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到雕像腳下。吸力減小。楚陽長出了一口氣。想擦擦汗,才知汗都被冥泉吸跑了。

威武臉色鐵青。「這是什麼鬼?還,還真的有冥泉這東西?」

楚陽看看威武,心說原來威武哥不是萬能的,連冥泉都沒見過。 總裁逃妻敬業點 還自認見多識廣。

楚陽點點頭。「有人在用和楚家人的血,嘗試點燃冥泉,這就是他們在做的實驗。」

威武沉思片刻。「點燃冥泉有什麼用處我不知道,但是下了這麼多功夫,好像應該很重要。」 楚陽沒回答威武哥。如果二叔對威武隱瞞了真相,自己也不能說出去。這事知道的越多,越對自己不利。

小濤也安靜的看著對面的冥泉業火,沒接威武哥的話茬。

冥泉憤怒的吸收著周圍的水汽,屍堆在業火中逐漸消失。地面的樹根扭曲著向棺床中心收縮。

小濤眨眨眼,確定沒看錯。

「這樹根怎麼活了?」

楚陽也已經感到不對,剛才踩爆樹根,裡面就散發出一股腥臭,看來這東西應該是個活物。

根須抽回冥泉,就立即燃起青綠色火焰。翻滾著繼續向屍堆里蜷縮,形成惡性循環。整個屍堆從內部開始燃燒,根須中透出點點微光。整個屍堆突然間向上翻湧,中間衝出一個火球,翻滾著滾落到屍堆邊緣。火球中不斷伸出蛇一樣的觸手。

三人正驚恐之餘,屍堆翻湧,從中又彈出一個火球。滾落到屍堆邊緣。緊接著噗噗噗又彈出來三個。五個火球都伸展著觸鬚,反轉扭曲。冒出青綠色的火焰。

五個火球圍繞屍堆,距離冥泉業火幾乎相差無幾,火球圍繞業火,巧妙的形成一個五邊形。看似隨意彈出,距離卻似乎有些規律。

看著火球感覺好像被吐出來一樣。小濤表情由驚恐轉為好奇。

這東西有點意思,怎麼感覺像是一種機關呢?

不然怎麼回會掉落的如此有規律。看似掙扎的火球,卻只在原地掙扎。楚陽也看出點門道。

那些火球是被固定住了,就算逃跑,也只能按照固定的路線逃跑。所有火球都想遠離業火,可是他們逃跑的路線和距離都已經被人設計好了,只能跑到這裡。最終形成這個五邊形。

那東西跳出冥泉之後,名泉居然恢復了平靜,只留下一團青綠色的火焰,慢慢燃燒。

楚陽咦了一聲,原來冥泉是想驅逐那些怪物。

墓室慢慢變得安靜下來,所有東西都變成青綠色。包括三個人的臉。

火球慢慢燃燒,直到觸手不再掙扎,也沒什麼變化。楚陽要不是懼怕冥泉貪婪的吸血,一定會跑過去看看這幾個火球是怎麼回事。設置機關,一定有他的用意,可是這幾個火球,也沒看出來有什麼用途。

楚陽盯了一會,覺得眼睛都瞪幹了。突然想起威武哥,威武哥不是機關高手么,這是不是機關,應該一眼就看出來。

威武卻反常的保持了沉默。

「威武哥,這是什麼機關?」

威武保持沉默,一定是不想多說,自己如果想問出話來,那就一定要把威武的後路堵死。

所以楚陽沒有問這是不是機關,而是直接問這是什麼機關。

威武直腸子,神經緊張的狀態下,一定會順著自己的思路回答。

威武回道:「眼前的機關我沒見到過,但是我見到過和它很像的一個東西!」

楚陽和小濤都豎起耳朵。

「什麼東西?說來聽聽?」

威武點頭,接著說道:「那還是白琅剛出師的時候,有一段時間在廣西混,白琅當時還是個小孩子。在一座墓中找到一件東西。」

威武哥看著外面的冥泉業火,進入短暫的回憶,

「那是個五邊形的盒子,年代應該是先秦的,盒子做工精細,外表精美,表面刻有鏤空花紋。白琅一看就知道是個好東西,先不說盒子裡面的東西,就是這個盒子,也價值不菲。因為先秦是機關盛行的時代,所以白琅沒敢嘗試,拿到我這裡,讓我給看看。」

