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

一聲巨大的響聲響起,寒冰牢籠也發出了一陣陣的顫抖,此時的冰潔靈更是皺起了眉頭,潔白的額頭上不由得溢出了一絲香汗。

但她還是死死的咬住牙關,這寒冰牢籠可不是一般的招式,這是之前寒冰派在無意中得到的一種保命技能,這種保命技能十分變態,防禦能力很強,除非是遇到恐怖打擊。

因為這並不是屬於一個招式,而是屬於一種陣法。

哪怕是煉神境界的強者,也必須要攻擊一陣子,才能將其給擊破,過程中卻一直需要有人支持著。

另外三名強者也發現了這個牢籠的不凡,更是皺起眉頭,其中一名強者還嘗試出手攻擊,讓他感到驚訝的是,這強悍無比的攻擊擊打在寒冰牢籠上的時候,寒冰牢籠竟然沒有被擊碎,最多是顫抖幾分,雖說也出現了一絲的裂痕,可這也足以說明這寒冰牢籠有多麼的牢固。

「小女娃這一招倒是有那麼幾分意思,看來也不是一個簡單之人,竟然能觸發這樣的招式,倒是讓我大開眼界。」

出手的那名強者忍不住驚呼,眼中出現了一絲驚訝,更多的卻是貪婪,這種強力的招數,能抵擋強者的攻擊,足以說明這個牢籠有多麼的牢固,眼下冰潔靈實力還如此弱小,要是換作是在他們身上,這寒冰牢籠一定會更加結實。

只要有了這樣的招式,如果想抵擋對方攻擊的時候,完全可以用這個寒冰牢籠來阻擋,對他們來說可是一個巨大的誘惑。

「小女娃,你趕緊撤了這一招,隨後把這一招給我們交出來,或許我可以饒你一命,不然的話,這寒冰牢籠破除之時,便是你的死期。」

這一刻,笑面虎也察覺到了這寒冰牢籠的不凡之處,也想得到這寒冰牢籠,畢竟對他們來說,多一個招式可是多一條生路,誰也不願意就這樣錯失了。

「你們想都不用想,我早就已經說過了,無論如何我也不會讓你們傷害陸方半分,哪怕是你們把我給殺了,我也絕對不會因此而放棄。」

冰潔靈很是硬氣,絲毫不願意退讓,讓笑面虎和其他幾名強者憤怒了起來,大鎚子兩兄弟早已經被擊垮在地上,身上不斷流血,在剛才的攻擊中,他們已經陷入了重傷,已經失去了戰鬥力。 「陸方兄弟,我們已經儘力了,對不起,只怪我們太弱了,能幫你的就只有這麼一點點了。」

此時,大鎚子兄弟只能一臉虛弱的開口,在剛才那兩次的衝擊當中,他們已經沒有了任何的反抗,他們能做的就只有向陸方道歉,而陸方正陷入修鍊中,根本就不知道這一切的事情,所有的情況都必須靠冰潔靈來緩解。

「很好,既然小女娃你這麼不懂事的話,我們只能痛下殺手了,原本我還想把你許配給我弟子,但看到你如此倔強的樣子,我反倒是不想給你任何的機會,你這麼著急想找死的話,我們就成全你吧。」

其實笑面虎心中也十分著急,要是真的讓陸方突破了,他們的下場就難說了,他們只能對冰潔靈製造的寒冰牢籠發起攻擊。

決定了這一點之後,幾個煉神強者發動攻擊,出現了一個淡淡的五彩光球,光球上發出來的光芒十分耀眼,也發出一種毀天滅地的氣息,這正是他們領悟到的一種招式,可以利用空氣中的五行能量作為攻擊。

當然,他們能使用的五行能量就只有那麼一點點,但對他們來說已經足夠了,除非你能有五行屬性,不然的話,絕對不能控制當中五行能量,到這個境界之後能如此使用一點五行能量,對他們來說,已經是可喜可賀的了。

要知道五行能量可是能整體提升招式的程度,笑面虎已經發出了以前未突破之前最為強力的一個招式,其他的幾個強者也開始發動,一時之間,四股毀天滅地的氣息傳來,站在寒冰牢籠中的冰結靈臉色大變,眼中也出現了一絲驚慌,但很快就被她緩解了下來。

