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大地的傳奇人物,戰部部長,偵緝局負責人,真若是嚴格來說,這兩人隸屬國安局,也屬於戰部統轄,是林楠的兵。

林楠揮揮手,示意二人放鬆。

「那兩人什麼情況?」林楠開口問道。

研究所檢查極為森嚴,但先前那兩人,檢查很簡單。

「報告首長,他們是王所長的學生,身體據說不好,經常出入研究所,這是所長特批的。」一人恭聲回道。

林楠聞言點頭,估計即便是有問題這兩人也不清楚。

「守護好這裡,以後所有車輛,都必須仔細檢查!」林楠淡淡交代了一句,隨後便直接走了進去,兩名勁裝男子齊齊行禮目送林楠進入其中。

哪怕是到此刻,二人還有著一種不敢相信的感覺。

突然間林楠出現在眼前,還被二人攔了下來。

「隊長若是知道,肯定要罵死我們了,連林部長都敢攔,咱倆這眼睛肯定是瞎了。」一人悄然對同伴說道。

另一人深以為然的點點頭。

林楠早已是他們所有人的偶像,是學習的目標,更是他們的首長領導。

結果倒好,被自己二人給攔了,不是眼瞎是什麼,這事傳出去,肯定要被罵死。

此刻的林楠倒是沒有在意二人的低語,而是直接跟隨那輛小車而來,直覺告訴林楠那裡有問題。

我有一個真理眼 不多時,林楠來到研究所辦公樓外,這裡守護比之前更嚴格,一路走來,不少人的目光在林楠身上打量砸著,周圍的漆黑槍口更是不少。

王丹陽的兩名學生的車子停在了小樓前,而後直接提著一個小包走了進去,一男一女都在四十歲左右,臉色看起來有些泛白。

但在林楠眼中,這兩人有問題,此刻看的更是真切,有些不自然之感。

二人進去,林楠也準備進去看看,車子里林楠倒是沒有發現什麼問題,那麼問題也就出在他們身上。

不過研究所小樓的防護比外面更森嚴,林楠才剛一靠近,便有人再度攔下了,真正的荷槍實彈。

這還不算,林楠正準備掏出證件的瞬間,身後一輛車子快速開了進來,帶著馬達的轟鳴聲,噪音很大,就這麼直接停在林楠身邊,讓林楠皺眉。

真若是再稍微偏出一些,指定會撞在林楠身上。

很危險的架勢。

緊接著,車門打開,讓林楠更是不樂意了。

「蓬!」

結實的一下,車門撞擊在林楠身上,雖然不重,但這個方式讓人惱火。

「幹什麼的,走開!」林楠沒發火,車子的主人倒是不樂意了,一名三十多歲的男子,顯得有些著急,和之前的那兩人一樣,乍一看臉色有些不自然,心虛的感覺。

林楠冷冷的看了這人一眼,帶著不悅。

頓時,這位三十多歲的男子心中微微一顫,在林楠的目光下顯得更是拘謹,不安。

「看什麼看,走開!」男子大聲開口,更類似一種壯膽的行徑。

「守衛,你們幹什麼呢,什麼人都放進來!」

周圍,幾名荷槍實彈守衛聞言,眉頭都是微皺,不過還是上前,帶著警惕之意。

「這位先生,請出示你的證件。」

林楠轉頭打量著幾人,淡淡反問了一句。

「這人你們怎麼不查?」

按理說這種重地,所有人都要檢查的。

「廢什麼話,我是這裡的工作人員,你是哪來的?我怎麼沒有見過你?」三十多歲男子聞言,直接怒聲說道,帶著不屑之意,能在三十多歲的年紀進入這裡,那絕對是厲害人物,接觸的也是華夏最為珍貴的東西。

「好好查查他,或許真是潛入的也說不定,之前可是有人也混進來的。」

幾名守衛雖然不喜歡這男子的話,但這是他們的工作所在,而且林楠看起來確實有些陌生,不是這裡的工作人員,這點他們都看的出來。

正常而言若是外來的人員,也都會有守衛跟隨,有人引領,但林楠獨自一人,本就有些蹊蹺。

「對不起先生,麻煩出示證件。」為首一人開口,是修士高手了,不過還是沒有認出林楠,但卻感覺到林楠身上的危險,顯得頗為凝重。

林楠掃了這些人一眼,重點還是放在年輕男子身上。

這人,也有問題!

車內,林楠仔細打量著,透視眼開啟,沒有發現什麼問題,這讓林楠眉頭微皺,暗道是不是猜錯了。

然而很快,當林楠下意識的掃了一眼男子身體后,頓時臉色微變。

此刻他終於明白了一些,找到了問題所在。

在這男子體內,有著一隻蠱!

