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么?他目的是為了品甄,更加做不出了。

所以,心狠的男人永遠都是站在上風的,你狠?我比你還狠,才是王道。

醇王被氣得說不出話來。

那黑衣見此,陰森的眸子一轉:「凌曄,孤有個辦法可以叫你贏了這場仗,要不要聽?」

「哼。」不屑的用手支撐著頭,他側躺在床上:「你叫我打贏仗,不是應該的?你可要知道自己的身份。」

這回,醇王算是狠狠的還了黑衣一擊。緊握的拳青筋畢露,黑衣隱忍的壓下了這口怒氣:「呵呵,到時候,你就……」他將品甄交給自己的辦法告訴了醇王。

醇王這一聽……「你說的雖然是個好辦法,但是很可惜我已經用過了。」

「你用過未必能贏,但是,你現在在按照我做的去辦,肯定能贏!」黑衣的話說的很自信,他並非對品甄信任,而是對靈兒的智商信任罷了。

「那好吧,等我的傷好些,三天後進軍。(..)」

「可以!」

醇王軍營的其中一個營帳,不得任何人進入,至於裡面安置的人正是變為仙鶴的南宮白衣。

黑衣並沒有向它施救,最起碼現在不會像他施救,若要救了他,他定會去找品甄。

在加之,現在的他正在傷心的激進,說不準,他會不顧自己的身份告訴品甄,自己正是南宮白衣,所以黑衣怎會如此快的將他醫治好?怎麼樣,也要拖個幾天,淡化他傷心的情感。

安靜的握在地上,頭上的血跡似永遠無法乾涸,總是血流不止的。他那靈性的眸在這刻也是變得昏暗無比,就好似整個人被掏空,沒了靈魂。

『甄兒、甄兒……』心中喃喃出一個名字,腦海總是浮現出一個女人,他有好多話和她說,他要謝謝她對自己的回應,然而,那份回應卻回應給了黑衣。

此刻的白衣心中不僅僅是傷心,更多的則是無奈與不甘。一份愛他得到了,卻得不到這份愛的靈魂。幾次安慰自己,她愛自己就好,又何苦追求其他,她接受黑衣不就等於接受自己么?可自己為什麼還是如此的不甘???

他不恨黑衣、他不恨品甄,恨只恨自己變得如此渺小,什麼也做不到……

「王爺。」

「王爺。」

帳篷打開,受傷的醇王單人而入,白衣抬起頭,又低下,不語。

「白衣。」

依舊靜默。

醇王走到了他的面前,看著他頭頂的傷,心裡也不知該說些什麼:「你的傷,黑衣沒有給你治療么?」

白衣搖頭。

「唉。」重重的一嘆,往日高傲的白衣變成現在這副樣子,連醇王都覺得他很可憐。坐在白衣身旁,他的身體依靠著牆壁,像是靜靜的陪著白衣一般,不聞不問。

約莫過了良久,醇王才緩緩開了口:「我……不會對甄兒放手。」

和他說這個有什麼用么?呵呵呵,他現在算是得到了甄兒么?不算吧?醇王不如把這些話說給黑衣聽呢,這樣只會更加刺痛他的心罷了。

「你會恢復人形么?」醇王的話語很淡、很柔,他也不知道自己這句話有多少是出於真心,又是出於何種目的的。

白衣失落的搖了搖頭,他很希望現在自己就恢復原形,甚至可以忘記山洞中的一幕,只要與品甄在一起,可是……未來似乎很渺茫。

「唉。」醇王又是一嘆,也不知自己該說些什麼安慰的話,往日犀利無比的他,對白衣也算是比較厚待了。

不過,這也是因為他與白衣的交情最深!

記得那時,他同時認識了白衣、黑衣,也不知為何,從初見他就極其討厭黑衣,雖然也不是很喜歡白衣。O(╯□╰)o

黑衣沒說一句話就透露著高傲自大以及自私輕狂,比起白衣的高傲,黑衣的高傲完全令人作嘔。

在加之,他平日里受傷,白衣都會細心給他治療,可是剛剛呢?