更是運氣全身元力,準備抵擋住這一次的攻擊,她非常明白以她的實力根本就不能抵擋住幾人的攻擊,可惜如今冰潔靈只有一條路可走,那就是好好的守護陸方。

畢竟陸方在那空間里保護了她一年的時間,現在她也必須要保護陸方一回。

「破!!」

就在這時,幾個強者同時把手中的光球給擊出,四個光球如璀璨的光芒一般,往那寒冰牢籠狂追而去,擊打在那寒冰牢籠之上。

冰潔靈頓時感覺一種壓力山大,突然胸口一悶,一口殷紅的鮮血狂噴而出。

但冰潔靈卻沒有因此放棄寒冰牢籠的抵抗,還是不停的把元力運輸在這寒冰牢籠之中,企圖想抵擋住這些能量體的攻擊,不得不說,如此倔強的性格和陸方的確有幾分相似,此刻陸方正處於突破的邊緣,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這外界的事情。

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口中的鮮血不斷的直噴而出,隨著這五彩光球不斷的進攻,寒冰牢籠開始慢慢的出現了許多裂痕,這些裂痕的出現,讓寒冰牢籠如同一個蛛蛛網一般,慢慢開始消散。

砰!!

老公好可怕:萌上麻辣小鮮妻 一個巨大的爆炸響起,這堅固的寒冰牢籠在這一刻被轟炸得四分五裂,現場也因此吹起了一陣沙塵暴,很多弱者立馬開始抵抗,害怕被殃及。

足足過了十秒鐘的時間,他們才睜開眼睛,沙塵暴也因此平靜了下來,現場的情況卻讓他們感覺驚訝。

因為寒冰牢籠已經被徹底的擊碎了,冰結靈旁邊還散落著一地冰塊,不過在這種天氣之下,冰塊也在快速的融化著,反觀剛才的爆炸,已經炸開了一個大坑,在現場硬生生留下了一個小平台。

這個小平台之上,陸方靜靜地坐在其中,盤腿而坐,在剛才的爆炸中沒有受到任何傷害,冰潔靈用自己的身體抗下了陸方的安危,並且抱住陸方,她的後背卻出現了一道傷痕,還露出了一片白哲的肌膚。

冰潔靈如今的狀態狼狽至極,肩膀上的衣服已經消失不見,在那雪白的肌膚上,還出現了一片血跡,口中的鮮血在不停的直流,眼中也出現了迷糊的感覺,但冰潔靈卻沒有任何想放棄。

「居然沒事??真是出乎了我的意料,沒想到你這小女娃還真的是夠拼的,在這種時刻還用自己的身體幫陸方抵擋住攻擊,莫非你真的不怕死嗎?」

笑面虎皺著眉頭看著冰潔靈,他完全沒有想到這種時刻冰潔靈還拚死護住陸方,想來冰潔靈在這一擊之下,受了重傷,身子也因此變得癱軟,直接趴在了旁邊的地上,變得披頭散髮的,一看就知道肯定受到了不少傷害。

「如果想傷害陸方,就先從我的屍體上踏過,我絕對不會允許你們對陸方產生半點傷害。」

冰潔靈還是不願意放棄,也是睜大眼睛,目光緊緊的盯住笑面虎,把笑面虎給惹怒了,只見他虛空打出了幾個奇怪的結印,在虛空之中,硬生生出現了一把略為透明的佩劍,上面還帶著濃濃的凌厲氣息,有一種能切穿一切的感覺。

「既然如此,你就去死吧。」

笑面虎一點時間都不想再拖下去了,這一刻更是直接出手,帶著凌厲氣息的一擊,往冰潔靈的胸口擊去,要是被這一把鋒利的佩劍擊中,冰潔靈定然是沒了活路,這佩劍還會穿過她的身體,擊向陸方。

這種情況之下,冰潔靈已經沒有了任何反抗之力,因為在剛才的抵擋中,她已經消耗了所有元力,並且身負重傷,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凌厲的攻擊往她的心臟部位刺來。

