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看看吧,你身上哪還有什麼佛光!”容止冷冰冰地說道。

李依依聞言連忙看看自己,發現那層淡淡的金色竟然真的沒有了!她瘋狂地撕扯着自己的身體。

“不可能的,怎麼會不見的?不可能,不可能,一定是你們,一定是你們用了什麼詭計把我的佛光給搶走了!還給我,你們快還給我!”李依依瘋了一般朝容止撲打過去。

容止一揮手,再次把她給推到了一邊,“你這種人,根本就不配擁有佛光護體!”

“要不是你心有歹意想要致魏魈魈於死地,又傷到了葉欣,佛光怎麼會消失,你根本就是自作自受!”

牟晨希也呵斥了一句,臉上沒有了慣有的笑容,這個女人實在讓人噁心!

“你胡說,你們胡說,我的佛光還在,只是被你們藏起來了而已,你們別想騙我!”李依依緊緊地抱着自己的身體聲嘶力竭地吼着。

“現在,是你們各歸各位的時候了。”

容止看着李依依,臉上沒有一絲表情,聲音也冷得似乎能夠結出冰碴,他宛如一個修羅,一步一步地逼近李依依。

“你想幹什麼?你不要過來,滾開!快滾開!”李依依被嚇得一下子跌倒在地上,在容止的目光下,她恐懼坐在地上一點點地後退。

“不要啊!” 不管李依依怎麼尖叫,還是被容止的定身法給定在了那裏。

“事不宜遲,今天就把事情給徹底解決了!”

容止一個示意,牟晨希會意後立馬把魏魈魈交給了馬玲瓏。

牟晨希用最快的速度畫好了陣法,擺好了法器。

幸好,他原本以爲會給魏魈魈解咒,所以已經把東西都給準備好了。

即使知道魏魈魈被綁架了,也是把東西交給了馬玲瓏保管,而不是丟在了深夜書屋裏。

馬玲瓏把魏魈魈和李依依都擺在了陣法相應的位置上後,就由容止施法。

容止先是念了一遍控魂訣,然後食指指尖用法力抵在了李依依的額頭上:“我李依依自願解除魏魈魈身上的煉魂縛骨咒,以鄭婉清之命起誓,破!”

李依依眼眶裏的淚水一下子流了下來,可是她卻無法控制自己,只能忍着滿腔的恨意,一字一句地跟着容止重複。

“我李依依……自願解除……魏魈魈身上的……煉魂縛骨咒,以鄭婉清的名義……起誓,破!”

看得出來李依依曾試圖不念這段話,可是在容止的控制下,她什麼都做不到。

在李依依說出這段話後,魏魈魈身上的骷髏瞬間移動到了她的臉上。

容止伸手覆住那個骷髏,嘴裏念道:“起!”

等他再擡手時,那個骷髏卻出現在了他的手裏。

牟晨希在一旁用符紙包裹住那個骷髏後,直接用烈火訣把一團符紙燒了個乾乾淨淨。

“好了吧,她的詛咒已經解了,可以放開我了吧,快放開我!”

容止一放開對她的控制,李依依就叫道。

“切,大姐,你是不懂什麼叫各歸各位嗎?”葉欣諷刺地看着李依依說道。

“不要,我不要,你們不可以這麼做,你們沒有權利這麼做!你們這些混蛋快放開我!”

李依依罵了兩句,見再沒有任何人理她,連忙軟下了語氣,哭求道:“我錯了,求求你們不要這麼做,我再也不敢了,你們放過我吧!求求你們了!”

現在知道求情了,早幹嘛去了!而且說得好像他們是什麼惡人一樣,現在放了她,那誰放了魈魈啊!

