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澤坤面色一瞬數變,身形更是如出膛的炮彈般向一旁橫飛了出去。

「這劫雷的力量……」

慕澤坤不由得發出一聲驚呼,臉色之中竟然有畏懼流轉。

慕澤坤出關之時,也引得劫雷降落,可那時的慕澤坤卻是面不改色,雲淡風輕的便將劫雷輕鬆擋下,哪裡像現在這般狼狽?

慕澤坤的雙手用力按在胸口之上,好像一顆心隨時都要從胸腔里破體而出了似的。

萬東的修為已然突破仙人二品,並且直逼仙人三品,這劫雷竟也跟著水漲船高,變得異常兇猛!原本慕澤坤以為,自己拼著受傷,定能將這劫雷替萬東擋下,可是現在他才發現,自己將事情想的太簡單了!

如果早知道萬東竟是如此變態,如果早知道這劫雷的力量會根據應劫之人的修為而增長,慕澤坤說什麼也不會讓萬東輕易的嘗試迷天印。

「該死!又來了!」

還沒等慕澤坤從頭波劫雷中緩過神兒來,第二波劫雷就已經落了下來。慕澤坤沒有別的選擇,只能一咬牙,再次迎了上去。

這次慕澤坤再也沒有一絲保留,雙手同時推出,將一身修為提升發揮到了十成。兩道由仙氣凝聚而成的白色光柱,好似兩條出海的狂龍,咆哮奔騰,從左右兩側向著劫雷轟去。

轟!轟!

巨響掀天,風起雲湧!劫雷散去,慕澤坤亦如被抽飛的棒球,斜刺里飛出了數十丈遠。待落地之時,慕澤坤的雙手雙臂,麻的就好像已經不屬於他了似的,嘴角處,一股血流緩緩溢出,面色已是有些發白。

這也就是慕澤坤,若是換了慕天南等人,哪怕是十個綁在一起,也架不住這一道劫雷!

「我的小祖宗,你倒是快點醒過來啊!」

慕澤坤瞥了一眼萬東,一張老臉苦的彷彿能擠出兩斤膽汁來。

接連兩道劫雷都被慕澤坤擋下,老天似乎也怒了,但聽陣陣雷鳴聲響,在那濃的化不開的劫雲之中,銀蛇狂舞,竟隱隱有要連結成網,匯聚成片的架勢。

咔嚓!咔嚓!

慕澤坤驚魂未定之時,兩道霹靂同時如驚雷般自九霄轟落下來。

這一次,竟同時落下了兩道劫雷!而且這兩道劫雷,每一道的力量,都比原先的兩道提升了數成!

這劫雷本就是一道比一道強悍,對這一點,慕澤坤倒是清楚,可印象中,兩道劫雷齊下的事情,他卻是第一次聽說!

這一來說明,天道確實因為某種原因產生了變化。二來也說明,此天對萬東的殺意已然高熾到了極點!

「這是要逼著老夫拚命哇!」

慕澤坤的神情劇變,右手一招,一柄閃爍著紫色電芒的神劍,直從他的儲物戒指里飛射而出。劍出如龍吟,震動四方,不用問也知道,這定是一柄了不得的神兵。 這不過才是剛剛開始,便已有兩道劫雷齊下,到了後面,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慕澤坤的心直沉到了谷底,看來今天他就是拼了老命,恐怕也難保萬東周全了。

如果慕澤坤此時萌生退意,隨時都可以退走。雷劫針對的是萬東,並不是他!可在慕澤坤心思,連往這邊想一下都沒有。一個念頭,早已是堅定如鐵,那就是,即便死,也要與萬東死在一起!

「狗日的老天,你就那麼見不得有人勝過你嗎?紫影,咱們與這賊老天拼了!」

慕澤坤怒聲喝罵,他手裡的紫色神兵,似乎也有靈性,竟在此時震顫起來,不斷的發出聲聲嗡鳴。一道道紫色的光紋,猶如水中的漣漪,緩緩盪開,一股古拙玄奧的氣息,隨之鋪展。

慕澤坤一百多年前,便已名震道門,卻鮮有人知,他最擅長的乃是劍一道!