白琅足智多謀,對機關的研究楚陽心裡有數,在他們師兄弟里,威武性格耿直,二叔性格是沉穩老練,白琅則是精明能幹,所有的靈動勁都表現在外面,腦子好使,學什麼也都快。對機關的研究可以說在三個人中最厲害的,他要是解決不了,這個機關應該很特殊。

其中還有一個很特殊的情況,威武哥的師傅是北派傳人尋百里,精通機關術數,平生只收了三個徒弟,二叔是沒算在其中的。二叔是成年之後才和他相識。而二叔為人圓滑,和誰都能相處的來,尋百里很喜歡他,就留在身邊做挂名弟子。但是當時尋百里年事已高,已經不下鬥了,所以二叔根本就沒從尋老爺子那裡學到特殊的本事。當時威武哥已經出師,二叔和威武哥的關係也是後來才慢慢相處,加上威武哥的大師兄失手送命,所以威武哥從來不管二叔叫師兄。其實二叔和威武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師兄弟情分,更像是江湖上的生死弟兄。

(尋百里師門有個特點,沒職位沒薪水,沒太多規矩,但是講究年長為尊,因為二叔帶藝從師,尋百里給他一個尊嚴。年長即為師兄弟,不論你進師門多久,只要你年齡小,你就是小師弟。)

「我當時看到這個盒子,也很迷惑。這個盒子正中間有一個凹陷,凹陷中伸出一個小銅柱,銅柱上頭有一個小球,除了這個銅柱之外,渾身都是雕刻,沒有其他銷芯。」

威武當時看到這個機關,就知道事情沒那麼容易。盒子不大,像個裝首飾的盒子。上面有個小孔,銅柱從小孔伸進盒子里。銅柱和小孔之間幾乎沒有空隙。

從銅柱可以運行的軌跡來看,這機關啟動方法看上去只有三種可能。

第一種方法就是往外拉銅柱,帶動裡面鏰簧,第二種方法就是向下按,把銅柱按進盒子里,銅柱直接觸發機闊。

這兩種比較簡單,在機關初期(也就是先秦)比較普遍。

第三種就是左右搖晃銅柱,銅柱下半截在裡面觸發機關。這種相對就比較複雜,盒子里可以設置多個按鈕,就像早期的電話輪盤一樣,你轉到哪個位置才會打開機關,多一個不行,少一個也打不開。這就是一個密碼鎖。如果設計者做了防盜準備,裡面按上致命的機關,搖錯了放出毒煙利箭,或者你搞錯了就直接鎖死了。

在不清楚原理前這種辦法不可輕易胡亂試驗。

白琅既然沒打開盒子,那就等於直接排除了前兩種。

威武出於習慣,還是先試驗了一遍,確定銅柱上下都被固定的結結實實,沒有移動的空間,那就只剩搖動銅柱這一項了。

誰知威武還沒說自己是怎麼想的,白琅卻告訴他,不用試了,搖也搖不動,銅柱就是個死的。 威武一聽銅柱是固定死的,覺得不大可能。立即試了一下,銅柱果然是被固定在盒子裡面的,根本就不可能動。

威武也有點懵,趕緊找別的銷芯。可是把盒子翻過來調過去看了不下百遍,也沒看出什麼門道來。威武但是尋思:難道這盒子就是個擺設?根本就沒有機關?

但是仔細看看又不是這麼回事。盒子上面有十道紋路,明顯是能夠活動的接縫。接縫從底部貫穿到頂部,銅柱根部有一個小圓盤,壓住了縫隙。這機關從這些縫隙來看,不僅可以打開,而且打開之後,會徹底裂開,至於裂到什麼程度,現在還看不出來。

威武琢磨半天,決定換一種思維。用水泡,用燈光照,總之威武用盡了所有的辦法,盒子就是原封不動。威武覺得最後一個辦法就得用強制手斷了。不過這辦法平時不會使用,就算打開了盒子,盒子也受到破壞。要是裡面有值錢的東西還行,要是裡面什麼都沒有,那就虧了。

