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導師把目光落在了龍凌菲身上,畢竟龍凌菲是班級里的班長,必須要帶頭,本身的天賦也非常可怕。

小小年紀,還是女流之輩,就到了牌行榜第五名的存在,足以說明她的天賦有多麼恐怖。

龍凌菲也沒有多想,從人群中走了出來,靚麗無比絕世風華的身姿出現在大眾面前,讓很多男學生為之而愣神,都用一股特別火熱的目光注視著龍凌菲,但龍凌菲卻視而不見。

因為她早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目光。

大家都一臉期待的看著龍凌菲,希望龍凌菲能選擇他們,能和龍凌菲進行交流,是每個人都夢寐以求的。

龍凌菲在四周掃射了一圈之後,突然把目光停留在了陸方身上,原本陸方正在無意間注視著大家的表情,突然感覺龍凌菲異樣的目光,也是脖子微微一縮,盡量把頭躲在葉飛背後。

「陸方,出來吧!!」

奈何陸方最害怕的事情還是發生了,龍凌菲毫不猶豫的選擇陸方,讓陸方很是無語。

我他媽就奇了怪了,這麼多人在這裡,為什麼偏偏要選擇我呢?

面對龍凌菲的選擇,陸方也是一臉的無奈,只能生無可戀的從人群中走了出去。

「很好,你們兩個就好好交流一下吧,龍凌菲,你身為班長,應該讓一下班級的同學,以你的實力陸方不可能打敗你,所以,下手的時候要注意一下,只要達到交流目的就可以了。」

張導師一直是一個很和善的人,學員之間的對戰交流他並不希望出現什麼大情況。

「是的,導師,我知道該怎麼做。」

龍凌菲點點頭,做出了一個攻擊的姿勢,目光凌然看著陸方。

事情發展到了這種情況,陸方能做的就只有和龍凌菲較量。

兩者之間的實力有一定的差距,結果自然是不言而喻的,陸方輸掉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只是陸方在戰鬥的時候突發奇想,想到了一些特殊招式,配合張導師課上說的一些心得,還真做出了另一番表現,特別是招式方面的變通和改變,讓張導師眼前一亮。

這一點,龍凌菲也為之而感到驚訝,沒想到陸方的天賦還真是極好,腦袋的變通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特別是他在招式變換和改變的時候,更是有著獨特的見解。

「陸方,你很好,你的理解和轉變讓我感到非常驚訝,你定是一個可造之材,接下來你可要好好的努力,我相信遲早有一天你會成為學院里排行榜前十名的強者。」

張導師給陸方的評價非常高,讓班級里的學院睜大了眼睛。

張導師一般很少會有評價,每當他評價的時候,就說明這個人的表現非常亮眼,以前被他評價過的人,全都進入了學院的排行榜,就算沒有他說的那麼厲害,也是一個赫赫有名的高手。

大家紛紛向陸方投去了異樣的目光,更有一些花痴女已經對陸方進行嫵媚一笑,似乎想把陸方給迷住,無論在哪個地方,拜金女都是存在的,這些花痴女就是想在學院里找到一個強大的伴侶,好讓她們下輩子過的舒坦些。

當然,陸方對這些女子自然不會有過多的表現,畢竟在他身邊已經有很多女人了,陸方不想再和別的女子發生太多牽扯。

但事情總是這樣,有人歡喜有人愁!!

看到陸方有如此高評價,站在旁邊的寧如哲非常不樂意,在他看來,他比陸方優秀一百倍!! 話不多說,看到陸方出了如此風頭,寧如哲頓時就不爽了,直接毛遂自薦,給大家講解了心中的理解和他的變通。

但他的演講和實行的理論,只能說是一般般,屬於那種平淡無奇的狀態,根本沒有什麼出彩的表現。

不過有很多學院礙於寧如哲的身份,當眾給他鼓起了掌,讓寧如哲臉上掛滿了歡喜。

「好,感謝大家的支持,如果我還領悟了什麼心得,一定會再次和大家分享,不過大家是否站出來說個事,我和陸方的理論相比,誰的比較強,誰的變通厲害?」

可悲的是,寧如哲這傢伙壓根沒有看清楚現場的狀況,還牛逼轟轟的進行比較,讓很多人愣在了原地,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他們剛才的鼓掌不過是給他面子罷了,沒想到寧如哲竟如此不識好歹,他和陸方的見解根本無法比較,陸方說的處處是道理,他說的不過是一些正常的常識罷了,壓根沒有可比性。

「你們這是什麼表情?不就讓你們分個好壞嗎?你們怎麼就像啞巴了一樣,難道本少爺還比不上他嗎?」

看到現場的人默不作聲,寧如哲頓時不樂意了,著急的眉頭眉宇之間儘是威脅,卻忽略了一點!