葉欣翻了一個白眼,絲毫沒有心軟的樣子。

容止更是看都不看李依依一眼,自顧自地準備下一個陣法。

還好,換命術雖然惡毒了一點,但是並不難解。

他拿過剛剛刺傷葉欣的那把匕首,擦乾淨上面的血後,毫不猶豫地用它割了李依依的手腕,直到接了滿滿一小碗的血後,才隨意地給她塞了一顆回血丹。

然後是魏魈魈,葉欣緊張地看着容止,生怕他給魏魈魈也接那麼多的血。

看到容止只是接了一小盅的血,葉欣才鬆了一口氣,話說解換命術的陣法不需要這麼多的血吧?

容止用李依依的血畫出了陣法後,將兩人放入陣法中,容止站在了兩人中間。

然後他用李依依的血在魏魈魈的額頭上點了一下,同樣的,他也用魏魈魈的血在李依依的額頭上點了一下。

直到這時,容止才注意到李依依臉上睚眥欲裂的表情,彷彿恨不得把他生吃活剝一般。

容止冷笑了一下,之後更是完全忽略了李依依的所有表情。

容止把兩張還魂符捏在手中,然後手中冒出一團烈火,將兩張還魂符給點燃了。

他把還魂符放在魏魈魈和李依依兩人頭頂的半空,片刻後,兩人同時發出了一聲慘叫,之後便紛紛撲在了地上。

“好了。”容止收回手,淡淡地說了一句。

“終於好了啊!”葉欣興奮地看着容止,然後就要過去把魏魈魈給扶起來,容止有意無意地擋了一下,然後自己把人給扶了起來。

葉欣完全沒有看到容止的小動作,只當是自己動作慢,她很慶幸地感嘆了一句:“鬧了這麼長時間,終於結束了啊!”

“我們還是把魈魈送到醫院再檢查一下吧,她的傷怎麼也要專業的醫生看一下。”葉欣看着魏魈魈慘白的臉色說道。

“你也要看一下。”容止看着葉欣的傷口說道。

“我?我不用了啦,這點小傷算什麼,比這嚴重的我也沒去過醫院啊。” 小助理有超能力 葉欣滿不在乎地說道。

“去!”一個字,卻表明了容止堅決的態度。

“就是啊,你當這是你平常驅魔受的傷啊,那可是匕首,萬一感染可就不好了。”馬玲瓏也勸道。

“好好好,去去去!”葉欣被兩面夾攻連忙點頭同意。

“那我們走吧!”葉欣看了李依依一眼,反正外面還有那麼多黑衣人,她也不會有事。

“你……你們!”竟是李依依晃晃悠悠地站了起來。

“呦,你醒了啊?沒想到你身體素質還挺好,到底是禍害遺千年啊!”馬玲瓏看着李依依諷刺道。

搞不好是最後一次見了,怎麼也得讓自己心裏舒坦了。

“我不會放過你們的!”李依依撂了一句狠話。

“好哇,那我等着你!”馬玲瓏毫不在意地看着自己的指甲回了一句。

“就算你們毀了我的佛光,又給那個賤人解了詛咒,可那又怎麼樣?我爸是李敖豐,你等着,我會用我的辦法,讓你們後悔惹到我!”

李依依握緊拳頭,一字一頓地說道。

只是被她威脅的那羣人,卻已經絲毫不在意地擺擺手走遠了。

“啊啊啊啊!”李依依瘋狂叫喊着,把倉庫裏的東西全都砸了個稀巴爛,迷迷糊糊醒來的黑衣人都奇怪地看着他們好像瘋了一樣的大小姐。

奇怪,他們怎麼會睡着的?那個被他們綁來的女孩子呢?

魏魈魈在被容止他們送到醫院的途中就醒了,看着窗外疾馳而過的其他車輛,她只覺得渾身上下無比的輕鬆,好像有什麼重擔從她的肩上卸了下來。

她以後是不是也可以擁有正常的生活了呢?不需要錦衣玉食,只要有幾個朋友,有一個真心愛她的人就夠了。

明天會更好的吧?嗯,一定會的!魏魈魈看了看已經靠在自己身上睡着了的葉欣,和一旁所有給了她重生的人,笑了。 a,最快更新霸道鬼夫別纏我最新章節!

