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猛知道衛國的身份,那不單單是衛強的親弟弟,還是天尊的徒弟,把他調到天勇衛的一線戰場並非他意,而是耶魯吶的想法,而這個想法是密令,有著尊印的密令。

身為天尊早年的兄弟的屠猛,接到密令之後當然明白是什麼意思。對於衛國的身份,屠猛沒有對許大勇透露一點。

來到天勇衛的這些天,衛國什麼身份都沒有,足足一個很普通的前鋒兄弟,這可把他鬱悶死了。凌晨一戰,費勁腦汁幹掉頑固小幫會老大,現在卻聽到只提升他做壇主。

「我說首領,我立了那麼多的戰功,只是升到壇主?這未免也不公平了吧!」

望著衛國幼嫩的臉頰,許大勇沉聲道:「你還想怎麼樣?難不成要做戰將?」

「我要做總首領。」衛國絲毫不給面子,不過他有這個勢力,只是經驗不足。

而對於許大勇來說,這些日子衛國展現出來的勢力他親眼目睹,衛國太年輕,且不說別的,光是戰將以上的身份就要彙報到天罡星衛之首的核心團去,各種的審核和考驗,不是他這個首領能夠做主的。

擦著金色槍頭的衛國,對許大勇實在是沒興趣,瞧著許大勇沉思,他也不邀功了,直接說:「首領以下的我都沒興趣,不過老許,我聽兄弟們議論三十六天罡星衛要成立一個墳營,我還聽說這個墳營九死一生,咋們天勇衛有多少名額?」

「你小子的消息挺靈通的!」

一甩頭髮,衛國翹著嘴道:「那是當然,我又不是聾子!」

「本來你是不夠格知道這些事的,不過你戰功還行,我就勉強告訴你。」許大勇點燃一根香煙,眯著眼說:「墳營成立的方案已經提出來了,還沒審批下來。天罡星衛中每衛五十個名額!」

「都好幾天還沒審批下來,這速度也太慢了吧!」

「你懂什麼?方案拿出來,要先送到屠老大那裡,然後是我們天罡星衛的核心團,之後是冥主和神算,最後需要天尊親自審批,你小子以為是過家家玩嗎!這種大事沒有尊印誰敢做,他活得不耐煩了。」

衛國是調皮,但不傻,可他就沒想到程序這麼複雜。想了一下之後,扭頭眨眼道:「奇門那麼多的衛,神算和冥主怎麼忙得過來,這事我看要麼沒譜要麼得等。」

許大勇陰笑起來。「小子,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那點心裡,一旦批下來你就滾到墳營去。」

「靠…你這是送我去死!」衛國跳了起來。

墳營。說句難就是一座隨時都能成為墳墓營地,凡是進去的就沒有一個人能夠活著走出來,一旦奇門擴張,需要炮灰的時候他們就無條件上,這不是送死是什麼。

看見許大勇堅定的神色,衛國比誰都委屈,他不是怕死,只是覺得自己的運氣咋這麼倒霉,被師父一腳提到這下面來也就罷了;可真要被選入墳營,那就英年早逝了,這不是自己的目標啊!

「勇哥,上頭的命令到了!」衛國想哭的時候,一位兄弟大步走了進來,送上一份指令。道:「這是天罡星衛核心團的兄弟送來的。」

接過信封,許大勇坼開之後看了起來!命令是屠猛傳來是,上面有七星衛的星辰令,說是後天調動天勇衛等十個天罡星衛往西移動,對附近一個稍強的勢力進行圍攻,屠猛希望天勇衛做好已掌控勢力地盤的各種事情。

許大勇很疑惑天罡星衛的動作怎麼是有星衣衛下達,軍事命令上沒有這一說,就算是有,這樣的命令應該是天罡星衛核心團親自給自己命令,怎麼可能讓一位身份不高的兄弟來傳達。

「來人,拿下!」

厲喝一聲,兩名兄弟拔刀戰了出來,速速扣下傳達信息的兄弟。隨即,許大勇快速的聯繫屠猛,得知並無調動大軍西移的命令,他面色一沉,手一揮,傳遞信息的兄弟被帶了下去,門外一聲慘叫之後,發生什麼事院中的兄弟都知曉了。

