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清清一直都很安靜,沒有出聲打擾她。

半年前,她就錯在太著急了,急於去找葉一朵。

現在,這樣的錯誤,她不會再犯了,她會做好表面功夫,就算是真的要找葉一朵麻煩,她也會在暗地裡,慢慢來!

而且,她就不相信,她一直在路彥琛身邊,葉一朵又沒有失憶,對於她的存在,葉一朵會不膈應!

柳清清心裡冷笑,半年前,她沒有輸給葉一朵。

半年後,她更不會。

畢竟,她默默的陪了路彥琛半年,這半年時間,她也不是毫無收穫。

她收穫了暗夜組織一大幫人的人心,他們都是向著自己和路彥琛的,希望他們在一起的。

而且,現在沒有人比她更了解路彥琛,對付半年時間都未曾出現的葉一朵,她還是有一定把握的。

只不過,這一切,都不能在路彥琛面前表現出來。

她要的是,葉一朵不戰而退。

路彥琛轉身,就看見柳清清一臉公事公辦的態度,完全是來彙報工作的模樣。

路彥琛心裡就算是有氣,也發不出來了。

他的神色略微煩躁,他走過去,坐在沙發上,看向窗外,沉聲道:"柳清清,你怎麼會來這裡? 極品全能狂醫

柳清清的說辭,跟剛才一模一樣:"老大,你今天沒有來總部,組織的人說你最近住在這邊,我就私自過來了,想跟你彙報這次訓練的事情,我是真的沒想到……你這邊有客人,真的對不起!"

柳清清的以退為進,讓路彥琛忍不住看了她一眼。

他的眸子閃了閃,聲音聽不出情緒:"以後,別來這邊找我了,有事情可以打我電話!"

柳清清很是誠懇的點頭:"好的,老大,我以後不會再來這邊找你了,這樣的錯誤,我只犯一次!"

對於柳清清過來這邊找他,路彥琛是徹底挑不出錯了。

他心裡有些鬱悶,他搖了搖頭,不再去想這件事情。

他說:"好了,你彙報工作吧!"

柳清清的臉上劃過一抹淺笑,點點頭,開始說這次熱帶雨林訓練的事情,她把挑選出出來的殺手名單,還有每個人擅長的本事,都列成了表哥,帶過來給路彥琛看。

大俠又跑了 話說,路彥琛正在跟柳清清談工作。

另一邊,葉一朵開了門。

雲夢恬趕緊跟著她進門。

葉一朵也沒有搭理雲夢恬,她有些賭氣的把雲夢恬和路彥琛分為一類了。

路彥琛惹她不高興了,她也不想搭理雲夢恬。

葉一朵開了門,沒有去看雲夢恬,直接去卧室,拉開被子,就躺在了床上。

雲夢恬跟了進去,目瞪口呆的站在床邊:"不是吧,朵朵,現在大中午的,午飯也沒吃,你就要睡覺啊?"

葉一朵翻了個身,不願意搭理她。

雲夢恬無奈的看著她留給自己一個背影,她坐在床邊,語重心長的開口道:"朵朵,不帶你這樣的啊,你生我表哥的氣,你不能把我也當成敵人啊,你這麼敵對的態度,我可是會傷心的!"

葉一朵依舊沉默著,對於她的話,一點反應都沒。

雲夢恬嘆了口氣:"朵朵,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你這麼討厭柳清清,你都不想知道,她這半年都做了什麼嗎?我可是專門過來為你解惑的呢,你這樣干生氣,有什麼作用呢,已經發生的事情,你也無力改變,不是嗎?"

葉一朵這下終於翻過身來,看向她:"所以呢?"

"所以,你要靜下心來,仔細的聽我說,我表哥和柳清清到底是怎麼回事,想要打敗她這個情敵,你就要了解對方,你要是因為今天的事情,真的跟我表哥老死不相往來了,那才是真的著了柳清清的道兒了!"雲夢恬苦口婆心的為葉一朵分析。

葉一朵躺在床上,挑眉看了一眼雲夢恬:"我看你對柳清清的態度還不錯啊,半年前,你可是跟我一樣討厭她呢,我要是動手打她,你也會幫著我,現在呢,我要是動手,你真的會跟我一起嗎?還有,你現在對她的態度,我為什麼要相信,你會向著我呢?"

