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心裡非常慌,因為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來自未知的恐懼幾乎讓她失控。

在看到她好朋友奇怪的眼神之後,白雲終於爆發了。

「賀金月,你這是什麼眼神?為什麼這麼看著我?」白雲的聲音很大,她話一出口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但是現在她沒有那個心去注意這些了,她盯著賀金月的臉:「金月,你為什麼這麼看著我?」雖然還非常氣憤,但她的聲音卻小了很多。

賀金月的眼神依舊非常奇怪:「白雲,大家看你的眼神那麼奇怪,難道你自己心裡就沒點數嗎?」

白雲完全想不到發生了什麼事,如果她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她肯定不會讓事情發展到這種地步!

「金月,我真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你就把你知道的事情告訴我吧。」

賀金月也很爽快:「行,看在之前我們關係那麼好的份上,我就告訴你,為什麼大家看你的眼神那麼奇怪。」

白雲咬了咬牙,注意到了賀金月的說辭,她說的是之前關係那麼好,是不是以後她們之間的關係就不好了?

白雲的心很慌,但是她又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也沒辦法去挽救,只能耐著性子聽賀金月把話講清楚。

「大家之所以看不慣你,當然是因為你太賤了,招惹誰不好呢,為什麼非要去招惹陳昱呢?」 白雲猛地瞪大了眼睛:「你說什麼?我什麼時候去招惹過……」話說到一半,白雲的聲音就頓住了,因為她曾經的確去招惹過陳昱。

「是有人說了什麼嗎?」白雲小聲地問,底氣略有不足。

「聽說是陳昱親口說你人品不行。」

當然,陳昱沒有說過這樣的話,都是別人根據他的話腦補出來的。

白雲如遭雷擊,這怎麼可能?

陳昱……

白雲失魂落魄地趴在了桌子上,傷心的直掉淚。

但是現在沒人同情她。

雖然他們不知道傳言是真是假,但是無風不起浪。

他們不會對白雲怎麼樣,但是這不妨礙他們不喜歡她。

在高考即將來臨的日子裡,這本來就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用不了幾天就會被人遺忘了。

但是偏偏有人不甘心。

白雲收拾好心情之後,決定去找陳昱對峙,她想問問她,她哪裡人品不好了?

她自認為從來沒有做過壞事,她只是喜歡他而已,難道這也有錯嗎?

白雲趁著大課間的時候,鼓起勇氣走到陳昱的面前:「陳昱。」

陳昱皺了皺眉,沒有理她。

白雲屈辱地咬了咬唇:「外面那些同學為什麼要說我人品不好,是不是你……」

陳昱擰著眉,滿眼的不耐煩:「別人怎麼說你跟我有什麼關係?」

「他們都說是因為你!」白雲脫口而出。

說完之後,她才縮了縮脖子,陳昱會不會因為這個更加不喜歡她了?

白雲心裡很憂愁,陳昱明明就不喜歡她,現在她又跑過來質疑他,她現在後悔了,不該這麼衝動的。

陳昱冷笑了一聲:「是嗎?我竟然不知道我的幾句話已經被人傳成了這個樣子了,不過他們也沒有說錯。」

白雲的眼睛倏地就瞪圓了,裡面滿滿都是震驚:「你……」

陳昱冷著臉說:「難道他們說錯了嗎?」他忽然傾身湊到白雲的耳邊:「玉傾歡的事情是不是你傳出去的?還有上次的事情是不是也是你搗的鬼?白雲,你真不像是一個中學生。」

本來白雲還在為陳昱湊近她臉紅心跳,但是聽到他的話以後,她的臉色迅速的蒼白了起來,他是怎麼知道的。

陳昱看出來了她眼底的那一絲被掩藏在恐懼里的困惑,非常冷漠地開口道:「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言盡於此,請不要再來打擾我,你讓我感到很困擾。「

