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這幅打扮,蕭瀟面色一僵,她以為自己到了個專門為男修提供雙修服務的地方。

想了想,蕭瀟覺得還是把那些皮子賣給鑒寶閣吧,起碼那裡面的大爺看著還是很順眼很和善的。

「不好意思走錯了。」蕭瀟乾笑了聲,拉著遲墨逃也似的往門外走去。

「這位客人,可是來選購法寶的?」還未退出寶華閣,一個和善的聲音朗聲道。

蕭瀟抬眼看到身旁站著一矮胖中年男人,帶著笑意的看著自己。

「不是,只是走錯了。」蕭瀟搖頭,買防具什麼的銅爐城還有幾家,不一定要在寶華閣買,賣皮草的話銅爐城其他店也會收,也沒必要一定在這賣。

「既然進來了不妨看看吧,我們寶華閣的法寶防具可都是自家匠人打造的,堅實牢靠,遠非其他店收購廢棄的法寶防具修復后翻新賣的。」那中年男人笑吟吟的說道。

蕭瀟還待拒絕,卻被對方拉著引進了店內,一邊帶路一邊給蕭瀟解說起陳設在架子上的法寶防具來。

蕭瀟不願意多呆,因為剛才那女遊仙的緣故,她總覺得這家寶華閣有些怪異,而且那中年男子也熱情的有些過頭了,她看來真的沒多少靈石,這不斷的給自己解說那些法寶防具,難道就不擔心自己會白費唇舌么?!

中年男子帶著蕭瀟在多寶閣一樓轉了一圈,也不見蕭瀟要買法寶防具,也不氣餒,準備帶她上二樓再講解一遍,蕭瀟聽得頭大,連忙出聲婉拒,再這樣說下去,她今天什麼事都別幹了。

不管那中年男子再怎麼熱情,蕭瀟帶著遲墨逃一般的衝出了寶華閣,更是一路跑出了老遠。

「呼,總算跑出來了,那人是不是有病,我看著很好騙嗎?!」蕭瀟喘了一口氣,無奈的說道。

遲墨朝蕭瀟招手,讓她蹲下來后,小手在其耳後一閃,抓了一隻小蟲子出來,兩隻併攏直接捏死了。

「他在你身上下了用來追蹤的蟲子。」遲墨拍拍手,解釋道。

蕭瀟皺了下眉頭,下追蹤用的蟲子,那這人很有可能就是葉家或周家的人了!

「我想,咱們出城有點麻煩了,」蕭瀟皺著眉頭道,但很快又笑了起來。

「銅爐城內他們不敢大張旗鼓明目張胆的追拿我們,肯定會在城門口抓我們,既然這樣,那我們就在城裡好好玩一玩,讓他們多趴一會兒去。」 一肚子壞水的蕭瀟帶著大白和遲墨在銅爐城內大搖大擺的逛起了街,全然忽略了遠遠吊在身後的小尾巴。

從衣鋪子里出來后,遲墨已經換上了漂亮的短打小褂和小馬褲,襯著粉嫩嫩的娃娃臉,好看的像從畫里出來的一般。

蕭瀟給遲墨置辦新衣裳的時候,大白也吵著要,最後給大白買了件大紅肚兜,系在他圓滾滾的後背上,看上去跟包著送人的節禮一般。

得了新衣裳,大白從蕭瀟懷裡跳出來,扭著滾圓的身子在遲墨面前高傲的炫耀的,當看到蕭瀟給遲墨買了三身衣裳后,大白童鞋不幹,為毛給這傢伙買這麼多衣裳,自己只有一件,最後蕭瀟沒辦法,又給大白多買了兩件肚兜。

只是,大白那眼光實在是不能與人共享,這廝竟然要了大紫和大藍色的肚兜,大紅看著還是比較喜慶的,但是大紫大藍是什麼鬼!

一想起大紫大藍肚兜下包裹著那個滾圓身材的傢伙,蕭瀟就忍不住想捂住自己的臉,畫面太美不敢看!

遲墨很難得的沒有出聲嘲笑,因為嘲笑這種事,要放到以後來做,而且還得是每次見到每次嘲笑一遍,這樣才有樂趣,買的時候嘲笑過了要是這廝不買了,那以後不就嘲笑不到了么,不划算,要放長線釣二大白!

