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看著路彥琛,笑容分外的勉強:"真的是這樣嗎?原來真的是這樣!"

路彥琛不想看她此刻的情緒變化,他只知道,自己現在只要越狠心,對誰都好!

他的聲音冷硬:"你問完了嗎?如果你問完了,那現在輪到我說了!"

柳清清愣了愣,她看著路彥琛,傻傻的點頭:"我問完了!"

本來,她固執的在這裡等他,就是想知道,他手術的事情,為什麼變了又變。

她是真的關心路彥琛,這毋庸置疑。

路彥琛看了她一眼:"你覺得,這半年時間,你在暗夜組織的成長,快嗎?"

柳清清不懂路彥琛為什麼要問這個,她僵硬的點點頭:"快,有老大的扶持,我掌管的東西越來越多!我很謝謝老大!"

路彥琛緩緩搖頭:"不,你不用謝謝我,這些都是你憑著自己的能力得到的,我現在要說的是,你能成長這麼快,跟我密不可分,而我在暗夜組織,之所以能這麼快站穩腳跟,跟你也有很大的關係,所以,說起來,我們之間也算是互惠互利,只是,現在你的心態,我們倆之前,已經不適合繼續在一起工作了,所以,我決定把你調動到美國那邊去!"

路彥琛還沒有說完,就被柳清清失控的聲音打斷:"什麼?你要把我調走!"

看著柳清清這個樣子,路彥琛不悅的皺眉:"柳清清,我發現你現在是越來越沒規矩了,我說話的時候,你可以肆意插嘴嗎?你是我的手下,不是我的上司!你懂嗎?"

柳清清的臉色變得蒼白,她緩緩點頭,嘴裡吐出兩個字:"我懂!"

路彥琛面無表情,繼續開口:"既然你懂,那我就說我接下來的打算,我調走你,對你在暗夜組織的地位,不會有什麼影響,因為,我會讓你平級調動,不會影響你這些年的努力,所以,你也不用太激動!"

"可是,我不要去美國,我就想留在總部!"柳清清說話的時候,神色難過,跟要哭出來了一樣。

路彥琛無奈的搖搖頭:"你留在總部,對誰都不好,你現在對我是什麼心思,不用我說,你心知肚明,柳清清,我很明確的拒絕你,我不想讓你留在總部,你還是接受我的調動,過兩天,我就會著手安排,你最好有個心理準備,這幾天,你就回家好好歇一歇!"

柳清清的情緒,突然有些激動,還帶著一絲憤怒:"老大,你怎麼可以這樣,就算是我對你有什麼心思,也不是這一兩天的事情,這半年時間,你明明知道我心裡怎麼想的,可是,你從來沒有點破過,我一直都留在總部,留在你身邊,可是,現在葉一朵出現了,你為了她,就想要把我調走,你這樣真的好嗎?你這樣會讓大家心寒的!"

柳清清說完,死死的攥著拳頭。

現在只要一想到葉一朵,她就恨不得將葉一朵碎屍萬段。

都是這個女人,這個女人沒出現的時候,一切都好好的。

可是,她一出現,什麼都變了,變化來的如此之快,讓她措不及時。

柳清清紅著眼睛,死死的等著路彥琛,不服輸的咬著嘴唇,欲哭不哭。

路彥琛的聲音很是冷漠,他冰冷的看著柳清清:"柳清清,你說話的是,最好還是注意些,我想,我以前的確知道你的心思,但是,我明裡暗裡的暗示過你,我不會對你有任何想法,我想,你知道不是傻子,都能明白,現在朵朵出現了,我的確更不會把你留在身邊,我不否認,我這麼做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朵朵,可是,她是我喜歡的人,不讓我喜歡的人誤會,這是我的責任和義務,而我對你,沒有任何的責任和義務,至於工作調動,我也沒有對不起你,所以,你別說什麼我會讓大家寒心的,試問,平級調動,誰會寒心,怕是只有心思不純的人,次啊會這麼想!"

柳清清神色難堪:"所以,這就是你今天回來,要跟我說的話嗎?"

路彥琛沒有一絲猶豫,直接點頭:"是,這就是我要同你說的話,希望你好自為之,離開醫院,我現在還有事情要忙,就不奉陪了!"

路彥琛說完,起身就要走。

柳清清急忙喊住他:"是因為葉一朵嗎?"