雖然極其隱蔽,但林楠還是發覺了異常,蠶豆大小,通體血紅色,乍一看極其詭異,若非開啟透視眼,林楠決然難以看到。

以蠱來控制人,以前林楠並非沒有遇到過,甚至滅掉了那一脈。

沒想到眼下竟然再度出現,還是在這裡。

「砰!」陡然間,林楠直接動手了,直接一掌拍在男子身上,隨即大團真氣瞬間湧出,直接將這人體內的蠱蟲包裹。

一旁,幾名守衛見狀,頓時臉色大變。

「住手!」為首修士高手怒斥一聲,其他幾人槍口直接對準林楠,隨時準備開槍射殺。 她緊張地開口:"我在問小夢學習上的事情!對不對啊,小夢!"

葉一朵說著,拉了拉雲夢恬的胳膊。

雲夢恬趕緊傻笑著點頭:"是是是,朵朵在跟我討論學習的事情呢,表哥,你可能還不知道吧,我跟小夢,都在倫敦大學呢!"

路彥琛有些詫異,他還真不知道,葉一朵跟雲夢恬,是在同一個大學。

他一邊開車,一邊點點頭:"之前的確不知道,現在知道了!"

雲夢恬翻了翻白眼:"表哥,我有沒有說過,你真的很無趣誒!"

不等路彥琛回答這個問題,葉一朵突然開口道:"路彥琛,我們中午要不要喊約翰一起過來吃飯?"

葉一朵想著,他們三個人相處,總覺得怪怪的。

如果約翰過來的話,約翰這個人,比較會活躍氣氛,他們應該會自然一些的。

再說了,約翰不僅是她的朋友,也是路彥琛的,而且,他們都在倫敦,以後找機會,可以多聚聚的。

葉一朵的話剛說完,雲夢恬就驚奇的開口問:"約翰?是我表哥的主治醫師嗎?"

葉一朵看了一眼雲夢恬:"你也認識約翰啊?"

雲夢恬點點頭:"當然認識啊,我剛才不是說了嗎,他是我表哥的主治醫師,只不過,你認識他,我倒是很吃驚!對了,你們怎麼認識的啊?"

葉一朵看了她一眼,開口道:"等下跟你說!"

說完,她看向前面沉默不語的路彥琛:"路彥琛,你覺得怎麼樣啊?讓約翰中午一起來吃飯!"

路彥琛的臉色有些沉,他倒不是怪葉一朵說這話。

只是一想到,自己要給情敵做飯,他這心情就難以言說。

雲夢恬這貨,根本不知道約翰和葉一朵之間的事情,還幫著葉一朵說:"表哥,既然大家都認識,那就叫過來,一起吃飯嘛,人多了熱鬧!"

路彥琛沉著臉開口道:"他今天要上班!"

葉一朵皺眉:"那是他醫院,他一天不去,也沒什麼的,再說了,他一般情況下,中午是不值班的!"

路彥琛的臉色更難看了,只不過,他在前面開車,葉一朵和雲夢恬,根本看不見。

路彥琛黑著臉說:"他昨晚去喝酒了,今天宿醉,可能還沒醒來!"

葉一朵更吃驚了:"你是怎麼知道的?"

路彥琛也沒有隱瞞:"我昨晚最後出去,見到他了!"

路彥琛都這樣說了,葉一朵便沒有再繼續堅持喊約翰過來。

而且,她明顯的感覺到,提到約翰的時候,路彥琛的情緒,不是很高。

雲夢恬伸手拉了拉葉一朵的袖子:"好了,約翰不來,我們一起吃飯也挺好的,對了,朵朵,你還沒有跟我說說,你怎麼認識約翰的呢!"

路彥琛也豎起了耳朵。

雖然說,昨晚聽約翰說了,他跟葉一朵相識的過程。

可是,他還是想聽聽,葉一朵自己是怎麼說的。

而且,葉一朵想隱瞞她輕度抑鬱症的事情,肯定不會說實話的。

果然,雲夢恬剛問,葉一朵的聲音,就開始變得結結巴巴。

她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說:"那個……我跟約翰啊……我去法國旅遊的時候,我們住在一家酒店,當時遇到了,見了好幾次,沒想到,後來在倫敦又遇到了,見的次數多了,我才知道,他也在倫敦,我們就這樣認識,成了朋友!"

雲夢恬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哦,原來是這樣啊!"

她說完,挑眉看了一眼路彥琛的後腦勺。

她感覺,葉一朵和約翰認識的過程,相當乏味,沒有任何驚奇可言。

而且,她也聽得出來,葉一朵字裡行間,對約翰,是相當平淡的感覺,完全就是對朋友的態度。

可是,剛才提到讓約翰過來的時候,自家表哥推三阻四,明顯是不想讓約翰過來。

表哥為什麼要這麼介意約翰呢?

雲夢恬皺著眉頭,眼珠子骨碌骨碌的轉著。

到了超市。

路彥琛走在後面,推著購物車,葉一朵和雲夢恬往購物車裡拿東西。

雲夢恬看見葉一朵在那邊挑菜,悄悄摸摸的繞到路彥琛身後,偷偷的問他:"表哥,你跟約翰醫生吵架了?"

路彥琛給了她一個白眼:"你想多了!"

