薇回應,郭衍乘勢一腳踹在金老三的肚子上,將他給踹倒在地,冷喝道:「礙眼的社會渣滓,趕緊滾出本少爺的視線!」

金老三被踹得連翻兩個跟頭,狼狽的從地上爬起來,諾諾道:「是是是,我們馬上就滾,即刻就滾,再也不敢來這裡收保護費了。」

奶奶個熊,這少當家還真踹啊!

等下結賬的時候,一定要加錢!

為了襯托少當家的英武,金老三捂著肚子,還叫來兩個小弟攙扶,這才一邊道歉一邊痛叫的出了本草堂。

「郭二少,你幹嘛要放他們離開。我已經報警了,警察很快就過來。」林可馨急道。

不放他們走,難道還就地給他們結算工錢咩?

郭衍認真的解釋道:「這些人都是混子,是在社會底層翻滾的人渣。抓進警察局也關不了多久,萬一他們為了報復,讓手下每天過來鬧一陣,這生意還怎麼做?」

「你這是縱容犯罪。」

林可馨顯然不認同他的理論,當場反駁道:「犯了法就要接受審判,接受處罰,哪裡能夠眼睜睜的任由他們離開?要是犯罪連成本都不要,這個世界不就亂套了。而且,他們砸了店,連個賠償也沒有,你就這樣把人放走了?」

郭衍被林可馨說得面色輕抖,尷尬不已。

這個賠償的劇情,他倒是忘記安排了。

不過就算記得,也不能讓金老三他們掏錢賠償,否則項採薇豈不是很快就能夠將本草堂重建。

那樣的話他還怎麼上演接下來的救人於危難,出錢出力去博得美人好感的戲碼?

「沒事,這重修店面的錢,由我來出。」

郭衍財大氣粗的拍了拍胸口,然後徑直走到項採薇面前,關切道:「採薇,你沒事吧!」

項採薇癱坐在地上,人倒是已經安靜下來,只是美眸望著滿地狼藉,眼淚就止不住的流淌。淚水順著臉頰滑到下巴處,匯聚在一起吧嗒吧嗒的滴落在地上。

那獃滯痛苦的模樣,誰看了都得心疼。

「郭二少,我感謝你剛剛幫我們解圍。這重修店面的事情我管不著,但請你以後不要亂說話,薇薇姐才不是你的女朋友。」

林可馨擋在項採薇面前,語氣不善的對郭衍道。

這個公子哥是什麼德行,林可馨是知道一些的。

開超跑,吃西餐,喝紅酒,進出都是高級會所。

林可馨有一次撞見他開著那輛騷包的法拉利,在臨江大學門口,載了兩個衣著火辣的學生妹,開進了附近的假日酒店去。

她雖然未經人事,但也不會認為他們開房是為了玩鬥地主。

這花花公子的品行,也是在那個時候,暴露在林可馨的眼皮底下。

偏偏這郭衍還是薇薇姐追求者,每隔一段時間就送花,要麼就是邀請吃飯看電影。

每一次都被薇薇姐拒絕,可他偏偏不死心不氣餒,死纏爛打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

林可馨對他的印象很不好。

因此即便他剛剛趕跑了那幾個砸店的混混,她心裡也生不出多少感激。 「可馨妹妹,你剛才也聽見了,是那個金牙混混自己誤會採薇是我女朋友的。我也只是順勢而下,這樣一來,他們礙於我的身份,以後肯定不敢再來找本草堂的麻煩。當然,這只是權宜之計,我也沒想當真的。」郭衍無辜的解釋道。

「那樣最好。」林可馨沒好氣道。

郭衍訕訕的笑笑,眼中卻閃過一絲惱怒。

這個林可馨,早晚有一天要連帶著給收拾了,否則的話,有她在項採薇身邊,自己想要奪得美人歸,可謂難上加難。

砰!砰!砰!

忽然,門外傳來幾聲慘叫,然後七八道人影從外頭飛了進來,砸在地上。

郭衍定睛一看,這不是剛剛離開的金老三等人么!

門外,一道人影跨步進來,是去而復返的陳墨。

望著遍地狼藉的本草堂,陳墨皺起眉頭問道:「這是你們砸的?」

「我們已經道過歉了,我們已經道過歉了,你別打我們。」金老三眼眶青紫,臉上帶著血跡,模樣比剛才凄慘了好幾倍,不停的叫饒。

他這一開口,幾個被揍得鼻青臉腫的小弟也是紛紛求饒。

「大哥,有話好好說,別動手。」

「是啊是啊,我們知道錯了,剛才我們還誠懇道歉,並且保證以後都不來找麻煩了。」

「我們剛剛已經得到教訓了,您大人有大量,就放過我們吧!」

「……」

陳墨沒有理會他們痛哭流涕的求饒,而是看向林可馨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陳醫生,你竟然這麼能打!」林可馨驚喜的說道,雖然她剛剛沒有看到陳墨出手,但從光頭大漢這幾人臉上的傷勢來看,顯然是被揍得不輕。

沒有想到陳墨不僅僅醫術了得,竟然還會功夫!

「我一直都很能打!」陳墨沒好氣的說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才走出去不遠,就聽到了這邊的動靜,這本草堂就是他們砸的吧?」

林可馨也回過神來,憤憤道:「就是他們砸的,這些人都是社會混混,來這裡說要收什麼保護費,我們拿不出現金,他們就把店給砸了。」

「報警了沒有!」

「報了,我姐姐很快就過來。」

「你姐姐?」

「我姐姐是警察。」

林可馨又補充道:「陳醫生,剛剛差點讓這些人跑了,你可不能放過他們。」

本草堂內的東西全都被砸了個稀巴爛,看著那些藥材四散,被踩壞踩爛,陳墨覺得很是可惜。

再看到項採薇失魂落魄的坐在地上無言的流淚,他心中的怒氣就蹭蹭上漲。

雖然和項採薇認識的時間不長,但陳墨對這個女人的印象,是極好的。

她性格溫潤大方,相處起來給人一種自在舒服的感覺,很容易獲得別人的好感。

更何況自己還要讓她幫忙定製銀針的事情呢!

當然,拋開利益關係和個人關係不說,即便這次受害的不是項採薇,陳墨也會毅然出手。

路見不平,拔刀相助,能力越大,責任越大嘛!

「你們這些人渣,我給你們鬆鬆骨。」

怒氣值滿點的陳墨走到躺著的光頭大漢面前,直直一腳就朝他的肩膀踩了下去。

這個光頭明顯是這夥人的頭目,不拿他開刀拿誰開刀?

咔嚓!

肩膀脫臼。

金老三發出殺豬一樣的慘叫。

陳墨抬腳,然後一腳踩在他手肘部,又是一聲骨骼脆響,肘關節也脫臼了。

這還不止,陳墨蹲下去,抓住金老三的手腕,一轉一扭,咔咔兩聲,他的手腕就耷拉下來。

「痛,好痛吶!大哥,放過我,我以後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金老三差點痛得昏死過去,可陳墨卸骨的速度極快,一下接著一下,劇痛一陣接著一陣,他怎麼昏得過去!

「這次的事情都沒完,誰跟你談以後!」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