路彥琛皺眉看了她一眼:"柳清清,你魔怔了嗎?"

柳清清解釋:"我的意思是,你現在離開,是要去找葉一朵嗎?"

路彥琛冷漠的看著她:"雖然我很想去找她,但是,現在有別的事情要去忙,跟你沒關係的事情,你別多問!"

柳清清紅著眼睛,聲音顫抖:"你們終究……還是在一起了嗎?"

"這跟你有關係嗎?"路彥琛語氣很是冰冷。

柳清清強忍著眼淚:"跟我沒關係,我只是記得,之前去你住的公寓,你說,你們只是朋友!"

路彥琛接下來的話,徹底打消了柳清清最後一絲希冀。

他說:"那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現在,她是我的女朋友!"

路彥琛說完,這次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病房門關上的那一刻,柳清清沒忍住,眼淚直接掉下來。

她從來沒想過,路彥琛再次拒絕自己的時候,她會這麼難受。

半年前,路彥琛為了葉一朵,警告自己的時候,她尚且不覺得這麼難受。

這一次,卻是真的將她傷的體無完膚。

原來,在一個人身邊待著,產生的感情,和遠遠觀望產生的感情,真的是不同的。

前者,可以要人五臟六腑都痛,要命的難受。

至於後者,好像就是疼而已。

柳清清的眼淚,像是斷了線的珠子一樣,一頃而下。

她沒有伸手去擦眼,只是紅著眼睛,死死的咬著牙,攥著手。

她不放棄,她不能放棄。

那個人是自己心心念念了這麼多年的人,她怎麼能放棄。

都怪葉一朵這個賤人,都怪她!

如果不是葉一朵的話,她何至於變成這樣!

如果不是葉一朵的出現,路彥琛就不會用這樣的辦法,趕自己離開倫敦。

葉一朵必須死,只要她死了,所有的事情都能迎刃而解。

路彥琛,他也能變回之前的路彥琛!

柳清清不斷的流著眼淚,不斷的安慰著自己。

她紅著眼睛,想到葉一朵,恨得咬牙切齒。

葉一朵!

必須死!

否則,她心頭的恨意難消!

與此同時。

路彥琛離開病房,直接去找約翰。

約翰看見路彥琛進來,頓時笑的一臉曖昧:"怎麼樣?你的爛桃花,都處理乾淨了沒有啊!"

路彥琛給了他一個白眼:"你能正常點嗎?"

約翰笑了笑:"我正常的不能再正常了,難道我說的不是嗎?我哪會跟柳清清一說,你不做手術了,她臉色都變了,一個勁的問我為什麼,我知道為什麼啊,我難不成還要說,被你的心上人給知道了,人家生氣了不成!"

路彥琛無語的看了他一眼:"你最好還是正常點,我有話跟你說!"

看著路彥琛一臉認真的表情,約翰恢復正色:"好了,有什麼話,你說吧,反正我剛才就是隨便說說,你這人,可真不經逗!"

路彥琛冷哼了一聲:"我知道你經逗,約翰,我說,你逗誰都好,只要避開我跟朵朵就行!"

聽著路彥琛這話里話外護著葉一朵的勁兒。 江南異境上空,一座神秘神殿懸空,讓無數人震動,充滿了不可思議之色。

神殿開放,林楠交給凰炳控制,坐鎮此地,一位位宗師境高手飛上高空,饒是一位位大修士高手也想辦法,縱身躍起,百丈高度,有人勉強能夠上來。

頓時,無數人更是激動了。

神殿之上,無盡的天地之力滾滾而來,所有人都感覺極為明顯。

「這地方,太好了,尤其是位於異境口上空,關鍵時刻也能阻攔異獸衝出。」陳聽雨大笑,大為滿意,雖然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但決然是好東西。

