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端端的怎麼要出去走走,一定是跟老紀鬧矛盾了,「哎。」背著手,走到書架旁邊的書桌,爬到凳子上,對著木兮搖頭嘆氣,「你們夫妻倆又吵架了是不是,我要是出去了,老紀發脾氣起來,沒人管得住,那還得了。」 看著路彥昭真摯的表情,深情的雙眸,秦未央的心,終究是慢慢平復下來。

她看著路彥昭,好半天,才緩緩開口:"我可能是真的被冷汐月的話影響了,我這麼有主見的人,居然會因為她的話,變得敏感多疑,情緒失控,阿昭,你別太介意,給我點時間,我會調整好的!"

路彥昭無奈的看了她一眼,目光包容:"所以,你還是不想吃晚飯嗎?"

秦未央咬了咬嘴唇:"算了,去吃晚飯吧,不能跟飯過意不去,更不能辜負了你的一番心意!"

聽到秦未央這樣說,路彥昭終於鬆了口氣:"未央,你能這樣想,我真的太高興了,你放心,從此以後,我再也不會鬆開你的手了,如果你擅自跑了,無論天涯海角,我也會把你抓回來!"

路彥昭的話,明顯取悅了秦未央,秦未央的心情,一下子變得好了很多。

就在秦未央和路彥昭吃飯的時候,冷汐月遇到了一個改變她生命軌跡的人。

本來,就算是她任性嬌蠻,路彥昭也不會真的為難她,她就算是做錯了事情,暗夜的人也能輕易原諒她。

畢竟,她的父母,是因為暗夜組織犧牲的。

可是,如果她犯了不可饒恕的錯誤,那恐怕就沒人能救她了!

可是,冷汐月今天遇到的,就是那個讓她犯下大錯的人,季修!

這個時候,冷汐月還不認識季修。

她一個人失魂落魄的走在大街上,眼淚吧嗒吧嗒委屈的往下掉。

她沒想到,那個女人又回來了,她更沒想到,彥昭哥哥為了那個女人,居然這麼凶自己。

三年前,她一直以為,彥昭哥哥只是一時被那個女人迷惑了。

現在看來,真的是她太天真了,如果只是一時被迷惑了,彥昭哥哥怎麼會那麼對自己呢!

她明明什麼都沒有做,他卻生氣到,想要趕自己離開組織,她到底做錯什麼了!

她就是害怕彥昭哥哥著了那個女人的道兒而已啊,她明明就沒錯啊!

冷汐月的眼淚稀里嘩啦的往下掉。

在大街上走了好久,她突然就難過的蹲下來,伸手抱著自己的膝蓋,大聲哭了起來。

路上的行人匆匆,就算是有人好奇,這個女孩為什麼哭泣,也只是淡淡的看一眼,就走過了。

冷汐月難過的一塌糊塗,她吸著鼻子,一個勁的哭泣。

就在這時,她突然感覺,頭頂有一抹陰影,似乎擋住了她的陽光。

她伸手擦了擦眼淚,抬起頭來,看向來人。

一個長相陰柔俊美的男子,站在自己面前,臉上帶著淺笑,卻讓人覺得有點後背發涼。

冷汐月也不哭了,她伸手揉著眼睛,吸了吸鼻子:"你是誰啊,你走開,不要擋在我面前!"

面前的男人緩緩蹲下來,跟冷汐月平齊,他平靜的看著冷汐月,輕聲道:"我也不想擋在你面前啊,只是我覺得,你現在這個樣子,太過於狼狽,你應該不想讓人看見吧!"

冷汐月咬了咬嘴唇,死要面子的開口道:"現在天都快黑了,除了你這麼無聊,誰會看我啊!"

冷汐月的話剛說完,旁邊就走過兩個小年輕。

女孩對男孩說:"你瞧,那個女孩哭了,肯定是她男朋友惹哭的,你以後可要對我好點啊!"

面前的男子看著冷汐月,幽幽的笑了:"看吧,還是會有人看你的!"

