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墨卿俯視著章子芩,靜默了幾秒,忽然扯了扯唇角,淡淡地說:「哦?我還不知道,慕家太太本事這麼大。」

聽出他話里的譏諷,章子芩怒氣更盛:「敢看不起我,你給我等著!」

章子芩拿出手機,要給警察局那邊打電話。

可沒等她電話撥通,安墨卿輕輕的揮了揮手,圍在一旁的警察忽然圍了上來,其中有兩個靠近章子芩,動作迅速的將她的手機劈手奪下,扔在地上,然後將她雙臂反擰,死死地壓在了地上,其他的則把章子芩帶來的那些人制服。

章子芩臉貼著地面,用力地掙扎了起來:「放開我!姓安的,你最好別讓我知道你是誰,否則我告訴安家的人,讓他們扒了你一層皮!」

「慕太太,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姓安名墨卿,你要是想對付我,隨時奉陪。」

「安墨卿——!」

章子芩失聲叫出來。

安墨卿不想再聽她說一句話,對押著章子芩的警察說:「把她嘴堵住,扔出去,能扔多遠扔多遠,在我離開之前,不要讓我再看到她。」

「是,安先生。」

兩名警察恭敬地頷首,捂住章子芩的嘴,要把她拖走。

可就在他們把她拖走之前,溫如意蹦蹦跳跳的站起來說:「不能就這麼放她走,這個女人,做了那麼多的壞事,不教訓她一下,怎麼能行?」

「你想怎樣?」

安墨卿看著溫如意,淡聲問。

溫如意沒回答她的話,單腿跳到章子芩跟前,揪住她的下巴,連著兩巴掌,重重的甩下去,然後又往章子芩的小腹上,狠狠地砸了一拳頭。

章子芩疼到了極點,可被人捂著嘴,連痛呼聲都發不出來。

溫如意手指甲嵌入章子芩的下巴,一字一句的說:「章子芩,這是我還給你的,下次再敢動姑奶奶一下,我就毀了你這張臉!」

話說完,溫如意冷冷的對那兩個警察說:「好了,把她丟出去,最好丟到垃圾堆里去!」

安墨卿看溫如意做完這一切,什麼話都沒說,轉身往葉簡汐的跟前走。

文清抱著妞妞下來,妞妞哭的臉色通紅,看到安墨卿的剎那,哭喊著撲到他懷裡:「爹地,你怎麼才來,嗚嗚……剛才那個婆婆好可怕,嗚嗚……妞妞要嚇死了……」

安墨卿心疼的抱緊女兒,眼底閃過一抹冷意,他忽然有些後悔,不應該那麼輕易地放過章子芩,早知道她把他的寶貝女兒嚇成了這樣,他應該往死里教訓她。

不過早晚會有人教訓章子芩,他也不犯不著為了這麼一個無恥的女人髒了手。

「妞妞不哭,爹地這次來就是接你回家的,以後爹地再也不會讓別人傷到你了。」

安墨卿安撫的摸著女兒的頭髮,溫聲安慰。

妞妞哭的一抽一抽的,眼睛都紅了,可見剛才嚇得不輕。

景颯颯站在安墨卿身邊,心疼的看著女兒,想要上前安撫她,可想到女兒並不喜歡自己,又站在了原地。

葉簡汐抱著天佑、天寶,檢查了下他們沒受什麼外傷,吩咐文清和郭嫂,好好的看著兩人,然後踱步到安墨卿和景颯颯跟前,「安先生,景小姐,真是不好意思,我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還嚇到了妞妞。」

「沒關係,我來這裡,就是為了這些事。」

安墨卿面色淡然,拍了拍妞妞的背,將她遞到景颯颯跟前。

景颯颯愣了兩秒,還沒反應過來,妞妞已經伸出手,緊緊地抱住了她的脖子。

景颯颯看著她白凈的小臉上,掛滿的淚痕,鼻子不由得發酸,胳膊也經不住加重了力道。

兩母女緊緊地抱成一團,安墨卿的面上帶了一絲溫柔。

「無論如何,我都應該謝謝你。」葉簡汐也看著妞妞和景颯颯,嘴角帶了一抹淡笑,她一直希望颯颯能和妞妞把感情培養起來。

現在兩人關係似乎因為短暫的分離越來越好了。

這樣也好……

等妞妞跟安墨卿回了帝都,他們一家三口也能平靜的生活了。

葉簡汐正想的入神,安墨卿忽然開口說道:「葉小姐,客套的話就不用多說了,我做事向來明碼標價。慕先生讓我幫忙做的事情,我已經做到了,請記得事後,把一千萬匯到我的賬戶上。還有,妞妞我今天就帶走了,謝謝你這段時間對她的照顧,以後你再來帝都,我跟颯颯會好好的招待你。」

葉簡汐聽到他說的話,頓時愣住。

什麼一千萬?

