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濃濃擠出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微微抬了抬自己的手臂,「不,不用了。我的手受傷了,好像傷到骨頭了,很嚴重,要馬上去醫院。」

媽呀,對面車裡的還真是那個恐怖的男人啊?

她怎麼會這麼喪!這麼衰!

許清遲疑了一下,看艾濃濃痛苦捂著手臂的樣子不像是撒謊,便轉身走回去孟星辰那邊把情況說了。

車門打開,露出了一雙被西褲包裹著筆直長腿,再往上,是一身高級手工定製西裝,以及一張驚艷絕倫的俊美容顏。

看著男人一步步朝著這邊走來,艾濃濃恨不得躲到車底去。

還真的是那個男人,還真是他……

她不該在車裡,應該在車底,啊啊啊!

孟星辰走到車旁,修長的手臂搭在車頂,微微彎腰看進去。

看到女孩臉色慘白,捂著手臂坐在車裡,嬌小的身子還在微微顫抖。

剛才他失手打到她了?

孟星辰心裡暗暗懊悔,他的身體經過實驗室的改造,武力值遠超常人。

他一時沒注意,竟然傷到她了。

他把女孩視為自己的玩具,既然是貼上了他的標籤,他就不允許她受傷。

「開門。」孟星辰淡淡說道。

聞言,艾濃濃的背脊一瞬間就僵硬了。

她非常緩慢地轉過脖子,眼睜睜地看著鄒媽打開了車門,繞過來打開了她這邊的車門。 「下車。」孟星辰淡淡道。

他說話的語氣很清冷,語調也是平平靜靜的,可莫名就是讓人生出一股寒意。

艾濃濃此刻被嚇得魂不附體,絞盡腦汁地說道:「那個……不,真的不用麻煩了,鄒媽他們送我去醫院就好……」

你就趕緊走吧!

有你在,我還怎麼逃跑啊啊啊啊!

「別讓我再說第二遍!」孟星辰冷厲的黑眸掃過來,嚇得艾濃濃一個哆嗦。

「我……我腿軟……」

艾濃濃真是恨不得現在暈死過去,就不用面對這個可怕的男人了。

「哦?」孟星辰微微挑眉,接著就彎下腰來。

在艾濃濃不可置信的目光中,把她從車裡抱了出來!

陡然被男人抱在懷裡,周身都被他身上清冷的氣息所籠罩,艾濃濃的小臉更白了,「先,先生,請你把我放下來!」

「不是說腿軟?」孟星辰略微眯眼看了她一眼。

「是,是啊……」

艾濃濃全身僵硬不已,被迫窩在他的懷裡,被他轉身抱上了對面的汽車。

等到他們上車,許清麻溜的關上車門,坐上駕駛室的位置,等待著男人的命令。

「去醫院。」孟星辰淡淡開口。

「是!」

艾濃濃的手是真的疼,此刻半條手臂都浮腫得不像話,身邊坐著的陰森森的男人,正是害她受傷的罪魁禍首。

「先,先生,你要送我去醫院?」艾濃濃試探著問道。

冷艷總裁的貼身狂兵 「嗯。」孟星辰很高冷地吐出一個字,連眼神都沒有給她一個。

艾濃濃暗暗吞了口口水,「那個……其實不用麻煩您了,我自己打車過去就好了,畢竟都這麼晚了……」

「你身上帶錢了?」孟星辰略微倨傲地掃了她一眼。

她身上穿著的還是私魅那件服務員的制服,雖然孟星辰有讓人準備了新衣服,但是她沒有碰。

因為那些衣服一看就好高檔,艾濃濃不敢碰,連想都沒有想過去碰,她已經欠下一百萬了,可不想再增加自己的債務了。

而她身上的這件服務員的制服,沒有口袋,顯然是沒有地方裝錢包的。

她的手機和錢包都還在私魅的員工鎖櫃裡面呢!

艾濃濃想了想,繼續說道:「其實讓鄒媽他們送我就好了,畢竟這麼晚了,耽誤您休息,我心裡實在過意不去。」

孟星辰的語氣里多了一抹淡淡的嘲諷,「是我害你受傷的,送你去醫院理所應當。」

艾濃濃:……

「可是我真的……」

她的話音未落,忽然面前伸過來一隻白皙修長的大手,輕輕地捏住了她受傷的手臂。

「啊,疼疼疼!」艾濃濃皺巴著小臉,發出一串慘叫聲。

孟星辰放開她,「原來是真的痛啊,我還以為你是裝的呢!」

艾濃濃瞪眼,「我是真的受傷了,整條手臂都腫了,我為什麼要假裝!」

孟星辰漫不經心地說:「也許你是假裝想逃走呢?」

艾濃濃瞬間心虛,她這是被看穿了嗎?