雲夢恬皺眉:"不對,不是我想多了,是你肯定有問題,你今天提到約翰的時候,那語氣,完全是敵對排斥的樣子,我多了解你啊,你別以為我聽不出來!"

路彥琛聽到她這樣說,皺了皺眉,沉聲道:"你很好奇?"

雲夢恬點點頭:"當然好奇啊,我還從來沒見你怕過誰!"

路彥琛輕哼了一聲:"我不是害怕他,我只是不想讓他跟葉一朵見面!"

聽到他這樣說,雲夢恬更好奇了:"為什麼啊,表哥!"

路彥琛沉聲道:"因為他跟我說,他喜歡葉一朵!"

雲夢恬頓時傻眼了。

她好半天才回過神來:"不是吧,表哥,約翰也喜歡朵朵?"

路彥琛淡淡的點點頭:"嗯,在他不知道,我跟葉一朵的關係之前,他就說過,他有一個喜歡的姑娘,昨天見了面,我猜出來的,他也實話跟我說了,那個人,就是葉一朵!"

雲夢恬的心情,那叫一個複雜。

她忍不住咂舌:"這情況還真是複雜,打死我都沒想到,你跟約翰居然會喜歡上一個人,只不過,按照這情況,你的確是得防著他,畢竟嘛,老婆更重要!"

雲夢恬說完,還笑眯眯的看了一眼路彥琛。

路彥琛剛要說話,就看見葉一朵抬起頭,看向他們。

她的嘴巴動了動,半天才問了一句:"你們想吃什麼菜?不挑嗎?"

路彥琛搖搖頭:"我不挑,你隨便拿就行!"

雲夢恬也趕緊開口:"我跟你一起選!"

說完,她立馬跑到葉一朵旁邊,裝模作樣的開始拿菜。

葉一朵看了一眼路彥琛:"你什麼都能做嗎?"

以前,路彥琛做菜的時候,都是提前準備好菜的,說實話,葉一朵還真不知道,路彥琛的拿手菜是什麼。

路彥琛神色複雜的看著葉一朵,點點頭:"無論什麼菜,我都能做!"

雲夢恬笑了,她湊到葉一朵耳邊說:"是啊,無論什麼菜,我表哥都能做熟,而且,都能做出他獨特的味道,跟旁人的是不一樣的,你放心吧,安心拿菜,最後肯定能吃!"

葉一朵笑了笑,低頭,不再去看路彥琛。

路彥琛的視線,卻定在葉一朵的身上,沒有移開。

他的確是忘記了很多事情,可是,看見葉一朵,他現在就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這種感覺,是旁人給不了的。

他能感覺到,她對自己很重要,可是,對於之前的事情,一無所知。

葉一朵對他的態度,從一開始的震驚,到現在的適應。

路彥琛都不知道,他究竟想要葉一朵怎麼對他。

只是他很清楚,現在這樣的相處方式,他不滿足。

看著安靜的葉一朵,他前所未有的,想要想起之前的事情。

畢竟,那明明是他們兩個人的記憶,可是,現在卻只有葉一朵一個人知道,這樣的感覺,真的太糟糕了。

路彥琛有一種自己背棄了葉一朵的感覺。

雲夢恬跟他說,他們分手后,他是打算挽回的,只是因為路彥昭失蹤的事情耽誤了。

然後,自己就失憶,忘了她,和好的事情,更是隨著他失憶,不了了之。

而現在,葉一朵明顯沒有放下他,路彥琛更覺得,是自己對不起葉一朵了。

如果他沒有忘記葉一朵,他們現在應該會和好的吧。

路彥琛的目光太過於專註,雲夢恬喊了他一聲,他都沒聽到。

直到雲夢恬跑到他旁邊,伸手抓著他胳膊搖了搖:"表哥,你幹嘛呢,警惕性怎麼變得這麼差了,我喊你居然都沒反應!"

路彥琛的眸子猛地一緊,他剛才居然看入神了,這樣的狀態,相當糟糕。

路彥琛都沒想到,他看一個人,能看這麼入迷。

他反應過來,看了一眼葉一朵。

葉一朵的神色有些羞赫,她低著頭,臉上帶著淺淺的笑。

雲夢恬戲謔的看著他:"表哥,你在想什麼呢,跟我和朵朵說說!"

路彥琛看了她一眼,沒說話。

雲夢恬拉著他的胳膊不鬆手:"表哥,我問了這麼多,你好歹給個面子,說一句吧,你該不會是看著朵朵,想朵朵吧!"

路彥琛一怔。

雲夢恬愣了一秒,頓時笑了起來:"表哥,我真沒想到,你還會看著一個人想她,你真心太悶騷了!"

路彥琛黑著臉看了她一眼:"你是不是覺得,現在太安逸了?"

雲夢恬一下子就想到,雲熙被發配到美國那邊的事情,她立馬搖搖頭:"沒沒沒!表哥,我再也不胡說了!"

路彥琛看到葉一朵已經往超市外面走去了,他看都沒看雲夢恬,快速的去追葉一朵。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