得了三件肚兜的大白童鞋心裡總算是平衡了,翹著尾巴趾高氣昂的在遲墨面前邁著小碎步,感覺自己萌萌噠。

買完衣服,蕭瀟決定找家酒樓好好的吃一頓,天天烤肉吃的嘴巴都要起泡了,還是吃點果蔬好些,說到吃果蔬,蕭瀟決定順便去買些水果蔬菜囤起來。

儲物袋放水果蔬菜倒沒太大問題,一般放個百來天是不會變質變壞,而且大白那還有好幾個空的儲物袋,把荒獸皮毛賣掉就又多出了三個儲物袋,裝滿一個儲物袋也沒事。

說買就買,蕭瀟帶著大白遲墨先去了市場,銅爐城內除了繁華的商業街,還有兩個很大的集市,一個是出售各類法寶符籙的黑市,說是黑市,是因為他們不僅出售法寶防具,同時也會高價收購來路不明的法寶之類,不問來路,不問出處,凡是值靈石的,他們都會收過來轉手倒賣。

女媧仙界內,殺人越貨之類的事真的不要太多,也正應了弱肉強食這句話,所以黑市也成了官府管轄範圍內睜隻眼閉隻眼的存在。

蕭瀟拿到那五級遊仙儲物袋的時候,裡面就有三件她認不出來路的東西,一件是那個上古門環,現在被大白當寶貝一樣天天套在自己的小短腿兒上,另外兩件經過遲墨的辨認,是已經沒什麼用了的殘損法寶,雖然殘損,但來頭似乎不小,不值得為了靈石而為自己招來麻煩。

所以蕭瀟也沒什麼可以換靈石的法寶,周家那死掉的少爺的儲物袋裡,光靈石多,除了靈石就沒別的了,葉家那幾個遊仙的儲物袋裡,別說法寶了,連武器都沒有,有幾塊靈石都是不錯的收穫了。

蕭瀟也沒打算去黑市上看法寶防具,那裡的東西,如果眼睛不毒,眼力不夠,只有被宰的份,她還沒有被當冤大頭的愛好。

於是,帶著大白和遲墨去了另一個市場,那裡賣的就有些不同了,像是一個菜市場,裡面賣著各種靈谷果蔬靈藥以及各種荒獸的肉。

大多數的人都不會選擇在市場里買靈藥,靈藥種類繁雜,被坑騙的事也不是沒有,所以大多數人都情願去有信譽的,專門出售靈藥的鋪子里去買。

蕭瀟不是沖著靈藥來的,她只是想多囤些靈果靈疏,要是沒有,普通果蔬也是可以的,她不講究。

一踏入市場,蕭瀟有些恍惚,突然想起了以前自己扛著靈谷來賣的情景,還是去年收了第二季靈谷時候的事。

那一天,學院下學很早,她同小白哥哥一起扛著靈谷進了銅爐城,在人滿為患的果蔬市場里叫賣了一個下午,直到晚霞西落,他們扛著只賣了一半的靈谷回了山蒼鎮。

回去的路上,小白哥哥還跟她講趣事逗她笑,然後又變戲法似的掏出個紅彤彤的靈果塞到她手裡。

那個時候,很窮,過得很辛苦,但卻有你相伴,即使再苦也是甜的,即使再累也是幸福的。

猛然想到這句話,蕭瀟不禁有些眼睛發酸,如今她修為突飛猛進,也有了靈石,卻再也找不到那個疼她護她的小白哥哥了。

女媧仙界那麼大,卻不知道什麼時候還會再相見!

她不知道小白哥哥去了哪裡,但是小白哥哥說過,他會回來找她的,如果他不回來,那就讓她去找他!

不管未來如何,她相信,那個疼她護他的人,那份心,那份情,永遠不會變。

「多買些東西,我要抓緊修鍊,等我修為高了,就離開銅爐城去找小白哥哥。」蕭瀟下意識的說道。

「離開銅爐城?好啊好啊!咱們把銅爐城的好東西都挖了后就走。」大白拍著爪子,用遲墨的聲音語氣說道。

遲墨恨恨的瞪了眼大白,這正是他想說的話好不,竟然敢搶他的台詞!