在這個班級里,有兩個人壓根不害怕他的實力,一個是龍家小姐龍凌菲,另一個是站在陸方身邊的葉飛,他們兩個都是排型榜上排名前十的高手。

對這些所謂的富家子弟,自然不會害怕。

「說實話的,你剛才說的不過是一些平淡的話罷了,談不上什麼樣高見和變通,根本無法和陸方相比,你為何要自找恥辱?」

第一個開口說話的自然是龍凌菲,臉上出現了一絲冷酷,她看得出來,寧如哲壓根是想利用自己的身份來壓迫陸方,不知為什麼,龍凌菲心中就是不樂意。

這麼尷尬的話讓寧如哲的臉色硬生生拉了下來,若是其他人,或許他會開口大罵,可龍凌菲是他惹不起的存在。

雖然他們家境差不多,不過龍凌菲是排行榜前五的高手,撇開背景實力不說,單憑她這身份,就說明以後的成就定然不凡,這一點就不是寧如哲可以相比的了。

「我也如此認為。」

葉飛也徑直開口,因為這傢伙得到的心得,實在太平淡了,根本沒有什麼出彩的,他也沒有什麼可誇讚的。

聞言,寧如哲更是尷尬了,眼中卻露出了一絲不甘,緊緊的盯住站在陸方旁邊的葉飛,似乎想把葉飛吃掉一樣。

就在這時,葉飛突然露出了一絲邪邪的笑容:「怎麼?難道你想和我較量一番?」

慫了!!

葉飛這話才剛說出來,寧如哲就慫了下來,不得不說葉飛的實力的確不是他可以接觸到的,畢竟誰都知道葉飛的實力已經到了聚三魂後期大圓滿的實力,離生六魄的境界就只有一步之遙。

寧如哲不過是一個小小的煉嬰強者,根本就不能與其相提並論。

「好了好了,只是一個交流,大家何必把關係鬧得這麼僵,接下來我們還是繼續下去吧,還有誰想開口言論的嗎??」

看到這樣的場面,張導師趕緊開口緩解氣氛,把交流大會進行下去,但經歷了剛才的事情,現場沒有任何人敢站出來進行所謂的交流,畢竟誰都知道寧如哲氣在頭上,如果誰撞在槍口上,就是誰都不好運。

「都沒有嗎?沒有的話,今天就給大家自由活動了。」

張導師四周看了一眼,發現並沒有任何錶現后,留下這麼一句話,直接離開了,畢竟這所謂的交流課就是教給大家慢慢交流,誰要切磋的話,大可放開手腳對抗一番,身為導師自然不合適留在這裡。

況且,他也有要處理的事情。

張導師的身影離開后,現場因此陷入了一種尷尬的氣氛,誰也沒有開口說話,寧如哲一直用特殊的目光看著陸方和葉飛。

「我說寧如哲,你整天用這樣的眼光看著我,這是鬧啥?我跟你說,我的取向非常正常,你別給我來這些沒用的。」

看到寧如哲的目光,陸方不由打趣道,這一番話也緩解了現場的尷尬,大家也直接笑了出來。

連站在旁邊的葉飛也露出了一絲笑容,不得不說陸方實在是有點搞笑。

「都他媽給老子閉嘴!誰再敢亂笑,我就讓誰知道老子的厲害。」

在寧如哲看來,這笑聲簡直是天大的侮辱,立馬開口威脅其他人,現場頓時陷入了一片寂靜中,唯一能聽到的就只有陸方的聲音。

「我說寧如哲,你動不動就威脅大家是什麼意思?再怎麼說也是同一班級的,你這樣做恐怕有點不好吧,你這學渣做得也太渣了。」

看著寧如哲整天靠著家族裡的實力欺負人,陸方最看不起了,畢竟他以前也很看不慣這種人,一旦看到肯定要教訓一番。

只是這個世界不一樣,他還沒有足夠的自保能力,必須要先提升自己的實力,不然的話,以他的性子,早就已經教訓這傢伙一頓了。

「你說誰渣了?有本事你再說一遍?」

寧如哲最看不慣的就是陸方,聽到陸方罵他,整個人的脾氣都變得暴躁無比,身體的氣息更是在此刻爆發了出來。

可陸方也不後退,身上的氣息在這一瞬間完全展露開來:「說你渣怎麼了?難不成又要對我發起挑戰不成?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樂意奉陪,但我這個人的力道控制非常不好,如果一會傷了你,你可不要怪我。」

