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然我們回去休養吧,我這心裡老是七上八下,總覺得有些不安。

說不定這次就是老天爺將我們留下來,故意不讓我走。」

這種不安感從早上就開始了,顧柒心大,一直不停的和阿才講話來分散心中那股焦躁感。

「先生手上有點事,等他處理好了就會過來,顧小姐放心。

你的腿沒太大的問題,要不然我定今晚的機票,咱們今晚走?反正在醫院也只是休養。」

顧柒皺了皺眉,「不行,我腿疼,走不了,哎呀好餓啊,阿才,我要吃天香樓的招牌菜,你去給我打包回來。」

「是,顧小姐。」阿才這時候就很佩服顧柒,都什麼時候還有心情吃飯。

他並不知道自己前腳一走,後腳顧柒臉色就變了。

「小姐,你剛剛不還是挺開心的嘛?怎麼變臉變得這麼快,是腳太疼了嗎?」

顧柒冷冷道:「難道你沒發現阿才不對勁?」

「沒什麼不對勁的,挺好啊。」顧浣一臉呆萌。

「不,他想我們離開,很想。」

「小姐,你這麼說了我也有這樣的感覺,醫生說你最好靜養。

要麼在醫院,要麼送你回大宅,阿才哥哥卻想要我們晚上就走。」

顧柒眼中掠過一道深意,「該不會是……」

「是什麼?」「穆南樞這個混蛋要背著我爬牆?所以才想要快點送走我們!」 悠悠本意當然是要離南宮離越遠越好,但小孩子找不到父親,儘管這裡不可能有什麼危險,孩子還是會很著急。

「好,你不要著急,我陪你去找。」悠悠看了一眼馬上就要上台致辭的小薰,旁邊有經年在應該也不會出什麼事。

南宮墨眼中閃過一抹狡黠的神色,他徑直將悠悠往外面帶。

「小朋友,外面這會兒沒什麼人,你爸爸應該在裡面才是。」

「漂亮阿姨,剛剛爹地說裡面悶,有可能他已經出去了。」

裡面那麼多人,悠悠身邊從來就不缺男性,南宮墨又不傻,要製造機會肯定要在安靜的地方了。

正好這個時候大家都在裡面,南宮離才能接近悠悠。

「好,那我們去外面看看。」悠悠跟著他離開。

南宮離和古薰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性格,古薰成熟穩重,經常板著一張臉像個小大人一樣。

有時候經年還笑他小小年紀幹嘛這麼老氣橫秋的,一點都不可愛。

古薰卻說了一句讓人心疼的話,媽咪沒有爹地的疼愛,所以他要代替爹地保護媽咪。

越是天真的孩子說明他的世界里越是單純,就像是涼一一一樣,哪怕阿才並沒有天天在她身邊,每次過來對她的疼愛也讓一一很幸福。

悠悠雖然口上沒說什麼,古薰卻知道他媽媽的辛苦和不易,暗自發誓自己一定要保護媽媽。

南宮墨則是一個樂天派,也就造就了一個樂觀的性子。

悠悠一直都很好奇他的母親,當年南宮離喜歡的人是顧錦,後來顧錦離開,他失憶以後又喜歡上了什麼樣的女人。

看南宮墨這麼活潑的樣子,很顯然不是南宮離的性格,他長得也不像南宮離,那就是像他媽媽了。

「小朋友,今天你媽咪沒有陪你爹地過來嗎?」悠悠試探性的問道。

「我媽咪很早以前就出車禍走了,爹地一直沒有再娶哦。」南宮墨強調道,他也很喜歡這個紫色眼睛的漂亮阿姨。

「抱歉……」悠悠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局。

「沒關係漂亮阿姨,我媽咪走得很早,好像我剛出生不久就去世了,我對她也沒有什麼印象的。」

「那你爹地一定會很傷心吧。」

看南宮墨的年齡應該是在當年自己離開以後不久有的,那時候南宮離頭受傷又遇上這樣的打擊,肯定會難過,不知道他是怎麼撐過來的。

南宮墨咬著手指,「傷心?這個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從懂事起爹地就從沒有提到過媽咪的事情,也沒有見過他和媽咪的婚紗照,我不知道爹地是不是喜歡媽咪。」

「傻孩子,兩個人在一起有了你怎麼可能不喜歡呢?一定是你爹地性格太冷漠了不善於表達。」

以南宮離的性格,那個女人不是他喜歡的他又怎麼會娶呢?