許大勇是剛加入奇門沒多長時間,可有關於軍事行動的命令他可不敢怠慢,這方便的事屠猛一一告訴過他。

天罡星衛雖然在星衣衛下面,但天罡星衛的軍事命令不是由星衣衛下達,而是直接從神算和冥主那裡,且必須看到他們兩人的印章。有些時候命令是來自天罡星衛的核心團,但核心團那邊來的命令必須有神算和冥主的允許。 還有一種情況,不需要總部的印章,那就是天尊直接調令,但這種情況很少出現,就只有親自接到天尊電話的兄弟才能直接行事,否則擅自行動必須接受軍事處罰。

一位兄弟走了院里,大聲道:「勇哥,好消息…好消息!」

這一聲,吸引了天勇衛的精銳兄弟,他們投來目光時便聽到這兄弟說:「勇哥,我剛從塔漭大哥那邊回來,聽天敗衛的兄弟說,五天前天尊滅掉了二流家族的水家,實行了滅絕行的屠殺,現在外面傳得沸沸揚揚了!」

「兄弟,水家在哪裡?他們可是二流家族,怎麼說滅就滅掉了。」一個兄弟問道。

許大勇也疑惑的開口:「這麼大的事我怎麼沒聽說?」

「水家在港城,聽說一夜之間就被天尊給滅了!」

「怎麼可能?天尊不是在秦城嗎?」

「不知道,反正天尊是被水家給滅了,千真萬確,天敗衛那邊的兄弟都說此事是上面傳下來的。」

聞言,天勇衛的兄弟都愣住了!心中就只有一句話,那就是他們奇門的天尊把二流家族的水家滅了,瞬間,兄弟們一個個歡呼起來,感覺渾身充滿了力量。

衛國傻傻的坐著,心中吶喊著師父不公平,干這種轟轟烈烈的事居然不帶上你大弟子我。越想衛國就越感覺不爽,不過也是啊,自己這點勢力跟師父他們簡直就不是一個層次的,這要是跟去了反而會成為累贅。

但也因為如此,給了衛國力量,他發誓一定要從下面做起,用自己的勢力往上爬。

……

邊陲。

雲州。風和日麗,空氣清新。

麗城機場。林天奇的三嫂馮佳碧領著十幾名男子坐在出口大廳側面的VIP房間中,三嫂不時的看一眼時間,嘀咕著怎麼還沒到,是不是飛機晚點了,而婆婆的電話隔一會兒就會打來問接到人沒有。

在機場等了兩個小時,當廣播中響起三嫂牢記的航班號十分鐘后安全降落,三嫂急忙給家裡打電話,隨後領著林家的護衛走出去,等著。

不大會兒,在三嫂的期盼中,一架由京都飛來的專機安全降落。片刻之後,VIP綠色通報出現了一群黑衣大漢和兩名少女,他們保護中高貴優雅的莊語詩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

華夏經濟女皇來麗城,並沒驚動當地的龍祺下屬人員,很多人都知道莊語詩這個名字,但在麗城這種地方,認識經濟女皇的人,是少之又少。

一聲夏裝的莊語詩踏著高跟鞋出現之後,她的美貌驟然鎮住客流較大的機場出口大廳中眾人。

三嫂縱然見過莊語詩,但不得不驚嘆這個弟妹的美貌。揮手示意語詩自己在這邊,三嫂迎了上去。

「三嫂你等久了吧!」語詩優雅一笑,月牙兒都眯了起來,美眸中盪起令大廳中眾人心猿意亂的瀲灧。

「沒有沒有,只是婆婆一直都在念著你。語詩,你怎麼又漂亮了,恩…是又妖嬈了一點!」三嫂的話別有韻意,語詩一聽,美頰油然泛起一抹酡紅羞澀,令得她愈發妖嬈。

「三嫂你說什麼呢,你才是最漂亮的。」嬌嗔一聲,語詩挽著三嫂。

打趣著出了大廳,在無數人的羨慕中,上了林家的豪車。三嫂與語詩相差二十歲,早的時候語詩與這些嫂嫂感覺有代溝,可在交流之後,發現其實也沒自己想象的那麼困難,或許就是林天奇的原因吧。

