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語幾乎是從緊咬的牙縫裡蹦出來的。

池南看著慕初笛,就像受傷的獵物狠狠的盯著獵人,眼神里充滿怒氣。

「你的決定,是那個?」

慕初笛沒有正面回答池南的問題,直接讓他做出選擇。

「你要逼我?我為你付出那麼多,你還要逼我?」

慕初笛抿唇不語,只是烏黑澄清的眸子卻異常的堅定,只要對她眼神對上,便知道,她的執著。

根本沒有任何的後路。

池南死死地抓著輪椅的柄子,任由鋒利的金屬沒入掌心之中。

劇烈的疼痛在他手上,已經毫無感覺。

門外,傳來急促的腳步聲,咔嚓,大門被推開。

「池公子,新聞發布會快要開始,我們總裁讓我過來看看的。」

推門進來的是華氏的經理,負責今天的公關工作。

進門看到慕初笛,他怔住了片刻。

一夜蜜婚:神秘老公寵入懷 想起慕初笛有著霍夫人的身份,他精明地在兩人之間掃視了一番,為了以防萬一,快步走到池南跟前。

「池公子,時間到了,我先帶你出去。」

「慕小姐有興趣的話,可以一起出來。也許我們跟霍氏集團以後會有機會合作呢。」

以後,指的是這次無緣。

也算是給慕初笛的一個警告,警告她不要起歪心眼,這次的鎘珞是無望,唯有等下次的合作。

慕初笛默默地收回了資料,碰觸到經理眼底的警惕,她輕笑道,「不必了。」

「我會在電視上看著的。」

慕初笛沒再多說,直接轉身離開。

「池公子,你的手怎麼了?」

慕初笛離開前的那句話,對池南來說,就是威脅。

氣憤的他,緊握柄子的手越發的用力,傷口被拉扯開,鮮血猛然流下。

良辰美妻 新聞發布會上,主持人說完開場白,直接進入簽約儀式。

合同早就看過,發布會也只是走個過場。

池南握著筆,眸子漸漸收緊。

筆尖壓在紙上,遲疑片刻,抬頭對著話筒道,「抱歉,今天我不能跟華氏簽約。」

底下,一片喧嘩。

華氏那邊過來的負責人一把搶走話筒,壓低聲音道,「池公子,這是什麼情況?」

「字面的意思。」

池南心裡也是滿肚子的火氣,語氣並不怎麼好。

華氏那邊的人一聽,立馬怒了,「池南,你耍我們華氏?」

記者們早就鬧開了,他們根本不管什麼秩序,全都擁了上來。

靠近池南。

「池公子,請問發生什麼事情讓你取消跟華氏的合作呢?」

「鎘珞目前是最稀罕的資源,池公子是不是找到更好的買家呢?」

「傳聞霍氏一直對鎘珞志在必得,這次池公子突然反悔,是不是跟霍氏有關呢?霍氏開的又是怎樣的價錢呢?」

「池公子,請回答我們的問題。」

記者們把池南圍個水泄不通,期間,黑木闖了進來,把池南從人群中推了出來。

「少爺,華氏這次生氣了,我怕他們會對你出手。」

池南面色陰沉,「給霍氏打個電話,約好籤約。」 豪車裡

慕初笛拿著IPAD在看實時新聞,確定池南沒跟華氏簽約,她才默默地放下,再次掏出手機給霍驍打電話。

然而電話,依然沒人接聽。

慕初笛正想給電話霍錚和賀易生,她的電話便響了起來。

見是喬安娜打過來的,慕初笛連忙接通。

「慕小姐,霍總這幾天都在忙一個項目,目前在切談之中,雙方都不能帶通訊設備,所以霍總的電話在我這裡。」

「只要霍總出來,我第一時間給您電話。」

「還有,池南的助理已經給我們打了電話,約好籤訂合約的日期。我跟您彙報一下。」

