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拾好。

陸少宸帶着蘇薇兒下樓,一路上更是緊扣着蘇薇兒的右手,而蘇薇兒也沒有任何掙扎的意思,看上去真的像是一對幸福的情侶一般。

這會兒午餐時間,來回倒是有不少員工,看到總裁拉着的帶着口罩的女人,除了震驚還是震驚,這到底是上輩子拯救了銀河系的女人,才能得到總裁如此厚愛,真的太幸福了。

蘇薇兒跟着陸少宸出去,又怎麼會沒有注意到周圍那異樣的視線。

但是如今她竟然沒有像之前那樣反感和陸少宸一起時被人注意的反感,甚至坦然接受。

上車。

陸少宸親自拉開了車門,護着蘇薇兒上車,看上去完全就是紳士貼心的丈夫一般。

隨即,陸少宸上前。

警衛關上車門。

車緩緩駛離大廈。

君悅酒店,早定好的包間。

服務員帶着兩人上樓。

而在兩人經過廊道時,對面正好出現在廊道之上幾名身着正式的西裝中年男子正交談着什麼,而爲首的一位中年男子正是方勤國,方雪嫣的父親。

正好跟在她身後的也是方纔趕過來的郭子珉。

而陸少宸拉着蘇薇兒走進包間時,正巧郭子珉看到了蘇薇兒跟着進去的身影,只是那一眼,郭子珉整個人一驚,睜大的雙眸,剛剛那個女人是蘇薇兒?

方勤國回頭看着郭子珉問道:“子珉你說呢?”

話落,郭子珉猛地緩過神來,收回視線,“是!方總的這個方案的確很有展望度!”

但此刻郭子珉卻已經心不在焉,仔細一想,剛剛那個背影絕對是蘇薇兒,那陪着她過來的肯定就是她背後的金主。

蘇薇兒隨便點了幾道菜。

之後陸少宸點了幾樣。

“等會兒也跟我回公司,三點你去接寶寶回家,寶寶看到你應該會很高興!”

對於陸少宸的提議,蘇薇兒倒是沒有拒絕,反正要去接寶寶,她就懶得再跑回去。

“今天怎麼突然想着到公司來?”陸少宸突然問道着。

話落,蘇薇兒一愣盯着陸少宸,突然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男人的話,垂眸收回視線,低聲道:“沒什麼,順路過來看看而已。”

她也說不清自己到底是吃錯什麼藥了,竟然就到了陸少宸的公司,這會兒被問起來,臉頰不禁一陣的紅暈,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緊張個啥,在這個男人面前有什麼好緊張的?

陸少宸又怎麼會沒有看出蘇薇兒的異樣,竟然還能看到她這樣緊張的小模樣。

看着她這樣子,心底更是異常的愉悅。

甚至是比成功了一項大項目似乎還讓人高興!

男人倒是沒有繼續逼問下去,他現在是摸清這個女人的脾性,說不定這會兒逼問這個女人,馬上都可以跟你翻臉,所以點到爲止最好。

“對了!你臉上紅疹原因,人已經給查到。”

話落,蘇薇兒一怔,擡眸盯着陸少宸。 身陷險境,林婉兒強迫自己冷靜下來,雙腿往前一伸,用兩隻腳蹬住地上女人的肩膀,用力一踩。

俗話說胳膊拗不過大腿,雙臂的力量就算再大,也肯定比不上腿部力量。

林婉兒一蹬之下,地上女人終於拿捏不住,放開了她的雙臂。

不過此時,銀針已經到了頭頂,躲肯定是來不及了。

林婉兒只得調集真氣,護住自己的百會穴,希望能擋下這一擊。

銀針落下,一股尖銳的疼痛感瞬間直穿大腦,林婉兒不禁全身一顫,感覺意識都有些混亂。

不過還好,因爲有真氣護體,銀針只扎進表皮,速度就減慢下來。

林婉兒也不躲,伸手飛快的在腰間一抹,一道匹連似的銀光就出現在手中,朝着身邊的女人掃去。

這柄軟劍,是之前張誠爲林婉兒專門購買的,乃是八段光的極品法器。

第一次使用是在萬象空間,當時有這把神兵在手,林婉兒連屍魔都能擋住,要是掃在人身上,絕對是砍瓜切菜,瞬間一分爲二。

那女人也知道厲害,不敢硬抗,立刻收手,雙腳在地上一蹬,整個人向後翻騰一週,跳到了兩米之外。

地上的女人也連忙爬了起來,遠離林婉兒。

“你們是誰!”林婉兒俏臉生怒,手持軟劍大聲問道。

其中一個女人冷笑一聲,“果然厲害,若不是提前有準備,我們兩個怕是還拿不下你。”