面對兩道劫雷的威脅,慕澤坤不敢有絲毫的保留,耗費百年方才凝聚而成的仙氣,猶如不要錢般的瘋狂灌注入紫影之內。讓那紫影的光華更盛,彌散天地間的劍意也是愈加的瘋狂霸道!

不成功便成仁!這便是慕澤坤領悟到的劍道真諦!

「給我滅!」

伴隨著慕澤坤的一聲爆吼,紫影劍身劇顫,無數紫色劍影,瞬間噴涌而出,層層疊得,直將方圓數百里,都化作了一片劍的海洋!慕澤坤虛浮半空,高擎的右手猛然劈下,劍海頓時翻滾著化作兩片劍影狂潮,毀天滅地般的向著兩道劫雷轟去!

劫雷與劍影狂潮很快便撞在了一起,如同潮水狠狠的撞在了礁石之上,無數紫色劍影瞬間崩滅,化作星星點點的紫芒,飛濺縱橫。地上的樹木,建築,無不遭殃,損毀者不知凡幾。

劍影狂潮與雷劫電光糾纏在一起,不說其威勢如何,光是那彗星撞地球般的波瀾壯闊,便足以讓人心神震顫!

遠在山腰,遙望峰巔的慕天南等人,無不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懾。那華美瑰麗的色彩,猶如煙花般燦爛!這一幕必將永遠鐫刻在他們的腦海中,此生難忘!

為了對抗劫雷,慕澤坤幾乎已經使出了渾身解數!待兩道劫雷終於被紫影劍潮消磨乾淨之時,慕澤坤也無法再承受,張口噴出了一道血箭,一張面龐慘白如紙!

「狗日的,你還不散去嗎?」

慕澤坤死死的盯著天空中的劫雲,多麼希望它們能就此散去,讓陽光重新普照大地。可希望總是美好的,現實卻往往是殘酷的!劫雲非但沒有要散去的跡象,反倒愈加黑暗陰沉!其中不時閃爍飛躥的電芒,竟真的一點點兒的連結在了一起,一張劫雷大網,就在慕澤坤的注視下,豁然成形!

「不是吧!?」見到這一幕,慕澤坤驚的眼珠子幾乎都要跳了出來。這種程度的劫雷,別說是他了,哪怕是人仙十品的大能,也未必能夠接下。

「真是一點兒機會也不給啊!」

慕澤坤不禁發出了一聲嘆息,一張臉瞬間便化作死灰一片!

「我靠!老爺子,你沒事兒招惹雷劫幹什麼?」

就在慕澤坤內心一片灰敗的時候,卻響起了萬東充滿訝異的喊聲。 吊打穿越者 慕澤坤驚喜交加的扭頭望去,果不其然,萬東已然清醒了過來,正一臉狐疑,甚至責怪的瞪著他。

「你小子放什麼狗屁呢!?」慕澤坤的驚喜並沒有持續多久,便化作了一片狂怒。

自己拼死拼活,豁出了半條老命為你小子抵擋雷劫,你小子倒好,醒過來也不說幾句感激的話,竟是倒打一耙,簡直不是東西!難怪雷劫來的這麼兇悍,就你小子這人品,就算你沒修成仙,老天也的劈死你!

萬東也是剛剛醒過神兒來,還沒弄清楚情況,所以才會說出那樣一句。很快他就意識到不對勁了,天空中的雷劫,分明是沖著他來的,一股極為強烈的死亡威脅,直在他的心頭徘徊不去!

「這雷劫是我引來的?」萬東不禁發出了一聲驚呼。

「你以為呢?」慕澤坤沒好氣的吼了一句。

「我靠!老爺子,你的迷天印到底有沒有用啊?我明明施展成功了,怎麼還會引來雷劫,你該不會是騙我的吧?」眼看劫雷交織而成的大網,便要灑落下來,萬東的額頭直冒冷汗。那種強烈的死亡氣息,比起當年在凡俗小世時,李白衣帶給他的,絲毫也不遑多讓!