雲夢恬差點被也一點氣死,她生氣的瞪著葉一朵:"葉一朵啊葉一朵,我說你怎麼就這麼沒良心呢,你居然質疑我,不相信我,我怎麼可能不向著你呢,我就算是對柳清清的態度好了點,那也不能說明,我贊成她跟我表哥在一起啊,我只是因為工作上的事情,對她的態度有所轉變嘛,你不能因為這個,就徹底的否定我對你的真誠吧,還有啊,說句實話,就算是半年前,你也不是柳清清的對手,她只是當時不願意動手,害怕我表哥找她麻煩,你別看她柔柔弱弱的,其實她的武力值,十個你也未必是她的對手,所以啊,你以後可千萬別想著用武力對付她了,真的是雞蛋碰石頭,你懂嗎?"

葉一朵的神情有些懵,她坐了起來,看著雲夢恬,緩緩搖頭:"我不是很懂,柳清清……她不是柳家千金嗎?她怎麼會這麼厲害?而且,至於有你說的那麼嚴重嗎?我也是從小鍛煉的,十個我也不是她的對手,是不是有點太誇張了?"

雲夢恬沒好氣的輕哼了一聲:"你先說,你信不信我?"

葉一朵無語的看了她一眼:"你說我信不信你,我說不信你,都是氣話,我不信你聽不出來!"

雲夢恬頓時開心了:"只要你相信我,那就好,我可跟你說啊,我說的一點都不誇張,你的確是從小鍛煉的,還是跆拳道黑帶,對吧,但是,你這個訓練,跟柳清清那個訓練,是真沒法比,她是玩命的訓練,你不是,你跟她對上,就像是一個循規蹈矩的普通人,遇上一個亡命之徒,你懂嗎?只有她為什麼那麼厲害,原因我還真不能告訴你,跟我小表哥失蹤出事那件事一樣,這些都是我不能說的,如果我路彥琛表哥願意告訴你的話,你去問他!"

葉一朵的眉頭皺起來。

她之前一直沒有太在意,這些雲夢恬口中,不能對自己說的事情。

可是,雲夢恬一次兩次的提起,她突然好奇了,也明白了,雲夢恬不能說的這些事情,才算是重中之重。

這可能是當時,她跟路彥琛分手后,路彥琛消失的真正原因。

至於路彥昭生死未卜,可能只是部分原因吧。

而且,路彥琛在倫敦這邊有公司嗎?他到底是幹什麼的,柳清清也在他的公司上班嗎?

這些,葉一朵都不知道。

她突然很好奇很好奇。

她直勾勾的看向雲夢恬:"小夢,你能告訴我,你表哥是幹什麼的嗎?他的公司,到底是做什麼的,柳清清既然在他的公司工作,那她那麼厲害,會不會跟這個有點關係?還有,你那會口口聲聲說,你因為工作上的事情,改變了對柳清清的態度,你不是在上大學嗎?你現在做什麼工作,我怎麼不知道?"

雲夢恬聽到葉一朵的問題,就有些頭疼。

她不能說暗夜組織的事情,只能隱晦的提一下,可是,葉一朵問的這麼直白,她要怎麼回答。

她頭疼的看著葉一朵,想了想,才開口道:"可以這樣說吧,我在我表哥的公司實習,柳清清的確在我表哥的公司上班,而且,職位還不低,至於公司的性質,我是真不能告訴你,還是那句,你去問我表哥吧,我不能說,這是機密,你懂嗎?最後,柳清清那麼厲害,的確是跟她的工作性質有關,具體的,猜不到,就去問我表哥,我真的沒有許可權說這些事情,你也別怪我,我不是不想說,我是真的……"

