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洛看了一眼郭曉雪和她身邊的女人,微笑著說道:「警官,好象我女朋友在那裡和你沒有關係吧。」

聽到林洛的話,郭曉雪的臉色變了變,然後她拉著自己的女友轉身就走了。

看到郭曉雪的身影,林洛轉身走向了另外一邊的一家女裝專賣店。

晚上的時候,林洛開著車來到了離自己家不到五公里的地方。

在一處停車場把車停好后,林洛就在車上把自己的神識釋放了出去,很快的,他就搜索到了自己的目標。

在自家別墅對面的別墅裡面,兩個穿著古裝的男人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著電視,兩個保姆模樣的女人正在廚房忙活著,在二樓的卧室裡面,卻是正在上演一出春宮戲。

林洛的嘴角流露出了笑容,他正準備把自己的神識收回來的時候,那兩個男人突然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然後一個高聲的喊叫了一聲。

那個在樓上卧室裡面的男人不管身體底下女人的抗議,很快的穿好了衣服下了樓。

三個男人在樓下的客廳裡面說了幾句話,然後三人就出了別墅。

林洛的神識緊緊地跟著三人出了別墅。

祝雲三人出了別墅,伸手擋了一輛計程車,上車后,計程車就飛快的急馳而去。

林洛發動著了自己的車子,跟在了那輛計程車的後面。

由於自己的神識一直跟在計程車的上,所以林洛雖然離計程車有五公里左右的距離,但是他還是緊緊地跟在後面。

計程車在蓉城郊區的一座小村莊停了下來,接著車上的三人全部下了車,但是那輛計程車並沒有離開。

林洛把自己的車停在了一處比較偏僻的地方,然後繼續把神識釋放到了最大的地方。

林洛的神識在這裡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聶七,還有二百多手持著微沖和AK的蒙面人。

林洛的心裏面不由得一緊,這麼大的動靜,丹王宗絕不是來對付自己的。

但是丹王宗要是想憑藉這些人來和黑市做對,那麼丹王宗就是吃錯藥了。但是很快的,林洛就看到了讓自己震驚的事情。

一個只有三十餘歲,面目清瘦,穿著西裝的男人出現了,雖然隔著五公里的距離,林洛的心裏面卻是感受到了這個男子的強大。

祝雲三人看到這個男子的時候,深深的鞠了一躬。

男子看著祝雲三人說了幾句話,祝雲的手揮了揮,那些蒙面人就分成了幾隊,然後快速的向著四周搜素了起來。

祝雲三人和聶七站在了那個男子的身邊,他們誰也沒有再說一句話。

一會兒的時間,這些人就搜索到了距離林洛只有不到一公里的地方了,然後這些人都隱藏在了暗處。

過了一會兒,幾輛卡車從一條路上疾馳而過,在小村莊前面停了下來。

那個男子就是丹王宗的天一長老,他這次親自出馬,就是要接一些對於丹王宗特別有用的珍貴的東西。

這時候,天一長老看到卡車,他面帶微笑的走了過去。

從卡車上下來了幾個看上去比天一長老還要年小的男子,看到天一長老,他們的臉上露出了冷傲的笑容。

天一長老對著那幾個男子問候了一句,然後一揮手,他身後的祝雲四人就走了過來,對著幾個男子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