「這東西,鬼斧神工,絕對是至寶,給我一種極其危險之感!」洪辰沉聲,尊者境的他感覺到這裡的危險與恐怖。

二人看向林楠,其他人也都看向這位始作俑者。

下方,很多修士高手無法上來,但很快一條條繩索拋擲而下,一些大修士高手借力,同樣能夠上來一些。

這裡,對他們而言,是一座修鍊聖地,虛空神殿面積極大,可以滿足很多人的修鍊。

「這叫虛空神殿,關鍵時刻可以幫忙鎮守異境口,不過我不希望那一日的出現。」林楠沉聲,原本這座虛空神殿林楠是打算放在雙石村那邊的,作為一個聖地。

但眼下,這裡可能存在的危險,讓他提前拿了出來。

有著凰炳的坐鎮,哪怕是有強大異獸衝出,也能直接鎮殺。

能斬殺通神境的超級至寶,五階異獸一旦被困,自然是照殺不誤。

天空中,突然間多了這麼一座龐然大物,讓很多人驚嘆,不過很快也就沒有多管了。

實力夠的人可以登上神殿,實力不夠的只能在神殿下方盤坐修鍊,效果頗為不錯,天地之力極為濃郁,整個虛空神殿本身帶有特殊之能,具有聚靈之能。

正如林楠所言,在這裡修鍊,事半功倍!

與此同時,就在林楠安排異境布置之際,江南異境深處,幾位異獸王者化成人形坐在一起,聚集在一座大殿中,外面則是數十頭的四階異獸群。

更遠處,三階無數!

「諸位,準備吧,攻入人類世界,我等自然可以解脫!」主位上,一位中年王者淡淡開口,其他幾位人形王者看向中年王者眼中帶著一絲恭敬。

王者,也分前後,分強弱。

這位,是王者中的王者,江南異境最強者。

今日,這位終於正式出世,並且宣告時機的到來,整個異境深處已然徹底做好了準備。

地球在不斷強大,異境也在不斷蓄力,而今這個力量夠了,大量的高階異獸聚集深處,隨時可以出動,正如林楠猜測一般,一經動手,石破天驚。

西南異境,情況類似,一位位王者現身,開始調集異獸大群,做好了準備。

歐洲異境那邊,更有著一道地球之人的身形現身異境深處,面對一眾異獸王者商榷著什麼,背後同樣異獸大軍枕戈待發。

異境,沉寂了大半個月之久,而今終於要再度展露獠牙,比之前更空,更強大。

一旦在動手,將可怕無比。

尤其是歐洲異境這邊,出現了人類的身影,在和這些王者談論著什麼……

這一切,無人知曉。

一天後,異境依舊還沒有發現特別之處。

兩天後,依舊看起來正常。

但林楠心底越發不安,給歐洲異境口提供的滅魔槍滅魔彈已然就位,在卡爾須彌戒指中也準備了不少好東西備用,華夏兩大異境口也再度進行了補充,以至於天國那邊斷供兩日。

與此同時,讓林楠擔心的一幕還是徹底爆發了。

歐洲大地,這一日突然間大亂起來。

兩大神庭的大戰瞬間爆發!