搶台詞成功的大白童鞋歪頭斜了眼遲墨,一臉的居高臨下,一臉的嘚瑟驕傲,心裡別提有多爽。

蕭瀟抬手賞了大白一個爆栗子,小聲道:「別亂出聲說話,小心被人惦記上,咱們多買些果蔬靈谷備著,哎,也不知道我種地里的那些靈谷怎麼樣了。」

說到買靈谷蕭瀟就有些心疼靈石了,自己好歹也有塊地,好歹也種了靈谷,結果卻不能回去打理,還要掏靈石出來買。

遲墨抬眼,一臉萌萌噠的表情看著蕭瀟,「姐姐,不怕,咱們很快就會有一塊可以種靈谷的地的。」

「嗯嗯,就當買種子回去囤著。」蕭瀟對遲墨的話不以為意,古戰場深處開拓出一塊可以種靈谷的土地,可不是一般的容易,最多以後換個城鎮,買個房子和地來種好了。

二人一貓在市場里轉悠了起來,大白是看到什麼都要買,揮著肥短的爪子嗷嗷直叫,要是蕭瀟不買,立刻開始撒潑打滾,簡直是無所不用其極,不要臉到了一個新境界。

就連市場里賣果蔬荒獸肉的那些散仙攤販都看得一愣一愣的,從來沒見過這麼……這麼洒脫豪邁的買主,簡直就跟熊孩子一樣,不買哭給你看,還不買就滿地滾給你看!

最最重要的是,要買的還是只寵物貓!

肥的跟小豬一樣的寵物貓!!!

蕭瀟頭疼,臉疼,全身疼,她覺得帶大白來市場簡直就是在作踐她的靈石,真是個這輩子最大最錯誤的決定。

「買買買,不過得你自己付靈石。」蕭瀟捂著額頭無奈道。

大白滾了幾下聽到蕭瀟說買,就停了下來,聽到後面要自己掏靈石后,滾的更厲害了,這不是坑神獸嘛,他哪來的靈石啊!