孟星辰猛地伸手,捏住了艾濃濃的下巴,迫使她抬頭直視著自己,「不要妄圖想逃走,就算是你逃走了,你奶奶還在醫院。我要是找不到你,就會找你奶奶要人,你自己想清楚!」

艾濃濃的眸子透著深深的恐懼。

這男人居然拿奶奶來威脅她!

她現在腦子很亂,心裡很慌,有些六神無主,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孟星辰見她如一隻受傷的小獸一般,捂著手臂,慘白著小臉縮成了一小團,他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

不過是個涉世未深的單純女孩罷了,居然還敢在他面前耍心眼?

她難道不知道,她的心事全都清清楚楚地寫在那張單純的小臉上了嗎?

艾濃濃沒有糾結太久,許清就把車開到了最近的一家醫院。

「主子,到了。」前面傳來了許清的聲音。

艾濃濃嚇了一跳,怎麼這麼快就到了?

「下車。」孟星辰淡淡說道。

「我……我……」艾濃濃捂著手臂,眼神閃躲。

「真是嬌氣。」孟星辰語氣帶著嫌棄,彎下腰,忽然就將艾濃濃給抱了出來。

還是公主抱!

艾濃濃在他懷裡不住的掙扎,「先生,你放我下來。」

「不想手廢掉就別動!」頭頂傳來男人低沉不耐煩的聲音。

艾濃濃只好閉上了嘴巴,她實在是不敢招惹這個男人了。

許清跑去前面掛了急症號,在前面給孟星辰帶路。

很快,艾濃濃就被送到了醫生的面前。

醫生檢查了下她的手臂,艾濃濃疼得呲牙咧嘴的。

孟星辰森冷的眸子盯著醫生。

醫生縮了縮脖子,莫名覺得有種死亡的視線在凝視著自己,脖子涼颼颼的……

「你先去照個片,確認骨頭的情況。」

許清問:「照片室在哪裡?」

醫生說:「出門右拐走到底,有標誌的。」

「真是麻煩!」孟星辰不滿地哼了一聲。

艾濃濃正想說,她自己去照片就好了,結果孟星辰忽然彎腰,又把她給抱起來了!

艾濃濃生無可戀臉……

孟星辰抱著艾濃濃,不顧周圍人的目光,把她給抱到了照片室。

高大俊美的男人和懷裡嬌小臉色蒼白的女孩,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孟星辰的氣場太過清冷,那些人只敢遠遠地看上一眼,不敢靠近。

「拍吧!」孟星辰把女孩放在照片室的機器旁邊。

醫生道:「照X光會有輻射的,除了病人,家屬請離開。」

家屬?

艾濃濃的嘴角扯了一下。

他算是她哪門子的家屬啊!

孟星辰顯然很是不爽,冷颼颼地看向醫生:「有輻射?」

醫生莫名覺得有點慫。

「你出去吧,我自己照片就可以了。」艾濃濃忙說道。

孟星辰冷冷看了她一眼,忽然就轉身走出去了。

艾濃濃怎麼覺得他剛才那個眼神有點傲嬌?

照片室的門關上,醫生給艾濃濃的手臂照片。

艾濃濃問:「醫生,是什麼情況?」

醫生指著片子,「你的骨頭沒事,就是軟組織挫傷。」

聽到骨頭沒事,艾濃濃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小姑娘,你的男朋友好像很兇啊,你這手該不會是被他打的吧?」醫生多嘴問了一句。 艾濃濃扯了扯嘴角,醫生真相了!

「還真是啊?要不要我幫你報警?」醫生壓低了聲音道。

艾濃濃對這位醫生很是感激,小聲說道:「報警就不用了。這邊有沒有後門,我想偷偷溜走。」

「有!」醫生朝著艾濃濃指了指小門的方向,「你從那邊走吧,要是你男朋友等會兒來問,我就說你去上廁所了。」

艾濃濃很是感激的跟醫生道謝,然後從醫生值班室的小門溜走了。

她出了急診大樓,匆匆忙忙的消失在了夜色中。

而另一邊,孟星辰在檢查室外面等了十多分鐘,等得不耐煩了,就讓許清去問。

很快許清回來報告,說艾濃濃借口去上廁所,已經離開檢查室了!