看到雲夢恬來來回回的說她不能說,讓自己去問路彥琛。

葉一朵再看到她為難的神情,突然也就諒解了。

她深吸了一口氣,看著雲夢恬:"好,我答應你,不問你了,我想知道的,我去問你表哥,不為難你了,最後,你跟我說說,這半年時間,柳清清都做了什麼嗎?還有,她跟你表哥的關係,到底怎麼樣?" 辦事效率極高,在燕京這地界,到處都布滿了監控,哪怕是普通流動人口聚集地,也有著大量的監控設備。

從丹藥研究所開始,方圓十公里內的監控快速給出結果,查到了兩個疑似被懷疑的對象,就在林楠在研究所內碾碎蠱蟲的時候,這兩人快速從一棟民宅內衝出,然後若無其事的出現在大街上,然後很快失去蹤跡。

而根據那棟民宅內的人所言,完全不認識這兩人。

燕京的人口登記,包括流動人口信息庫之中,根本沒有這兩人任何資料,哪怕是此刻調動燕京的無數監控再去尋找,依舊無法尋到。

「通知下去,全力尋找這兩人的蹤跡,不要貿然動手,非宗師境高手不是他們對手。」林楠沉聲說道。

擅長用蠱的高手,太危險,他們控制人的手段防不勝防。

若非林楠開啟透視眼,他也看不出什麼問題來。

這次是運氣好,被自己碰到了,如若不然的話,那麻煩就大了。

陳聽雨臉色凝重,當即快速一條條命令下發下去。

以燕京為中心,燕京市公安局,新成立的偵緝局,以及大小派出所,全部都在搜尋這兩人的蹤跡。

除此之外,其他各地的公安局,也都在調查這兩人的身份,尤其是西南那邊,擅長蠱術之人,極大的可能是那邊的。

與此同時,各地的偵緝局,也正式得到了命令!

短短几天的時間,各地的偵緝局如雨後春筍一般,先後建成。

市級偵緝局,配備三十人規模,可以隨時調用公安局的相關資料,可以抽調大量輔助人手,在職權上,比公安局權利更大,能夠先斬後奏。

省級偵緝廳,配備五十人規模。

這是一股極其不弱的力量,修士高手有著兩一千多人,其他全部是內功高手!

而今消息一出,全國各地的公安部門都動了起來,偵緝局也開始動了起來。

約束各地的修鍊者,追查之前修鍊者犯案者,同時還負責一項重任。

教化!

各地偵緝局直屬的武館相繼成立,由修士高手坐鎮,負責指導年輕修鍊者修鍊,引導正確的修鍊之徒。

不過很可惜,接連兩天,這兩人如同人間蒸發一般,始終沒有再出現,更沒有查出這兩人的身份,讓林楠皺眉不已。

偵緝局剩下之事交給陳聽雨,林楠返回雙石村一趟,而後又開始忙碌起來。

天國內,飛仙靈藥賣瘋了。

眼下林楠的第二種第三種商品也正式開始上線了!

滅魔彈,殺傷力驚人,論威力大修士後期高手一個不慎都要炸死,宗師境高手也要暫避鋒芒。

這種好東西,成本價一萬點靈氣值,賣個五萬點靈氣值,當做一次性殺傷性武器,再合適不過。

對比天國內販賣的一些攻擊符咒,同等威力的符咒,基本上都是十萬點靈氣值起步,甚至有些高達二三十萬。

滅魔彈區區五萬點靈氣值,再便宜不過。

其次,滅魔槍也來了,經過武器研究所那邊的特殊改造,此刻的滅魔槍威力更是強上一籌,尤其是它的速度,比傳統的槍械速度更快,知道修士高手速度快,但這種槍械的速度一旦打出,普通大修士高手稍微不快上一些,肯定被擊中。

而一旦擊中,非死即傷!

哪怕是宗師境高手,數十槍下去,也要退避三舍。

一支滅魔槍成本一萬,賣十萬點靈氣值,子彈一千點靈氣值一枚。

看似不便宜,但和天國的強大武器比起來,性價格比甩過幾條街!

