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誠將一身本領催動到極致,但依舊抵禦不了將臣的瘋狂爆發,在強悍的氣流中宛如一片樹葉,瞬間就被卷出去老遠。

不過他心裏也明白,將臣越是瘋狂,越是說明極限將近,只要三界能撐下去,就有勝利的希望。

他們明白,屍族自然也明白。

現在屍界有人攔截,空間裂縫又被將臣擋着,現在共主的意識已經幾近混亂,可不會再分敵我,只要靠近,就會糟到無差別的攻擊。

女魁跟贏勾相視一眼,同時放棄張誠,轉而朝呂洞賓飛撲而去。

“保護純陽子!”

彭祖一直站在前方護法,一見兩位始祖撲來,瞬間大喝一聲,五位閻君也同時施展手段,阻止他們接近呂洞賓。

“轟!”

兩道洶涌的屍氣與仙氣鬼氣碰撞在一起,彭祖倒飛而出,五位閻君也是鬼身巨震。

“嘭嘭嘭!”

幾人還未站穩,自將臣身上放出的氣流,便宛如無數龍捲風般席捲而來,五位閻君也抵擋不住,身影向四面八方飛出。

“不好!”

爲呂洞賓護法的強者轉瞬就被擊飛,而此時的純陽子道心幾乎燃燒殆盡,面對屍界的攻擊,根本沒有抵抗之力。

“去死吧!”

女魁穿梭空間,轉眼就到了呂洞賓身前,伸手就朝對方天靈抓去。

眼看縱橫仙界的呂祖就要喪命,所有人痛苦的閉上了眼睛,不忍再看。

現在唯一能對付將臣的就是呂洞賓,將臣不滅,一切皆是枉然……

可現在能保護呂洞賓的人統統被擊飛出去幾十裏,根本趕不回來,這一刻,三界敗局已定。

“麻痹的!”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怒罵聲驟然響起,張誠一邊在空中翻滾,一邊扯着喉嚨罵道,“剛纔就說過了,人間是老子的地盤,你們當着老子的面殺人,當老子不存在啊!”

“死到臨頭還胡言亂語。”女魁不屑一笑,“等殺了他,自然就輪到你了!”

說出這些話的時候,女魁的手掌絲毫不慢,轉眼已經到了呂洞賓的頭頂。

可就在此時,呂洞賓身前突然爆發出一股金光,轉眼間就一分爲四,轟然撞在了女魁胸前。

“嘭嘭嘭嘭!”

眼看着純陽子將死,女魁哪料到還有這種變化,隨着四聲巨響,她也接連退了四步,原本高高隆起的胸前都凹陷了下去,猛地噴出一口屍血。

什麼情況?

女魁驚駭萬分,定睛一看,心中更是驚濤駭浪。

從呂洞賓身上飛出的金光,居然化成了四道身影,每一道都是張誠的模樣,連氣息都一模一樣。

“是身外化身之術!”

見到這一幕,原本已經絕望的仙界衆人頓時發出一聲尖叫。

“這可是上古法門!就算在仙界,也只有少數太乙玄仙掌握,張誠居然會!”

“張道友真是奸……不對,真是機靈!居然提前在純陽子身上佈下了手段,出其不意,還坑了女魁一次!”

“所有人趕緊回防,保護純陽子!”

不良寵婚 看着四個張誠擋在呂洞賓身前,本尊與其餘仙人也趕了回來,機會已錯過,女魁與贏勾臉上滿是不甘。

“張道友,這一戰,真是讓人刮目相看啊……”呂洞賓緩緩擡起頭,聲音斷斷續續,卻響徹在每一個人的耳邊,“我……先走了一步……以後……三界就靠你了……”

呂洞賓的聲音雖然平靜,卻讓人感到心中一陣抽痛,因爲每個人都明白,這意味着什麼。

呂洞賓緩緩轉過頭,在一幫仙人中找到何仙姑的身影,嘴脣一挑,露出一絲孤傲不羈的笑容。

原本氣若游絲的他,猛然間光芒大漲,而他的身影,也在這一團絢爛的光芒中飛速消逝……

這一道道光芒,便如一柄柄利劍,充滿了無窮的剛正之氣,猛然聚合在一起,盡數融入到那柄古樸的木劍之中。

呂洞賓的氣息完全消失了……

一代人傑、八仙之首……就此隕落……

他的道心、金仙之身,乃至劍意與一世修爲,盡皆化爲這最後一劍!

這是純陽子生平最璀璨的一劍!

也是決定三界命運的一劍!

沒有任何聲音,也沒有任何龐大絢麗的光彩……

吸收掉純陽子的一切之後,木劍又變得古樸無華,緩緩朝將臣射去。

可面對這看似羸弱的一擊,將臣卻如同大難臨頭,全身的氣息噴發得愈發兇猛。

可無論多麼狂暴恐怖的氣息阻擋在前,木劍一至,都如同黃油一般被破開,無論將臣怎麼努力,都不能減緩一絲速度……

“吾不甘心!不甘心!”