冷汐月狼狽的伸手擦了擦眼淚:"就算是你說的都對,可那又如何,我想哭就哭,你能攔著我嗎?"

男子緩緩搖頭,輕聲道:"我也不想知道,你為什麼哭,我只是覺得,這麼美麗的女孩子,不應該哭的這麼狼狽,這樣吧,我帶你去吃點甜品,據說吃甜品,會緩解人的壞心情,讓心情好起來的!"

冷汐月也不知道自己腦子哪根筋不對,居然下意識的就相信了面前的人:"你真的要帶我去吃甜品?"

男子點點頭:"當然,我說話向來算數!"

冷汐月皺了皺眉:"可你為什麼要帶我去吃甜品,我跟你素不相識,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男子看著冷汐月,神色有些複雜:"小丫頭,你對一個人對你的好,要求是不是有點太低了,我只是覺得,遇見你也是一種緣分,既然相識了,遇見了你,請你吃個甜品,自然是沒所謂的了!"

冷汐月聽到男子這樣說,依舊是懷疑的看著他:"我還是覺得……你有點怪怪的!"

男子無奈的笑了一聲,站起來,居高臨下的看著冷汐月,無奈的聳肩:"既然你這麼懷疑我,那就算了,我先走了,你一個人好好的,小心點吧!"

男人說完,轉身就要走。

冷汐月好不容易遇到一個人,能這樣好好跟自己說話。

可是,自己不相信人家,人家就要走。

冷汐月有點急了,她連忙站起來,著急的喊了一聲:"等下,你站住!"

男子站住,緩緩轉身,看著冷汐月:"哦,你有事?"

冷汐月的表情變了變,最終,像是大義赴死一般的表情,看著男子:"我沒事,我就是想問一下,你剛才跟我說的,要帶我去吃甜品的話,還作數嗎?"

男子勾唇一笑:"當然作數了,只要你想去吃,我隨時奉陪!"

冷汐月咬了咬嘴唇:"那好,既然你奉陪,我現在心情就特別不好,你帶我去吃甜品!"

男子挑了挑眉,勾唇道:"當然沒問題,走吧,我們現在就去吃甜品,當然了,為了防止你懷疑我,我們就去旁邊這家店吧,看起來店面不錯,而且,公眾場合,你也不用擔心,我圖謀不軌了!"

聽到男子的話如此的坦蕩,冷汐月倒是有點不好意思了。

她咬了咬嘴唇,開口道:"不管怎麼說,謝謝你,在我最無助的時候,能安慰我!"

男子笑著搖搖頭:"沒事,我不都說了嘛,我們有緣分,我看到你的那一瞬間,就鬼使神差的,想要幫幫你,我能主動安慰你,這也算是我們之間的一種緣分,所以,不用謝!"

聽到對方這樣說,冷汐月終於笑了:"那我今天就蹭你一頓甜品了!"

男子笑著說:"隨便蹭!"

冷汐月剛才陰霾的心情,一掃而空。

她完全忘記了,不久前,她還在跟路彥昭爭吵,路彥昭凶了她。

她跟著男子走進了旁邊的店裡,男子幫她點了好多甜品。

冷汐月的眼睛亮晶晶的,她看著男子:"你怎麼點這麼多?"

男子笑而不語,半天才在冷汐月期待的眼神中,緩緩開口:"也不算多,只不過是我個人覺得,吃越多的甜品,就越開心,我希望你更開心!"

冷汐月第一次覺得,來自一個陌生人的善意,是如此的溫暖。

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第一次見面,就讓你這麼破費,真的很不好意思,你放心,今日之恩,來日一定報答!"

男子微微搖頭,笑的很輕,好像剛見面,他給人那種陰柔沉悶的感覺,不像是真的。

冷汐月一邊吃甜品,一邊笑笑著看向男子。

男子突然看著她,開口道:"對了,我一直沒有問你,你剛才為什麼在大街上哭呢?"