「漂亮阿姨,不是這樣的,爹地不僅不喜歡我媽咪而且還不喜歡我,這些年我一共就見了他幾次而已。

他從來不會帶我玩,也不會陪我做功課,這次要不是我嚷著要來歐洲,我現在還在美國呢。」

說到這裡的時候南宮墨低下了頭,大大的眼睛里全是委屈。

悠悠摸了摸他的頭,「他一定是愛你的。」

真難得這個孩子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居然還有這麼活潑可愛的性子。

「不管他愛不愛我,反正我都是他的兒子,這一點是無法改變的,我還有爺爺疼愛呢,沒關係,我一點都不生氣。」

「真乖。」

南宮墨話鋒一轉,「漂亮阿姨,那個紫色眼睛的小哥哥是你兒子嗎?他這麼凶一定是像他爹地吧。」

悠悠臉上一僵,「是的,這孩子像他爹地。」

有時候臉上那冰冷的表情簡直就是和南宮離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為什麼我沒有見到他的爹地?阿姨,小哥哥的爹地去哪了?」

「他……去了一個很遠的地方。」

「原來是這樣啊。」

南宮墨和悠悠聊著天打聽著悠悠的情況,悠悠也沒有想到一個小男孩居然有這樣的心思。

南宮離焦急的等待著,那孩子真的能將悠悠帶出來嗎?

他就像是初戀的小夥子初次約會一樣緊張,自己該說什麼才好?

明明知道悠悠連孩子都有了,可這幾年自己魂牽夢縈的人還是她,從來就沒有變過。

「這裡已經很偏僻了,你爹地應該不會在這吧。」悠悠柔柔的聲音傳來,南宮離心裡一緊,她來了。

「我爹地很喜歡一個獨處,說不定他就一個人躲在陰暗的角落裡四十五度孤獨的看著夜空發獃。」

南宮離差點沒氣得出來揍這小子鬼扯什麼呢,他是喜歡一個人,但四十五度仰望天空是什麼鬼?

「你爹地一直都是一個人嗎?」悠悠跟在南宮離身邊的時候他很多時候都在書房加班,除了必要應酬,很少會和朋友聚會。

「是啊,爹地每天都是一個人孤零零的睡在大床上,連個暖被窩的人都沒有。」

南宮離覺得他要是再不出去這小子還不知道要說什麼。

悠悠覺得他說話挺搞笑的,頓時開口道:「你不是一個人睡嗎?」

「當然不是了,我有大熊,爹地就一個人,冬天肯定冷得瑟瑟發抖吧,我還有一隻貓給我暖被窩。」

南宮墨盡量將南宮離形容得很慘,讓悠悠多生出憐愛之心,可他畢竟只是一個孩子,說出的很多話都沒有什麼根據,讓南宮離聽了又無奈又無語。

感覺被南宮墨這麼一形容,他就像是一個中二少年。

「南宮墨,你跑哪去了。」南宮離是時候出來。

正是一個轉角,悠悠一時不慎和南宮離撞了滿懷。

「啊……」

這是她今晚第二次這麼迷糊了,要不是聽南宮墨講故事發獃,她也不會這麼掉以輕心。

腰被人攬住,她下意識想要掙脫,聽到南宮離的聲音,她嚇了一跳。

「南宮先生……」

「抱歉,嚇壞你了吧。」南宮離沒想到自己有一天也會用這麼低劣的搭訕手段。

他不是一個喜歡撬牆角的人,但悠悠這個女人他想了很多年,這些年悠悠很低調,他沒辦法接觸到。

好不容易見到她,他根本就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感情,想要多看看她,想要陪在她身邊。

而且這些年來她身邊沒有其他男人,上門想要聯姻的人不少,她的另一半一直都是一個迷。

究竟是離婚了,還是喪偶這一點她都不得而知。

「沒,沒有,你兒子找不到你,廳里人多,你好好照顧他,不要讓他走丟了。」

「爹地,那邊有好多螢火蟲,我去捉幾隻,你等我哦。」南宮墨很聰明,趕緊離開。

南宮離無奈開口:「這個孩子就是這麼頑皮。」

「既然找到你我就放心了,我還有事先……」悠悠不知道怎麼面對南宮離,轉身就要離開。

南宮離一時著急,好不容易才見到她,她又要離開怎麼行。

他連忙抓住了悠悠,「別走。」

雖然他失憶以後和以前的性格沒太大的變化,要是換做以前他不會這麼失禮。

不知道是不是這幾年想了她好幾年的緣故,一看到她要離開就是本能的反應。

悠悠被他抓住了手腕,她整個人都懵了。

不是別人,是她心心念念的男人,在他面前她從來就沒有學會過拒絕。

當年哪怕知道她只是一個替身她也甘願獻身,這些年來對他的感情不但沒有消失而增添了很多。

尤其是有小薰在身邊,她更是忘不了他的。

「南宮先生,有事嗎?」「你……還好嗎?」 一句你還好嗎悠悠差點淚流滿面,自己過得好嗎?