喬安娜把話說得滴水不漏,想問的問題,慕初笛還沒有開口,喬安娜已經把話題給堵死了,根本無法繼續問下去。

不過得到該要的答案,慕初笛也放心了。

「跟他說,不要太累。」

輕輕地交代幾句。

喬安娜應了下來。

慕初笛這才掛掉電話。

處理完池南的事情,霍驍那邊又在忙,慕初笛突然之間空閑下來。

遽然,微信響起。

夏冉冉的信息。

她發了個實時定位過來。

「小笛,我在這裡拍攝,你要不要過來?這個牌子的衣服,我覺得很適合你,你拍的話,一定很有感覺,我跟導演說了,他說可以讓我們一起拍,好久沒有拍閨蜜照了。」

「要不要一起?」

導演是肯定樂意的,畢竟像慕初笛這樣的段位。

然而慕初笛沒提這些,她看出夏冉冉的興奮,是在於跟她一起拍閨蜜照。

以前讀書時候,她們偶爾也會去拍的,她們以前拍的那些,現在都被攝影店用來當活招牌。

慕初笛應了下來,開著直接過去。

拍攝場地是個特有格調的地方,慕初笛把車停了下來,直接奔去夏冉冉的化妝間。

人還沒到化妝間,便聽到熟悉的聲音,那聲音正在說著難聽的話。

「特么的,夏橙星這女人是不是有病,什麼都搶,搶了冉冉姐你的代言也就算了,現在連化妝師什麼都要搶。」

「冉冉姐,那個女人是不是跟你有仇啊,我總覺得她是故意的。」

夏冉冉沒有開口,門便推開了。

說話的小助理也被這推門聲給嚇到,連連捂住嘴巴不說話,一臉驚嚇地盯著大門看。

直到看到推門進來的人是慕初笛后,小助理才鬆了口氣。

「幸好,幸好。」

她拍了拍胸口,安撫一下自己受傷的心靈。

她不是擔心自己,而是擔心夏冉冉。

在娛樂圈,話是不能多說的。

剛才她那些話,足以給夏冉冉帶來很多污水。

她只是太氣憤,所以沒有顧及到那麼多。

上次代言人被搶,夏橙星的水軍已經拚命攻擊夏冉冉了。

如果再加上她這次的話,那夏冉冉肯定會萬箭穿心的。

冉冉姐那麼好,她絕對不能讓自己害了她。

「小笛,你來了。」

夏冉冉見慕初笛來了,連忙過去牽她的手。

「怎麼回事?」

慕初笛詢問的眼神看了眼小助理,小助理張嘴想要開口,卻見夏冉冉搖了搖頭。 「沒什麼事,只是拍攝場臨時更改了一下,我們晚點再拍。」

「其實這樣也好,我可以跟你周圍逛逛,來這裡那麼多次,從來沒逛過呢。」

夏冉冉示意小助理不要再提這件事,她不想讓慕初笛覺得糟心。

小助理只能點頭答應,只是心裡很窩火。

她跟在夏冉冉身邊那麼久,第一次看到夏冉冉這樣被針對。

他們的冉冉姐,處事為人都非常好,整個娛樂圈,都沒幾個人會對她黑臉的。

現在好了,那個夏橙星,總是跟他們搶東西。

慕初笛知道夏冉冉不想說,她也不打算追問,於是點點頭。

三人推門出去準備逛一圈。

小助理負責緩和氣氛,她一直給慕初笛和夏冉冉說娛樂圈的一些八卦事,聊著聊著,沒有看路。

拐彎處,迎面碰上一群人。

「哎喲,那個不長眼的,竟然敢撞我們橙星?」

夏橙星的助理兇巴巴地瞪著小助理,隨後看到夏冉冉后,譏諷地笑了笑,「我還以為是誰,不就是一群不入流的。」

「怎麼,現在沒有你們拍攝的地,所以故意來撞我們橙星?」

「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貨色,我們橙星一根頭髮,你們都賠不起的。」