白琅琢磨半天,說古代不會有電燈,光也不會是燈光,不如換成蠟燭試試。

威武覺得有道理,拿出跟蠟燭,用蠟燭的光去照盒子。

威武覺得這東西是不會是利用反射原理,表達什麼意思,機關只是一種假象。

威武舉著蠟燭在盒子周圍晃動,盒子在對面牆上投下一個影子。白琅看著盒子,又看看影子,沒看出什麼門道。威武也是看看盒子,又看看牆上的影子。

威武試著移動蠟燭更換角度,一不小心一滴蠟油滴到盒子上。威武也剛好看見。蠟油又稱燭淚,寓意不好,威武他們講究這些說法,認為這東西沾到燭淚不太吉利。本想將蠟燭拿開,誰知蠟燭卻又滴落一滴燭淚,威武手一抖想把燭淚收住,不讓它滴下去。哪只力道沒掌握好,燭淚一下滴到銅柱上了。

被燒熱的蠟油順著銅柱流動,居然從銅柱和蓋板的縫隙流進了盒子。

威武一慌神,趕緊叫白琅打開電燈。清理盒子上的蠟油。

盒子通體青銅鑄造,散熱極快。蠟油滴到盒子上,很快凝固。

威武和白琅摳了半天,才把雕刻縫隙里的蠟油清理乾淨,但是流進盒子里的那一點,卻不好清理。

機關這東西不能含糊,威武找了跟銀針,穿過縫隙,探到盒子里,一來是清理蠟油,另一方面也想試探一下裡面的結構。

誰知威武一清理蠟油不要緊,銅柱周圍竟然灌滿蠟油。

威武覺得奇怪,盒子里灌滿蠟油,難道是為了密封什麼東西?

白琅腦子特靈,威武一嘀咕,白琅立即猜到了大概,蠟油未必是封存物品的,也有可能是開啟機關的。

銅柱是直接澆鑄在盒子底的,裡面的機闊不是採用機械固定,而是用蠟油凝固,只要把蠟油融化,機關就會被打開。

威武看了看,白琅的話雖然有點不靠譜,但是也應該試一下。

威武重新點燃蠟燭,用火苗去燒銅球。銅球受熱,迅速向下傳導,烤了沒幾分鐘,銅球剛被煙熏黑,盒子突然有了變化。

盒子表面十道接縫,同時擴大,五邊向外伸展猶如一朵盛開的蓮花,慢慢綻開。露出了中間的東西……

小濤咽了口水,盒子都這麼高檔,裡面的東西一定很值錢。

威武白了小濤一眼,沉著臉說道:「值錢你白琅叔就不用半輩子在道上打拚了,那裡居然只是一面鏡子,讓好多人看過,都不知道是什麼來路,估計那東西現在還在白琅家裡扔著呢。」

噗!

小濤把剛喝進嘴裡的一口水噴了出去。費那麼大週摺,居然都沒出手?

威武點點頭,我要你們聽的,不是那裡面的東西,而是那個機關,和眼前的很像。

小濤回過神來,剛才一心惦記盒子里的東西,倒是忘了那盒子開啟機關的方式,靠的是熱量。

眼前的機關是依靠業火的熱量開啟,的確有共同之處。

楚陽問道:「威武哥確定那個盒子是先秦的?」

威武本來已經把注意力轉回到冥泉旁的五個火球上。聽到楚陽這麼問,突然用一種讚賞的目光看向楚陽。

「你果然想到了這點。」

那面銅鏡確實是先秦的物件,但是盒子卻出現了爭議。

楚陽點頭,盒子的機關設計的類型,根本就不應該出現在先秦。

威武道:「這也是白琅留下它的原因。這個盒子本身就是一個迷。」

小濤低聲說道:「你們盜墓就是為了求財,那東西留著也不能生出錢來,再神秘也不當錢花,真不明白白琅怎麼想的?」

小濤眼神滿是遺憾,心裡埋怨這種好事,怎麼自己就攤不上呢?