「你你你……你氣死老夫了!」

見萬東不『自省』,反倒將責任都推到了他的身上,慕澤坤氣的一張臉幾乎都要綠了。

不過在這個當下,慕澤坤沒工夫去跟萬東置氣,瓮聲道「別廢話了,你我聯手,搶在雷劫之網還未徹底形成之前,主動出擊,說不定能拼出一線生機!」

「好!」生死關頭,萬東也不敢猶豫。

爆喝一聲,掌鋒瞬間提起。在這雷劫面前若還有所保留,那簡直就是自己找死了!風之真諦,雲之真諦,劍之真諦,融合真諦……萬東徹底爆發了!

仙氣凝聚而成的白光,自掌心噴薄而出,滿帶著一股大河大川的宏偉氣勢,震人心魄!

慕澤坤見此,嘴裡直有些發苦!此時的萬東,竟然已遠遠的超過了他!慕澤坤頓時覺得,自己這兩百多年的歲月,真是白活了!

沒有太多的時間糾結,慕澤坤再次祭起了紫影,催動起連山般的劍影,配合著萬東的攻勢,向那雷劫之網轟去!

轟!

但聽一聲巨響傳來,萬東的身軀猛然一震,直接從虛空中墜落下來。慕澤坤的情況還要更糟,接連噴出了三道血箭,臉色已由白轉金,一看就知道傷的不輕。

可兩人都顧不上查看自己的傷勢,急急的抬頭望去,這一望,兩人都一種如墜冰窖之感。那一張雷劫大網似乎完全沒有受到影響,不但恐怖的氣息無減,甚至已經徹底成形,隨時都要傾壓下來。

「看來我若不死,這賊老天是誓不罷休啊!」萬東的嗓音中滿是憤恨。

慕澤坤卻是嘆息了一聲,感慨的道「若我是老天,也容不得你這妖孽!」

萬東的出現,幾乎徹底摧毀了慕澤坤的世界觀和人生觀!想想自己活了兩百多年所取得的成就,竟然還比不上萬東的二十年,他都有一種禁不住要將萬東掐死的衝動。

「老爺子,這雷劫是針對我的,你若是現在走,還來得及!」萬東霍的轉頭看向慕澤坤說道。

「這道劫雷之網一旦落下,只怕整個慕家第一峰,都要被夷為平地!這裡是我的家,我不走!」

「可那樣會死的!」

「哼!老夫活了兩百多年,若是還不能將生死堪破,未免也太蠢了些!」

萬東沉默了片刻,幽幽的道「老爺子,這是我的命,你用不著陪著我去死?」

「我們修道之人,歷經千辛萬苦,上下求索,為的不就是逆天改命嗎?你若是認命,那你就不該修道!」

「可是……」

「沒什麼好可是的!你要真的是人中之龍,那就搞定這劫雷,讓老夫看看!」

慕澤坤說這話的時候,自己都不信!劫雷交織成網,這在道門千萬年的歷史上,也是第一次發生!

老天要是不要臉的跟你玩兒賴,你還不如自己了斷,來的痛快!

可慕澤坤的話,卻是讓萬東的內心猛然一震!他的確不能就這樣認栽,去了仙庭的慕蓮,正還等著她!無數的親人兄弟,還要他來保護,他已然沒有資格輕言失敗!

只是這劫雷交織成的大網,威力無窮,想要硬扛下來,只怕是門兒都沒有。該怎麼辦呢?萬東的腦子前所未有的轉動起來!在求生慾望的支撐下,萬東的心神竟逐漸平靜,並且越發清晰。

「難道真是天妒英才嗎?」慕澤坤不時的發出陣陣嘆息,不是為了自己,卻是為了萬東。

天才的夭折隕落,怎能不讓人心痛?

「老爺子,你的迷天印能否提升境界?」萬東突然問了一句。

慕澤坤一時沒有反應過來,整個人直有些發愣。

不等慕澤坤作答,萬東卻已打定了主意,要想度過此劫,說到底還要著落在迷天印上。萬東的修為已經無限接近於仙人三品,可迷天印卻只能遮蔽住仙人一品的氣息。要想其能遮蔽仙人三品的氣息,那就必須提升迷天印本身。

「這……這可能嗎?」

慕澤坤醒過神兒來,便忍不住的搖頭。他閉關苦思了二十年,方才創出了迷天印,萬東卻要在須臾之間,將其改造提升到仙人三品的境界,這聽上去就有些不靠譜兒。

需知,改造提升一門神通,甚至比創造一門神通,更要來的艱難!更別說,萬東已經沒有時間了!