現在的她衣食無憂,而且還有了一個可愛的孩子,不用再東躲西藏,也不用看人臉色。

她精通幾國語言,有自己的事業,被人高高捧起,也和父母見面圓了自己的心愿。

明明應該是過得好的,可她的心始終像是缺了一塊,也許只有在南宮離身邊那段時間她是最滿足的。

她微微一笑,「嗯,我過得很好,我兒子還在裡面我先進去了。」

南宮離沒有和女人獨處的經驗,她要走,他肯定是不想的,可自己也不能胡來唐突了人家。

捏住她手腕的手一點都不想鬆開,悠悠的目光在兩人接觸的地方停留。

「南宮先生……」

他想要留住她,可腦子裡一片空白,向來聰明的他此刻竟然找不到一個理由。

喉嚨干啞澀然,「你就不想知道我過得好不好嗎?」

不知道為什麼他說了這樣一句話,帶著幾分落寞又帶著幾分無奈。

她怎麼能不想知道呢?做夢都想知道啊。

「南宮先生,你過得好不好似乎和我沒有太大的關係。」她帶著疏離的口吻道。

「悠悠,這些年為什麼要躲著我?」

「你想多了,我和你無冤無仇為什麼要躲著你?」

「如果不是躲著我,你抬頭看著我的眼睛告訴我,當年我們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

「這件事我早就和你說清楚了,我和你是相處過一段時間,僅僅只有幾個月。

那時候我走投無路是你救了我,我很感謝你收留我,不過時過境遷,已經過了這麼多年,你我皆有孩子,南宮先生和我討論這些有什麼意義?」

南宮離有明顯的感覺悠悠和他不只是那麼簡單,就像是南宮墨說的那樣,那個紫色眼睛的孩子很像自己。

如果從時間來看,這個孩子就是在美國那段時間有的,當年在巴黎是冬天,悠悠的身體明顯有些臃腫。

那時自己沒有注意這些細節,如今想來卻是有問題的。

南宮墨一句話提醒了他,自己被咖啡燙到她那麼緊張的樣子,後來自己帶走她,她還給自己做了一頓飯菜,只不過再想要見到她就沒有機會。

這些年也是如此,自己以為她會出現的地方她都盡量讓她姐姐代替。

她就是在躲著自己,當年一定有更多的真相。

「我救了你是你的救命恩人,可你的態度並不像是對待救命恩人的樣子。」

悠悠仍舊開口十分冷漠,「南宮先生想要我怎麼報答你的救命之恩呢?」

「我……不是那個意思。」南宮離覺得自己在她面前突然變得笨嘴笨舌,不知道說什麼才好了。

「南宮先生是什麼意思我一點都沒有興趣。」悠悠從他手心裡掙脫出來。

南宮離還想要拉著她,悠悠說了一聲:「南宮先生,請自重。」

「悠悠,我……」

「悠悠,你在這,我到處找你。」迎面走來一人,身材高大,金髮綠瞳孔,說這一口不太流利的中文。

「哈里。」悠悠打了個招呼。

「這位是……」哈里下意識站到了悠悠的身前擋住了南宮離的目光,這個動作既是保護也是佔有。

還沒有說話空氣中就有一種雄性爭奪地盤的火藥味道。

哈里,悠悠的追求者之一,有著高貴的皇室血統身份,而且還特地為她練習中文。

幾年下來,雖然哈里中文有些口音,溝通他是沒有問題了。

「我以前的朋友南宮先生。」悠悠介紹道。

哈里主動伸出了手,「你好,我是……」

「哈里侯爵,久仰大名。」南宮離主動報出了他的身份,他的父親曾是一名尊貴的公爵。

哈里看著面前的亞洲男人,氣場並不遜色於自己。

今天來的除了一些貴族公子,還有很多上層商界名流,南宮離向來低調,他沒見過南宮離的樣子,南宮兩個字還是很熟悉的。

畢竟這樣古風的姓氏在歐洲並不多見,哈里也猜到了他的身份。

「南宮先生,你的名字我也有所耳聞,南宮先生是位很優秀的商業人士呢。」

哈里轉頭看向悠悠,「小薰在找你,我們回去吧。」

說著他伸手攬住了悠悠的肩膀,很顯然這是在宣告主權。

他僅僅只是追求者,充其量比其它追求者和悠悠關係好一點,更像是朋友一般。

悠悠對他沒有男女之情,兩人相處也是有分寸的,以前從未如此親密過。

哈里老遠就看到南宮離拽住悠悠的手,他是專門過來給悠悠解圍,所以才敢這麼大膽摟住她的肩膀。

要是平時悠悠一定會躲開,南宮離就在身邊,她沒有躲。

「南宮先生,再見。」

哈里心理雀躍,覺得自己和悠悠關係又近了一步。

南宮離眼中一片寂寞,哪怕他再怎麼想將悠悠留下來,可他又有什麼資格。

「再見。」

他只能獃獃的站在原地看著她們離開,兩人宛如一對璧人是那麼般配。

南宮墨拿著一個玻璃瓶走來,「爹地,你也太蠢了吧,虧我給你製造了這麼好的機會你都不珍惜。」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