天國小飛仙所在的宮殿外,當林楠將滅魔彈,滅魔槍在小飛仙面前親自示範一番后,小飛仙頓時大為滿意,並且直接搶過滅魔槍,非常有興趣的對著目標,連開十幾槍。

對於普通人而言,開槍需要仔細瞄準,但對於修士高手而言,再簡單不過,個個都是神槍手。

數百米外的一頭二階妖獸,直接被小飛仙打爆。

「哇,太好了,這東西太好用了,以後看誰不順眼,直接開槍打他!」小飛仙興奮不已。

其他的武器,需要自己動手去廝殺,有了這滅魔槍之後,一切都顯得簡單多了。

數百米外,扣動扳機就行。

「走,再去試試這滅魔彈如何!」小飛仙興緻不減,直接朝遠處飛了過去,準備再找一頭妖獸來試試效果。

身後,她家老頭子,以及五名保鏢緊緊跟隨,對於小飛仙手中滅魔槍滅魔彈,幾人也有著極大的興緻。

雖然對他們而言算不得什麼,但對於大修士而言,尤其是對普通的修士而言,絕對算是極為不錯的護身之物,價格相對而言,很低。

半個小時后,小飛仙化成一個好戰份子,手持滅魔槍,一顆顆滅魔彈也都扔了出去,對著十幾頭二階妖獸一陣猛烈轟擊,看的讓一群化靈境保鏢都頗為咋舌。

一方面咋舌小飛仙的彪悍,另一方面則是震驚她手中滅魔槍和滅魔彈的威力。

十幾頭二階異獸,在十幾顆滅魔彈的狂轟亂炸以及一支滅魔槍的不間斷掃射中,硬生生的全部幹掉!

「不錯,這東西算得上利器,全力開火,宗師境高手也要小心!」小飛仙家的老頭子開口感嘆一聲。

這些老傢伙的眼力很毒,這東西一眼就看明白了。

威力極為不錯,更可觀的是,價格低!

饒是幾位保鏢此刻也顯得頗為不淡定了。

他們五人,四大化靈境,一位通神境強者,在天國都算是巨頭強者,但很窮啊。

這段時間跟隨在小飛仙身邊,雖然一開始不是很清楚這位僱主的情況,但是很快他們就徹底清楚了,原來竟然是飛仙靈藥的主人!

一想到最近天國無數人因為飛仙靈藥而突破,因為飛仙靈藥而大賺特賺,這些化靈境通神境高手也不淡定了。

於是,才在第幾天之後,幾位化靈境高手通神境高手也放下了架子,對這位小僱主極為客氣,然後成功要到了一個銷售員的身份。

他們不賣,但他們的後人可以去賣啊。

賣出去一份,那可就是數十萬點靈氣值的利潤。

眼下看到這東西,他們又有了想法。 他知道,梁帥肯定會說剛到,但是他想讓木兮知道,梁帥是很重視她的,「梁先生知道今天要跟你一塊吃早餐,高興的都睡不早,凌晨四點就起來了,在來的路上,還不斷催促我們開車快點,早早就在那裡等著。」

「……」面對梁帥對自己的重視,木兮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合適,只能沖著楊鵬點了點頭,便帶著夏明義一塊進包房。

包房裡,正在處理文件的梁帥,聽見身後傳來敲門聲,這是他和楊鵬約定的暗號,梁帥立刻讓項立升收拾桌上的東西,可還是遲了一步。

進來的木兮正好看到項立升因為急著收東西,文件掉在地上。

紀優陽也喜歡她,不過,紀優陽那種喜歡,並不會像梁帥的愛,在無形之中有股壓迫力,提醒她,要跟梁帥時刻保持距離,大概是因為,紀優陽嘴上說要跟紀澌鈞搶她,卻每一次都主動退步把她讓給紀澌鈞,關鍵是,紀優陽已經心有所屬。