她現在除了這棟別墅,一無所有,哪裡來的一千萬給安墨卿?

葉簡汐一頭霧水,開口想要問清楚安墨卿,那一千萬到底是怎麼回事。

可安墨卿根本沒給她開口的機會,攬著景颯颯的腰部,轉身吩咐身旁的人道:「跟著葉小姐,把妞妞的東西收拾下,動作快一些,我們還要趕飛機。」

話說罷,安墨卿帶著景颯颯離開。

葉簡汐愣在原地好幾秒,才反應過來,但安墨卿已經走遠了。

「安——」

「葉小姐,能否請你帶我進去,收拾下小小姐的東西?我怕耽誤了飛機。」

傭人打斷葉簡汐的話,恭敬地等著她給自己帶路。

葉簡汐張了張嘴,半晌說:「好,我帶你過去。」等回頭打電話給安墨卿,再問清楚這件事也不遲。

葉簡汐扶起溫如意,讓其他人散去,然後往別墅里走。

溫如意蹦跳著,還不忘問葉簡汐,安墨卿的事情:「剛才那個姓安,真的是來幫忙的嗎?一千萬,我們都能雇傭好多人了,還用得著他來幫忙嗎?他該不是看洛……看家裡沒人,來敲竹桿吧?」

溫如意對安墨卿救人的好感,在他開口提出一千萬的時刻,瞬間跌入谷底。

以安墨卿的身價,怎麼著都不差這一千萬。

他明知道簡汐受欺負,還提出要一千萬,這不是擺明了坑人嗎?

要不是她剛才腳受傷了,非得跟安墨卿好好理論理論!

「他這麼做,或許有別的原因,我回頭再問問。」葉簡汐低頭看著路面的路,眼裡難掩的困惑。 第767章最後的試探

進了家,葉簡汐扶溫如意到卧室,幫她敷了傷葯后,到天佑天寶的房間哄兩個孩子睡下,做完這些,她回了卧房。

空曠寬敞的房間里,一切寂靜的可怕。

葉簡汐緩緩地坐在床上,望著牆壁上掛著的照片,怔怔的出神。

離阿琛走已經三天了,他留給她的信,讓她儘快安排他的骨灰火化,好好的照顧肚子里的兩個孩子、天佑天寶他們,讓她好好的活著……

他說的每件事,她都會做的好好的。

可每當做完事情,安靜下來,她想到這個世界再也沒了一個叫慕洛琛的人,會覺得寂靜的可怕。

耳邊聽不到任何聲音,看不到任何景物,整個世界都一片漆黑。

板磚之二丫修仙錄 像是有無數只手,在將她往深淵裡拉拽。

她知道自己的情況,按照這樣的情形發展下去,會越來越糟糕。

可她不能告訴任何人,包括如意……不然他們會擔心她。

但她不知道,自己還能撐多久……

「阿琛,我想你了,很想,很想……」

葉簡汐雙臂環住膝蓋,周身流淌出背上的氣氛,卻是一滴眼淚也落不下。

波士頓酒店——

柏原崇一身藍色的襯衫,坐姿端正的坐在電腦前,面色比平常稍微溫柔了一些,看著視頻那邊嬌俏的小姑娘,用流利的英語說:「你想要什麼禮物,爹地會給你帶回去,你記得乖乖的聽瑪麗老師的話。」

「爹地,西西不想要禮物,西西想回中國見姐姐還有哥哥。」

柏原崇聞言,眼底一閃而逝的冷意,但他掩飾的很好,西西絲毫沒有察覺到:「西西,爹地說過,你現在正在上學,不適合跑來跑去的,而且……這邊並不像你想象的那麼好,有很多很多壞人,你回了A市,說不定會被壞人利用,到時候爹地會很擔心你,你想讓爹地擔心你嗎?」