夏橙星的身後站著一群人,五六個保鏢,四個生活助理,三個小助理,三名化妝師,兩名服裝搭配師,恍如女王駕到。

十分有仗勢。

夏冉冉嘴角勾了勾,他還真是夠疼愛夏橙星的。

這麼一大群人服侍著,然而還來搶她的化妝師。

夏冉冉的拍攝早就定好的,拍攝場給她備好合作化妝師,所以夏冉冉並沒有帶人來。

然而來到卻被告知,化妝師和她所拍攝的場地都被臨時訂走,她需要等。

化妝師連忙上前給夏橙星整理儀容,剛才差點被小助理撞上,髮絲凌亂了一些。

夏橙星抬眸,輕輕地看了小助理一眼,「我以後再也不要看到她。」

「是。」

夏橙星身後的保鏢齊聲應了下來,頗有氣勢。

小助理可被嚇到了。

她知道夏橙星有背景,一張小臉嚇得蒼白。

在娛樂圈混,工資特別的高,而且還是跟夏冉冉這種有升值空間還好相處的主,小助理每個月的工資又高,工作又輕鬆。

如果不讓她在娛樂圈繼續混,那以後的日子她要怎麼辦,她弟弟還在醫院等著她每個月的工資做治療呢。

夏冉冉上前把小助理護著,「你要針對的人是我,別對其他人出手。」

夏冉冉想到的可是比小助理想到的還要可怕,她知道以那人對夏橙星的重視程度,這句以後再也不想看到她,指的可不是在娛樂圈,而是在這個世界上。

「你有資格跟我說話?」

「這是什麼鬼地方,隨便放瘋狗進來。」

夏橙星意有所指,高傲得要命。

站在最後方,剛趕過來的拍攝場的負責人連連回個不是,還讓夏冉冉給讓讓路。

夏橙星剛欲走過,倏然,一陣涼風迎面拂過。

啪的一聲,無比響亮。

現場,十分的寂靜,似乎只有那巴掌聲在迴響著。 夏橙星捂著熾熱發疼的臉,她一臉詫異地盯著向她攻擊的那個方向。

保鏢們此時才反應過來,連忙把夏橙星護著,並要對慕初笛動手。

然而,向她攻擊的那幾人,都被她降服下來。

慕初笛活動著禁錮,沖夏橙星輕笑,「瘋狗不咬人怎麼算得上是瘋狗呢,我也只是聽夏小姐的話。」

夏橙星被氣壞了,多久了,多久沒人敢這樣跟她說話,更別說對她出手。

自從她回到夏家,把夏冉冉這個假千金給擠下來后,她就沒再吃過任何的虧。

「你。」夏橙星怒目瞪著夏冉冉,她以為,肯定是夏冉冉命人這樣做的。

「你們死定了,我要告訴穆臣。」

聽到穆臣這個名字,夏冉冉臉色頓時大變,小手很自然地緊握成拳。

她就像那受到驚嚇的小貓咪,豎起了寒毛,滿目都是戒備。

慕初笛怎麼會把夏橙星的威脅放在眼裡,她哄了哄小助理。

摸摸小助理的頭,「乖,沒事的,姐罩著你。」

「別忘記,這裡是容城。」

容城,有霍氏和UK在,還能有誰能夠威脅到慕初笛呢?

小助理連忙破涕為笑。

「DD,有你真好,你都不知道,這個夏橙星真的好噁心,她經常欺負我們冉冉姐。」

「上次代言人……」

小助理還想說些什麼,突然想起夏冉冉的話,她連忙捂著嘴巴不說話,求饒地看向夏冉冉。

然而夏冉冉雙眼迷離,不知道在想什麼,顯然沒有聽到她們的話。

「冉冉?」

慕初笛輕輕地晃了晃夏冉冉的手,夏冉冉回過神,愣了片刻,「啊?」

「我帶你去找場子。」

上次代言人的發布會現場慕初笛也在,當時,她沒能給夏冉冉找回場子,她已經十分懊悔了。

這次,她一定要給夏冉冉撐腰。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