起身的梁帥忙比了一個請的手勢,「小兮,快坐吧,別站著。」

在後面的夏明義,特別本能的上前,用手摸了摸木兮要坐的那張凳子,確定,凳子不會太涼,溫度適合,才退到一邊,剛站住腳就對上樑帥看過來的眼神。

心裡準備了無數的問候開場白,卻在這一刻,說出了最普通的一句,「少帥,你回來啦。」

梁帥沖著夏明義點了點頭。

旁邊的項立升糾正夏明義的稱呼,「以後,得稱呼梁先生。」

項立升的話讓那些被沖淡的事情重新回來了,頓時感覺嚴肅的氣氛讓人無處安放雙手,甚至是不好意思多說一句話,夏明義就像根木頭一樣,特別不自在處在那裡,恨不得馬上離開。

前妻來襲:渣總裁滾開 大概是太久沒見了,夏明義有點緊張是很正常的,「明義,你別站著,一塊坐吧。」夏明義幫他照顧木兮那麼久,借著今天這個機會,他也該好好感謝夏明義。

「不用,我站著就可以了。」少帥現在是梁先生,他不好同桌而坐,這是禮儀,更是規矩。

見夏明義很拘束,木兮為了讓氣氛活躍起來,主動拿起餐牌,「你點了嗎?」

跟著進來的楊鵬,想極力撮合木兮跟梁帥,聽到木兮這麼說,第一時間就替梁帥回了句,「梁先生已經點了幾樣你愛吃的,我現在就去拿。」

這裡的早市本來就熱鬧,梁帥有吩咐,絕對不能給別人添麻煩,所以,包房裡的早餐,楊鵬都要親自帶著人去端過來。

在楊鵬說著話的時候,梁帥將勾畫過的地方指給木兮看,梁帥點的份量不多,只有幾樣,不過都是她喜歡吃的,以前她就知道,梁家家教嚴,是絕對不允許浪費糧食,教育後代要節儉,不然當初以阿淺的身份,也不可能只買了一部價格便宜的小轎車。

梁帥將筆遞給木兮,「你看看,還有什麼想吃的。」

「好。」她今天來找梁帥,除了夏明義的事情外,還有另外一件事,不過,因為她還有孩子,也不能餓著肚子。

在木兮勾畫時,梁帥的目光越過木兮望著站在對面的夏明義,笑著問了句,「在紀家過的怎麼樣,還適應?」

「是。」

即使在見到楊鵬他們的時候,他能感覺到,自己渾身的血液在沸騰,似乎還是跟從前沒什麼區別,可是梁帥問他話時,他順口而出的「是」,卻讓他明顯感覺到,在不知不覺之中,他已經融入並且生活在另外一個圈子,而楊鵬他們又是另外一個圈子,昔日一塊戰鬥的他們,如今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

「腿傷呢?」

「已經好多了,能正常行走。」

點頭的梁帥,正想再次叫夏明義一塊坐下吃早餐,就看到木兮放下筆,「點好了?」

「嗯。」

接過餐單的梁帥直接將東西遞出去,當楊鵬接過東西時,梁帥才想起來,自己忘記問夏明義要吃什麼,就在他想問夏明義話時,夏明義已經主動拿過楊鵬手裡的東西,「還是我去拿方便些。」

夏明義說的也是,現在人流高峰期,他們要是過去了,萬一被有心人拍到拿去做文章,到時又會引起轟動,楊鵬笑著說道,「那就麻煩你了。」

拿過餐單的夏明義,沒給梁帥叫住他的機會扭頭就走了。

夏明義走後,項立升和楊鵬對視一眼,兩人特別有默契一道離開包房。

包房門剛關上,原本坐在木兮對面的梁帥從位置起身走到木兮旁邊。

看到梁帥過來,木兮原本放在桌上的手,也有些緊張的挪回,為了表現出淡定的樣子,木兮還特地將手落在肚子上,假裝自己在摸孩子。

梁帥拿起茶壺給木兮倒了一杯白開水,「很抱歉,我昨天一直都在開會,沒看到你給我發的信息。」

「昨天晚上,不好意思,如果澌鈞他有不對的地方還請……」

那是他跟紀澌鈞之間的事情,他如果真是那麼計較,也不會在木兮面前當做沒事發生,將茶杯遞到木兮面前的梁帥笑著打斷木兮的道歉,「那些事,我不會放在心上的,你也不用替他道歉,我跟他之間,是競爭關係,如果沒有火光那才是不正常的關係。」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