「陸方,真是不好意思,我能為你做得就只有這麼一點點,如果可以的話,我願意變得更加強大,這一切都是因為我太沒用了。」

這一刻,冰潔靈直接閉上了眼睛,與此同時,也自言自語的開口。

下一秒,一個略微溫柔的聲音突然響起,讓冰潔靈的身體微微一顫。

「不用了,你做得已經非常好了,不需要下輩子,我相信你以後一定能變得更加強大,你做的事情已經夠多了,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我來處理吧。」

這個聲音響起的時候,原本盤坐在地的陸方已經睜開了眼睛,眼中上發出一股耀眼的金色光芒,如果你用心觀看的話,還會發現陸方眼中不僅只有金色光芒,甚至還閃耀著一絲五彩光芒。

不過這一切被陸方很好的掩蓋住罷了。

面對那凌厲衝擊而來的虛空之劍,陸方只是冷冷一笑,手上出現了一絲若有若無的五彩光芒,讓人感到驚訝的是,那凌厲的佩劍在陸方手上不到一米的地方,竟然被抵擋了下來,就好像有什麼特殊的物質一般,無論笑面虎如何努力,都無法讓佩劍再向前行走一步。

不過此刻的笑面虎已經沒有心思再糾結這些東西了,睜大了眼睛,臉上儘是恐懼之色,剛才發出如此凌厲的攻擊,就是為了阻止陸方能進入那煉神境界,沒想到最終還是抵擋不住。

陸方突如其來的出手,也是把他嚇了一大跳。

可陸方卻沒有給他任何機會,另一隻手突然打出了一個奇怪的結印,原本立在他面前的虛空之劍,竟然在這一刻變得顫抖不已,接著直接消失在了虛空中,站在不遠處的笑面虎口中突然噴射出一口鮮血。

到了煉神境界,就能獲得虛空之力,也能掌控到空間的法則,只見一旦被擊毀了,他們也會受到一定傷害,不過這些傷害也不算大。

笑面虎製造出來的虛空之劍,只是被陸方隨手就已經化解了,他自然受到了一定傷勢,可這樣的一幕,讓笑面虎感到驚訝。

「陸方??你,你突破了??」

笑面虎壓根沒有理會自身的傷勢,而是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陸方,這種情況實在是太讓他震驚了,他認為陸方絕對不可能如此輕易的突破,最起碼需要那一兩天的時間,但現在只是用了十多分鐘的時間就完成了這一次的突破,特別是陸方身上發出來的氣息,更是讓他心驚。

他們突破的時候也沒有產生如此之大的動靜,如今的陸方卻能產生如此氣息,讓他們有些不能接受。

「如果我沒有突破的話,你認為我能輕而易舉的破壞你的虛空之劍嗎?你剛才凶了這麼久,總算是該我出馬了,還有之前那筆賬,我必須要好好和你們算。」

說到這裡,陸方眼中出現了濃濃的殺意,但他也沒有著急,而是把自己上衣從身上脫下來,蓋在了冰潔靈身上,手緩緩的放在了冰潔靈的胸口上,一股精純的元力進入的冰潔靈的心臟中,迅速的修復著她身體的情況。

處於重傷狀態的冰潔靈,突然感覺一股十分火熱而又十分暖和的氣息進入了她的身體,快速修復著她那傷痕纍纍的身體,連她背上的傷痕也在這一刻止血了,正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結疤恢復,一瞬間就已經變成了原來模樣。

當冰潔靈察覺到這一點的時候,極為的不敢相信,如何也沒想到陸方會有如此能力,哪怕是煉神境界也不能有這樣的實力吧??