林婉兒眉頭一皺,明白這兩人處心積慮的襲擊自己,應該所圖不淺,眼下人生地不熟的,不宜久鬥,還是先找到張誠再說。

但她剛打算突圍,突然產生了一絲異樣感覺,令她渾身一顫,手腳放軟,一股詭異的氣息,突然從頭頂衝進體內,纏繞住她的三魂六魄。

針上……還有毒!

林婉兒瞬間大驚,但是等她想抵抗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提不起半點真氣,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

意識消失之前,林婉兒只聽到房門打開,似乎有什麼人走了進來,隨即就倒在了地上,什麼也不知道了。

“少宗主,妥了。”兩個女人看着剛進門的青年男子,眼中滿是仰慕之色。

“做得不錯。”寧一秋看了看地上的林婉兒,嘴角浮現出一抹笑容,“記住,此事決不能泄露出去,更不能讓掌門知道。”

一個女人連忙點頭,信誓旦旦的說道:“放心吧,少宗主,現在人都被引到上面去了,除了我們,絕不會有別人知道的。”

另一個女人猶豫了下,有些擔心的說道:“少宗主,現在可是在大佛寺,我們這樣做,會不會有什麼麻煩?”

“麻煩?”寧一秋冷笑一聲,“現在不是我們有麻煩,而是那個張誠有麻煩了。”

“少宗主,最近那個張誠鬧出的事可不少,實力肯定不簡單,萬一讓他知道了這事,只怕不會善罷甘休。”

寧一秋深吸一口氣,“知道又怎麼樣?現在這情況,誰還會相信他們說的話,現在他道侶也落在我手上,想要換回去,就只能乖乖的來求我!”

寧一秋雙眼精光連閃,臉上滿是亢奮。

圓慧的事,不過是個引子而已,爲的是將張誠和其他人引開,讓神君觀被衆人排擠猜疑。

但是就算張誠真被大佛寺弄死了,對他寧一秋來說,除了能出口氣,又有什麼好處?

他要的,不光是張誠死,還要將他所有的東西都奪過來!

不光是先天八卦圖解,還有金磚,還有煉製特殊符紙的方法,乃至整個神君觀,都是寧一秋的目標。

所以,他從一開始就盯上了張誠身邊的人,相對於王大富或者那個佛修小子,林婉兒自然是最好的人選,只要抓住了她,就不愁張誠不就範。

不過這幾人都住在一個房間裏,實施起來有點麻煩,原本寧一秋是打算將他們三人一起引過來,然後同時拿下,但沒想到王大富和諶小冰居然沒在房間。

這在寧一秋看來,真是老天爺幫忙,幫自己省了不少力氣,最後不過略施小計,就輕鬆拿下了林婉兒。

他心裏明白,自己這樣做,張誠絕對會恨死自己。

對於這一點,他是有顧忌,但並不怕。

經過圓慧的事,張誠的名聲現在已經臭了,不管他說什麼都沒人會信,甚至還會認爲,所謂的道侶失蹤,只不過是他想逃跑的藉口而已。

再說這裏是大佛寺,法術界巨擘雲集,只要事情做得隱祕,張誠就算再恨自己,肯定也不敢怎麼樣。

而且在他看來,自己可是崑崙上數百年一遇的修煉天才,下一代掌門候選人,年紀輕輕就晉升天師牌位,就算對比佛門四傑也不遑多讓。

就算真動手,也不會怕了張誠。

在寧一秋看來,自己的計劃天衣無縫,到了最後,所有的東西落進自己的手裏,張誠被盛怒的圓慧斬殺,這一切簡直是太美妙了!

但是這件事的關鍵之處,就是絕對不能讓人發現,否則不光之前所做的前功盡棄,自己也會惹上大麻煩。

所以林婉兒不能留在大佛寺,必須儘快送走。

現在無論是大佛寺的僧人還是參會的山門都被吸引去了上面,正是自己最好的機會!