「那少買點,咱們靈石不多,買太多吃的,就沒靈石買靈谷果蔬了。」蕭瀟蹲下來,拎著大白的耳朵輕聲細語道。

被拎著耳朵的大白不得不點頭啊,想打滾也滾不起來了,耳朵是軟肋,被拎只能乖乖投降。

然後,蕭瀟很順利的收了打滾撒潑的大白,又給他買了幾塊吵著要吃的果糕,繼續向下一個攤位走去。

想著大白看到吃的繼續打滾怎麼治的時候,大白啃了一口嘴裡的果糕,然後呸呸吐出了聲,把爪子里剩下的果糕一股腦的砸向了遲墨。

遲墨反應極快,就見他小手抬起落下,把果糕全抓到了手中,朝大白咧嘴笑道:「不懂得吃,就不要糟蹋東西。」

說罷,把果糕塞進了自己嘴裡,只是嚼了一口,立刻呸的一聲全吐了出來,樂得大白捂著肚子開始嗷嗷的笑。

蕭瀟低下頭看著一臉菜色的遲墨,「有這麼難吃嗎?」

拿過一塊果糕也咬了一口,嚼了嚼,臉立刻綠了,真不是一般的酸啊,酸的都要倒牙了。

捂著肚子樂的大白又得了蕭瀟的一個爆栗子,讓亂買吃的,這下好,不僅浪費了靈石,買來的還是難以下咽的東西。

「雖然不好吃,但好歹能看,做得太誘人了。」蕭瀟嘆氣,把剩下的極快果糕收進了儲物袋,抽空再想想這東西配什麼吃吧。

鬧了這一出后,大白不敢再撒潑打滾鬧著要買各種吃的了,而是巴巴的看著各色吃食,不吵也不鬧,蕭瀟買啥就裝啥。

在市場里買了足足一儲物袋的儲備食物之後,蕭瀟還有些意猶未盡,儲物袋裡還有三百多靈石,如果不買聚靈陣的話,還是足夠開銷的。

於是就一個攤位一個攤位的看了起來,這些攤位上,買的東西也都大同小異,不是靈谷就是靈果蔬,有幾個攤位會出現點少見的一些靈果,但很快會被人一搶而空。

轉過一排攤位后,最末尾的那個攤位上,圍著的人稍微多了些,蕭瀟想了下,拉著遲墨擠了過去。

攤位上,攤主正拿著一株暗紫色的靈藥叫賣著,圍過來的那些人中,不時有人出聲叫價,看起來是一場私下進行的拍賣。

那株暗紫色的靈藥,蕭瀟覺得有些眼熟,想了想,學院里好像教過,是一種叫紫瑩草的靈藥。

這種紫瑩草一般都是淡紫色,只有生長了兩百年以上的才會變成這種暗紫色,可煉丹,能修復暗傷,藥用價值比較高。

說到靈藥蕭瀟突然想起自己之前還挖了一堆,不過好像都不太值靈石,管他呢,能賣靈石就不錯了,賣不掉大不了就自己用唄。

心寬的蕭小蘿莉湊在人堆里興趣勃勃的看起了私下進行的拍賣,這紫瑩草的價格也從一百靈石攀升到了三百靈石,而且還有繼續上漲的趨勢。

「姐姐,我餓了。」遲墨拉了拉蕭瀟的手,眨巴著眼可憐兮兮道。

「那咱們去找地方吃飯吧。」

蕭瀟帶著大白遲墨擠出人群打算離開市場去吃飯,卻不想腳下被絆了一腳,還來不及反應,身後又有人猛的推了她一把,直接撞進對面的一個攤位上。

就聽見一陣「嘩啦啦」響,攤位上的瓦瓦罐罐全碎成了片。

「砸壞了我的法寶,賠!」 蕭瀟從瓦罐碎片上爬起身,回首在身後人群中找剛才故意推她的人,拍賣紫瑩草的那個攤位上,那些人正相互推搡著,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這邊。

遲墨拉著蕭瀟的手,一臉冷然的站在一旁,目光落在其中一人身上,如刀鋒般銳利,卻是一言不發。

大白從蕭瀟懷裡滾出來,抬頭掃了眼呲牙怒目的攤主,一臉挑釁的抬起爪子,一把拍碎了另一個完好無損的罐子。

那叫著讓蕭瀟賠靈石的攤主嘴角一陣抽搐,竟然又壞了一個!

「一堆破瓦罐也好意思說是法寶。」遲墨奶聲奶氣的開了口,語氣清冷異常。

蕭瀟低頭看了眼,不置可否的點頭道:「是啊,全是破瓦罐,一看就是泥瓦房裡收來的廢品。」

旁邊來市場買東西的散仙看到這一幕後,則與身邊的同伴交頭接耳的說了起來。

「這攤子上的東西呀,全是坑人的,這攤主三天兩頭找人坑呢!」

「是啊是啊,我也碰見過好幾次,這次竟然坑上個小丫頭,怎麼下的去手啊!」

「太不要臉了,不行,我不能看著小丫頭被坑。」有散仙見狀,忍不住想出手阻止,卻被同伴攔了下來。

同伴怒斥道:「你瘋啦,那人可惹不起,據說有官府背景在,不然你以為那些被坑的人怎麼都不來找他麻煩,他還好端端的在這擺地攤繼續坑別人?!」

說話的聲音不算大,但蕭瀟還是聽了個一清二楚,哎呦,想坑她啊,想想本姑娘三歲就在銅爐城開始混了,可有被誰坑過?!

瓦罐攤主聽到那些議論聲,也不覺得自己有錯,反正他攤子上的瓦罐就是被人砸壞了,賠靈石天經地義。

「賠靈石,一件法寶一百靈石,一共砸壞了六件,加上剛才你的寵物又拍壞了一件,一共七件,賠我七百靈石。」

瓦罐攤主把被蕭瀟砸壞的那些瓦罐清理到了一起,堆到蕭瀟腳跟前,攤手索要賠償。

蕭瀟被氣樂了,一個瓦罐一百靈石,還真說得出口啊!