那幾個男子沒有理睬祝雲,而是朝著身後的卡車大聲的說了幾句,接著一些蒙面大漢從車上下來,各個的也端著微沖,甚至還有兩架重機槍也架在了卡車的車頂。

在中間一輛卡車上,下來了兩個蒙面的彪形大漢,他倆抬著一個箱子,走到了天一長老的身邊,把箱子放了下來,然後轉身就走了。

天一長老沒有打開箱子看,而是朝著聶七點了點頭。

聶七轉身進入了一家院子,接著帶著十餘人抬著四個大箱子走了出來。

這些大箱子並沒有被蓋上,每一個箱子裡面都裝滿了東西。

林洛的神識在看到這些大箱子裡面的大小的時候,也不禁大吃一驚。

第一個箱子裡面裝著的是整捆嶄新的美鈔。

第二個箱子裡面裝的是一塊塊的黃金。

第三個箱子裡面珍珠瑪瑙。

第四個箱子裡面裝的是一本本泛著黃的古書。

那幾個男子看到這四個箱子,點了點頭。

那些黑衣蒙面人很快的酒吧這四個箱子抬到了卡車上。

那幾個男子對著天一長老點了點頭,然後轉身上了卡車,很快的,卡車就開走了。

天一長老對著祝雲說了幾句,然後就進到了那家院子裡面。

祝雲伸出了自己的雙手抱起了箱子跟在了天一長老的身後進了院子。

一會兒的時間,祝雲又出來了,他朝著聶七說了幾句話,就帶著饒離和郭興走到了那輛計程車前上了車。計程車很快的就向著蓉城市急馳而去。

林洛沒有跟著計程車,而是繼續把神識留在了天一長老那裡。

天一長老進到了院子里,那個箱子就放在他的身邊,但是天一長老好象沒有要打開的意思。

過了好一會兒,天一長老才站了起來,走到了院子外面,對著站在那裡的聶七說了幾句。

聶七進到了院子裡面,把箱子抱進了房間里。

天一長老也跟著進到了房間裡面。

林洛拿出了自己的手機,撥通了上官無畏的電話。

聽到林洛的述說,上官無畏讓林洛在原地監視著,他帶著黑市的人很快就到。

不到半小時的時間,數千蒙面人從四面八方圍住了這個小村子。

上官無畏帶著自己的七個徒弟以及女兒上官玉兒找到了林洛。

林洛把自己神識所搜索到的情況詳細的向著上官無畏說了一遍。

上官無畏看了自己身邊的七個徒弟點了點頭。

由於有林洛的指揮,上官無畏的七個徒弟很快的就把隱藏在暗處的丹王宗的人一個個除掉了,直到了離小村莊只有一公里的時候,才被丹王宗的人發現。

一時間,四處響起了密集的槍聲。

由於黑市的人處於絕對的優勢,加上又是偷襲,很快的,他們就控制住了小村莊,把丹王宗的人控制在了小村莊的幾處院子裡面。

經過十幾分鐘的槍戰,丹王宗的人被壓制在了天一長老所在的那一個院子裡面。

這時候,林洛和上官無畏幾人來到了這座院子的面前。

看著自己的屬下把密集的子彈以及手雷扔進這個院子,上官無畏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師傅,他們要從地道裡面逃走,讓兄弟們快點,我帶著人去地道那頭堵他們。」林洛看著上官無畏突然說道。

聽到林洛的話,上官無畏對著站在自己身邊的七個徒弟說道:「你們去四人配合你師弟。」

聽到上官無畏的話,屠中看著自己的劉哥師弟大聲的說道:「老二,老四,老五,老七,你們帶著自己的兄弟和九師弟去。」

被屠中點到的幾人都點了點頭,把目光投向了林洛。

「我也要去。」上官玉兒突然對著林洛說道。

聽到上官玉兒的話,林洛看了一眼上官無畏。

「去吧,都小心點,要是不行,就用現代化武器解決他們。」上官無畏沉聲道。

「好的,師父,我們會小心的!」

林洛對著上官無畏點了點頭,然後帶著眾人向著小村莊附近的一片樹林裡面賓士而去。 天一長老現在在地道裡面的樣子很是狼狽,身邊剩下的丹王宗弟子只有數十人,而且還有好多的弟子帶著槍傷,雖然他已經是化勁巔峰的高手了,但是面對著如同螞蟻一樣的子彈,他可是還沒有狂妄到認為自己是超人。

到了地道口的時候,天一長老朝著身後的人揮了揮手,停住了自己的腳步。

跟在天一長老眾人不由一頓,連忙停下。

這時候,一聲巨響從地道的那頭傳到了地道裡面所有人的耳朵裡面。

地道裡面的人都知道,守護在地道那頭的人應該全部死了,這是他們臨死前把地道口給炸了。地道裡面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到了天一長老的身上,他們都知道,雖然炸了地道口,但是人家很快就會把地道口清理出來,接著就會有大批的人馬跟著追過來。

天一長老的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他只是豎著自己的耳朵傾聽著地道口附近的動靜。

雖然天一長老沒有聽到什麼動靜,但是他的心裏面卻是有著一股莫名的危險感。

好一會兒,地道裡面的人都聽到了那邊的地道口傳來的人聲,所有在地道裡面的人的臉色都變了。

天一長老的臉色也變了變,他一咬牙,對著身後的幾名弟子揮了揮手。

那幾個兄弟們從天一長老的身邊走了過去,揭開了壓在地道口上的石板,然後鑽出了地道。

好一會兒,外面沒有任何的動靜,一位兄弟走到了地道口,對著裡面的天一長老喊道:「長老,外面沒有任何動靜,也沒有任何人。」

天一長老聽到這句話,又朝著身後的兄弟們揮了揮手,他身後的兄弟們除了兩個抬著那個箱子的,其餘的都出了地道。

天一長老看著身後的兩個兄弟,他低聲地說道:「我先上去,要是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你們就按箱子上那個黑色的按鈕。」