車裡,三嫂拉著語詩的手聊著,在穿過麗城中心的時候,三嫂突然指著車外。「語詩你快看,這條街的盡頭就是十弟念高中的學校。」

語詩來過麗城,可那時候並不認識林天奇!此時聽到側面大道盡頭就是林天奇的母校,語詩真想去看看。

麗城是一座美麗的現代化的小型城市,林鎮卻是一座古鎮,林鎮雖沒有秦州蘇河那麼迷人,但也是古色古香,且這邊的交通方便多了。

林家大公子林錚要結婚,從林城通往林鎮的交通允許通車,但在檢查上面極其嚴格。語詩他們一路暢通無阻經過林鎮,望著車外那凸飛的屋檐,語詩心中一番感概。

去年七月份的時候,語詩在鎮中一家茶樓下面第二次見到林天奇!記得那天林天奇很冷漠。

「語詩,順著前面這條路過去十分鐘就到了,聽大嫂她們說你跟十弟…」

望著三嫂那壞壞的笑容,語詩抿唇一笑。「恩,我跟天奇就是在這邊認識的,那個時候他很冷漠呢,不過現在好多了。」

「要是那個時候知道你們的事,三嫂我就親自找你去了,也不會等到去年那件事!不過十弟也瞞得很深。」

語詩也沒說什麼,在這件事上,她確實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林家大公子的喜酒是明天,可古鎮這邊的人們都發現今日的林家古宅很熱鬧,熱鬧也就罷了,今日大公子要結婚,熱鬧一點比較好。可人們卻發現老夫人與林家的幾位夫人都在大門前,目光都盯著林鎮方向看。

看到這一幕,很多人都奇怪誰會來林家,怎麼都驚動了老夫人!好像這些年來,在邊陲還有誰能讓老夫人親自迎接的,難道是天奇少爺回來了。

「老夫人,這是不是天奇少爺要回來了?」 之子不歸 附近的男女老幼都是林家的人,他們看見這陣勢,一位老頭上前問道。

老夫人看見是湖對面的老哥,臉頰露出幾條深深的皺紋,回道:「是奇兒他媳婦要來!」

「啊…是天奇少爺的老婆?不對啊老夫人,天奇少爺還沒結婚啊!」

「他們已經訂婚了,是京都的小姐。」

這個消息,可把林家古宅這邊的男女老少驚呆了!圍觀的人群中炸開鍋了,天奇少爺的老婆?那可得好好看看,天奇少爺可是咱們邊陲的英雄,英雄就必須配美女。

今天是老夫人最開心的一天了,自早上接到那未見過面的兒媳婦的電話,她老人家一下子精神了很多,親自盯著丫鬟們將院里院外重新打掃一遍,叮囑這兒叮囑那兒,就是擔心兒媳婦來了看見林家這個樣子,擔心怠慢了那身份高得嚇人的兒媳婦,不管怎麼說,兒媳婦始終是華夏的經濟女皇。