聽到男子這樣問,冷汐月的臉,瞬間耷拉下來,看起來像是要繼續哭了一樣。

男子趕緊開口:"你可千萬別哭啊,我就是隨便問問,你要是不說,也沒關係的,只是我個人覺得,你既然之前那麼傷心,肯定是有原因的,而這個原因,你如果不說出來的話,憋在心裡,只會越來越難受,我這會請你吃甜品,哄你開心,可是,你這會開心了,之後想起原因,還是會難受,你大可以告訴我,我會開解你,說不定還能幫你想到解決的辦法,那樣的話,你之後也不會再因為這件事情,而傷心了,而且,你也可以把我當成垃圾桶,權當是扔垃圾,讓你發泄一下,心情能夠輕鬆起來!"

男子的話,似乎聽起來很有道理。

而且,男子的態度語氣,聽起來都非常的有親和力。

冷汐月吃著甜品,聽著他的話,莫名的就心動了。

她迫切的希望,自己的情緒能得到一個宣洩的出口,她需要發泄,她需要告訴面前這個人,她今天所有的不開心。

她希望今後,這樣的事情,再也不能稱為自己的煩惱。

想到這裡,她深吸了一口氣:"告訴你,其實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剛才害怕你不想聽我的瑣事!"

男子搖搖頭,語氣格外的柔和:"怎麼會,我既然安慰了你,就希望你以後都開開心心的!"

聽到男子的話,冷汐月頓時笑了:"其實,聽到你這樣說,我就挺開心的,至於我不開心的原因嘛,其實也挺簡單的!"

說到這裡,冷汐月的小臉有些沮喪,她挖了一口甜品,吃進嘴裡,這才開口:"我很小的時候,就喜歡上了一個人……他算是我爸媽朋友的孩子,我暫且就叫他哥哥吧,我喜歡這個哥哥好多年,我一直以為,他每年定期來我住的地方,來看我爸媽,順便來看我爺爺,其實是喜歡我的!不然,他怎麼可能雷打不動的,每年都來呢!" 「小姐,奴婢只是覺得有些不忍。」

青鸞頓時一時語塞,在勝雪仙子面前帶著一絲慌張之意。

見狀,勝雪仙子明白了一些。

看了看林楠等人,又看了看青鸞,秀眉微皺。

「只要他能一年內達到天人境,並且幫我完成大事,我可以成全你們!」

「小姐……」青鸞低聲開口,臉色微變,更慌張了。

這一切,林楠不知道,只是在將做好的黃金大鯉魚送來一大份之際,看到青鸞臉上的不自然,看到勝雪仙子在自己身上更多的打量,讓林楠不知為何。

黃金大鯉魚,美味無比,再加上林楠的特殊手藝,哪怕仙子也要淪陷其中。

這大半年來,勝雪仙子二人早已被林楠的手藝蟄伏。

這一點,哪怕是陳佳影他們的手藝也都不如林楠。

甚至為了吃,在這錦園內專門開闢了一塊蔬菜瓜果種植區域,漲勢比地球更好上一大截。

這些東西,也經常成為青鸞和勝雪仙子的口食。

雖然遠不及靈果仙果,但別有一番風味,倒也不錯。

「這是一枚真正的仙丹,正常而言普通修鍊者根本無法服用,但你肉身經過無數次的磨礪,想來能夠承受的住,一枚仙丹應該足夠你提升一階了。」勝雪仙子開口,聲音依舊很好聽,一枚乳白色散發著精光的丹藥送到林楠之前。

真正的仙丹,不再是靈丹範疇。

雖然林楠等人還不曾真正進入到仙界人的世界,但也了解過一些。

仙丹相比於普通的靈丹,高出太多太多了,極為罕見與珍貴。

「謝謝!」林楠沒有客套太多,直接接了下來。

勝雪仙子點頭,而後再度囑咐一句。

「本宮讓你一年內突破,但也不希望是花架子,我要的一個強者的天人境,有望走的更遠的天驕。」

「好!」

林楠再度點頭。

回到虛空神殿,一群人在一起吃喝,顯得格外的熱鬧,兩個小屁孩穿插在眾人之間,老大叫歡歡,是姐姐,老二叫樂樂,是南海。

合起來歡歡樂樂。

有了他們,才讓一群人不再那麼沉悶,才有了歡樂和希望動力。

饒是林楠每次血戰修鍊回來,也喜歡陪著兩個小傢伙玩上一會。

七個月過去,林楠突破到通神境中期,消耗一枚仙丹!