洶涌的氣流中,迴盪着將臣那飽含無盡怨氣的聲音,卻也只能眼睜睜的看着木劍飛到身前,從自己的頭顱一穿而過。

原本已經模糊的意識,在純陽子這最後一劍之下,終於徹底被同化湮滅。

那具高達十幾米的巨大身軀瞬間停止了動作,狂暴的氣息也隨之停歇下來。

整個戰場一片安靜。

無論是三界還是屍界,此時都有些發懵。

將臣的威名在場誰人不知?

當對方真的現身,三界陣營人人膽寒!

而將臣展露出來的實力,比起傳說中還要可怕。

可是現在……將臣居然死了?

就這麼死了?

即使親眼目睹,所有人還是感覺難以置信,一直過了好久,三界陣營才爆發出一陣驚天的歡呼。

雖然那具大成聖體仍在,但是將臣的意識卻已經被神樹氣息徹底同化消除,想要再次生出,沒有幾千上萬年是不可能了。

而就算到了那時候,新生的意識也將不再是將臣……

“贏了!我們贏了!”

“純陽子之名,必將在三界萬世傳頌!”

三界陣營的一幫大能又是激動又是悲傷,一向堅定的道心都因複雜的情緒而有些不穩。

將臣雖然死了,但是呂洞賓也因此隕落,蘊含着無盡劍意的靈魂也隨着最後一劍消逝,從此三界六道再無痕跡。

但他死的並不是沒有價值,他用自己的一切,換取了三界勝利的希望!

這纔是真正的仙人!

這纔是真正的劍仙!

明知必死,亦一往無前!

以吾之軀,換那驚鴻一劍! 雖然此時女魁和贏勾還沒死,屍界也還有數萬屍族大軍,但就算這些力量加起來,也比不上將臣一個。

現在殭屍王已死,對於屍界來說絕對是個致命的打擊。

而三界陣營還有張誠這樣的頂級強者,還有五位閻君和彭祖,取得最後的勝利,在所有人看來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了!

“這就……敗了?”女魁與贏勾對視一眼,眼中盡是不甘與憤怒。

屍界準備無數載,無時無刻都在渴望重歸陽間……

可現在,屍族共主卻死了……

上古之戰都沒死的將臣,這次卻被完全磨滅了意識……

上次面對古神,它還能逃入屍界,但是這次,將臣卻無路可逃……

屍族想要佔領陽間,誰知卻被釜底抽薪,連老巢都被人端了……

人間封印破碎,屍界與三界再次連接在一起,不僅是屍族可以重返人間,仙佛鬼界的力量一樣可以通過人間進入屍界。

這也就意味着,就算它們現在逃回屍界,以後依然會面臨三界的無盡追殺……

想到這些,女魁與贏勾的臉色就難看到了極點。

“洞賓……”

何仙姑的臉上平淡無波,無喜無悲,一雙眼眸凝視着純陽子消失的虛空,呢喃道:“等等我……我這就來尋你……”

шшш●TTKдN●C 〇

“仙姑……不要!”

一旁的仙人發現異常,想要阻止卻已經晚了,只能眼睜睜看着何仙姑的身軀急速分解,化爲漫天光點,飄散不見。

“唉……”

見到這一幕,所有三界大能齊聲長嘆。

呂洞賓爲了何仙姑滯留三界上千年,可見兩人感情之深。

之前見自己道侶以身殉劍,何仙姑卻沒有開口阻止,只怕那時就已經存下了不會獨活之心。

“可惡啊!”彭祖的聲音滿含殺氣,“純陽子……韓湘子……鐵柺李……何仙姑……三界剩下的四位八仙,居然全部隕落了!”

“殺!殺光這些屍族!爲他們報仇!”張道陵也是雙眼噴火。

仙界傾巢而來,積聚數千仙人,此時卻已經摺損八成,損失已經可以說慘重到了極點。

這些倖存的仙人裏,都有同門或者好友隕落,心中早已是悲痛萬分。

此時何仙姑的逝去,瞬間激起了所有仙人強壓的怒氣,欲將屍族趕盡殺絕!

可就在衆仙躍躍欲試的時候,秦廣王卻走了出來,沉聲說道:“諸位道友,本王明白你們的心情,但此時繼續戰下去,卻不是明智之舉。”

“秦廣王,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張道陵表面文雅,實際上卻是個火爆脾氣,一聽這話,也顧不上什麼以下犯上,立刻叫了起來。

“我們仙界的確死傷慘重,但也不會怕了那些屍族,如果你們鬼界想離開,那就走吧,但我們絕不會讓純陽子白死!”

之前將臣的瘋狂反撲,鬼界可以說是最慘的一個陣營,數十萬陰兵幾乎全滅,四大鬼將也身受重傷,無力再戰。

秦廣王深深看了張道陵一眼,並未動怒,繼續說道:“本王並不是懼戰,而是爲了大局考慮,本王且問你,你有把握擊殺女魁、贏勾嗎?”