「冰潔靈,你做得已經夠好了,剛才的表現充分說明了一切,我陸方願意拼上性命保護你,你也願意拼上性命守護我,從今天起,你就是我陸方的女人,如果有誰敢找你的麻煩,我定要與其以命相搏。」

說著,陸方已經把冰潔靈抱入懷中,眼中帶著濃濃的溫柔,冰潔靈已經感覺身上的重傷已經好得差不多了,直接點點頭,隨後把頭埋到陸方的胸口,陸方沒事,對她來說已經是最大的榮幸了。

陸方這一舉動,直接把四名高手晾在了旁邊,也把頭轉向了那兩名鎚子兄弟,臉上出現了溫和的笑容,做出了相同的動作,原本陷入了重傷的鎚子兄弟在這一刻恢復了過來。

不到十秒鐘的時間,他們兩兄弟所有傷勢都恢復了,如此一幕,讓他們兩兄弟極為震驚。

「感謝出手相救,這個大恩大德我定會記在心中,如果以後遇到什麼麻煩,儘管過來找我,如果我能幫助的,定會……….」 在陸方準備客套幾句的時候,就被鎚子兄弟開口打斷了:「陸方老大,你別說這麼多的東西了,在當初你為我們爭論出那兩個位置的時候,在我們心中,你已經是老大一般的存在了,剛才我們不過是為了報答之前的恩情,你也不用如此對待我們,說起來你真我們心中的偶像。」

「對呀,陸方老大,要不就讓我們兩個成為你的小弟吧,能有如此威風的老大,也是我們兄弟們兩個人的榮耀。」

聞言,陸方微微一愣,露出了一絲笑意:「別說老不老大的,我們從今以後就是兄弟了,有什麼事的話,儘管可以過來找我幫忙。」

說起來,陸方對這兩個人的印象也非常好,畢竟是鐵哥們一般的性格,自然是相處愉快的。

「嗯,我們先不要說這些東西,等我把這些傢伙給解決了再說吧,之前把我逼得這麼落魄,又把你們給打傷了,這筆賬我必須要和他們算。」

解決了這些事情后,陸方平靜的開口,隨後轉過身,一步一緩的往不遠處走了過去。

笑面虎很驚訝,但並不意味著他會怕陸方,如果只有他一個人的話,或許他會忌憚,如今可不僅只有他一個人,在他身邊還有其他三名大高手。

「陸方,不要以為你突破到了煉神境界,就可以牛逼轟轟的,你不過是單獨一人,難不成真的有實力能把我們四個人都打敗嗎?」

很快,笑面虎就平靜了下來,臉上出現了一絲笑意,看陸方的目光中越來越陰冷,原本他看陸方就不順眼,特別是在突破之後,陸方的表現更讓他不爽,這種情況之下,他想做的就是狠狠把陸方給擊敗。

「能不能打過不是你我之間可以言論的,一切看本事,好了,我們勿需多言,有什麼招式儘管使出來吧。」

陸方的表情十分平靜,平靜到沒有任何錶情,更是一步一晃的往笑面虎他們走了過去。

而笑面虎也沒有多說,和其他幾名強者對視了一眼之後,身上的氣息紛紛湧現而出,剛才被毀滅的虛空之劍再次出現在手中,這是他們踏入了煉神境界之後所掌握的虛空之力。

每個人領悟的不一樣,所以他們手中的虛空之劍形狀都不同。

再看陸方,眉頭也沒皺一下,接著一個奇怪的結印發起,手中也出現了一把虛空之劍,和他們不同的是,陸方召喚的虛空之劍竟然還帶著紅色氣息,附帶在虛空之劍之上,顯得極為詭異。

就好像死神手中的鐮刀一般,剛被召喚出來的時候,陸方也被嚇了一大跳,沒想到自己召喚出來的招式會是這個模樣,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

「好了,你小子身體原本就有特殊血脈,身體還有血龍星劍,而召喚出來的虛空之劍也是那種爛大街的東西,你也不需要太過於驚訝,因為這是理所當然的。」

陸方非常不解的時候,天老的聲音慢慢響了起來,和陸方說明了一切,這之中附帶的那一絲紅色氣息,完全是因為陸方體內的血龍星劍凝結而成的。

這一絲血氣對陸方召喚的虛空之劍有巨大幫助,威力也會比普通的攻擊要強上好幾倍。

畢竟這種時空之力,不過是讓大街的實力罷了,可血龍星劍里所擁有的能量卻不一樣,它是天地之間所留下來的精華,根本就不是普通能量可以靠近的,更為重要的是,也不是普通一個人就可以掌控的今陸方已經掌控了血龍星劍,自然能輕而易舉的掌控它的所有血氣。