「月娥,你看看我這衣服皺了沒有?頭髮亂不亂?」老夫人舉措的整理自己已經很好的華貴衣服,對身邊扶著自己的大媳婦常月娥問道。

這一問,林家的這些兒子媳婦們都忍著笑意,孫子輩的十幾人更是掩唇,心想奶奶也會害羞。

「母親,人家都說媳婦才害羞見婆婆,您老是害羞見媳婦。」大哥林天驚幽默的開口,老夫人理都不理他。卻對大嫂說:「月娥你快看看,這衣服我總感覺有點彆扭!」

「婆婆,這很好的,語詩她肯來就不會介意這些的!」

「詩詩是什麼身份,咋們林家可不能給奇兒丟臉。」面色一沉,老夫人不高興了,她老人家一不高興,林家的人大氣都不敢出一下。

「天驚,你打電話問問來到哪裡了,今天的時間怎麼這麼慢!」

老夫人真是愛屋及烏,林天奇是她老人家的心頭肉,如今莊語詩要來,她老人家可是長輩,卻早早的等著大門前,這要是讓遠在江南的林天奇知道,非抽莊語詩一頓不可,你說你去就去了吧,還讓母親等你。

孫子輩中,林錚身旁的女人湊近,小聲道:「這是我第一次看見你奶奶這麼疼一個人,林錚,你十叔會回來嗎?」

「不知道,我又沒我叔的電話!等一下我那十嬸到了,你可千萬別亂說話,不然我奶奶會生氣的,得罪誰都不能得罪惹不起的人!」

「知道了,我又不是傻子,明知道是火坑還要讓裡面跳。」打扮素雅的女人翻了個白眼。一身西裝的林錚卻沉思起來。 不大會兒,在老夫人焦急的等待中,湖對面緩緩駛來林家的車隊!見狀,林家古宅這邊的人都高興起來。

車裡,語詩看見古宅門前圍了很多人,問道:「三嫂,怎麼那麼多人,林錚不是明天才結婚嗎?」

三嫂瞄了一眼。笑道:「那是婆婆在等你呢,知道你要來,她老人家怕是等了好久了。」

「啊…」語詩一驚,道:「這怎麼可以,我…」

「別驚訝了!到了。」

林家哥哥嫂嫂都見過莊語詩,唯獨老夫人和孫子輩的沒有見過,這看見車停了下來,林家孫子輩的男女都伸著脖子將目光定格在已經打開的車門上,老夫人則是緊張的望著。

語詩鑽了出來,沒見過她的人,看見美得驚俗的偏鴻莊語詩,發出了驚呼聲!林天驚他們驚嘆這個十弟妹怎麼又漂亮了,大嫂和五嫂則是走了上去。

「語詩!」

語詩微微一笑,大方溫雅開口。「大嫂,五嫂。」

五嫂挽著語詩,打量一下,笑道:「又漂亮了,十弟享福了。」

再怎麼強勢,這種場合語詩也會臉紅,她環顧一下,當看見硃砂大門石階下那拄著拐杖,身子彎曲的老人用期待的蒼老目光望著自己,已從林天奇那裡見過照片的她,一眼便認出那是林家老夫人,就是自己的婆婆。

邁著尺度相仿的蓮步走上去,語詩縴手放在小腹處,雙腳跪了下去。「語詩見過婆婆!」雖然不是林天奇的親生母親,可語詩心裡清楚林家老夫人在天奇心中有多重要,所以,語詩必須跪。

這一跪,老夫人心裡除了心驚就是高興,圍觀的人群早已被語詩的美貌鎮住,林家孫子輩的人也驚嘆十嬸的氣度,真不愧是華夏經濟女皇。

「真的是詩詩,這可比照片上和想象中的還要漂亮。」老夫人彎腰扶起語詩,帶著慈祥的笑容說:「快起來,地上臟,別把你褲子弄髒了!」

「語詩理應給婆婆行禮!」

老夫人仔仔細細的打量著這個兒媳婦,她老人家是越看越喜歡,總覺得就像是奇兒回來了一樣,老夫人心裡高興。

江山綺夢:公主臨天下 語詩這樣站著,她不敢亂動,任由老夫人打量,只是在秀美的臉頰上,酡紅之色愈發紅潤,目光也有些閃躲。

「好好好…奇兒找了個好媳婦!來…詩詩,跟婆婆回家。」拉著語詩的發燙的玉手,老夫人就帶著語詩轉身。

語詩扶著老夫人,她感覺來這裡是正確的,同時也讓她知道林天奇在林家的地位!林家的人跟在後面,林天驚他們直接無語,都想著母親看見十弟妹怎麼就把其他人給忘記了呢!