在這之前,陸方已經和寧如哲交過手,寧如哲壓根不是陸方的對手,除非他動用藏在身體里的底牌,不然的話,絕對不可能打敗陸方。

在南鹿學院里,利用這種外力來進行交流和挑戰是禁止的,一旦發現,極有可能被學院開除,所以寧如哲也不敢太過於放肆。

「你…….,陸方,不要以為你真的牛逼了,老子告訴你,老子壓根沒有怕過你。」

寧如哲可是氣極了,臉上的怒氣越來越濃,看樣子是準備和陸方動手了。

「寧如哲,請注意一下你的言行,陸方是我的朋友,如果你想對他動手的話,你先考慮一下後果,我葉飛站在他這一邊。」

此時,葉飛突然出現在陸方身邊,隨後一臉笑意的看著寧如哲,很明顯,他表明了自己的立場,寧如哲想對陸方出手的話,必須要過了葉飛這一關。

寧如哲臉色沉了下去,一陣變換,讓陸方感到驚訝的是,寧如哲的臉色很快就平靜了下來,臉上不由露出了一絲陰謀得逞的笑意。

「葉飛,我早就看不慣你這傢伙了,仗著自己是排行榜上第二的高手,你還真的以為自己很了不起是吧,還好今日老子做足了準備,慶哥,出來吧!」

隨著寧如哲聲音響起,不遠處突然出現了一個極其帥氣的年輕人,年輕大概二十七八,身體消瘦身材高挑,不得不說的是,這一張極其帥氣又陽光的臉龐,給人一種特別的溫暖感。

這樣的一張臉,讓很多花痴少女為之而歡呼。

男子十分的敏捷矯健步伐很輕盈,正不急不慌得往這邊走過來,臉上總是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一副翩翩公子的感覺,那雙漆黑深邃無比的眼眸,更是時刻透露出一絲傲氣。

現場的人看到男子的身影后,不由得睜大眼睛。

「秦,秦紹慶??他怎麼過來了?」

陸方清清楚楚的聽到旁邊一花痴少女驚訝的開口,嘴巴早已張得如雞蛋般大小。

「秦紹慶?葉飛,他是誰呀?」

陸方沒有聽過這麼一個名號,一臉疑惑的看向了葉飛,葉飛的眼中露出了一絲敬畏之色,目光緊緊盯住正緩步往這邊走過來的年輕男子。

更重要的是,陸方能清楚看到葉飛眼中那一絲濃濃的不甘和敬畏。

說明這男子的身份絕對不一般,葉飛可是排行第二的高手,唯一能讓其露出這樣的表情,就只有學院里的第一名。

只是陸方平時孤陋寡聞,根本不知道排行第一位的到底是誰,如今看到秦紹慶的出現,讓他感到有點驚訝,更是把目光移到秦紹慶身上,不停打量著,看看到底有什麼不同。

只是陸方驚訝的發現,秦紹慶身上並沒有任何元力氣息,感覺就好像是一個普通人一樣,只是渾身的氣質讓你感覺他很不凡。

高手就是高手,果然是滴水不漏!

這是陸方心中唯一的想法,想來之前,他也絲毫沒有察覺到葉飛的實力,他明白有很多高手都把自己的實力隱藏起來,根本不會讓其他人知道,這秦紹慶的實力明顯非常恐怖,因為陸方壓根沒能感覺到他有任何修鍊過的痕迹。

準確來說,就好像是一個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人,但他身上那股氣質,時刻表明他的不凡,這麼矛盾的行為,讓人感到怪異不已。

「葉飛,好久不見,不知過了這麼長的時間,你的修為是否有所長進?」

秦紹慶的聲音非常好聽,聲音十分溫和,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是一個翩翩小書生。

葉飛的臉色為之而改變,回答非常的簡潔:「小有突破!」

「很好,果然是天才,這麼一點時間讓你突破了一個小等級,說來也是天才一般的人物,不過接下來你可要加快步伐了,因為我比之前的實力更強大了。」

秦紹慶的表現很有禮,一副翩翩公子的表現,這一番話說出來的時候,讓現場的人為之震驚,特別是葉飛,更是睜大眼睛,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秦紹慶,他能清楚的發現,秦紹慶身上的氣息比起之前來還真的強上了好幾分。