事實上,笑面虎幾人也不明白這是一個什麼情況,不過他們也沒有在意,在他們看來,四人朝著陸方發起進攻,勝利的幾率是最大的,也不需要多注意這麼多東西。

這一刻,他們的身形消失在虛空中,這也是剛才他們使用的那一招,只要到了煉神境界,就可以到了空間瞬移作用,他們也是用這一招教訓了陸方一頓,當然,陸方也突破到了這個境界,樣也可以使用這個招式。

更為重要的是,陸方的實力越來越高,身體所有機能和實力都得到了一定限度的提高,之前他對虛空之法原本就有一定理解和掌握,突破到煉神境界后,領悟得更多了。

在笑面虎幾人準備擊打在陸方身上的時候,陸方的身形突然消失不見,就好像在空中消失了一般,讓他們手中的佩劍擊打在空氣之上。

一擊不中,笑面虎立馬意識到了情況的不對勁,趕緊抽身後退,想與其拉開一定距離。

但他們想得還是太多了,因為陸方已經出現在他們的身後,空間移動扭曲,緊隨著揮灑手中的虛空之劍,朝著四個擊去,若是這一刀被砍中的話,他們定然會被攔腰砍斷。

陸方再也不是之前那一個心慈手軟的陸方了,畢竟這幾個傢伙剛才企圖想把他置於死地,這樣的一幕是陸方氣惱的,這些傢伙也應該受到該有的懲罰。

不過幾名強者的動作也十分凌厲,這一刻直接把手中的刀護在腰間,為的就是避免被陸方一刀給攔腰砍斷。

但他們如何也沒有想到,在陸方手中的虛空之劍碰到他們手中的虛空之劍之際,手中傳來一絲顫抖,緊隨著被拿捏在手中的虛空之劍竟然出現了震撼,他們非常的清楚,這是時空之力向他們發來的警告,受到了太強大的能量,導致手中的虛空之劍已經準備要消散了。

畢竟這些虛空之劍,本就是一些能量體組成的,一旦受到了太大碰撞,就會被消散,畢竟和實體無法相比。

虛空之劍本就是他們召喚出來的,這一擊之下他們也能感受到手中的虛空之劍狀態,心中出現了濃濃的驚訝,要知道這種虛空之力是每一個煉神強者都必須要掌握的,一旦踏入了這個境界,就可以很好的使用這些力量,那些所謂的本命武器已經不適合他們使用了。

虛空之力比起那些實質武器更為致命,除非是一些神器,不然的話,根本不可能進入他們的法眼。

這些虛空之力凝結出來的武器,也有強弱之分,陸方手中的虛空之劍輕而易舉的就破解了他們手中的虛空之劍,足以說明陸方領悟到的虛空之力比他們強大,這是他們心中最為驚訝的。

可如今也不是理會這些事情的時候,因為他們能做的就只有抽身後退,不然的話,極有可能會被陸方手中的虛空之力劈成兩半。

笑面虎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立馬放棄了手中的武器,抽身往後面倒退而去,其他強者也是如此動作,卻沒有發現陸方的嘴角早已經升起了一絲笑意,在他們後退之際,陸方的身體再次消失在空氣中。

直接出現在他們後面,對其後背就是一拳轟出,看上去威勢十足。

笑面虎才剛發起後退,根本無法抵擋這一次的攻擊,哪怕是他們預料到了,也沒有任何辦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陸方的拳頭落在他們身上。

讓人驚訝的是,陸方明明只有兩條手臂,竟一同擊打在了他們背後,可想而知陸方的速度到底到了何種恐怖程度。

正在現場看戲的人,也因此睜大了眼睛,陸方這突如其來的表現也太驚人了,更為重要的是,擊打在幾名強者身上的時候,他們的身體立馬被擊飛了出去,狠狠在地上砸出了一個人形大坑。

說起來,這也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了,現場很多人都因此而拍掌叫好,他們四個人欺負陸方一個,的確是可恥,剛才他們也屬於那種乘人之危的動作,現在被教訓了,沒有任何人會為他們喝彩。

