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慢慢的來到了凌晨半點。

清歡都支撐不住了,坐在椅子上,腦袋一點一點的打瞌睡,顏溪卻一點困意都沒。

他緩緩地睜開眼睛,看著眼前的清歡,微微嘆了聲氣。

倔強的女孩。

怎麼就不會柔順呢?這樣的性子,也只有慕家的人護著她,才能不吃虧。

換成其他人,早被欺負的無法在社會立足了。

「把她帶回房間休息,另外準備點粥,等她醒了,給她吃。」顏溪低聲對傭人說,「別告訴她,是我讓你們準備的。」

「是。」

傭人輕手輕腳的走上前,將困得東倒西歪的清歡,抱了起來,帶回她的卧室。

……

清歡剛被放到床上,渾渾噩噩的大腦,便恢復了一絲的清醒。

不過,實在是太困了。

她想睜開眼睛,身體也不受控制。

沒多會兒,便再次陷入了沉睡。

半夜——

清歡被餓醒了,她有點低血糖,掙扎著爬起來,在摸索中找到了燈的開關。

發現自己不知什麼時候,離開了顏溪的房間。

遲鈍的大腦有些反應不過來。 第2169章雙生花:不惜傷害自己

迷迷糊糊的倒了一杯水,然後喝了兩口,發現放在桌子旁邊的飯菜。

也不知道從哪裡找到的蒸鍋,將飯菜都溫著。

空氣中散發著誘人的香味。

清歡的肚子非常誠實的嘰里咕嚕的叫了起來。

她捂住自己的肚子。

猶豫了沒兩分鐘,最後還是端起來,開始吃東西。

等吃完了東西,又有些後悔了。

要是明天早上,顏溪的人看到自己把這些都吃完了,肯定要說她,沒骨氣了。

但後悔也是轉瞬即逝。

她不可能一直不吃東西的。

不然,在查理叔叔找到她之前,肯定會被餓死的。

她不想死。

想活著回去看自己的父母,還有家人、朋友。

……

翌日早晨。

清歡是被傭人叫醒的。

她睜開眼睛,看到傭人端著熱騰騰的餃子,藍色的眼睛里滿是笑意,「安小姐,請用早餐。」

清歡昨晚偷吃了一頓飯,這會兒還不餓呢。

「那個人呢?」

「您說的誰?」傭人有些反應不過來,隨即笑著說:「原來是問我們少爺呀。他還在養傷呢,不過,我們今晚就要走了。」

「走去哪兒?」

清歡著急的問。

「回家,先生給少爺打電話,要求他趕緊回去。我們不能再耽擱時間了。」

現在瑞典皇宮那邊的人緊追不捨。

先生那邊又催促的緊。

若是再不會去,怕是要出事了。

你好往事先生 「你家少爺的傷不是還沒好嗎?難道你們不怕顛簸中,他受傷嗎?」清歡想再拖延點時間,好給查理叔叔和青城爭取時間。

「安小姐,你不用替我家少爺擔心的。他懂得怎麼照顧自己。」

傭人把話說完,轉身離去。

清歡看著滿桌子的飯菜,卻沒有任何胃口。

顏溪又要走。

一旦逃離了瑞典邊境,查理叔叔想再找到她,可就難了。

不行。

自己得想辦法,拖延點時間。

清歡看著擺放在桌子上的碗筷,眉頭擰在了一起。

片刻后——

她拿起一隻茶杯,猛地摔在了地上。

門口的傭人聽到動靜,問:「安小姐,你怎麼了?」

清歡沒回答她們的話,而是拿起地上的刀片,狠狠地划向了脈搏。

鮮艷的血噴薄而出。

染紅了她身上白色的衣衫。

清歡痛的低吟。

門外的傭人沒再繼續等下去,打開了門,沖了進來。

看到捂著胳膊,滿臉痛苦的清歡。

傭人嚇得臉色都白了。

「清歡小姐,你怎麼了?為什麼會這樣?」

「我不小心把茶杯弄掉了,人也摔倒了。你們別驚動顏溪,給我處理下傷口就行。」清歡忍著疼痛說。

「這怎麼行?」

傭人拿起毛巾,壓在了她的傷口處。

同時去叫醫生,來給她包紮傷口。

……

忙碌了好一通,醫生給清歡處理好傷口,欲言又止道:「安小姐,你好好的休息吧,別再動傷口了。 香愛 這幸好割的是靜脈,萬一割的是動脈,我想救都救不了你。」

「嗯,我知道,謝謝你。」

清歡低聲說。

醫生微微頷首,退出了房間。

清歡望著醫生的背影,輕輕地吐了口氣。 第2170章雙生花:我為什麼來,你不是很清楚嗎?