呵,說到底就是黑衣人品差,這樣比較下來,他真是越來越喜歡白衣了。

醇王緩緩站起身:「我先走了。」剛要轉身離開,猛地白衣用長嘴咬住了他的衣衫。「什麼事,白衣?」

他不解的問完,只見白衣用嘴在地上費力的寫道:「提防黑衣。」

白衣對醇王的感覺,與醇王對他的感覺幾乎是差不多的,雖談不上義氣為天,卻也算君子之交。

對於起初對品甄的手段,以及醇王的辦事風格,他是嗤之以鼻的,可是,他不想叫醇王死。

他們之間就是如此的交情,沒有義氣,卻不希望對方死。

至於白衣這句好意的提醒,似乎意有所指,只是看那醇王是否能體會這句話罷了……

心有所念、心有所惦,白白的傷是如何得來的呢?雖不清楚原因,品甄的腦子裡卻都在記掛著白鶴的傷勢。.直至即將到達山寨,她才迅速拉回自己應面對問題態度。

回到山寨,她有十足把握自己不會有風險,可該如何對付那個色寨主呢?

站在山寨不遠處,她的神情慢慢冷卻下來,環顧著四周,在滿腹樹林的山野上無疑是最好的窯爐。

四下巡視到一片奇形怪狀的草葉:「就是它了!」迅速塞入口中、吞下,她微微一笑,向著寨子便走了過去。

整個一路,屍橫遍野,地上橫七豎八的躺著醇王的兵將。

看來,剛剛還是發生過大型的廝殺了,也不知這次又死了多少無辜的人!唉!

「來者何人?」城樓上依舊把守森嚴。

品甄抬起頭,向著城樓上的官爺擺了擺手:「是我,我是上次被吊在城樓上的人,您不記得我了么?」

那官兵這一聽,回憶起剛剛被吊起的女子,便悄聲吩咐屬下去通知寨主,不一會只聽『嘎啦』一聲,城門緩緩打開,形成了一座弔橋。.

品甄順著弔橋進入了城內,剛一入城,就被押了下來。

沒有任何驚訝、沒有任何不滿,這也是理應如此的不是。

押解她的官兵將她一路帶到了寨主的堡壘,一進入,只聽寨主一聲大喝:「小美人,你竟然還敢回來?!」

嫵媚的一笑,用力掙脫開兩旁押解自己的官兵,她輕揉了揉自己的細腕:「呵,寨主,我說過,我與醇王的仇不共戴天,我為何不回來投靠寨主?!」

「你與醇王真的有仇?那為何他會派兵來救你?」

「寨主,您不是沒看到,真正救我的人,是騎鶴之人,至於那醇王應該是殺我才對吧??」

這個山寨的寨主,雖算不上英明神武,卻也絕不是等閑之輩:「若你和醇王沒關係,他為何知道你是女人?」

「哈哈哈哈。寨主,這個問題,您不該問我。您也是男人,應該了解醇王的心思,他在得知我是女人後,的確想要了我,不過……」輕眯了眯眸子:「我將身世亮出后,他便百般想要凌*辱我,現今,看到我落到您的手裡,他更是要至我於死地!」

的確如此,品甄口中說的雖然是謊言,卻也很真實。

一個男人愛上了這個女人,可得知這個女人是自己的仇人,自然會對她又愛又恨。所以,醇王當日把怒相向之舉,恰恰幫了她說了這個謊。

腹黑爹地太難纏 那寨主猶豫了片刻,眼睛稍一轉動,揮了揮手,趕走了自己的下人。

帶人一一離去,偌大的廳堂只剩下他與品甄之時,他色咪*咪地一笑,從座位上緩緩走了下來:「小美人回來,可是惹不得我?!」

……去死吧,好自戀!「寨主,以我跟醇王的立場,我自然不會在回到醇王那邊,在加之您與他交戰,我肯定會投靠您這方,您不要忘記,我是個大夫,若能幫您,我定會萬死不辭!」跪下身,她堅決的表達了自己的忠心。

但這些根本不是那老色*鬼寨主想聽的,他俯下身,借用者攙扶著品甄起身的機會,大手猛地在她臀部嘩啦了一下:「小美人,我可是很想你呢。」說著,他便向品甄親過。

抬起小手,擋在寨主的嘴上:「唉,寨主,我……是個毒女!」

「毒女?」那寨主的臉上充滿了不可思議。

「是啊。」她點頭微笑,輕推了推寨主一把,緩緩向著一木花草走去「呸」將一口唾液噴在那木花草上,只是眨眼的功夫,那花草瞬間枯萎。

「這……」老寨主嚇傻了,剛起剛剛自己親了這個女人……應該沒……

「寨主,您不用擔心。」多少看出那寨主的擔憂了,品甄又是一笑:「您剛剛沒有與我的唾液融合,也沒有碰觸我身體的體液,所以沒事的。」如果不叫那個寨主吃顆定心丸,他一生氣,還不得給她殺了啊??

「怎麼會這樣呢?」大美人就在眼前,他只能看,不能『用』。怎會不懊惱??