「知道了,長老。」兩個抬著箱子的兄弟低聲的說道。

天一長老上到了地道口,他的神識在四周搜索著。

突然,在距離地道口有五百米遠的地方出現了一大群人,他們吶喊著朝著天一長老等人沖了過來。

天一長老身邊的人都變了臉色。

天一長老突然又跳進了地道,然後從哪兩個弟子的手裡面搶過了箱子,再一縱身,就出了地道,然後他抱著箱子快速的向著樹林的深處跑去。

雖然面對著無數的槍口,但是作為一個化勁巔峰的高手要是想要逃跑,這些人還真的不能夠把他留下來。

終於,天一長老把黑市的人都拋在了自己的身後,來到了樹林的盡頭。

雖然後面沒有追兵了,但是天一長老總覺得自己現在的位置不安全,於是他抱著箱子施展出了自己全部的本領,向著前方狂奔而去。

林洛跟在天一長老身後大約兩公里的地方,當他的神識發現天一長老沒有絲毫停下來的意思的時候,他想了想,停住了自己的腳步。

果然,天一長老在距離林洛有四公里的時候,停住了自己的腳步,然後坐在地上調整起了自己的呼吸。

一個養尊處優的高手,懷裡面抱著一個巨大的箱子奔跑了這麼長的距離,還真的有點受不了了,於是天一長老把自己的呼吸調整好以後,再一次的感覺到後面沒有了讓他感到危險的東西,就躺在了身邊的山石上閉上了自己的眼睛。

這時候,天一長老才有點後悔,丹王宗要給自己配製聯絡工具,可是被自己強硬的拒絕了。

林洛的身體慢慢的移動著,同時他用起了自己和大地溝通的方法,讓自己身體的氣息和大自然的氣息融合了起來。

白蓮花系統:總裁偏偏要寵我 重生之防基友崩壞手冊 終於,林洛的身體距離天一長老的身體不到五百米遠了,他甚至可以看到天一長老在睡夢中嘴角流出的口水。

林洛的身體繼續慢慢的向著天一長老睡覺的地方移動著,同時,他的神識化作了實質性的一把劍,停留在了天一長老的額頭上。

也許感覺到了有危險靠近,天一長老猛地睜開了眼睛。

就在同時,林洛的神識幻化的劍狠狠的刺進了天一長老的腦海裡面。

林洛的身體動了,如同離弦之箭向著天一長老身邊的箱子狂奔而去,同時,他的心裏面喊叫了一聲:「六獄煉魂鼎,出來。」

豪門梟寵:帝少撩上癮 雖然是化勁巔峰的高手,但是林洛現在的神識已經不是以往的水品了,所以在一瞬間,天一長老感覺到自己的腦海裡面傳出來一陣劇痛,接著他感覺到有一股吸力從天而降,想要把自己的靈魂吸走。

天一長老的身體就在這一瞬間也動了,他的右掌狠狠的向著那股吸力劈了過去。

一股巨大的力量從天一長老的右手發了出來,狠狠地劈在了六獄煉魂鼎發出來的吸力上。

一聲巨響傳到了已經靠近了箱子的林洛的耳朵裡面,幾乎把他震得坐倒在地,他的意識在一瞬間也好象空白了。

林洛知道現在自己只有這一次機會,所以他用自己的牙齒狠狠的咬在了自己的舌頭上。

一股劇痛讓林洛感覺到自己的意識迅速的清醒了,看著眼前不到十米遠的箱子,他伸出了自己的手,向著箱子抓了過去。

天一長老在劈出一掌以後,就感覺到有人朝著自己身邊的箱子撲來,他伸出了自己的左手,一招毫無花哨的直拳向著那個人打了過去。

這時候,六獄煉魂鼎在半空中搖晃了一下,接著一股更大的吸力從它的身上散發了出來,向著天一長老的身體吸了過去。

天一長老的直拳變了方向,向著六獄煉魂鼎的吸力打了過去。

林洛的雙手已經抱到了箱子,他一使勁,全身的力氣全部的用在了腿上,身體向著前方直直的飛了過去。

天一長老的直拳和六獄煉魂鼎的吸力再一次的碰到了一起,同時天一長老把自己身體內殘餘的真氣從自己的右手發了出去。

一個虛幻的拳頭向著正在往前狂奔的林洛的後背砸了過去。

林洛奔跑的身體已經把全部的力氣用上了,這時候,他突然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向著自己的後背打了過來,一瞬間,一股死亡的氣息進到了他的身體裡面。