可萬東顯然已經打定了主意,對正欲落下的劫雷之網竟是看也不再看一眼,只是一門心思的感悟起迷天印。

縱然覺得萬東是在做無用功,慕澤坤卻也不能不表示佩服。能在這樣的巨壓下,表現出這樣的鎮定,光這一點,便足以自傲!

隨著萬東的感悟,一道道金色的紋路,紛紛從萬東的身前顯現出來,對這些金色紋路,慕澤坤自然是十分熟悉,每一道都是他深思熟慮創造出來的,每一道幾乎都達到了完美,無可更改。而且,萬東也並沒有對它們做出任何改變,正如慕澤坤所說,萬東想要改造提升迷天印,實在是太難了! 劫雷交織而成的網,異常狂暴,此時還未壓下,慕澤坤便已嗅到了濃濃的死亡氣息。在如此之大的壓力之下,還要潛心頓悟,簡直就是不可想象。慕澤坤著實納悶兒,萬東的心咋就那麼大呢?

「不行!如此天縱奇才,若是就這樣隕落,未免太過可惜!老夫縱橫兩百餘年,看盡人間風景,若是能以此殘軀,換取小東的新生,怎麼也說的上是功德無量!」

慕澤坤完全不相信,在這個節骨眼兒上,萬東能夠提升改造迷天印,可他的內心又完全無法接受萬東就此隕落,幾乎沒有太多的猶豫,慕澤坤便已打定了主意,以自己的性命去換萬東的性命。

慕澤坤的脾氣性格,著實不討人喜歡,可這股子滲透到靈魂中的大義,卻不能不讓人敬佩!

劫雷之網所爆發出的威勢,還在瘋狂攀升,好像永無盡頭。無數道銀蛇般的電光交織在一起,不斷的閃爍著刺目的寒光,徹底撕裂了黑暗,將方圓百里都照的纖毫畢現。

不說是在山巔,哪怕是在山腰,人們也難逃其影響。慕天南等人的頭髮,無不根根豎起,渾身的皮膚,更是彷彿不斷有電流流過一般,傳來一陣陣的麻意。可這些相比起眾人心頭所承受的重壓,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彷彿揮舞著鐮刀的死神,此時就站在他們的身後,生命隨時都要走到盡頭。

這樣可怕的天地異象,即便是慕天南也是聞所未聞!此時望著山巔的天空,慕天南整個人一臉的獃滯!

「二叔,這……這裡安全嗎?」

慕羽成的心就好像是在驚濤駭浪中漂泊著一般,一刻也安定不下來。臉上滿帶著無限擔憂的問了一句。

慕天南根本就沒有答案,只能沉默以對!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只到此時,我才真正明白了這句話的含義!」蕭振威嗓音發顫的低喃了一句。

這句話立時便在眾人的心頭引起了共鳴,腦袋中緊接著便迴響起了萬東當日所誦的『天地大道論』!每一個字都猶如晨鐘暮鼓,震撼著他們的內心!

在這劫雷之網的重壓之下,眾人對天地大道論的領悟,意外的又上升了一個層次。這將對他們日後的修鍊產生怎樣的積極影響,只怕是難以估量!可惜的是,在眾人的臉上竟看不到哪怕一絲的喜色,反倒有一股悲憤不甘的情緒,瀰漫開來。

為萬東悲,為自己悲,為天下蒼生悲,更為這不仁的天地而憤怒!

「小東若死,有朝一日,我必踏破這天,踩平這地!」平五娘不愧是巾幗英豪,立時當眾起誓。

字字句句震蕩人心,讓每一個人都不禁攥緊了拳頭!

「開始了嗎?」與此同時,在山巔,匯聚而成的劫雷之網終於失去了耐性,開始傾壓下來。

一時間風停雲住,甚至連空氣都凝固了起來,彷彿天與地要重新合在一起,一股無比沉重的感覺,侵襲而來,比那泰山崩頂,還要令人絕望。

為了滅殺萬東,老天似乎已經做好了滅殺此地一切生靈的準備!