至於為什麼會這樣?還得說,品甄在進入寨子前,吃下的那葉草藥。

那顆草,名叫月牙草,本身沒有毒素,一般人吃下去不會有任何問題,但是若這個人體內有毒素,在與這顆草結合,就會產生化學效應,像品甄這般變成了一個毒女。

一想起自身被醇王傳染的毒,她便覺得,自己若吃下這顆月牙草,絕對能制止住這個老色*狼的侵犯。

現在,不就是最好的例子么?老色*狼不敢碰她了吧?只是,品甄不曾想到……

目光看向那顆枯萎的花草。她不曾想到,自己竟會中毒如此之深…… 在與寨主攀談了一個小時之後,那寨主算是解除了對品甄的芥蒂,雖不會委任她重任,最起碼不會在她身上鎖上手銬以及腳鐐了。(..)這樣就可以了,不是么?

只要能在這座堡壘自由出行,在加之不被色寨主騷擾,她的計劃還怕不成功么?

「哇、哇———」夜深人靜,窗外的烏鴉哇、哇直叫,品甄被安排在了一間客房內休息。

坐在窗前,端詳明月,她手持一張筆墨以及畫筆不知在記錄些什麼。

忽地,一陣風兒吹起,她髮絲飛舞,起手撥弄髮絲之後,在放下手的時候,便看見……「白衣。」南宮白衣站在了她的窗前。

真是救人如救火,他來的太及時了。

「甄兒,在這裡過的可好?」

「恩,很好。」快速點了點頭,她也來不及說些其他的話,四目環視了下窗外,一把將白衣拉了進來,她快速關上了窗戶:「白衣,你來的時候應該沒被別人發現吧?」

「不曾。」

也對,白衣身手高超,這點銅牆鐵壁應該難不倒他。「那就好。」切入主題,她焦急問道:「醇王可定下了出兵時間?」

「恩,我今天前來就是告你此事的,醇王三天後會出兵。(..)」

很好,時間足夠了!

「甄兒,若醇王出了兵,你打算如何接應呢?」

「來。」拉過白衣坐在桌上,品甄拿起了剛剛手中操持的紙,鋪在茶几上:「我所住的房間,正對著山寨的炊事営,他們大約每天下午2點到4點、晚上8點后無人,至於白天,我還沒有記錄。」

聽著她這樣說,白衣自然知道她這是要幹什麼:「你打算在他們的飯里下藥?可是,他們不再的時候你再去,下了葯也無意義啊,因為你總不會能提前知道他們吃什麼吧?」

是,白衣說的不錯,但面對這,她早已有了計劃:「我打算,摸准他們無人的時間,將我自知的『安眠藥』注入到他們的蔬菜內,到時候,他們無論做什麼,都會用到這些蔬菜!」

品甄所研製的安眠藥,與咱現代人的安眠藥不同,畢竟她在古代必須用古代的法子,那就是尋覓一些毒草,磨成粉末衝程水。功效嘛……

到時候就可以知曉了!

「恩?!」白衣稍稍一愣,這女人想的的確很是周到,最起碼她想到了一個萬全之策,然而……「你打算用什麼注入他們的蔬菜里?」

嘿嘿,當現代人來到古代就是好吧?「針筒。」邪邪的一笑,她趕忙從抽屜里拿出一根繡花針:「白衣,麻煩你把這根針帶走,到時候找鐵匠將這根針打通,我自己管裝壓力器,到時候就能注入蔬菜裡面了。」

……黑衣不可能知道品甄是現代穿越而來,聽她說完這番話,他頓墨了。

這女人的招數稀奇古怪,然然卻樣樣新奇,此女人,若留下會不會成為後患呢??壓下心中的狐疑,他溫柔的笑了笑:「好了,我知道了,甄兒,你什麼時候要這個針呢?」

「越快越好。」

「恩。明白了。」

二人互相通了氣,黑衣沒有在多留下去,那品甄也沒有挽留她,畢竟他們二人都需要各忙各的。

直至次日午夜,黑衣再度來到了品甄的房間內,這一推開窗,屋內的場景不免叫他有些傻了眼。「甄兒,你在幹什麼?」

屋子內一片狼藉,桌上擺著幾個小籠子裡面各裝了一隻老鼠,至於品甄則灰頭土臉的凝神望著老鼠,黑衣來了她都不知道。

「甄兒??」走到她身旁,輕拍了拍她的肩膀。

整個人猛地回過神,嚇了一個激靈,發現是白衣,她才長長的舒了口氣:「白衣,你來了。」

伸手指了指那些老鼠:「你在做什麼?」

「做實驗啊,我在試我的『安眠藥』對這些老鼠的傷害力有多大。人能承受多少。一般人的承受力是老鼠的百倍,所以,給這些老鼠用藥的時候,只需百分之一即可。在加之,要恰准藥力發效的時間,所以,我在不停的做實驗呢。」