白雲的臉色更加蒼白了,眼底立馬就盈滿了眼淚。

陳昱不近人情地說:「要哭走遠一點,我不希望有人誤會我欺負你。」

白雲哭著跑出去了。

他們兩個之間的對話被不少人圍觀了,雖然沒有聽到他們兩個都說了什麼,但是從他們兩個表情可以猜出來,他們之間的談話應該不是那麼友好。

莫知春也是一個當事人,他看見他們家陳哥把人氣哭了之後,趕緊對他的同學們解釋道:「我陳哥這幾天的心情不太好,白雲吧,你們也都知道,哈哈……」

陳昱涼涼地看了他一眼,莫知春:「……」

得嘞,他還是閉嘴吧。 慕洛琛瞥了一眼周文達道:「有沒有苦衷,我不知道,但他既然要我把自己弄得身敗名裂,才把簡汐送回來,那我就一定要做到。至於其他的,等簡汐回來再說。」

他首先要做的是保證簡汐的平安。

慕家這些資產以及他的名聲,不過是身外之物,他本來就不在乎。

誰想要,那就誰拿去吧。

而慕江墨,起初跟他對質的時候,聽到他把所有的罪狀都認下,自己的確有些上火。但當靜下來,很快就想清楚了,慕江墨這麼做,或許只是不想讓他攙和更深層的事情。

慕江墨不會無緣無故的這麼做。

他既然這樣安排,那就一定有他的理由。自己非攙和一腳,貿貿然攪渾了這團水,反而會生出別的事端。

與其主動出擊,不如以靜制動。

等看清楚了慕江墨到底在做什麼事情,再適時的插手,這樣會更好一些。

至於自己跟慕江墨撕破臉皮的事情,這本就是給外人演的一場好戲。

那些藏在背後的牛鬼蛇神,看到了預期的效果,會很開心吧?沒關係,他們越是開心,越是得意,露出的馬腳就越多。

……

慕洛琛沒跟周文達解釋太多,把手裡的資產清算翻了翻,說:「除了之前投資的給蓁蓁看病的那家醫院,其他的全都變賣成現金,以慕家的名義,捐贈給希望工程。今天之前,務必把這件事辦妥。」

「短時間內變賣資產,會被對方壓價。」

「那要看買家是什麼人了。」慕洛琛冷笑,「現在沈家和王家,應該坐等著收漁翁之利,賣給他們,價格會比別人高很多。」

「是,少爺,我這就去辦。」

周文達很快離開。

慕洛琛交代完所有的事情,轉身走到書桌前坐下。

打開電腦,其中有一段錄好的視頻,那是中午他跟簡汐通視頻時錄下來的。視頻中,簡汐被捆綁了手和腳,嘴巴也被堵著,身處一件破舊的房間里。

慕洛琛伸手,觸摸上屏幕中的人,低聲喃喃:「簡汐,不管付出什麼代價,我都會把你跟天寶救回來的……」

晚上七點多。

慕洛琛要變賣名下所有資產的消息,乘風似的,傳遍了整個上流社會。

不少人都想著撿個便宜,想趁火打劫。

可沒想到,他們等著慕家的人找上門,慕家的人卻放消息出來,只賣給沈家或者王家其中之一。

這根本就把其他人都排除了!

你說,這算什麼事?

就在所有人都議論紛紛,嫉妒的眼睛發紅的時候……

沈正君卻找上了沈含鈺,讓他別去買慕家的資產。

沈含鈺不明白:「他慕洛琛以前跟我做對,讓我丟盡了臉面。現在他被逼的走投無路,我買了他的東西,不是剛好能踩他一腳嗎?而且,買下了對沈氏集團也好,慕洛琛名下的東西,好多可以和沈氏集團合併。一石二鳥,何樂而不為?你幹嘛要阻止我?」

沈含鈺不是糊塗人,否則也不會把名下的沈氏集團,經營成帝都最大的傳媒公司了。

哪怕是自己的妹妹,不說出個正當的理由,也別想讓他放棄到嘴邊的肥肉。

沈正君撩了撩自己的頭髮,說:「哥,你就聽我的,被買慕家的東西。現在慕家放話出來,就賣給沈家跟王家,咱們家不摻合,那慕家的東西鐵定要被賤賣,咱們就等著看他慕洛琛的笑話吧!」