她不知道自己這麼做,能不能阻止顏溪回家的腳步。可如果不做什麼,就這麼由著他帶自己去異國他鄉,她一定會後悔終生。

清歡安靜的躺在床上。

沒多會兒——

門被人吱嘎一聲,從外面推開。

緊接著,顏溪的身影出現在了門口。

「為了逃避我,你可以做到這一步嗎?」

他的聲音說不出的陰冷。

清歡聽到熟悉的聲音,背後一僵。

輪椅滑在地上,發出輕微的咕嚕聲。

而後,那聲音漸漸地靠近床鋪。

直到離清歡很近的地方,停了下來。

顏溪看著假裝睡著的清歡,伸手觸碰向她的臉頰。

剛碰到,清歡忍不住打了個哆嗦,緩緩地睜開眼睛,看著他,緊張的問:「你怎麼來了?」

「我為什麼來,你不是很清楚嗎?」

顏溪反問,犀利的目光幾乎穿透了她的身體,看到她的想法。

「……」

清歡安靜了幾秒鐘說,「我是不小心打碎了玻璃杯,划傷了自己。」

「你覺得這樣的解釋,我會相信嗎?」

當然不會相信。

普通人看到這樣的場景,尚且會起疑心。

更別說是顏溪這麼聰明的人了。

清歡心裡明白,可嘴上卻說:「不管你信不信,事實都是如此。」

見她耍賴,顏溪唇角微微的上揚,露出了一絲笑容。

「好,我相信你。你不就是想留在這裡,等你親愛的查理叔叔和青城弟弟來救你嗎? 反穿之愛上唐朝王爺 清歡,我成全你。」

他答應的那麼爽快,令清歡心裡有些忐忑不安。

「你想做什麼?」

「等他們過來了,你不就知道我想幹嘛了嗎?」

暴力醫妃颯且甜 顏溪沒有給她明確的回答。

可越是這樣,越讓人覺得他不懷好意。

「不許你傷害他們,顏溪,你要是敢動查理叔叔和青城一下,信不信我跟你拚命!」

清歡神情嚴肅的威脅。

顏溪陡然變了臉色,道:「不想讓他們受傷,那就跟我走。你若是執意留在這裡,我會讓他們知道,什麼叫血的代價!」

他要得到的人,誰都不能阻攔!

誰敢攔著他,那他就殺了對方!

不管是慕洛琛,還是查理,都是一樣的!

顏溪眼裡儘是冷意。

清歡聽到他飽含森冷的話,忍不住打了個寒顫,「你真是瘋了!」

「我瘋了的事實,用不著你一再的提醒。記住了,乖乖的跟著我們離開。否則,你就等著給查理和青城收屍吧!」

話說完,顏溪抬手,示意傭人推著自己走。

清歡想要挽留他,再跟他說幾句話。

可剛動彈了一下,便牽扯到了傷口,疼的直擰眉頭。

沒辦法,只好躺回了床上。

顏溪聽到身後傳來細微的動靜,神色微變。

可最終也沒讓傭人停下腳步,而是徑自離開了。

……

當天晚上,一行人便收拾好了行李,準備乘客機,直接從此地飛向米國。

清歡被醫生和護士看著。

以免她傷口處問題,來不及解決。

顏溪沒有再來看清歡,可時不時的叮囑手下的人,好好看著她,別讓她跑了。 第2171章雙生花:圍堵

清歡被人扶著,上了客機。

望著底下漸漸被縮小的景物,她眼裡說不出悲涼。

到底還是被他帶走了。

再見到家人,也不知道是何年何日。

……

飛機緩慢的上升到萬米的高空,朝著米國的方向飛行。

然而——

沒飛多遠,幾架戰鬥機悄然靠近。

緊追在他們身後。

其中一架戰鬥機里坐著年僅十五歲的青城。

他拿起對講機,說:「父親,已經跟蹤到他們的位置了,隨時可以展開攻擊。」

「將他們攔截下來,確保清歡的安全。」

「是。」

青城指揮其他的戰鬥機,從兩側包抄客機。同時,將火力打開。

轟!

子彈打在客機上,發出巨大的轟鳴。

整個客機搖晃了起來。

坐在客機里人注意到這一情況,馬上向顏溪彙報。

「少爺,不好了,瑞典王室已經追趕上來了。目前,我們已經偵測到的,有八架戰鬥機,在準備攻擊我們。」

客機的速度遠不如戰鬥機的。

對方的數量也遠在他們之上。

想要逃跑,根本不可能。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