寧一秋不敢耽擱,從袖子裏抖出一張紫符,咬破中指在上面畫了幾個符號,然後讓兩個女人將林婉兒從地上扶起來,將符紙貼在了林婉兒的脖子後面,然後又拉起衣領擋住。

隨着寧一秋輕念幾句,林婉兒的眼睛緩緩睜開,但是卻沒有神采,搖搖晃晃的站在原地,好似在夢遊一樣。

兩個女人放開手,一臉崇拜的恭維道:“少宗主真是法力高深,隨意畫一道符,居然就能控制住這女人。”

“這叫控神符,能暫時操控失去意識的人,對我來說不過是小手段而已。”寧一秋嘴上說的平淡,但眼裏還是忍不住露出一絲得意,“你們兩個趕緊回去,裝作什麼都不知道,記住!千萬不要露出馬腳!”

“是!”

兩個女人點頭領命,小心翼翼的打開門,掃一眼發現外面沒人之後,才走出房間,快步離開。 這時,一聲老沉的喚道聲從身後響起,郭子珉猛地緩過神來,側頭看去,只見方勤國朝着這方走來,似乎才意識到了什麼,忙的上前,抱歉喚道:“方總!”

方勤國頓住腳步看着郭子珉:“子珉你在這裏做什麼?”

“不好意思方總,我剛剛是在想事情,我也有些事情想和你探討一下,抱歉,我一時失禮了。”

“……”

“有什麼事情等午餐後再說,你現在回去和秦總他們道歉。”

話落,郭子珉忙的道:“是是是!”

隨後跟着方勤國回到了包間,郭子珉和敬酒道歉,午餐結束之後,兩人送別了幾位大老闆,亦是上車。

“子珉你要說什麼事情?”

“……”

“方總我現在擔心的是有人要翻蘇致遠的案子。”

話落,方勤國臉色一沉,側眸看了一眼郭子珉,“你哪裏得來的消息!”

郭子珉回答道:“就是蘇薇兒!”

聽到這個回答,方勤國臉色瞬間輕鬆模樣,甚至眼底帶着嘲弄的笑意。

“蘇薇兒?難道還怕一個黃毛丫頭來翻案,子珉她是做了什麼讓你能去擔心她還能弄出什麼幺蛾子?”

說話的語氣諷刺蔑視至極,完全沒有將蘇薇兒放在眼底。

“不是!方總,我當然不不會擔心一個蘇薇兒能做什麼,只是現在蘇薇兒不知道投靠了誰,也不知道是跟了那個金主?

按照她的那點關係根本不會找到當年貓膩,但是我今天見到她,她說道這件事情,看她的表情,她肯定知道了什麼。

但是單憑她想知道根本是不可能的,唯一的解釋就是有人幫她查了,現在就不僅僅是她一個。”

說着,郭子珉心底是擔心。

而方勤國的臉色越發沉重。

只聽到郭子珉繼續道:“還有雪嫣在LK,現在不管做什麼都百般受阻,這無不是證明有人在背後幫着蘇薇兒,所以我擔心的現在要翻案子的不只是蘇薇兒。

剛剛我看到蘇薇兒和一個男人,所以想確認這個女人跟着的男人到底是誰?所以方總我們現在要先做準備!”

而此時方勤國的臉色不在像方纔那樣輕鬆,變得凝重至極。

“我會聯繫人壓下這個案子!封案!”

聽到這話,郭子珉心算是落下,畢竟方氏的背景實力也不是一般什麼人能撼動的。

“好!如果方總處理,那這件事情肯定沒有問題。”

陸少宸帶着蘇薇兒回到了的大廈。

蘇薇兒剛躺下一會兒,身後的男人爬上牀,直接掀開被子朝着她睡過去,伸手直接將女人摟在懷裏。

蘇薇兒猛地回頭看着男人,但沒有激烈的去掙扎反抗這個男人。

陸少宸面帶溫柔笑意,狡黠的目光,“除了睡覺還能幹什麼了?”