八個月過去,依舊是通神境中期!

哪怕是林楠拚命,大量的靈丹妙藥堆積,甚至是仙丹,但吃的太多了,導致藥效早丟失太多無法吸收。

修鍊者,本身也是需要一步一個腳印的那種,哪怕是在仙界,踏入到天人境也不易,更何況林楠這一年內從化靈境踏入到天人境,就更難了。

修鍊一途,越是往後,越是艱難。

終於,十一個月過去,林楠終於達到了通神境後期!

但是,只剩一個月,林楠要接連破關,還有兩道坎才能達到天人境。

「有什麼辦法?」林楠看向身前的青鸞。

是一個月的相處,青鸞經常守護在自己身邊,若非是她,林楠真的死了很多次。

數次七階妖獸追殺,而且是數頭。

通神境後期的林楠,此刻能斬殺六階巔峰妖獸,哪怕是被數頭圍殺也絲毫不懼,但面對七階,還是要逃命,完全被虐。

青鸞聞言,秀眉微皺。

「有一個地方,但更危險。」

「我可以去!」林楠毫不遲疑。

十一個月了,雖然沒有人提及地球此刻的情況,但所有人心底都極為沉重,想回家。

十一個月了,太久了!

真若是按照勝雪仙子的介紹,要麼得到那種超級至寶,要麼成為帝級強者。

至寶,林楠清楚,即便是知道在哪,沒有實力也不可能拿到,以前在地球,那是因為有著通天店鋪這種特殊輔助,這裡可沒有。

最容易的,可能反倒是成為帝級強者。

但這其中的難度,青鸞介紹過。

最年輕的一位帝級強者,前後耗費了三百年!

三百年,一想到這個數字,林楠心中都著急不已。

莫說是三百年,哪怕是三十年,三年他都不願意。

而今,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拚命,不斷突破變強,早日達成帝級。

「別給自己那麼大壓力,我理解你的心情,但修鍊一道,勉強不來,我可以找小姐說下,給你延長半年,按照這種進度,再延長半年還是有希望達到天人境的。」青鸞開口說道。

然而林楠搖頭。

他能感覺到青鸞的特殊關心,那種特殊情義他也記下了。

「謝謝,但若是這點我都做不到,那何談其他,那裡有我最親之人,我答應過他們,不能食言!」

青鸞沉默一會。

「那好,我送你去一座妖窟,是靈域一處專門的特殊修鍊之地,其中有著三層區域,分別對應五階六階七階妖獸區域,一旦進入其中,沒有回頭路,只能一層層殺上去,穿過七階妖獸聚集區活著出來。」青鸞解釋道。