其實,林家孫子輩的更無語,林天奇是他們的十叔,莊語詩他們應該叫十嬸,可在十幾人中,至少有一半的都要比語詩大,況且語詩那麼漂亮,他們都在想,這要是不知道情況上去搭線的話,估計有自己受的。

來到林家正堂,大家都坐了下來,五嫂端來茶杯,道:「語詩,先給婆婆上茶吧!」

語詩點頭,按照林家的規矩跪在老夫人身前,雙手捧著茶杯。「婆婆,請喝茶!」

「好好…」老夫人笑得嘴都合不攏,接過茶杯輕輕抿了一口,放下后把早已準備的禮物拿了出來。

這是一個鐲子,一個有年代的鐲子!老夫人親自給語詩帶上,語詩這才起身。旋即,一位少女擰著袋子進來,交給語詩之後恭敬退下。

「婆婆,這是給您準備的,這一包是天奇讓帶來的,他來不了,讓我轉告您,原諒他的不孝。」

「這個奇兒也真是的,來不了就來不了,還帶東西來。」

讓語詩坐下,林家孫子輩的全部上前給語詩行禮,這一出讓語詩有些局促,畢竟這些都是跟他一樣大的,甚至比她還大,好在從林天奇哪裡知道了情況,不然可沒有準備。

對語詩來說,會缺其他的東西,但就是不缺錢!所以她也準備了十幾張支票。

十幾張支票,讓林天驚他們都很驚訝,他們是知道這個弟妹有錢,但也不至於富到這種程度吧,一出手就是支票。可他們哪裡會知道語詩根本就不知道該給林家孫子輩的準備什麼,索性直接給錢,他們喜歡買什麼就買什麼。

「詩詩啊,再怎麼富有也經不起這麼折騰啊!」

「沒事,這點錢語詩還拿得出來,我也不知道他們喜歡什麼,所以就…」

老夫人可心疼語詩了,她老人家也不在這件事上糾纏,轉而問道:「奇兒他現在還在秦城嗎?」

「沒有,前幾天還在港城,把二流家族的水家滅了個滿門之後又不知道跑到什麼地方去了!」

傾世暖婚:首席億萬追妻 「咳咳咳….」

「砰…」

一聽這話,正在喝茶的林天驚頓時被嗆了一下,其他哥哥嫂嫂都差點栽個跟頭。孫子輩的十幾人愣在原地,老夫人驚道:「詩詩你是說奇兒滅了港城水家的滿門?」

「是的,年前在京都的時候水家家主的小兒子就跟天奇結仇,今年拍賣會的那陣子水家派人刺殺我,隨後又派人刺殺天奇,天奇穩定秦城之後就率人去了港城,四天前的晚上血洗了水家滿門。」

眾人驚愕的聽著,五哥林天海問:「水家可是華夏的二流家族,勢力強大,十弟哪來的能力?」

「是啊語詩,奇門目前還沒那個勢力吧!」大哥林天驚附和道。在他們看來,水家很強,十弟也強,但要一夜之間滅水家滿門,還是不大可能。

語詩迎著眾人的目光,搖頭說:「具體的事我也不清楚,他先到港城我才知道的!」

「這個奇兒,都說了很危險他偏偏就是不聽!」老夫人恨鐵不成鋼的罵道,但也就是背著罵一下,要是林天奇真的回來了,他老人家可捨不得罵一句。

「那..語詩,奇門現在怎麼樣了,我們都聽說奇門掌控了秦城。」

「十天前天奇調動兩個尊衛四個星衣衛五個天罡星衛共計一萬多精銳攻城,第二天就拿下了秦城;在秦城橫行了七年的千羽社覆滅,投降的人估計有一兩萬。之後發生了很多的事,現在秦城已經穩定了,奇門的星衣衛和天罡星衛正在掃除秦城附近的勢力,差不多快掌控整個秦州了。」