「……不想。」西西鬱悶的說。

「西西乖。」柏原崇溫柔的安慰。

西西抱著一個毛茸茸的貓,手指輕輕的撩了撩它的毛,「爹地,西西可以不去看哥哥、姐姐,能不能看看媽咪?已經很久沒看到她了,她的病還沒有好嗎?」

「嗯,你媽咪病的很嚴重,等她病好了,爹地會帶你去的。」

「可是,爹地……」

西西還想說什麼,柏原崇卻不再想談下去,截住她的話說,「西西我們先不聊了,爹地這邊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等晚一些再跟你說。」

柏原崇話說完,輕輕的點擊結束視頻通話,從電腦桌前站起來,倒了一杯酒,走到床前。

望著窗外的風景,他的臉色越發的陰沉。

西西……

他到現在,都沒跟西西說,子夜再也回不來了。

她才六歲不到,就要承受失去母親的痛苦,這一切都是葉簡汐造成的,無論如何,他都要讓葉簡汐生不如死。

「啪——」

輕微的碎裂聲在空氣中擴散開來,柏原崇低頭望著自己的手,玻璃酒杯裂開,刺傷了手,鮮血從傷口絲絲縷縷的滲透出來。

柏原崇定定的望著那抹傷口,不知怎的,忽然想起那天,子夜在他懷裡漸漸的沒了氣息時,跟他說的最後一番話——

原崇,親眼看著自己最愛的人死去,是不是很心痛?那些被你殺死最愛的那些人,又何嘗不是呢,當初成書死,我曾經痛不欲生,若不是有西西的話,我大概堅持不到現在,原崇,易地而處,你應該能體諒別人的心情……哪怕不考慮別人,你為西西也請停下殺戮吧,別再給西西製造殺孽了,西西她不希望有你這樣的父親……

殺孽……

到底怎樣才算殺孽呢……

他不過是想跟她跟西西在一起,剎的那些都是想拆散他們一家的人,哪裡算的上孽?

是她要拋下他和西西,是她讓他變成現在這樣的,他沒辦法停下來。

葉簡汐逼死了子夜,他要了慕洛琛的命,這叫一報一報很公平。

「柏先生。」

安亦舒推開門走進來,看到柏原崇身姿筆挺的站在窗戶前,喚了他一聲,可柏原崇沒有任何反應。

由於他背對著安亦舒,安亦舒看不清他在做什麼,一時也不敢貿然向前,便站在門口等著。

過了好一會兒,柏原崇驀地轉過身來。

安亦舒櫻桃口微啟,「柏先生,章子芩……」話說了一半,注意到他手上受了傷,安亦舒的話一轉,「先生,你的受流血了,要趕緊止血。」

說著,安亦舒走到落地櫃前,拿了醫藥箱,取出紗布、酒精和止血藥要給柏原崇處理傷口。

「這點血沒什麼,不用小題大做。」

柏原崇抬手,冷冷的阻隔開兩人的距離。

安亦舒的手頓時尷尬的停在了半空。

「你剛才說什麼,章子芩怎麼了?」

「哦……我想起來了,章子芩忽然消失了,我今兒把慕洛琛骨灰的檢驗結果跟她說了,她沒回慕家老宅,而是帶著人去別墅那邊要慕洛琛的骨灰,原本一切都進行的順順利利的,可半道上,安墨卿殺了出來,把她帶走了……之後,我就再也找不到章子芩的蹤影了。」

安亦舒提到安墨卿,滿面的殺意,當初不是安墨卿這個混賬,在她離家后,幫著慕洛琛一起對付她,她也不至於成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跟安墨卿的這筆帳,她遲早會算清楚。

「安墨卿怎麼會突然來A市?」

柏原崇冷聲問。

「他來帶他女兒回去,還有……跟章子芩一起去的有個人聽到安墨卿自己是說,是受故人之託來,我估摸著,應該是慕洛琛,他可能料到了,自己去世后,葉簡汐會遭到報復,所以提前請了安墨卿幫忙。」安亦舒解釋。