「殺的妖獸越多,這些妖獸身上會凝聚出大量的生命之力,大量的天地精華,這些都是對修鍊者極為有用的,也許可以幫你。」

「好,就這裡!」林楠沉聲,直接給予確定。

危險,不怕,他現在沒有時間慢慢修鍊,他需要快速突破。

「回去休息下,我去找小姐稟告下,再給你準備點東西。」青鸞見林楠做出了決定,沒有再勸阻,但還是加了一句。

「我不想你死。」

林楠看向青鸞,說實話她也很漂亮,雖然是女婢,但也是一尊女仙,稱為仙子也絲毫不為過。

「謝謝你,青鸞!」第一次的,林楠改變了稱呼。

「我會活著的,我還要回家,若是有機會我會帶你認識一下我的那些親人。」

青鸞聽到林楠的稱呼,頓時整個人顯得有些慌亂,心中有了一絲甜蜜。

「好,我等著。」

閑聊幾句,二人都沉默了,這個時候林楠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青鸞則是整個人顯得有些凌亂。 帶着女兒找媽媽 冷汐月的話鋒一轉,神色變得悲涼:"可是,我錯了,因為直到三年前,我突然發現,我好像誤解他了,他其實並不喜歡我,每年來看我爸媽……說到這裡,我不得不跟你解釋一下,我爸媽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而他們去世,也是為了我那個哥哥家,所以才去世的,我那個哥哥,可能是對我心懷愧疚吧,所以才每年過來看我,可是,天真的我,把它當成一種喜歡,終於,這樣的喜歡,隨著時間,慢慢崩塌,當他三年前帶著一個女孩子,來到我住的城市時,我當時又嫉妒又難受,我用各種小伎倆,去刺激那個女孩,我處處為難那個女孩,可是,我那個哥哥,卻時時維護,最後,我只能讓我爺爺出面,威脅我那個哥哥,用了點手段,讓那個女孩子去了很遠的地方,我和爺爺,也跟著我那位哥哥,來到他生活的城市!"

說到這裡,冷汐月的臉上,露出一抹憧憬又難過的神色:"本來,我以為,這一切都是新的開始,我跟我的心上人,終於可以在一個城市生活了,那個阻礙我們關係的人,也被趕走了,我以為,一切都會想著美好的方向發展,可是,我錯了,自從那個女孩離開之後,我喜歡的那個哥哥,他變得越發冰冷,有時候還陰晴不定的,脾氣似乎比以前變大了,不僅如此,他對我的態度,更冷漠了,有時候,他甚至不願意見我,要不是我爺爺凶他,他可能一點面子都不會給我,我默默的忍受著,祈禱著他能轉身,看我一眼,看我對他的愛,對他真摯的感情,可是,他始終沒有轉身!"

說到這兒,冷汐月突然抬頭,苦笑著看向男子:"你知道嗎?終於在昨晚,他答應帶我去參見一個舞會了,我是多麼的開心啊,我盛裝打扮,我精裝陪他出席,我想要成為那個跟他相配的人,可是,我怎麼都沒有想到,那個女孩回來了,她出現在假面舞會上,她帶著面具,可是,她的背影,都勾走了我喜歡的人的魂兒,當時,我還沒有認出對方,只是以為,我那個哥哥覺得新奇,對一個女人臨時感興趣,可惜不是,當我今天,在服裝店,看見他們兩個人,親親熱熱的挑衣服時,我當時頭皮都炸裂了,我根本難以忍受,我直接衝上去,就找事兒,我的嫉妒,我的情緒,我的一切一切,都難以控制!"

冷汐月諷刺的自嘲道:"可惜啊,我錯了,我真的大錯特錯,我上去,只是自取其辱,我的心上人,他不僅向著那個女孩,還威脅我,對我發脾氣,處處說我的不是,我傷心難過,那又如何呢,他根本不在乎,我從商場跑出來的時候,他連看都沒看一眼,如果是那個女孩自己在他面前跑了的話,我想,他肯定會二話不說就追上去,我想,這就是愛與不愛的區別吧,你看,我多可悲,喜歡一個人,都喜歡的這麼狼狽,我喜歡了他那麼多年,都比不上一個突然出現的女人,我有時候,甚至會問自己,我這一切,到底是為了什麼啊!"

男子卡著冷汐月突然激動的情緒,伸手拉住她的手,輕聲安撫道:"別讓憤怒的情緒控制了你的理智,不要生氣,冷靜點,聽我說,這個男人,聽起來,的確是不怎麼值得你喜歡,不過,你老是這樣哭哭啼啼的,被他看到,我個人從男人的角度出發,不得不告訴你,你這個樣子,男人都不會喜歡的!"

冷汐月聽到男子的話,眼神一下子亮了起來:"那你說,我要怎麼樣,他才能喜歡我?"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