小濤心裡埋怨,眼神流露無疑,楚陽暗笑:「好事輪不到你,壞事你可跑不了?」

看似平靜,但還是無限吸收水分。業火吸收暴露在空氣中的水分,會在周圍形成冥泉。

這就是導致廢墟沒有積雪的原因。

小濤道:「原來地面的雪,不說話融化了,而是被慢慢吸收了!」

業火產生溫度,而冥泉卻是極其陰冷,兩者相輔相成。業火相傳為地獄之火焚燒萬物,而冥泉卻是滋養萬物的源泉。

都說水火難容,但是在這裡卻是水火相融。

小濤點頭:「胡三爺說過,這泉水可以控制蠱毒。不過冥泉陰寒之物,怎麼會被傳為滋生萬物的源泉?」

楚陽回道:「水本身就屬陰寒之物,也許冥泉之水,才是水的本質。」

小濤笑道:「哈哈,管他陰寒不陰寒,架火一燒看它還能不能陰寒?」

不知道這座冥泉出於什麼原因乾涸,看這些樹根的生長情況,應該是業火熄滅,有些植物接觸到冥泉水,產生變異,不然不會只長出滿地根須,不長樹榦。

威武卻持反對態度,這裡的布置是一個機關,這些樹根是人為設計的。屍堆旁邊那五個火球,我雖然看不清是什麼東西,但是我猜應該是活物。

楚陽和小濤都好奇看向那五個火球。機關想到過,用活物布置機關,想都沒想過。

威武說道:「地上那幾個火球,如果我們看錯的話,叫詭鞘。詭鞘外表像蛇,身如枯藤,經常用樹根做掩護,捕捉獵物。詭鞘一頭雙尾,喜歡陰寒,最重要的是,詭鞘以屍蟬為食,傳說是不死的!」 「世間萬物,生老病死是自然法則。傳說不死,或許太過誇張,不過壽命長或許有可能。」威武接著說到。

楚陽覺得這也有可能,詭鞘本來壽命就長,再生活在冥泉里,沒準會活得時間更久。

小濤將楚陽傷口包好。 謝謝你離開我 傷口不能暴露,不然冥泉會繼續吸血。只要身體沒有外傷,冥泉就捕捉不到信息。楚陽在冥泉周圍活動也沒事。

墓室裡面就是雕像,楚陽所在的位置是雕像的身後,頭上雕像巨大的身子前傾,單腳前伸穩住重心。長矛也像一根支柱,牢牢的支撐石像身體。在這裡形成一個獨立的空間。遇到危險石像的腳是一個不錯的掩體。