「慶哥,你終於出來了,再不出來的話,我就要被這小子和葉飛給欺負死了。」

看到秦紹慶出現,寧如哲似乎有了底氣一樣,一副點頭哈腰的模樣,畢竟以他的實力根本不夠秦紹慶看,他沒法不低頭,況且,他還想著秦紹慶能幫他出氣。 秦紹慶並沒有理會寧如哲,而是緩步向前走了幾步,隨後把目光落在陸方身上,凌厲的劍眉微微皺了起來:「你就是陸方?」

聲音無比平淡,但平淡之中卻帶著一絲威嚴和傲氣,讓陸方十分的不舒服。

不過陸方還是平和的回答:「是的,我就是陸方,不知秦少爺有何指教?」

「指教倒是談不上,我有幾句話想和你說,不知你願不願意和我借一步說話?」

秦紹慶的態度非常平和,還帶著一絲徵求的意思,此等行為讓大家為之而感到驚訝,畢竟秦紹慶可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卻想和陸方單獨談話,話語中還出現了一絲客氣之意。

讓眾人感到震驚不已。

「我操,這是什麼情況?難道陸方也大有來頭?連秦少爺都如此對待他!!」

「這個誰也不知道,或許陸方背後還真的有一定的勢力也不奇怪,之前他一直和寧少爺作對,如果背後沒什麼實力的話,肯定會受到壓迫。」

……….

大家在紛紛議論,陸方背後是否有什麼樣大背景?秦紹慶為什麼會對他如此客氣,陸方之前敢光明正大的和寧如哲對抗,足以說明這一切的存在。

這樣的話完全落入了陸方的耳中,讓他凝起了眉頭,他總是感覺情況有一絲不對勁。

「怎麼?難道你不願意?不願意的話也沒有關係,原本我還想給你留個面子,既然你不珍惜的話,我就不需要給你什麼面子了。」

看到陸方沒有說話,秦紹慶不由再次露出了一絲笑容:「其實我這次過來,不過是想警告你一句話,某些人你可以接近,有些人你不可以接觸,這一點我想你非常的明白,聰明的話,你會知道怎麼選擇的。」

陸方頓時明白了過來,這秦紹慶果然不是什麼好鳥,他今天過來擺明是想找自己麻煩,剛才他故意做出那麼客氣的話語,完全是想給陸方造勢。

這個動作無疑是給陸方挖了一個大坑,先客氣再威脅,這樣會讓大家看陸方的目光更鄙夷,也給他造了一個更高的形象。

說實在的,這的確夠損的。

這不!在場的學員開始議論了起來,不過他們卻紛紛搖頭感嘆,原本還以為陸方有什麼樣的勢力,沒想到轉眼間,秦紹慶已經開始威脅他了。

說明陸方就是一個屌絲,根本沒有任何身份和背景。

「秦少爺和我說的道理,我全都懂。」

面對秦紹慶,陸方的回答非常簡潔,深邃的目光直接迎上了秦紹慶的目光,絲毫沒有任何的畏懼。

「你懂就最好,現在我給你兩個選擇,一是當眾向我道歉,並且發誓以後不能再和唐艷夢有過度的接觸。」

秦紹慶的聲音再次響起,聽完他這句話,好像所有學生都明白了過來,原來秦紹慶今天過來是為了唐艷夢的事情,這樣一個信息讓他們感到十分的驚訝,這番話說明陸方和唐艷夢有一定的關係。

「那第二條呢?」

陸方毫不猶豫的開口詢問,第一條是不可能的,陸方是個很有骨氣的人,絕對不會向惡勢力低頭。

囚愛童養媳:噬心前夫請止步 「第二就是和我比武。」

話語很簡潔,卻帶著濃濃的威脅和霸氣,他位居學院第一已經有一年多的時間了,一直沒有任何人能把他從這個位置給逼下來,連葉飛對上秦紹慶的時候,也就只有被虐的份,以陸方如今的實力,和他比武,下場簡直不容樂觀。

「如果我都不答應呢?」

陸方沉下了臉,對方的實力非常強,但陸方何必要接受他的條件呢?話說他又不是這裡的院長,憑什麼要給陸方提條件?