今天整天,她除了去廚房算計好了早上無人的時間,便叫兵將幫她抓了20多隻老鼠。剩下的時間就在屋子裡做起了實驗。

滿屋子的紙屑記錄著各種不同的數字,黑衣隨便拿出一張紙,上面的很多符號都是他看不懂的。當然,對剛剛品甄說的話,他也是似懂非懂。

呵呵,畢竟她在現代是學醫出生的,紙上記錄的當然是醫學術語。

「白衣,明天醇王就要出戰了,你到時候告訴醇王一聲,叫他午時三刻出兵攻打山寨,即可!對了,一定要叫他整點在午時三刻叫陣!」

「恩,我知道了,先走了。」這次黑衣依舊沒有多留,把那根打造好的針交給她后便離開了,然而,他心中對品甄的芥蒂卻越來越大了。

直至離開時,他的臉色都是黑的,那專心研究的品甄也不曾注意到……

第三日

品甄徹夜無眠,主要她還是無法精確的算出到底幾時藥效才能發揮到極致。.

額頭的汗水猛地留下,她在心中不停的默數著時間,直至眼前的老鼠倒下。「哦了!」她用力拍了下桌面,興奮的站起身。「丫的,如果這份報告交給教授,我一定會成為國內的名人的!」

教授是沒有了,她想也別想了,有的只是她現在的工作。

看看外面的時間,天色還不曾大亮,工人們還沒有起床,她躡手躡足的溜出了自己的房間,直奔著廚房便沖了過去。

偷偷摸摸的推開廚房的門,察覺沒人,她快速探入,帶著自己提前準備好的小水壺,裡面裝滿了藥劑。

為了避免行動不方便,她特意把藥劑的密度做到最大,所以一滴即可達到療效了。

一般情況下,早餐應該喝稀粥,所以,她早已配合水的密度衡量出了所用劑量,將一針筒藥劑分毫升灌入水中,在將那些藥劑,倒入注入青菜內,等等,做的很是周密。

「寨主,您今天起的怎麼那麼早?」

庭院內,今日寨主起的出奇的早,他懶散的伸了個懶腰:「恩,我餓了,要去廚房找點吃的。」

「哦,那小的隨同您一起去吧。」

「恩。」

萬事肯定不會有順利的,這次品甄的計劃太過順利了不是?老天怎會對待她那麼好?

寨主莫名的早起,還是奔著廚房而去,這個時候的品甄也正在廚房內注射著自己的藥劑。

『吱呀』大門一聲打開,還差一點她就要完工了!!!清楚的聽見腳步聲越來越接近自己,她全無要收手之意。

直至……

「小美人,你為何會出現在廚房?!」寨主繞過灶台,一眼便見到蹲在地上的品甄。超速首發..

她眯了眯眼睛,緩緩收起手中的針筒,轉過頭,手持一張大餅,微笑道:「我餓了。」

O(╯□╰)o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時,她都不知道自己哪來的淡定自若,竟然隨手抓起一張大餅叼在嘴裡,繼續注射藥劑。

直至寨主喊她的時候,她剛好完成自己所有的工作,這也算是千鈞一髮吧?

「哦。」寨主沒在理會她,命令手下也替自己去找吃的去了。

見此,品甄趕忙藉機溜走,那張嬌嫩的小臉上,滿是壞壞的笑容。

午時————

「報————-寨主,醇王帶著大軍,駐紮三十米外。」

「哦?上次他不是叫過一次陣,還中了本王一箭,還沒死?!」

醇王中箭了啊?在寨主身旁的品甄這一聽完,稍稍愣了下,不過在一想,估計他應該沒什麼事,否則也不會出來繼續打仗了。

「寨主,我們該如何做?」

聽著屬下的詢問,那寨主猶豫片刻:「號令軍隊,偃師一帶,若醇王叫陣,我們奉陪。」

「屬下聽命。」

主要醇王老根寨主這鬧著玩,人家寨主都煩了,三天兩頭的進攻,他還贏不了,你說誰能不煩???

「小美人,今日我就幫你報仇如何?」

寨主這麼說完,品甄在心裡冷冷地一笑:『呵。報的了在說吧。』「多謝寨主。」

眼見著,時間快接近了午時三刻,軍中的兵將們明顯情緒變得懶散了起來,包括寨主在內都不停的在打哈欠。「媽的,老子今天怎麼這麼困?」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