孟星辰的臉色頓時就冷了下去。

看來,這女孩沒有受到足夠的教訓,居然在他面前耍心眼,偷偷逃走了!

很好,他倒是要看看,她能跑到哪裡去!

「許清,去查,半個小時之內,我要看到她從小到大所有的資料!」

「是,主子。」

許清暗暗心驚,已經很久沒有看到主子這麼生氣了,看來艾濃濃是闖了大禍了呀!

艾濃濃出了醫院,在公交車站遇到一個好心人,幫她刷了卡,讓她可以坐公交車去私魅。

她的包還在私魅的員工鎖櫃里,包里還有手機、錢包、鑰匙,她必須要拿回來。

晚上正是私魅忙碌的時候,所以沒有人注意到她。

拿回了包,艾濃濃就再次坐公交車回了家。

她打算先回家收拾點衣服,然後去一趟醫院看看奶奶,在醫院湊合一夜,明天就去學校申請住校。

她跑是肯定沒法跑的,她就算是再怕那個男人,她也必須去學校讀書,否則的話,她連畢業證都拿不到,更不可能找到工作了。

只是艾濃濃沒想到的話,她才回了那個破敗的小家,燈光就驟然亮起。

「好啊,你這個小賤種終於回來了!」

艾濃濃心頭一驚,就看到大伯母和艾小雪站在屋子裡。

艾小雪滿臉的嫌棄,「哼,艾濃濃,你可以終於回來了,我們在這裡等你一天了!」

大伯母丁白蓮一臉刻薄,叉著腰說道:「小賤種,你老實交代,你把那個老不死的藏到哪裡去了!」

艾濃濃心裡很是氣憤,冷冷說道:「關你們什麼事?」

「媽,你看,我說的都是真的吧?」艾小雪在丁白蓮旁邊說道:「我都說了,艾濃濃肯定是把奶奶給害死了,說不定還偷偷賣掉了奶奶的器官還錢,還想私吞掉奶奶的退休金!」

丁白蓮的臉色露出猙獰之色,她覬覦奶奶的退休金很久了,可惜奶奶看得太緊,她根本沒機會。

剛才她趁著艾濃濃不在家,把這破敗的小屋裡裡外外都翻了個遍,都沒找到奶奶的退休金藏在哪裡。

「奶奶的退休金在哪裡?給我交出來!」丁白蓮凶相畢露。

艾濃濃冷眼掃過四周,原本破舊卻乾淨的小屋,被這對母女翻得亂七八糟的,東西丟得到處都是,活像是被土匪搜刮過一樣。

這對母女可不就是土匪嗎?

艾濃濃沒有理會她們,開始整理自己的衣服。

看到她在打包,丁白蓮走了過來,攔住了她,「你還想走?艾濃濃我告訴你,你今天要是不把奶奶的退休金叫出來,你哪裡都不許去!」

艾濃濃的手還在疼著,只能單手收東西,「我又不是你的女兒,我去哪裡,跟你有關係嗎?」

丁白蓮說:「就算如此,你父母去世的喪事還不是我們家幫忙辦的?要不是我們家當初給你一口飯吃,你早就餓死了!」

艾濃濃冷笑:「所以大伯母這是要和我算賬嗎?那你們霸佔了我父母的撫恤金和房子又怎麼算?」

「小賤種真是嘴硬,你要是不把奶奶的下落說出來,你就別想離開這裡!」

說完,丁白蓮和艾小雪就拽著艾濃濃,把她拉回了房間,還在門外給掛了把鎖頭。

艾小雪說:「媽,艾濃濃昨晚都沒回家,指不定拿著賣了奶奶的錢出去玩了!」

丁白蓮咬牙切齒道:「這不要臉的小賤種,還敢跟我算賬?跟她奶奶真是一個德行,呸!」

艾小雪:「那我們就把她關在這裡嗎?會不會出什麼事?」

丁白蓮:「能出什麼事?走,我們回家!」

艾小雪:「好,我在這個破地方呆了一天了,真是噁心死了!」

丁白蓮:「走,回去媽媽給你做好吃的。」

聽到那母女倆遠去的聲音,艾濃濃無力地靠在門上。

她早就和奶奶商量好了,把奶奶的退休金分散放在幾個賬戶裡面,就是防著大伯一家子極品。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