「買了,照樣能看笑話。」

沈含鈺拿了自己的衣服,起身往外走。

沈正君追著他的腳步說:「哥,你就聽我這一次。」

「不聽。」沈含鈺毫不猶豫的拒絕,「上次你把我的兩個合作案搞砸了,我還沒找你算賬,這次還想讓我聽你的,放棄這麼好的事情。我是腦子被狗吃了,才會再聽你的。」

「哥!」

沈正君氣惱的跺了跺腳。

沈含鈺沒理他,徑自上了車。

眼看著沈含鈺離開,沈正君生氣的揪緊了自己的手指頭,給蕭雁南打了一通電話:「雁南,我哥沒聽我的話,趕去赴會了,對不起,我沒能幫到你。」

「沒關係,他去不去,實際上都沒多大差別。既然他想去,那就讓他過去吧。」

「嗯……」

沈正君低落的嗯了聲。

蕭雁南笑道,「寶貝,到了明天,慕洛琛就會一無所有了,開心點。」

「嗯,還是你好,雁南。」

和蕭雁南膩歪了一會兒,沈正君掛斷了電話。

回過身,恰好對上沈含煙直勾勾的眼睛,嚇了一大跳,「含煙!你幹什麼?沒聲沒息的站在我身後,不知道會嚇死人嗎?」

「姐,我剛才可是叫了你兩聲,你都沒聽到,現在倒怪我咯。」沈含煙吐了吐舌頭,八卦的問,「你跟誰打電話呢?笑的那麼春風蕩漾的?我可聽到了,是個男人的聲音!」

「小孩子家家的,懂什麼?一邊玩去!」

沈正君平復了心情,扭身準備離開。

沈含煙卻不捨得摟住了她的胳膊,「哎呀,正君姐,咱兩從小好到大,你有什麼事情是不能告訴我的?你就告訴我嘛,是不是我未來的姐夫?我剛才看你笑的可甜了,以前你跟那些男人交往的時候,可沒露出這樣的表情,這次是不是有什麼不同?」

她喋喋不休的問話。

沈正君被吵得有些頭痛,強行拉開她的胳膊:「我不會告訴你的,趕緊給我走遠點,我還有正事要辦。」

「哼!神神秘秘,你不告訴我,我也有辦法知道!」

沈含煙辦了個鬼臉,轉身往沈家宅子里跑。

沈正君只當她小孩子耍脾氣,根本沒放在心上。

……

可她不知道,沈含煙跑到沈家,就給楊樂打了電話。

「喂,楊樂,你們家不是消息很通達嗎?幫我調查下,我堂姐最近跟什麼人有來往。」

「什麼?你不幫我?你不幫我,我可去找你老相好的麻煩啦!你大概還不知道,她的靠山慕洛琛,現在破產了吧!沒人可以護著她了!你說,我要是這時候,跑到你家老爺子跟前,哭著說你又跟她攪和在一起了,宮家會怎麼對付她?」

「答應了?這才對!哼,我告訴你,要趕緊幫我查出來!要是讓我知道了,你不把我的事情放在心上,我絕對饒不了你!」

掛斷了電話,沈含煙偷偷地傻樂。

哼!

讓堂姐不告訴她,她自己找人去查!

早晚會查到的! 大家也都能夠理解,畢竟之前他們可是看見了,是白雲自己湊上去的,至於陳昱有沒有罵她,他們有沒有聽見。

雖然心裡又諸多的猜測,但是他們可不敢隨意亂傳關於他的任何話題。

陳昱的話題他們不敢傳,但是白雲的他們敢啊!

之前白雲的話題明明就快冷下去了,沒想到她又親自把自己送上了話題榜。

白雲知道他們亂傳的那些話之後又氣哭了,但是她能怎麼辦呢?