林家的人聽得一陣冷汗,一萬精銳?這對林家來說,要真面對一萬精銳怕是連反抗的餘地都沒有,千羽社的名頭林家的兒子們都聽說過,但他們也清楚自己的十弟拿下秦州怕是沒有那麼簡單,十弟妹肯定隱瞞一些事,是不想讓母親擔心啊。

語詩頓了一下,又對老夫人她們說:「如今,奇門的發展相當迅猛,光是能以一當十的精銳就是兩萬左右,總人數我曾聽神算他們說,已經超過了五萬!」

「五萬?」

正堂中所有人的神色都變了,也都倒吸一口涼氣!奇門的成立不過半年多,這種發展的速度,真讓人心驚!

帶眾人回神之後,語詩換了話題,道:「婆婆,我來的時候夏蘭電話聯繫了我,她讓我給您問好,她忙著幫天奇,一時半會兒脫不開身。」

「你們這些媳婦能夠相處就行了,老身也不要求其他的,別拌嘴,別讓我那苦命的奇兒為難就行了。」

提到這事,老夫人也不知道說什麼,自己的小兒子怎麼能夠找幾個媳婦呢!她老人家擔心語詩她們不能相處。

「婆婆您放心,我們不會讓天奇為難的。」

「這樣就好!」老夫人起身,走到語詩面前,語氣急忙站起身子,便聽老夫人說:「詩詩,林家不比龍祺,來到這裡你別嫌棄,將就將就一下,啊?」

「婆婆您見外了,語詩怎麼會嫌棄呢!對語詩來說,不管林家如何,它始終是天奇的家,語詩真若嫌棄,也就不來了。」

老夫人她們聽到這話,都舒坦。 ……

晚餐非常豐富!老夫人特意吩咐廚房把好吃好喝的都要端上來,林家的熱情,語詩打心底的感動,而老夫人的疼愛,她心裡酸酸的。

「嬸,我是林錚,我敬你一杯!」飯桌上,旁邊桌的林錚端著酒杯走了過來。

語詩望著這個比自己大上幾位的風度男子這樣稱呼自己,雖然彆扭,但卻大方起身。

「詩詩你坐下,他是小輩,你怎麼能夠起身。」看見語詩起身,老夫人可不高興了。語詩苦笑一聲,重新坐下了下來,舉杯抿了一下。

林錚相當鬱悶,但也不敢在老夫人面前造次。

「林錚你坐我身邊吧!」語詩客氣道,卻見林錚擺手的同時瞄了老夫人一眼,說:「嬸您別客氣,我不能坐這一桌的,長輩。」

聞言,語詩微微一笑,見林錚走回去,又是幾個侄女上來敬酒,她發現林天奇的這些侄女都壞笑,只是不敢放肆。

「嬸,我是林鑰厷!三哥家的。」隨即,青春成熟的女孩湊近語詩,小聲笑道:「嬸你好漂亮!」

「鑰厷,敬酒就敬酒,別沒大沒小的。」老夫人嚴厲的說,林鑰厷比剛才的林錚還要鬱悶。語詩扭頭一笑道:「沒事的婆婆,我跟鑰厷她們年紀相仿,隨和一點比較好!」

「詩詩你別跟奇兒一樣護著她們。」

「沒事的婆婆。」語詩溫和一笑,與林鑰厷碰杯之後,語詩親切的問:「鑰厷你坐我這裡。」

「不行不行,嬸,不行。」林鑰厷冷汗直冒,卻聽老夫人說:「你嬸都開口了你就坐吧!」

聞言,林錚他們都想哭,心想鑰厷這妮子真幸運!一個個看林鑰厷的目光都充滿了羨慕。

語詩給林鑰厷夾菜,問:「鑰厷,你現在在哪裡上班呢?」

「浙州杭城!」

「多大了?」

「二十五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