維加群島所在,突然間一群群的阿薩德神庭大軍出現在此,足足上萬人之多,大量的尊者境高手,宗師境高手,剩下的也大部分的大修士實力,齊齊對著華納神庭所在發出超強攻擊。

所過之處,一切如朽木般被摧毀,直接將華納神庭給徹底打蒙了。

儘管納爾多得多林楠提醒,但根本沒想到那麼快,短短兩個小時的時間,華納神庭內出現大量阿薩德神庭高手,各地神殿被大量摧毀。

尤其是神庭所在位置,更是被殺的不斷後退,阿薩德神庭早有準備,攜帶大殺器而來,直接破開了神庭一腳,讓納爾多怒吼連天。

兩大神使交手,有超強神器至寶展露,在半空中殺得難解難分。

華納神庭各地,此刻同樣殺的難解難分。

阿薩德神庭這次調集了超過兩萬名高手,服用了神族提供的特殊靈藥,讓這些人實力暴漲,比華納神庭更厲害的多。

尤其是那些從阿斯加德神境內出來的神族高手,數量不菲。

這一日,對於歐洲無數人而言,是一場天災末日,無數人受到影響,一些地方甚至要打崩。

當林楠在江南異境口得到消息的時候,整個人臉色微微一寒,心中的不安,越發沉重了。

「卡爾,你們那邊必須穩住,可能就在這個時候要出事,邪靈教可能會和異境勾結!」林楠沉聲,連忙傳訊卡爾那邊,然而卻石沉大海。

殊不知此刻的歐洲異境,已然開始亂了。

隨著阿薩德神庭的動手,異境口自然也不會放過,異獸大軍還沒有殺到,兩大神庭已然動手了。

卡爾想攔,但卻攔不住。

甚至兩大神庭都指望著卡爾等人出手,最終卡爾帶著八百名手下,外加上萬名普通軍士索性走出異境防禦工事堡壘,將其中徹底留給了數千名兩大神庭的神庭軍廝殺。

阻攔不了,那就索性讓他們分個勝負。

林楠的傳訊,卡爾無法收到,但也知道此刻的危險性,沒有兩大神庭的高手,只有他們不到千人,他們最大的依仗防禦工事堡壘也沒有了。

好在,他這裡還有兩千支滅魔槍組成的隊伍,也是一股超強的力量,這些普通軍士是軍人,不是兩大神庭之人,對於卡爾這種歐洲老牌高手更是信賴,在這個關鍵時刻站在了一起。 約翰忍不住牙酸:"你夠了啊!不就是跟朵朵在一起了嗎?至於跟我面前,一個勁兒的秀恩愛嗎?"

路彥琛不搭理他發神經,他說:"我跟你說的是正事,你現在起來,馬上幫我去掉監控,我要朵朵那層的樓層監控,幫我去查一查!"

約翰愣住了,他皺眉看了一眼路彥琛:"你發什麼神經呢,鬧了半天,想要我幫你調監控,你這是要查誰啊?"

路彥琛被他說的煩不勝煩:"你到底幫不幫,要不是看在你是這醫院院長的份上,我早就黑了監控系統,自己看了!"

約翰站起來,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給了他一個大大的白眼:"簡直就是強盜,我不給你看,就要黑我監控系統,這是人乾的事情嗎?"

路彥琛實在不想這貨廢話:"我說約翰,你今天是不是有病,我實話跟你說,我之前看見路彥昭了,就在你醫院,就在朵朵那一層電梯口,我勸你快點給我調監控!"

約翰頓時愣住了,傻傻的站在那裡:"不是吧,你見著路彥昭了,假的吧,找了大半年,讓你這樣遇見了?"

路彥琛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約翰,事有輕重緩急,你確定還要繼續跟我廢話嗎?我確認那是路彥昭,那是我弟弟,我跟他一起長大多少年了,我能認不出他!"

約翰忍不住狡辯了一句:"你可別唬我,你以為我不知道,路彥昭只是你堂弟啊!"

路彥琛對這人簡直沒話說了:"他跟我親弟弟沒有什麼區別,你還要繼續廢話嗎?約翰!"

約翰頓時聳了聳肩膀:"你別生氣嘛,我知道,這事情開不得玩笑,我就是隨便說說,你且等著,我馬上就給你安排,別生氣啊!"

約翰說完,立馬打電話給監控室那邊的主管,讓對方將今天上午,葉一朵那層的監控視頻,發到自己電腦上。

然後,他才坐下來,無奈的看著路彥琛:"你也別著急啊,這種事情呢,我們要以正常心態來看,如果是路彥昭呢,那最好,如果不是呢,我希望你也別太失望,好嗎?"

其實,說起來,約翰跟路彥昭的感情,應該比跟路彥琛更好一些。

因為之前,一直都是路彥昭在暗夜組織,而路彥琛在國內。

但是,這半年來,路彥琛因為身體緣故,經常跟約翰聯繫,兩個人的關係,也慢慢的熟絡起來。

畢竟,認識都十幾年了,之前只是不冷不熱,現在關係更上一層樓。

約翰其實也很擔心路彥昭,當時知道路彥昭出事了,他難過了許久才緩過來。

那種痛苦,他其實很明白。

人生無外乎親情,愛情,友情。

不論是哪一種,只要真的付出真心,都會牽動人的感情。

只不過,他也很清楚,他對路彥昭的友情,最終抵不過路彥琛的親情深。

他生怕如果路彥琛那會看到的人,不是路彥昭,只是一個相似的人,他會不會非常失望。

約翰很是擔心。

聽到他的話,路彥琛直直的看向他。

他的嘴角微微扯動:"約翰,我知道你把我當朋友,擔心我,但是,我真的沒有那麼脆弱,如果真的是我看錯了,我可能會失望,但是,卻不會絕望,你放心吧!"

聽到路彥琛這樣說,約翰才鬆了一口氣。

這時,他的手機收到消息,監控室的主管說,監控視頻已經發過來了。

約翰立馬走過去,坐在電腦前:"琛,監控發過來了,來,我們一起看!"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