「當真是這樣?有那麼巧合?」柏原崇淡淡的瞥了一眼安亦舒,「我倒覺得,這是有人在幕後操控這一切,說不定慕洛琛還沒死。」

「怎麼可能?」安亦舒下意識的反駁,意識到自己過於激動,她咳嗽了一聲說:「他的骨灰都已經檢測出結果來了,怎麼可能是假的?先生,這件事我覺得,你真的是多慮了。」

柏原崇沒立刻接安亦舒的話,他倒是希望自己多慮了。

只要沒了慕洛琛這道屏障,葉簡汐就像是一隻沒了刺的刺蝟,任人擺布。

可他心裡的直覺告訴他,慕洛琛沒有死,而是在某一處地方呆著。

哪怕親眼看到了他骨灰檢驗報告,他心裡這種直覺依然沒消失。

柏原崇思索了良久后說:「想要檢驗慕洛琛是真死還是假死,很簡單,製造一場災難,讓外界人都以為葉簡汐出事,到時候結果自然很快就明了了。」 第768章他說,他沒死。

慕洛琛哪怕再怎麼聰明,他也不可能在生前,預料到葉簡汐每次的受苦受難。

所以,如果葉簡汐再出事,有人救得了葉簡汐,那就說明慕洛琛沒死。

相反,則慕洛琛真的死了。

倘若是前者,他會提防慕洛琛不知道從哪裡躥出來,暗害他。

若是後者,那葉簡汐出事了,反倒趁了他的心意。

無論怎樣做,都對他百利而無一害。

安亦舒明白柏原崇的意思,心底里覺得他有些太過慎重了,慕洛琛骨灰都出來了,哪裡還可能生還?可她向來習慣了聽從柏原崇的安排,所以這次也沒例外。

「先生,你的辦法好是好,只是現在有一點,章子芩下落不明,我們沒了她,就要動用我們自己的人,我擔心,我們直接對葉簡汐下手,到時候會出意外,被人查到證據。」

安亦舒把自己的擔心說出來。

柏原崇手霜交疊在一起,俯首望著安亦舒說:「亦舒,這次你怎麼就犯蠢了,我們不用直接對葉簡汐下手,她身邊不是那麼多人的嗎?隨便找一個,做點手腳,把葉簡汐引出來,誰會懷疑到我們身上?」

安亦舒想了想,眉頭舒展開來,「先生,我知道怎麼做了。」

「我等你的消息。」

葉簡汐坐在床頭,發了很久,等回過神來,外面的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支撐著身體想要從床上下來,可身體每一處都僵硬的無法動彈一下,只好坐在床上,慢慢的等著身體恢復。

葉簡汐視線無意識的掃過床上,在掠過手機的時候,停了下來。

她忽然想起來,自己還沒給安墨卿打電話,便拿起手機,給他打了過去。

電話嘟嘟兩聲后,便被接通。

「安先生。」

總裁逃妻敬業點 「葉小姐,這麼久才打電話過來,看來一千萬,對你來說,不是什麼大事情。」

電話那頭,安墨卿伴隨著輕微的咳嗽聲淡淡淡的調侃道。

葉簡汐頓了頓,說:「安先生,一千萬的事情,是認真的嗎?如果是真的……」

「是真的,你打算怎麼做?」安墨卿問。

「我打算不給,安先生,我給不起你這筆錢,別說一千萬,哪怕是一百萬我也拿不出來。」葉簡汐聲音嚴肅的說。

「你這是打算賴賬嗎?」安墨卿咳嗽的聲音更大了一些。

葉簡汐聽到電話那邊有妞妞的聲音,似乎是在跟安墨卿要手機聽電話,只是安墨卿沒給她。

葉簡汐靜默了一會兒,斷聲道:「安先生,我沒打算賴賬,也不準備跟你繼續兜圈子下去,請你告訴我,要這一千萬,到底有什麼深意?」

安墨卿聞言,非但沒有生氣,反倒笑了起來。

「葉小姐真是聰明,知道我不是真的想要這一千萬,好,那我就跟你直說了,要一千萬是幌子,因為有些人讓我告訴你,好好的看看你的信。」

——信。

葉簡汐第一個念頭,想到是洛琛留給自己的信,可那封信,她看了無數遍,除了一些他臨走之前曾經反覆說過的話,她沒覺得有什麼。

葉簡汐想到那封信里,或許會有其他的意思,心頭掀起了巨浪。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