「你這生意還真好做啊,撿來的破爛粘成個罐子,然後擺出來坑人。」遲墨從地上撿起一塊碎片笑道,那瓦罐碎片上還粘著半乾的築蜂膠液。

築蜂的膠液具有黏合性,這種膠液都是用來修補低階殘破法寶的,人工養殖築蜂的很多,價錢也很低,一塊靈石可以買到三罐這種膠液。

瓦罐攤主為了節約成本,用築蜂膠液把破碎的瓦罐粘了起來,然後擺在攤位上坑人,這樣不僅可以反覆利用,而且還省下了收購破碎法寶的靈石,真是一舉兩得的好事。

「喔,原來本來就是破的啊。」蕭瀟一臉恍然大悟,反正她也沒打算被人當冤大頭賠靈石,當然是要在這裡裝瘋賣傻了。

「破成這樣了,你這都不叫法寶了吧,給鑒寶閣回收估計都不要吧。」蕭瀟拿過遲墨手裡的那塊碎片,掂了掂,的確是法寶碎片,只不過是被修補得坑坑窪窪,完全看不出原本的模樣,一個靈石都不一定值。

大白翹著尾巴蹲在蕭瀟腳邊,看著一地的碎片,有些不耐,又不能發脾氣,只能把氣撒在了那堆碎片上。

「啪啦啪啦……」碎片發出清脆的碎裂聲,大白一爪一個的把那些大塊碎片都拍了個稀巴爛,然後又在那堆碎片里找比較大的繼續下爪。

瓦罐攤主看著一地碎片,額頭青筋猛跳,他突然覺得這筆生意做虧了,估計連本都賺不回來了。

「賠靈石,你到底賠不賠,不賠咱們就城主府說去。」瓦罐攤主橫眉怒目,惡狠狠的瞪著蕭瀟。

銅爐城的城主!蕭瀟在心裡冷笑,剛才那麼多人說對方是有官府背景的,現在把城主都搬出來說了,多半是城主背後世家的人了,不然怎麼會坑人坑得這麼理直氣壯。

「城主他老人家那麼忙,咱們這麼點小事就不必勞煩城主大人了,要不咱們坐下來好好談談賠償這事?」蕭瀟笑得一臉天真無邪,拉著遲墨就地坐了下來,擺出一副「咱們有事好商量」的模樣來。

瓦罐攤主想了想,對方只是個小丫頭,還真不怕她搞什麼幺蛾子,於是搬來自己擺攤的小板凳也跟著坐了下來。

圍觀的那些散仙看到這一幕,心裡又是一陣忍不住的嘆息,好好的小丫頭就這樣被坑上了,真是作孽啊。

「大叔,這些吧,雖然都是法寶碎片,但真不值那個價啊,你看我們穿的這麼樸素,衣服上都有補丁,哪裡拿得出那麼多靈石賠給你啊。」

說著,蕭瀟拉了拉自己身上洗得泛白的舊衣裳,袖子上足足有十個補丁,排成了一長排,補丁下還能看得出衣服內里粗糙的布料,真真是一個窮的不能再窮的鄉野孩子。

瓦罐攤主抽了下嘴角,心道,還窮,誰在市場里大肆採購,是誰邊走邊吃靈果的?還沒靈石,騙誰呢!

「拿不出來也得拿,說了多少就多少。」瓦罐攤主眉頭一橫,才不信對方沒有靈石,不坑一把可對不起自己。

「拿啊,我沒說不拿了,但是你這點爛東西,頂多值五十靈石。」

蕭瀟拿過一塊碎片丟給大白,大白一爪子啪啦摁碎,甩著尾巴別提多開心。

大白童鞋已經發現了一個好玩的新遊戲,摁碎片,等把爪子底下的那些大塊的瓦罐碎片摁完后,雙眼放光的頂上了攤位上看起來還完好無損的那些。

瓦罐攤主心裡那個樂啊,嘿,多摁壞幾個多賠些靈石,他還求之不得呢!