海寧醫院病房。

“魏小姐,十分抱歉,這次都是我們醫院的失誤,至於賠償方面,你可以提,只要合理,我們醫院都是會答應的。”

一位穿着白色醫袍的年輕醫師手裏拿着一疊病歷十分抱歉地對魏魈魈說道。

魏魈魈卻似愣了一下,好半天才反應過來,激動地說道“你的意思是說,是你們醫院誤診了,我其實沒有得胃癌?”

“是的,魏小姐,十分抱歉,對於我們的失誤而給你造成的困擾,我再次表示深深的歉意。”那年輕醫生再次深深地鞠了一躬。

“不用不用,沒事就好沒事就好,欣欣你聽到了嗎?醫生說我沒有得病,我不用死了!”魏魈魈一時之間喜形於色,一下子抱住了葉欣。

“聽到了,恭喜你啊!而且我不是早就說過了嗎,胃癌調養的好也不一定就會死啊!”

葉欣拍拍的魏魈魈的脊背,很是替她開心,魈魈的厄運終於結束了!

“嗯!”魏魈魈重重地點了一下頭。

她本以爲,那一切結束之後,就算她的命運可以從此改變,最多也就是她的胃癌可以治療好,卻沒想到醫生直接告訴她是誤診!

幸福來的太突然了,她竟然有些不敢接受了。

突然,魏魈魈放開了葉欣,一把抓住了那個醫生“孫醫生,我要你很確定的告訴我,這不是第二次誤診,對不對?”

魏魈魈瞪大了眼睛,期待地看着孫家啓醫生。

“這裏是兩份檢查報告,我已經都看過了,絕對沒有問題,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沒有第二次誤診。當然,如果你還是不放心的話,可以再去其他的醫院做檢查。一切費用,由我們醫院全部承擔!”

孫家啓很認真地看着魏魈魈。

魏魈魈再次得到了確定,興奮得無以言表,那一雙眼睛亮得似乎可以灼傷人。

葉欣認識魏魈魈這麼久以來,從未見過她這麼喜形於色的樣子。她發現,原來魈魈笑起來會那麼好看,看得她也忍不住嘴角上揚起來。

“魏小姐,容我提醒一下。”孫家啓突然說話,打斷了這幅美好的畫面。

魏魈魈的臉色突然有些發白“怎麼了?是不是診斷……剛剛不是已經確認過了嗎?”

“魏小姐不用太緊張,我不是說這個!”孫家啓晃了晃手裏的診斷單,又指了指自己的脖子,“而是說這個!雖然我知道這是一個好消息,但是爲了避免弄破傷口,魏小姐還是剋制一下。 意識降臨 不然到時候留了傷疤就不美了。”

“嗯,我知道了。”魏魈魈趕緊乖巧的坐好,剛剛真是嚇死她了。

“那就不打擾魏小姐休息了,如果有什麼問題的話可以在聯繫我。”孫家啓點點頭,準備離開了。

“嗯,好的,醫生慢走。”魏魈魈一臉矜持把醫生送走後,回頭就給了葉欣一個大大的微笑。

葉欣看着她這樣,不禁也有些失笑“好了,人家醫生都說了讓你安生點了。不要再笑了,小心扯到傷口,我們看電視吧,挑一個財經頻道出來,看你還怎麼笑!”