蘇薇兒就盯着他,雖然眼底是抗拒的眼神,但是身體卻沒有要激烈的去反抗這個無賴男人。

就瞪了這個男人一眼之後,隨即猛地收回視線,憤憤不平的樣子,裹了裹被子閉眼睡覺,不要理會這個男人。

她當然感受得到這個男人還就只穿了一個平角褲,背靠那結實有力的肌肉,寬厚的懷抱,籠罩那強烈的荷爾蒙氣息,無不是刺激着蘇薇兒全身的神經細胞。

強忍自己閉眼無視。

看着蘇薇兒的動作,陸少宸只是淺脣一笑,伸手抱着懷裏的女人緊了幾分。

甚至一腿還直接壓在蘇薇兒雙腿上,被子之下兩人完全就是親密情侶姿勢。

蘇薇兒就靠着男人沒有任何掙扎,就閉眼睡覺。

甚至這會兒男人都要幹壞事的趨向,一手已經直接探入她上衣內,觸碰到了那滑嫩的肌膚,這樣的觸覺無不是在自己着男人全身的神經細胞。

感受到異樣的溫度,蘇薇兒全身瞬間警惕而起,回頭瞪着這個流氓男人,“你做什麼?”

但是某人卻還是一副無所謂淡然的態度,“感覺有點熱了,還是脫了衣服睡比較好。” 兩個女人離開之後,寧一秋臉上的雲淡風輕瞬間一掃而空,貪婪的看了林婉兒一眼,冷笑道:“沒想到張誠一個鬼物,居然還豔福不淺,能找到如此美貌的道侶……反正他也快完了,以後正好讓我享用了!”

說完,寧一秋拍了拍林婉兒的肩膀,直接負手走了出去,而林婉兒搖晃了幾下,也亦步亦趨的跟在了後面。

走在走廊上,隱約還能聽到上方傳來爭鬥之聲,寧一秋心裏更是得意。

打吧!

等你回來,發現自己道侶不見時,不知道會是怎樣一副表情。

到時候我會讓你跪在我面前苦苦哀求,然後一腳將你踩進泥裏!

到那時候,你就會明白,得罪我寧一秋,會是什麼下場!

他越想越興奮,不禁加快腳步,朝着階梯處走去,只要把林婉兒送出大佛寺,就算張誠有天大的本事,也沒用了。

但讓他沒預料到的是,當他來到大佛左肩,正準備沿着階梯往下走的時候,身後突然傳來一聲叫喊。

“什麼情況?人都跑哪去了?”

寧一秋心中一驚,回頭看去,才發現諶小冰雙手提着褲子,正一邊東張西望,一邊往這邊走。

這人是從哪冒出來的!

寧一秋瞬間面色一變,拉住林婉兒的手,就要往下走。

但是諶小冰的目光已經看向了這邊,高喊道:“林老師,你這是要去哪兒?其他人都到哪去了?”

見林婉兒不答話,還被一個男人拉着,諶小冰頓時一頭霧水,拴好褲子三兩步就趕了上來,再次問道:“林老師,你幹嘛呢?怎麼不說話?”

見對方已經追上來,寧一秋心裏頓時七上八下,硬着頭皮說道:“哦……她有些不舒服,所以讓我陪她下去走走。”

諶小冰一愣,“這大半夜的,有什麼好走的?還有你小子是誰?我怎麼沒見過你?”

諶小冰雖然知道寧一秋這個人,但是從來沒親眼見過,所以此時也不認識。

寧一秋笑了笑,淡淡的說道:“我是青城山弟子,是林道友的舊識,今日偶然相見,所以在一起敘敘舊。”

一聽這話,諶小冰更是摸不着頭腦,“林老師修煉才幾個月,啥時候在青城山有舊識了?而且青城山跟咱們打交道的就只有華坤老頭那幫人,你是誰的門下?”

寧一秋就是隨口一說,面對諶小冰的追問,一時間就有點答不上來了。

而且說了這麼久,林婉兒居然一直不吭聲,只是低着頭,身子還有些搖晃,好像夢遊一樣。

諶小冰也不是傻子,很快就發現事情不對,假裝不在意的伸出手,一邊去拽林婉兒的肩膀,一邊說道:“哦,剛纔張誠說有急事找你,咱們還是先回去一趟吧!等完事了,你再跟你老朋友敘舊。”

寧一秋眼中冷光一閃,屈指一彈,一枚銅錢瞬間飛出,擊向諶小冰的手腕。

諶小冰早有提防,立刻收手躲了過去,怒道:“你小子果然有鬼!你到底是誰?對林老師做了什麼?”

眼見被諶小冰識破,寧一秋雖然氣惱,但也不怎麼擔心。

反正這小子也是神君觀的人,就算看見了自己,事後說出去也沒人會信。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