陸方也沒有任何心慈手軟的意思,畢竟身為一名軍人,他非常的明白,乘勝追擊是一個什麼做法,這種情況之下,身形再次化為了一道殘影,沖他們攻擊而去。

也不知是因為陸方的速度太快還是怎麼的,硬生生在現場形成四個身影,完全看不清楚他的動靜,大坑中揚起了一陣陣灰塵。

持續了十分鐘的時間,陸方的身形終於消失不見,剛才他所存在的地方,早已經被一大堆灰塵所堆滿。

反觀陸方,身上一塵不染的,並且拍拍手,好像剛才的事情和他沒有任何關係一般。

現場的灰塵散去時,現場人才看清楚狀況,因為陸方的攻擊,笑面虎還倒在大坑裡,形象有了很大出入,一副灰頭土臉的樣子。

臉上紅一塊青一塊的………….

「陸方,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你給我等著,總有一天我要和你算這一個帳。」

笑面虎是一個很小氣的人,可他也非常清楚,再留在這裡的話,只會給他留下一個大笑話,唯一的想法就是先離開這裡,把命保下來再說。

陸方的臉色在這一刻徹底冷了下來,對於笑面虎,他從來就沒有想過讓他活著離開,只見他手中再次打出了幾個略為奇怪的結印,隨手在他頭上出現了上百把虛空之劍。

這些虛空之劍硬生生在他頭上形成了一個極其巨大的旋渦,還在不斷的旋轉,隨著陸方手中的結印不斷打出,圍繞在一起的虛空之劍也在不斷盤旋,形成了各種各樣的形狀,陣仗看上去極為恐怖,就好像在施法一般。

「你小子果然可以,才剛教給你的陣法,你就給我給修鍊成功了。」

這時,天老的聲音在陸方的腦海中響起,引來了天老的驚呼,這一招可是他交給陸方的劍法,這是他以前在無意中得到的一種劍法,不得不說,這種劍法真的很犀利。

據說這是上古時期留下來的一種劍法,還是上古劍宗留下來的絕世之寶,也不知有多少人想得到,可惜最終都沒能得手,天老也是無意中得到的,可惜一直沒有機會修鍊。 畢竟他不是修劍之人,這種劍法對他來說沒有任何作用,如今陸方剛好能用上,早在這之前,他就已經交給了陸方,不過那時候陸方實力不夠,不能使用罷了。

「這是什麼情況?為什麼這種劍法如此牛逼,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個陣法似的,難怪其他人說只要踏入證道大陸,就可以像仙人一般,焚山煮海,今天一見,果然如此。」

…………..

現場的人議論紛紛,雖說他們沒有達到這種實力,但他們對這些八卦是最為在意的,看陸方的目光中,更是帶著濃濃的敬畏。

「什麼情況?為什麼這小子能理解這麼多虛空之劍?誰能告訴我這是什麼情況?」

笑面虎睜大了眼睛,臉上儘是不可思議,畢竟他們這些剛踏入煉神境界的人所能召喚的虛空之劍,最多只有那幾把,而眼下陸方召喚的居然有上百把虛空之劍,這絕對不是現在的實力可以做到的,笑面虎實在不敢相信面前這一幕。

「笑面虎,現在不是議論這些的時候,這小子有點邪乎,不是我們可以對付的,我們還是先逃為妙。」

此時,另一名強者也察覺到了這一點,更是快步往後面倒退而去,企圖想躲開陸方這一次的攻擊,從這麼多密密麻麻的虛空之劍中,他們能感覺到巨大的威脅,若是這些虛空之劍落入他們身上,他們定然抵擋不住。

「三十六計走為上計,我們不是這小子的對手,還是撤退為好。」

年紀大一些的強者下定了決心,已經不是顧不顧面子的事情,最重要的是保住他們的性命,這麼一番話之後,直接不顧形象的轉身離開。

「想逃,如果是這麼想的話,門都沒有,你們四個人對我做的一切我都記得,哪怕你們逃到天涯海角,老子也會追上去,你們一個也別想走。」

陸方也發現了這幾個人想做出的動作,口中發出了一聲冷笑,緊隨著手中的結印不斷亮起,原本旋轉在他頭上的虛空之劍就好像得到了什麼命令一般,瘋狂往笑面虎幾人狂沖而去,硬生生在天空之中形成了一道天羅地網。