小濤聽到還有這種東西,壽命長到漢朝活到現在,立刻起了興緻。包紮完傷口,一刻都沒停留,拿著工兵鏟,從石像身後走出靠近火球。

「你在這兒等我,我去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

這好奇心不是小濤自己有,威武和楚陽也心裡痒痒。

兩個人也沒回話,直接跟著小濤就過去了。

棺床上屍堆已經華為灰燼。留下一片焦黑的粉末。小濤咋舌:「這業火也太猛了,燒的連個渣子都不剩!」

猛啥猛,燒木頭當然牛了,你看看詭鞘,還都在。

卻只見詭鞘觸手似尾巴已經燒光,只留下一個黑乎乎的東西,外形像一個大碗。都已經燒成黑炭了。僅剩的藍綠色火焰,也在三個人跳上棺床時熄滅。

小濤搖了搖頭。「都燒沒了,看不出長啥樣了!」

不過那東西頭倒是挺大的,燒完還有這麼大的殘骸。楚陽用鏟子輕輕碰了一下那圓溜溜的大碗,拿東西原地晃了晃,又恢復靜止。

楚陽覺得有點意外,這東西搖動的樣子,有點像不倒翁。

楚陽又靠近一點,用鏟子捅捅那大碗。大碗原地搖晃幾下,黑不溜秋的表面竟然被楚陽碰掉一塊皮。露出裡面一個亮晶晶的東西。

「咦!這是什麼東西?」

楚陽趕緊把那東西外面焦黑的灰燼清理下去,那大碗露出原貌。

原來是一面銅鏡,底下是一大塊半球狀磁石。在銅鏡下面的棺床上,也是鑲有一塊磁石。

楚陽恍然大悟,原來設計這個機關的人,將銅鏡放進詭鞘體內,用鎖鏈固定好詭鞘的活動範圍。利用詭鞘壽命長的特點,做成了這個機關。

詭鞘平時生活在這種環境,如果遇到磁石吸引,可以慢慢掙脫,但是今天引燃業火,詭鞘受了重創,自然逃不過磁石的引力。所以才會被固定到這裡。

青銅鏡雖重,但是磁石體積很大,而且相互吸引,有兩極限制,所以楚陽一碰,才會像不倒翁一樣搖晃。

這種結構只能有一個結果,就是青銅鏡是正面向上的。

楚陽不由得抬頭看向寶頂。

卻只見寶頂被業火照亮,幾十顆寶石組成的星空圖案耀耀生輝。楚陽清楚的看到墓室上繪有指明方位七星北斗,北極星,天鷹座牛郎天琴座織女星,和他們中間閃耀的銀河。正南方的帝王星寶石最耀眼。更多數不清的小光點遍布穹頂,是那些結晶顆粒。

「太壯觀了!」

威武和小濤也循聲望去。

整個墓室由陰森恐怖,瞬間變的夢幻迷離。

「我靠,這也太神奇了?不過我覺得那顆寶石放到我身上,會更好看!」小濤到現在才注意到頭上的寶石,竟然有這麼大一顆。

星光璀璨,銅鏡反射出一道朦朧的光柱斜照在穹頂之上,形成一個模糊的圓圈。

光圈之中隱隱有幾片暗色的光斑。那光斑成不規則形狀,連成一個條狀的圖案。

楚陽第一反應就是鏡面上有花紋,或者是沒清理乾淨的灰燼。

楚陽低頭檢查一遍銅鏡,可是銅鏡上光滑明亮,根本就沒有花紋,也沒有灰燼。

沒有花紋?那花紋是怎麼出現的?楚陽心中疑惑。

小濤也發現頭頂的花紋。如果這個殘骸里包裹的是一個鏡子,那另外四個殘骸,也一定會是同樣的鏡子。這個機關隱藏的秘密就在這幾面鏡子當中。

這幾個鏡子照射到穹頂上會出現一個圖案。

三個人趕緊去清理其他四個殘骸。清理掉表面灰燼,果然和預想的一樣,裡面包裹的都是銅鏡,下面鑲著半球狀磁石。鏡面向上,反射出業火的青綠色光芒。

穹頂上出現了五個光圈,光圈沒有規律,混亂的印在穹頂上。光圈很多地方相互重合,更有很多交叉點。然而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剛才模糊的圖案,經過光圈的重合,變得清晰可變辨。

重走未來路 那些暗色光斑,竟然是一條條山脈,山脈上有著清晰的紋路,幾條粗重的線條穿過空隙,在山脈中伸展。璀璨的星光巧妙的避開了所有紋路,在山間閃耀。

這是一幅古地圖。圖上只是大略的畫了一些山川河流,沒有標註地名,在各個圓圈的交點隱隱有模糊的數字,這些數字用古文字書寫,光線中模糊難辨。

這些看似雜亂無章的圓圈,每一個位置都是經過精心布置的,稍有偏差,就會影響圖案清晰度。

威武試探著轉動鏡面,交叉點上果然出現了一個清晰的(貳)字,圖上的山川河流也更加清晰。

看來經過幾千年的變化,這些布置還是有了偏差。不過這都不會影響效果。威武逐個將鏡面調好,頭上出現一幅完整的地圖。

威武失口而出:「幻域天圖!」

威武此言一出,楚陽和小濤都大吃一驚。

儘管墓室中出現地圖,兩個人都想到這是一張特殊的地圖,也許是一張藏寶圖,但是怎麼也沒想到,這張竟然是幻域天圖。

幻域天圖就是去往九天幻域的地圖。一直只存在於傳說之中。

威武嘆道:「天圖,天圖,原來是以這種形式出現,在星空中呈現出來,有形無實,虛無縹緲,就算我們看到了,也無法擁有!怪不得會叫天圖?」

天圖也許意味著上面這條路,是通向聖域的天途。

九天幻域之所以稱之為幻域,是因為長久以來,它只出現在九天之上,海市蜃樓之中。是世人心中的神話,用來憧憬的虛幻傳說。 世人對幻域的了解,僅限於傳說。

九天之外,

雲海之巔,

瑤池聖境聽天籟,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