她也找不到底氣反駁。

但是這件事情的影響非常不好,她非常不甘心,最後在周正宇過來找他的時候,她又小心翼翼地告了一次狀。

這次她沒有直接說,而是向周正宇說了她有多委屈,又多想傷心,她沒有讓周正宇給她出頭。

就是因為這樣周正宇反而更加心疼她了,但是他也知道這次他不能衝動了,上次的事情對他的教訓已經夠了。

但是欣賞卻不得不安慰,並且他看陳昱和玉傾歡都很不順眼,如果有機會的話,他一定要整到他們!

「小雲你別傷心,這件事情我會替你想辦法的,不會讓你白白受委屈的。」

白雲口是心非地說:「正宇哥,你千萬不要再做什麼了,萬一再像之前那樣,那我可要更加傷心了。」

周正宇聽了她的話立馬心花怒放:「小雲,你是在擔心我對不對?」

白雲有點羞澀的點了點頭:「對,所以正宇哥你不要做讓我擔心的事情好不好?」

「好,當然好。」雖然嘴巴上這麼說,但是他心裡卻不是這麼想的。

白雲最了解他了,自然知道他內心的想法,她在周正宇不注意的時候勾了勾唇。如果他能幫自己出氣那再好不過了,如果不能,也只能說明他是個廢物!

這就是她喜歡陳昱而不喜歡他的原因。

離高考越來越近,玉傾歡沒想到在這麼特殊的時間裡,玉興業居然給了他一個巨大的驚喜。

用於興業的話來說就是,她不用有那麼好的成績,也可以上很好的大學,所以她完全可以不用那麼辛苦。

本來就沒有辛苦過的玉傾歡有點無言以對,更讓她無言以對的事情是玉興業不知道從哪裡給她弄來了一個未婚夫。

而且這個未婚夫還是個高富帥,這人的性格也真是好的沒話說。

玉傾歡對於有這麼一個未婚夫其實是拒絕的,但是玉興業打定了主意說她要是沒有喜歡的人就必須要嫁給她這個未婚夫。

這天未婚夫照常過來接玉傾歡放學,何為早早地就一個人走了,他不想當兩個人的電燈泡。

玉傾歡看見畢旭,也就她那個未婚夫的時候很不雅地翻了一個白眼:「你一天天的都沒事幹嗎?」

畢旭非常大氣地說:「但是接歡歡放學就是我最想做的事情。」

玉傾歡嘆氣:「差一點就相信你了。」

畢旭笑了笑。

玉傾歡正要上他車的時候,突然有人從後面叫住了她。

「玉傾歡。」

玉傾歡回過頭給了對方一個疑惑的眼神。

「這幾天你怎麼不跟何為一起回去了?」陳昱沉著一雙眼睛問道。 沈含鈺乘車趕到了資產拍賣的會場,見王東擎已經來了,只不過這會兒人病怏怏坐在輪椅上,半是幸災樂禍半是調侃道:「王六少,你都成這樣了,還來參加拍賣,看來對慕家是志在必得啊!」

王東擎瞥了他一眼,說:「沈總,之前我們家跟慕家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的。這次剛好能出口氣,我不來參與,豈不是錯過了報仇的好機會?今晚的拍賣,還希望沈總能高抬貴手,讓一下我們王家,改日如果沈家有用得著我們王家的地方,我一定還沈總這份人情。」

沈含鈺心道,就你們王家跟慕家有過節,我們沈家就沒有?

而且,讓我讓著你,你哪來的那麼大的臉?

沈家和王家向來不和,緣由在老一輩那裡。如今雖然表面上和和氣氣的,但私底下絕對是勢同水火。

若非如此,前段時間,沈家跟慕家斗的時候,王家早就和沈家聯合,一起對付慕家了。

沈含鈺暗暗地冷嗤,面上卻故意裝作一派和氣的模樣,「王六少說的是,等下能讓著王家,我自然會讓著。」

才怪!

他一定要出比沈家高的價格!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