樹林之中,仙獸開始瘋狂!不過是剛剛具備靈智的它們,根本無法與這無情的天地意志對抗!

稍微強悍一點兒的仙獸,開始瘋狂的向其它仙獸發動攻擊,而那些低階仙獸,更是直接選擇了自殺。劫雷之網不過才剛剛開始傾壓下來,方圓百里的仙獸,便先經歷了一場浩劫!

而聚集在此地的人們,也好不到哪兒去!修為高一些的尚能堅持,修為低一些的,不少都已口噴鮮血。這還是因為他們遠離了峰巔,否則此時只怕已經爆體而亡!

不想就這樣束手待斃的人們,很快便自發的團結起來,擁擠在一起,共同誦念天地大道論,希望能以人的意志,對抗老天的傾軋!

以慕天南為首的一干強者,更是一面迅速運轉心訣,一面高聲誦出『天地大道論』。雄渾滄桑的音波匯聚在一起,化作一道無形的屏障,將儘可能多的慕家弟子護住。

得虧了他們,要不然,還不知道慕家今日會遭到怎樣的重創!

而此時的慕家第一峰峰巔,更是好像化作了生命的禁區。一股股強橫無比的毀滅氣息,縱橫掃蕩。即便是以慕澤坤的修為,也不得不全力施展道氣,稍有疏忽,便難保不會受傷。

原本綠意蒼翠的峰巔,在這劫雷之網的氣勢之下,以驚人的速度蕭條下來。慕家培養的天材地寶,靈藥仙草,無不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枯萎,至於那些普通樹木花草,更是直接化作了飛灰。

「小子,這劫雷之網恐怕老夫也支撐不住,但老夫會拚死一試!能不能逃出生天,終究還是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慕澤坤沖萬東低語了一句,身形倏然拔起,直接躍到了萬東的頭頂上空。雙手一陣瘋舞,打出無數印訣,一連七道白光從慕澤坤的身上激射迸發開來,隨後化作七道光柱,按照北斗七星的方位,圍在了慕澤坤的周身。

此時慕澤坤將自己渾身上下的每一絲仙氣都盡數調動了起來,灌注於那七道白色光柱之上!北斗護身陣,這已是慕澤坤最強的防禦手段。

可是面對兇器畢露的劫雷之網,他的心裡,卻是連哪怕半點兒的信心都沒有。

「來吧!今日便讓你嘗嘗老子的厲害!」

面對這般的重壓,慕澤坤非但沒有退縮,反倒是激發出了久違的豪情!雄渾霸道的嗓音,直傳出了百里!

「是老祖的聲音!老祖和小東還活著!」

山腰處的慕天南等人聽到這吼聲,先是一喜,不過緊跟著面色便又黯淡了下來。從這吼聲之中,不難聽出,慕澤坤已經抱了必死之心!

能將慕澤坤逼到這個份兒上,可想而知萬東他們此時的處境有多兇險!

平五娘的眼中頓時便閃爍起了淚光,帶著哭腔兒的道「難道我們就只能這麼眼睜睜的看著嗎?」

慕天南緊攥著拳頭,指甲幾乎刺入了肉里,感同身受,滿含沉痛的道「只怪我們修為太淺,不能助他們一臂之力!」

慕天南此話一出,眾人的心頭無不一痛!這些道門大世界的頂尖兒強者,此番終於算是跳出了井底!

劫雷之網一開始壓下來,速度便不斷加快。而隨著其不斷的壓下,慕澤坤所承受的壓力,也在成倍的提高。只不過才十幾個呼吸的工夫,雷劫距離他還有數百丈遠,慕澤坤便有些支撐不住,喉嚨一甜,張口噴出了一道血箭。

「這劫雷之網竟是如此可怕?!」

慕澤坤倒吸了一口涼氣,渾身就像是墜入了冰窟一般,從裡到外都透著寒意。原本他以為憑藉自己的修為,至少可以給劫雷之網一擊狠的,可是照這樣的情形下去,不等雷劫之網完全落下,他就將被碾壓成渣!