葉欣壞笑地看着魏魈魈。

葉欣其實是不用住院的,只是傷她的匕首是特製的,上面也不知道下了什麼藥,傷口不僅不容易癒合還容易留下疤痕。

容止雖然有很多靈丹妙藥,但也不至於直接讓她的手恢復如初,所以就強迫她留在醫院裏,美其名曰陪魏魈魈。

葉欣本來是不在意手上有沒有疤痕,不過她一想,魏魈魈現在的確沒有什麼朋友,既然如此,那她就留下來陪她兩天好了。

就這樣,葉欣和魏魈魈成了病友,在孫醫生的幫助下,兩人還住進了一間病房。

“據悉,著名房地產大鱷李敖豐最近被爆出,膝下唯一的女兒並非親生……”葉欣剛一打開電視,女主持人的話就從電視裏傳了出來。

“哇,不是吧,現在連財經頻道都是八卦啊!”葉欣不禁感嘆道,隨後意興闌珊地躺倒了病牀上,“沒意思。”

魏魈魈接過遙控器隨手又換了幾個頻道,發現全都是這則消息,“真的啊,好多電視都在播這個誒,我怎麼覺得李敖豐這個名字怎麼這麼熟悉呢?”

魏魈魈有些奇怪,她平時不看財經類的新聞啊,怎麼會知覺得名字耳熟呢?

“你這麼一說還真是,我也覺得好像在哪裏聽說過。”葉欣也開始琢磨起來了。

“李依依!”葉欣和魏魈魈幾乎同時說出了這個名字,李敖豐不就是李依依的父親嗎!

葉欣一個鯉魚打挺坐了起來,果然聽到女主持人繼續說道“……李依依的dna被檢驗出和李敖豐沒有任何血緣關係。據調查,似乎是孩子剛出生時被護士抱錯了以至於……”

“不是吧,這麼狗血!李依依這下算是真完了,她現在再也沒辦法威脅你了!等等,不對!”

葉欣的腦海裏突然出現了一個念頭,她目光詭異地盯着魏魈魈,露出了一絲奇怪的笑容。

“你,你幹嘛這樣看着我啊?”魏魈魈覺得自己的雞皮疙瘩都要起來了。

全民魔女1994 “你說,你會不會就是李敖豐的女兒?”葉欣看着魏魈魈說道。

“不會吧?哪會這麼誇張?”魏魈魈不怎麼相信。

“怎麼不會,你的癌症不都變成誤診了?再說,要不是李依依和你換了命,本來這一世你就該是李敖豐的女兒的!”

葉欣想了想,覺得魏魈魈十有八九就是這個李敖豐的女兒。

看魏魈魈還是一臉震驚不敢置信的樣子,葉欣又說道“不過你也不用擔心了,按這個趨勢下去,李敖豐早晚會自己找到你的,不用着急。這下,可真的是各歸各位了。不過也是,這個李依依人品這麼差,讓她一直這樣有權有勢我還真的擔心她以後會找你麻煩。這個女人,還比不上那個陳子俊和齊珊珊呢,最起碼他們還有點良心,不像……”話還沒說完,葉欣就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

果然魏魈魈一聽到這話就呆了一下,“你說誰?” 在魏魈魈的逼問下,葉欣到底是把那天陳子俊和齊珊珊打電話的事情給說了出來。

魏魈魈聽了葉欣的話沉思了好一會兒,突然笑了:“我覺得我……還是應該去看看他們,其實我那天在醫院碰到珊珊了,還很奇怪她的腿怎麼受傷了,結果沒想到是因爲我……”

“不是吧,你要不要這麼好啊?話說你這樣的就是電視上說的聖母白蓮花吧?這樣的人設可不好啊,人家可不一定領你的情,我看那個齊珊珊厲害得很呢!”

葉欣絞盡腦汁地勸道,把這兩天無聊看的電視上學的詞都給用上了。

魏魈魈看着葉欣認真地說道:“不是我白蓮花,是他們確實沒有錯啊!仔細想想他們其實也是詛咒的受害人不是嗎?小燕,就是珊珊的妹妹,她是我進孤兒院的第一個朋友,對我很好,可是沒多久她就被領養走了,我一直以爲她過得很好。當時我就奇怪,我明明那麼不討喜爲什麼珊珊會主動來跟我做朋友。現在想想,大概是小燕被領走之前拜託珊珊了吧,可我呢?我不僅克了她,我甚至還忘了她!珊珊看着這麼沒良心的我,會生氣是應該的吧,換做是你,你也不會善罷甘休的對吧?”