「最少六百靈石。」瓦罐攤主眉頭倒豎,一臉不耐道,卻把自己攤位上看起來完好無損的一個新罐子朝大白丟了過去,罐子咕嚕嚕的滾到了大白爪下。

大白歪頭看了眼罐子,又看了眼,臉上寫著「快摁快摁」的瓦罐攤主,一臉不屑的抬起爪子,把罐子一撥,撥了回去。

「自己扔過去摁壞的不算,」蕭瀟斜了眼一肚子壞水的瓦罐攤主,繼續還價道:「一百靈石,不能再多了,我們都沒靈石了。」

瓦罐攤主一臉僵硬的看著那個新罐子又咕嚕嚕的滾回到他的腳邊,嘴角抽搐,這敗家寵物竟然學精了,不摁了,不摁他哪來的靈石賺啊!

「六百靈石,一塊都不能少。」瓦罐攤主不甘心啊,他都已經少一百塊靈石了,怎麼能不摁壞一個呢,把那個新瓦罐撿起來后,又拿了一個破舊有缺口的,再次丟給了大白。

破罐子滾得跌跌撞撞,大白卻懶的有興趣去看,一個破罐子,他還不稀罕摁呢,掉價!

又一爪子把破罐子撥回去了,那瓦罐攤主不死心,又用力撥了下,結果那罐子滾到一半,啪啦一聲就裂開了。

「自己玩壞的,不算我們的,一百二十塊靈石,」蕭瀟抬了下眉頭,「不行就帶著這些碎片去城主府說事去,我就不信,這一堆碎渣還能值一百塊靈石了。」

「一百二就一百二,靈石拿來。」見蕭瀟不願意再加價,想著今天這一頓宰的也不錯了,瞅著那一堆碎片,要真鬧到城主府去,也真不好看。

蕭瀟沒掏靈石,拿過那個自己裂開的破罐子看了看,「這個也算我的,反正都破了。」

「靈石拿來就是你的了。」瓦罐攤主有些不耐煩了,這都說半天了,怎麼他一個靈石都沒見到呢。

蕭瀟拿著那破罐子看的時候,遲墨突然一臉驚奇的喊道:「姐姐,快看,這上面畫著圖!」

這一聲,把蕭瀟喊得愣了下,圖?哪有圖啊?

蕭瀟拿著破罐子仔細看了看,好像是有圖,不過不是很清晰,畫的很淺很小,不仔細還真看不出來。

遲墨的喊聲已經把四周的人都驚了過來,一個個一臉好奇的湊過來看,遲墨立刻把破罐子搶過來抱在了懷裡,一臉緊張的看著四周圍過來的人。

「小姑娘,看到啥了?可是看清楚了真畫著圖?」一個散仙滿臉笑意的湊過來問蕭瀟。

蕭瀟眨巴著眼,一臉無辜道:「什麼圖?那上面沒畫圖啊!」

無辜的眼神,配合著遲墨一臉的緊張,就算真沒畫圖都沒人信了。

破罐子上畫著圖,能是什麼呢?一群人開始天馬行空,不過能猜想到的,肯定是什麼秘藏之類的地圖了,當然也有人覺得根本就是逗人玩的。

聽著好像是個好東西啊,那瓦罐攤主不幹了,「靈石還沒給呢,這罐子還是我的,還給我,快還給我。」

遲墨不讓,緊緊的抱著罐子,瓦罐攤主怒火蹭蹭往上竄,說他遇到的什麼倒霉孩子,坑筆靈石還沒拿到手呢,掉出個好像是個好東西的東西,結果還被沒給靈石的人給緊緊揣在懷裡。

瓦罐攤主一把搶過遲墨懷裡的破罐子,怒道:「還給我,不給靈石別想拿走。」

搶到手一看,瓦罐攤主立刻就反悔了,「這罐子給靈石也不賣。」

「三百靈石賣我啊,我要啊。」湊在瓦罐攤主身旁的一散仙立刻叫嚷了起來。

「我我我,五百靈石不二價。」

那罐子的價格分分鐘被抬到了一千靈石,這些人是要瘋啊!蕭瀟無奈的搖頭,又奮力擠過去,「說好的一百二十靈石,這個是順帶的,快給我。」

「滾滾滾,小孩子一邊去,誰稀罕你那一百塊靈石了,你想買我還不賣了!」瓦罐攤主不耐的趕著蕭瀟,懷裡還抱著畫有某秘藏的寶圖,他哪還有空管蕭瀟那一百二十塊靈石啊。

「誒,你不能說話不算話啊……」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