「那很簡單,就是滾出學院!」

「秦紹慶,你不要太過分了,根本是以大欺小,以你的實力和陸方對抗,就算贏了,你認為有面子嗎?」

別說是陸方沉著臉了,旁邊的葉飛都有點看不過眼,來到了陸方面前。

秦紹慶冷冷一笑:「葉飛,要不是你還有幾分實力,你認為你有資格在我面前說這樣的話嗎?不過是一個跳樑小丑而已,憑什麼在我面前囂張,等你有實力和我打成平手之後,再給我囂張吧,我給你三秒鐘的時間,立刻給我退下,不然休怪我手下不留情。」

面對葉飛,秦紹慶根本沒有任何想留面子的意思,說話的語氣更是帶著濃濃的威脅之意,讓葉飛臉色一陣變幻,最終還是露出了一絲堅定,靜靜站在陸方身邊,沒有任何想離開的意思。

在他看來,陸方和他的救命恩人沒什麼兩樣,如果之前不是陸方在宿舍里仗義出手的話,他早就已經落入了走火入魔爆體而亡的狀態。

如今陸方遭到了別人的威脅,他自然不能袖手旁觀,因為這不是他的風格。

看著葉飛眼中那一絲堅定,秦紹慶出現了一絲意外,他沒想到葉飛的態度會如此堅決,為了小小一個陸方,竟想和他作對,壓根就是在找死。

秦紹慶的出手沒有任何預兆,只是感覺眼前一花,下一秒秦紹慶就出現在葉飛跟前,他的拳頭也不知在何時出現在葉飛的胸口上。

這一拳沒有任何力道,沒有任何架勢,可當拳頭擊打在葉飛胸口時,葉飛的身體突然如斷線風箏一樣,不斷往後面倒飛而去,狠狠的砸在了堅硬的牆壁上。

修真橫行 葉飛也是夠硬漢的,衝撞在那堅硬的牆上,並沒有因此而倒落在地,而是硬生生穩住了自己的身形,一口鮮血來到了喉嚨,也被他硬生生給咽了回去。

只是能發現他在張口呼吸的時候,口腔里滿是血跡。

「看到了嗎?這就是違抗我的下場,學院第一就是最強大的,只要我發話了,你們必須要聽從,什麼所謂的第二第三在我眼中都是螻蟻。」

秦紹慶十分的囂張,說話的語言十分平淡,但誰都知道無形裝逼最為致命,更為他那凌厲的氣勢添加了幾分氣息。

陸方眼中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絲感動和憤怒,對葉飛剛才的表現,他也是十分的意外,沒想到在這種劣勢的情況下,葉飛竟還願意站出來,說明了他的人品和性子,這一點讓陸方非常感動。

不過他為秦紹慶的動作感到更加憤怒,這擺明是挑釁他!!

陸方感覺怒火中燒,拳頭緊緊的握著,發出了噼噼啪啦的聲音,這是他來到這裡第一次感覺到實力有多麼的重要,第一次如此渴望力量的存在。

「怎麼?你生氣了嗎? 璇璣賦 生氣的話我隨時奉陪,只要你說出對我發出挑戰,我隨時會答應,但你要記住,我這人對力道控制得不太好,如果在比賽中突然被我打死了,一切和我沒有任何的關係,你考慮清楚了嗎?」

秦紹慶並沒有在乎陸那極其憤怒又想殺人的目光,反而露出了一副極其溫和的笑容,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

陸方知道,他剛才這一番話,是赤裸裸的嘲諷和威脅!!

「陸方,不要衝動,你不是他的對手,你和他對打在一起只會落個失敗的局面。」

此時,龍凌菲的聲音突然響起,還來到了陸方身邊。

說實在的,龍凌菲也不明白自己心中是怎麼想的,當她看到陸方陷入危險的時候,心中總是會出現一絲不忍和微微的擔憂,更是忍不住開口提醒,她還真的有點害怕,陸方一時衝動答應了下來,到時直接落個死無全屍。

誰都知道秦紹慶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位於學院第一位,被稱為南鹿學院第一高手,他有他的傲氣,每當有誰想挑戰他的時候,全都會被他親手殺死,還是死無全屍的那一種,以他那恐怖的實力,的確可以做到這一點。

陸方如果對其發起挑戰的話,吃虧的人定會是他。

「哦?沒想到你小子的女人緣還挺好的嘛?龍家大小姐都為你求情?」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