「混賬小子!別再犯倔了,快走,走哇!」

慕澤坤好像發瘋了似的扭頭向萬東吼道。

趁著劫雷之網還未完全落下,萬東還有逃生的機會!以他無限接近於人仙三品的境界,瞬間逃出數十里是毫無問題的。只要萬東選擇逃走,慕澤坤便會毫不猶豫,立即散去自己體內的迷天印,將自己暴露在劫雷之網之下。劫雷之網若是沒能識別出,將矛頭對準了他,那固然是好。就算劫雷之網認準了萬東,那他至少也能為萬東爭取到幾個呼吸的時間。而萬東一旦脫離劫雷之網的範圍,劫雷之網便會散去,而要重新凝聚,必然需要時間。到時候,萬東只要及時的再次散去體內的仙氣,便可無恙。

在慕澤坤看來,這是萬東唯一可以生存下去的機會,他不急才怪!

可惜萬東就好像隔絕了六識,壓根兒就沒聽到他的怒吼。整個人兀自在那裡,不斷的比劃,凝聚出一道道金紋。

慕澤坤急的一雙眼珠子都要跳了出來,正當要再次提醒萬東的時候,卻不料,剛要張口,便有一股無形的威壓,直從高空落下,慕澤坤只覺得自己就好像是被墜落的巨石擊中了一般,伴隨著一股鑽心的劇痛,整個人直從空中砸落下來。

接連噴出了三口血箭,慕澤坤才勉力穩住自己的身形,抬頭一看,那道劫雷之網距離他不過只剩下百餘丈的距離。

如此接近劫雷之網,慕澤坤所承受的壓力,瞬間提升了十倍不止!

哪怕是被仙氣浸潤滋養過的骨骼,也有些承受不住,隨時都有崩裂的趨勢!

這劫雷之網的霸道,再一次的超乎了他的想象。他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渾身上下,每一寸肌膚都在顫抖,都在傳來撕裂般的痛楚。哪怕只是簡單的發聲,對他來說,都已成了奢望。

慢慢的,慕澤坤的意識也開始模糊!那種感覺,就像是即將窒息的溺水者,除了能感受到生機不斷離開自己身體的絕望之外,再也感受不到其他的東西。

「終於還是失敗了嗎?賊老天,你要殺便殺我,放過那孩子,放過他吧……」

正當慕澤坤的意識即將徹底陷入黑暗的時候,一道異樣的金色光芒,閃過了他的眼睛。慕澤坤的心頭猛然一顫,下意識的扭頭望去,朦朦朧朧之中,一道陌生的,嶄新的,卻充滿生機的金紋,緩緩的在萬東的身前浮現出來…… 「這……這是什麼?!」慕澤坤此時也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力氣,竟霍的瞪圓了眼睛,眼神之中滿是新奇與不可思議。

只是此時的萬東,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對迷天印的感悟之中,根本就不可能回答他。而在慕澤坤充滿震驚的目光注視下,又有第二道,第三道嶄新的金紋,接連在萬東的手下浮現出來。

這三道嶄新的金色紋路,金光璀璨,充滿了一種讓人震撼的神聖氣息,其中所傳遞出來的道韻,更是令慕澤坤心頭猛震,彷彿發現了寶庫似的,一時間竟然忘卻了痛苦,臉上滿是興奮之色。

這三道嶄新的金色紋路一出現,萬東之前所凝聚出的金色紋路,彷彿突然開了靈智,竟自發的沖了過去,眾星捧月般的將三道嶄新金紋圍在了中間。

數十道金紋,數十道金色光芒,就如同在冰天雪地之中硬是點起了一團火焰,那溫暖的色澤,頓時便沖緩了刺骨的寒意,猶如希望之光,純凈唯美,令人嚮往!

就連那急速壓下來的劫雷之網,似乎也受到了影響,速度竟然減慢了許多,外放的恐怖毀滅氣息,也跟著消減了不少。

別人的感受或許並不明顯,但慕澤坤卻是感受的清清楚楚!他身上所承受的威壓,好像瞬間消失了一半,內心深處,竟升騰其中微微的輕鬆之感。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