葉欣想了想還是說道:“可是這不怪你啊!”

“是不怪我,可也不怪他們啊。別人或許不相信,但你該知道的,這一切,確實是因我而起。珊珊說的沒錯,換個人肯定不會再給你們打電話,甚至告訴你們線索的。可她還是做了,珊珊是個好人啊!”魏魈魈真心實意地說道。

“就算她是個好人,那陳子俊呢?”葉欣又說起了陳子俊。

“子俊啊,他確實不對,他背叛了我,背叛了我們的感情。我本以爲他是因爲軟弱,害怕我帶給他的災害,可是但看到他爲了珊珊而變得那麼勇敢,我就知道,他不是軟弱,他只是不夠愛我。或者說,我帶給他的一次次災難,削弱了他對我的愛。其實說這麼多,我也只是想找個藉口原諒他而已,因爲這樣我就可以徹底跟過去告別了,我想以一個全新的自己去迎接我未來的一切。”

魏魈魈說着,臉上是對未來生活的美好向往。

“算了算了,我說不過你,你要去就去吧!”葉欣知道自己已經被魏魈魈給說服了,索性放棄了掙扎。

“嗯。”魏魈魈點點頭,臉上笑意未失。

齊珊珊病房。

“叩叩叩!”魏魈魈猶豫了一下,還是敲響了房門,她想自己面對這一切,所以就拒絕了葉欣要一起來的決定。

“請進!”是陳子俊的聲音。

魏魈魈深吸了一口氣,推開了房門。

“你來做什麼?”齊珊珊一看是魏魈魈,臉色瞬間黑了下來。

“我來向你們道謝。”魏魈魈把果籃遞給了陳子俊,陳子俊也默默接了過去放在了桌子上。

“道謝?難道不是興師問罪嗎?”齊珊珊冷笑道。

魏魈魈搖搖頭,笑了,“我是來謝謝你們那天給葉欣打電話的,多虧了你們,我纔沒有受什麼皮肉之苦。”

齊珊珊瞄了魏魈魈脖子上的紗布一眼,眼神有些不自在:“現在你謝也道過了,可以走了吧!”

齊珊珊還是很不客氣。

“我想問一下,小燕現在怎麼樣了,很抱歉,我曾經忘了她。”魏魈魈的神色有些愧疚。

“她已經死了。”齊珊珊的表情很難看,似是不想再提這件事的樣子。

“是因爲……我嗎?”魏魈魈咬着嘴辰問道。

“呵,誰知道呢?”齊珊珊冷笑了一下,繼續說道,“魏魈魈,你當初害到我妹妹,所以我搶了你的男朋友。後來害你被綁架,我也還了你一條腿。我們已經兩清了,可不可以請你以後不要出現在我面前,一看到你,就想起我妹妹到底有多慘。”

齊珊珊的情緒有些激動。

“對不起,我保證,再也不會出現在你的面前了。”魏魈魈說完就要走。

“等等!”齊珊珊突然攔住了魏魈魈,她對一旁一直沒有說話的陳子俊說道,“你還欠她一個道歉。”

陳子俊聽了齊珊珊的話並沒有多猶豫,他走向魏魈魈,深深地彎下腰說了一句:“對不起!”

“我原諒你了,希望你以後可以好好對珊珊,我走了。”魏魈魈微微點了點頭,離開了病房。

從這一刻起,她就再和過去沒有一點關係了。魏魈魈看着緊閉的房門,笑了。

魏魈魈出院後就來到了深夜書屋,容止畫了回靈陣,用歸元斷欲訣取出了魏魈魈的哀氣。

“魈魈,我送你回去吧。”葉欣說道。

“不用了,有人已經來接我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