百劍歸宗!天羅地網。

陸方心中暗暗吶喊。

笑面虎幾人已經逃出了一公里之外,卻感覺背後傳來濃濃的危機感,讓他們不得不停止想逃跑的念頭,直接回過頭來,運氣全身實力,準備抵擋虛空之劍的攻擊。

他們也能感覺到這虛空之劍上傳來凌厲的氣息,特別在這劍身之上,還帶著一絲詭異氣息,讓他們身體的血液不由自主的沸騰起來,給了他們一種特別危險的感覺。

只是剎那間,一百柄虛空之劍已經來到了他們身前,每一把劍上都帶著凌厲的氣息,笑面虎幾人傻了眼,特別是在這劍鋒之上,還帶著濃濃的死亡氣息,讓他們意識到了情況的不對勁。

「媽的,這小子果然不是一般人,以我們現在的情況看來,很難抵擋這一切。」

笑面虎開口大吼,手中的動作一直沒有停止,更是拚命的運起體內的虛空之氣,看樣子是已經拼上了性命,準備抵抗這一次的攻擊,他非常的明白,這一次的攻擊如果沒被抵擋下來,面對他們的就只有死亡。

可惜的是,他們完全小看了陸方的實力,在攻擊落下的那一瞬間,現場響起了驚天動地的大爆炸,陸方這一次的攻擊並不是單純的物體攻擊,而是那種情況攻擊,一旦有所接觸,就會發生大爆炸。

恐怖的大爆炸在這盆地中掀起一陣強大無比的風波,很多靠近的樹木都被毀成了碎片,發生爆炸的地方更是形成了一個深不見底的大坑,可想而知裡面的爆炸有多麼激烈,笑面虎他們早已經消失在空氣中,連魂魄也不復存在…………

陸方做完這一切后,才暗暗的鬆了一口氣,身體傳來一陣空虛,剛才那一招可是使用了他全身的力量支持,身子變得虛弱,可鑒於有這麼多人的這一場,陸方只能強行忍耐下來。

對戲,所有人鴉雀無聲,陸方的形象生生留在他們的意識中,陸方以一己之力擊殺了四名煉神強者,這可不是普通強者可以做到的。

而陸方根本就沒有理會這些事情,淡淡看了現場一眼,拉上冰潔靈的手靜靜離開了這森林,鎚子兄弟對視了一眼之後追上了陸方的步伐。

說起來,他們對陸方真是越來越崇拜了,畢竟他的實力如此強大,是每一名強者都想接觸的,沒有哪個人是不崇拜強者的。

特別是在這個以實力為尊的世界,這一切才是重點。

也不知走了多久,所有人都已經不見了,陸方和冰潔靈也離開了這個盆地,來到了一處荒野山林中,此刻,陸方再也忍不住身體的虛弱坐在地上,盤腿進行恢復,畢竟剛才那大量的消耗已經讓他忍受不住,的確需要一些恢復時間。

鎚子兄弟互相對視一眼之後,拿出手中的武器,靜靜在旁邊替陸方進行護法,他們非常清楚,如果在修鍊中受到了打擾,極有可能會因此而走火入魔。

一直到半個小時以後,陸方才緩緩的睜開眼睛,身上的氣息已經更加精純,經過這一次的戰鬥和消耗,陸方發現自己的修為提高了幾分,說起來也是一件可喜可賀之事。

從剛才到現在,冰潔靈一直注視著陸方的表情,察覺到陸方驚醒過來之後,不由露出了濃濃的欣喜:「陸方,你可算醒過來了,剛才差點沒把我給急壞,你感覺身體怎麼樣了?」

「沒事,我不過是消耗太重,之前受了一些小傷,現在身體已經恢復到了巔峰的狀態了。」

呵呵一笑,陸方根本不以為然,臉上帶著一絲笑意,特別是看向冰潔靈的目光中,更是帶著一絲情意,說起來他和冰潔靈也是有著一定的淵源,最終形成如此關係,也是老天和他開了一個玩笑。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