一聽這話,張道陵瞬間語塞。

女魁與贏勾雖然遠遜將臣,但畢竟是同是始祖,真實實力遠在金仙之上,別說他一個真仙了,就算彭祖也沒有把握。

純陽子雖然戰勝了將臣,但所有人都明白,主要是因爲得到了昊天大帝的傳承。

神樹樹心製成的神劍完全剋制殭屍王,所以才能收到奇效。

如果沒有了這柄劍,純陽子就算以身殉劍,只怕也傷不到將臣一根汗毛。

但是剩下這兩個始祖,仙界就再無什麼針對的法門了……

畢竟戰勝是一回事,但想徹底斬殺掉兩位始祖,那可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了。

張道陵眉頭緊皺,突然看向張誠,“張道友,你的自創之道,可有把握殺死女魁、贏勾?”

“殺不了,女魁擅長的招數被我剋制,我還能佔據上風,但也就是僅次而已……她要一心想逃,我也沒什麼辦法。”張誠搖搖頭,說道:“至於贏勾,就更難辦了……這傢伙會用屍氣化形,隔着很遠就能攻擊到我。這麼遠的距離,我的領域根本限制不了他,時間長了,我還會被它壓制。”

聽見張誠的回答,所有人仙人都暗暗嘆息。

是啊……

屍族以屍身強橫著稱,本就很難斬殺,更別提屍族始祖了。

現在純陽子已死,仙界就剩下這麼幾個,根本無法重組誅仙劍陣。

而攻擊力最強的張誠也直言自己沒辦法,那誰還能行?

“以我們現在的力量,誰也沒把握殺掉女魁和贏勾……”秦廣王環視一圈,繼續說道,“繼續廝殺下去,屍族必定瘋狂反撲……始祖的速度太快,可以根本不管張誠,一心攻擊我們……當然了,最後三界肯定能贏,可損失也會非常慘重,最重要的是,這兩個始祖還很有可能會逃走。”

“那……以秦廣王所見呢?”彭祖想了想,也不得不承認對方說的有道理,於是開口問道。

“依我看,先逼它們離開三界吧……”秦廣王說道:“這樣我們的損失也能少些……等我們恢復元氣,再去屍界斬草除根!”

“這倒也是個辦法……”彭祖微微點頭,隨即看向張誠,“張道友,你看呢?”

現在仙界的倖存者當中,只剩彭祖一個大羅金仙,張誠雖然不是金仙,但真實實力也並不遜色,要做這種決定,自然要徵求他的意思。

被秦廣王那番話一說,原本殺氣盈天的衆仙也萌生退意。

現在屍界大勢已去,想要佔領人間基本已經是不可能的事了,現在再戰,只怕會兩敗俱傷。

既然如此,還不如先放對方一馬,等待仙界重振之時,再進軍屍界,斬草除根!

所有人都在等待張誠的決定,以他之前奸猾的表現來看,很多人都斷定他會同意。

可是讓衆仙沒想到的是,張誠想也不想就立刻搖頭拒絕。

“不行!”張誠堅決的說道:“之前我讓我的人馬在屍界偷襲將臣,才阻止了它逃回去!如果現在放屍族回去,我的人肯定會被殺光!這種坑自己人的事,我絕不會做!”

“這……”

聽見這番話,所有人都是面面相覷,半天說不出話來。

殺又殺不了,放也不能放……那現在該怎麼辦?

然而就在衆仙商議,屍族也惶惶不安之時,所有人都沒留意到一件事。

那就是釋藏大師……不知道什麼時候居然走到了將臣身後,緩緩伸出一隻手掌,放在了大成聖體的後背之上…… 一股神祕的氣息,忽然從釋藏大師的身上逸出,順着他的手臂,迅速飛入了大成聖體之內。

“嗡……”

隨着這股氣息進入,詭異的波動瞬間瀰漫開來,籠罩住整個戰場。

“嗯?”

張誠正跟彭祖等人爭論,突然眉頭微皺。

他感覺到,剛纔似乎有什麼波動出現,可是太隱晦了,即使是他,也只是心有所感而已,並不能確定究竟是什麼。

見張誠面色有異,彭祖等人似乎也察覺到了什麼,疑惑朝四周看了一眼,突然發現佛界的那些羅漢尊者,不知道什麼時候飛到了仙界陣營之後。

“西天的諸位道友,老夫正好有事與你們相商,不知普賢菩薩的傷勢如何了?還請他過來說話。”

見到這些人,一幫仙人並沒有多想,畢竟是一個戰壕裏的戰友,現在究竟是戰是退,怎麼着也要跟對方商議一下。

“我在這裏……”

普賢菩薩緩緩從一幫羅漢中走了出來,依舊面如金紙,看上去受傷不輕。

“慚愧慚愧,沒想到地藏王居然會隱藏在本座身邊,突然偷襲……這一戰多虧了仙界諸位道友,才讓三界倖免於難。”

聽見這話,一幫仙人臉色都不好看。

的確,大戰一開始,普賢菩薩就被偷襲重傷,之後也一直沒出力。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