林洛狂奔的速度突然又加快了,但是天一長老那虛幻的拳頭也同時重重的砸在了林洛的後背。

林洛的嘴裡面噴出了一口鮮血,但是剛才一瞬間的加速讓他把拳頭的大半的力量給抵消了,所以,他只是受了重傷而沒有當場到地斃命。

林洛的心裏面叫了一聲:「六獄煉魂鼎,回來。」然後他的身體就憑藉著本能,繼續向前奔跑。

天一長老看著眼前的箱子被人家搶走了,不由得怒火中燒,他正準備向著林洛追去,六獄煉魂鼎卻是再一次的發出巨大的吸力,向著他吸了過來。

天一長老這時候已經看清楚了六獄煉魂鼎的模樣,他的眼睛裡面流露出了貪婪的神色,在再一次的把自己體內的真氣化作力量向著六獄煉魂鼎的吸力碰撞了過去的時候,他伸出了自己的手,身體急速的向前,向著六獄煉魂鼎抓了過去。

不過,這一次,天一長老失算了,六獄煉魂鼎發出來的吸力竟然比前兩次的都強大,在和他的真氣相碰撞以後,竟然有少量的吸力進到了他的身體內。

天一長老感覺到一股劇痛從自己的腦海裡面傳了出來,接著自己的靈魂好象遇到了一個甜美的蛋糕,要從他的身體裡面鑽出去。

天一長老大驚,他的身體急速的向後退著,同時,他也用自己的牙齒緊緊地咬住了自己的舌頭。

一股劇痛讓天一長老的靈魂的大部分在即將要離開自己的身體的時候有返回來了,但是還是有一小部分離開了他的身體,飄到了六獄煉魂鼎裡面。

六獄煉魂鼎這時候突然象是一個士兵接到了命令一樣,向著前方快速的飄了過去。

天一長老這時候感覺到自己的心臟好象被一個巨大的重鎚擊中了一樣,一股鮮血從他的嘴角吐了出來。

天一長老這時候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好象年老了好幾十歲,力氣也全部的離開了他,他急忙從自己的懷裡面掏出了一粒藥丸放進了嘴裡面,然後盤腿坐在了地上。

林洛這時候又向前方奔跑了幾里地,就跌倒在了地上,暈了過去,在失去意識之前,他感覺到六獄煉魂鼎飛到了自己的面前。

當林洛再一次清醒過來的時候,他感覺到自己還在原地躺著,那個箱子也靜靜的躺在他的身邊。

林洛試著把自己身體裡面的真氣運轉了一圈,他驚喜的感覺到他的身體好象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害,相反,他身體內的真氣竟然突破了,從暗勁巔峰到了化勁初期。

林洛坐在原地讓自己身體內的真氣運轉了好幾圈,然後把自己的神識釋放了出去。

林洛的神識瞬間就把方圓十公里的情景傳回到了林洛的腦海裡面。 在方圓十公里的範圍內,林洛沒有找到任何的人,除了樹木在微風的吹拂下,發出「颯颯」的聲音以外,就是各種小動物發出的聲響。

林洛的嘴角流露出了笑容,他被這幅和諧的大自然的美景給吸引住了。

天空不知道什麼時候升起了一片烏雲,看樣子,就要下雨了。

林洛把自己的神識收了回來,然後看著身邊的箱子。

這個箱子外面看上去很普通,裡面也沒有任何的氣息散發出來,但是林洛的眼睛沒有注意這些,而是仔細的看著箱子上的一排按鈕。

這一排按鈕一共有七個,赤橙黃綠青藍紫,每一種顏色一個,閃爍著寒光。

林洛想了想,抱起了箱子,向著來路返回。

走了不到十公里的路,林洛碰上了上官無畏以及他帶著的十餘人。

看到林洛,上官無畏對著身邊的人低聲的吩咐道:「告訴兄弟們,撤回。」

林洛抱著箱子很快的走到了上官無畏的身邊,然後把抱著的箱子放到了他的面前。

上官無畏看了一眼箱子,點了點頭,示意跟在自己身後的兩人把箱子抬走。

看著自己身邊的人都走了,上官無畏這才伸出了自己的手,在林洛的肩頭拍了一下,說道:「好了,現在是正式和丹王宗開戰了。」

我就是大牌 林洛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回到了黑市的總部,上官無畏把自己的九個弟子全部的召集了起來,宣布了一個消息:從現在開始,除了林洛,剩餘的人把全部的兄弟們都召集起來,應付丹王宗的反攻,同時把所有的情報人員撒出來,注意丹王宗的一舉一動。

林洛回自己別墅的時候,上官無畏沒有說那個箱子裡面裝著什麼東西,只是告訴他,黑市已經派出了暗金巔峰的高手分別保護他的家人了。

林洛也沒有問上官無畏,他知道,只要是上官無畏說了,自己的家人應該很是安全,現在該是解決對面那三個化勁高手的事情了,不過林洛沒有想要上官無畏派人出手相幫的意思,他既然在暗勁巔峰的時候已經殺了兩個化勁高手,而且還把一個化勁巔峰的高手給擊傷了,現在他已經達到了化勁初期,那麼他就有信心自己把這件事情解決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