嘆了口氣,林奕看向金色大樹,準備上去看看。

可是剛剛邁開腿,他就感覺到精神世界裡面似乎不一樣了。

因為一出現就被金色大樹遮擋視線,他沒有發覺樹后出現的事物,那是一棟不知道何時出現的房子,確切的說是一棟別墅。

林奕一臉震驚加懵逼,自己的精神世界裡面還有房子?那是不是意味著精神世界裡面還住著生命?

他被自己這個想法嚇了一跳,任誰知道自己的腦海中住著別的生命,都不會好過吧?

震驚沒有持續多久,林奕臉上的震驚變成了驚喜和希望。

如果精神世界裡面住著人,那麼會不會是姑姑?

這個念頭越來越強烈,林奕急忙走向那一棟別墅,想確認。

奔跑到來到別墅前,高高的鐵門攔住在身前,林奕只是意念微動,門就開了。

這裡是他的精神世界,他可以控制一切,他就是這一片天地的主宰。

林奕來到別墅裡面,客廳很大,而且裝修風格和姑姑有些相似,不是特別豪華,可卻非常溫馨。

在一樓逛了一圈,包括車庫、廚房,他都看過,雖然到處纖塵不染,可卻沒有生活過的痕迹。

林奕來到二樓,推開一個個房間的門,然後他發現,大部分都是空的,有四間客房和一間主卧,還有一間似乎是書房還是什麼的。

最後他去的房間是主卧室,很簡單的布置,清新淡雅,沒有過多繁華。

林奕來到床邊,將床頭櫃的抽屜拉開,本來他以為這裡也會像其他房間裡面的箱子一樣空空如也時,一個相框滑了出來。

東方信拿起來一看,是一張兩個人的結婚照,男的黑色短髮,算不上帥氣,可卻非常耐看,身上有一股超然的氣質。

看著這個男的,林奕感覺好像在哪裡見過。

男子懷中抱著一個穿著婚紗的女子,似乎是因為太過久遠的緣故,有些模糊,可林奕還是覺得很漂亮。

林奕看了好一會,然後將照片放回抽屜里。

林奕繼續閑逛起來,衣櫃裡面有幾件衣服,可他剛剛碰觸,就變成了碎絮,這是多久沒有人住了啊!

將衣櫃門關上,他來到了陽台。

緊接著他在陽台的一張圓桌上,看見了一個木塊,那是一盞燈籠。

燈籠是長方體的,四個橫面有鏤空,似乎是用一根木頭雕刻的,並沒有銜接的痕迹,在燈籠上方,有一個拳頭大小的孔洞,應該是放蠟燭或者是發光的東西進去用的。

林奕覺得很好看,就將燈籠拿起來,仔細打量,然後在底面發現了這個燈籠的名字。

恆心!

這就是燈籠的名字,很好聽,林奕笑了笑,將燈籠放回圓桌上。

別墅裡面明沒有人,林奕嘆了口氣,不禁有些失望,準備離開。

可突然,他更加臉頰有些微痛,似乎有些在拍打自己的臉頰,緊接著就猛地睜開眼睛。

「醒了!

穆雨驚喜的聲音傳入耳中,林奕一臉茫然,然後鼻子傳來的痛楚讓他皺了皺眉。上架的事情我不知道,網站沒有通知我。

我寫這一本書只是出於興趣,錢不錢無所謂,所以我很任性。

可一下子就上架了,現在看就要收錢了,這不是逼我嗎?

花錢看我的書,這感覺怎麼說呢……嗯……總結就是良心不安,羞愧難當,畢竟那麼任性。

我…不知道說什麼了!

說抱歉沒有用,只能接著去寫了[╯╰] 林奕時不時瞟向穆長青,很是無奈,如果他不是穆雨的父親,自己絕對還那一拳回去。

穆雨蹲在林奕身前,用碘酒給林奕處理傷口,然後貼上一張OK綳。

「對不起林奕,我爸爸太衝動了!」穆雨再次道歉。

林奕搖搖頭,說道:「沒事,我現在比較想知道,穆叔叔為什麼打我?」

穆雨聞言俏臉一紅,低著頭,用微弱的聲音說道:「他以為我們……我們……」

穆雨還是沒有說出口,可林奕錢懂了,因為當初韓戰宇也是那樣認為的。

嘆了口氣,林奕撓了撓頭,說道:「我說呢!」

穆雨將頭壓的更低,不敢去看林奕。

林奕也沒有繼續深究的意思,看向茶几上蜷縮的小老虎叮噹。

「你們好像是後天考試吧?」林奕問道。

穆雨點了點頭,說道:「就是後天!」

「那麼李軒明天就來咯?」林奕問道。

穆雨想了想,說道:「不知道,她並沒有和我們明說。」

「那你的魔法學習的怎麼樣了?」林奕問道。

穆雨的書是他給的,按理來說只要穆雨一翻開書本,書本上的內容就會自動烙印在腦海中的。

穆雨點了點頭,說道:「記完了!」

林奕看著坦然的穆雨,有些奇怪,那兩本書那麼古怪,她都不問問?

「不問問那兩本書的事情?」林奕問道。

穆雨笑道:「我不想問,你想告訴我就會告訴我,不想告訴我就算了!」

林奕啞然,這麼知書達禮的姑娘,做她男朋友肯定很幸福。

可是……自己為什麼不想去追呢?難道自己喜歡被倒追?

不!自己只是純粹的沒有感覺而已,看著其他人也是一樣。

看著他們,就好像是看著其他生物,自己和他們並不是一個次元的人。

這種感覺很奇妙,自己也知道這樣不好,容易被孤立,可不管自己怎樣壓制,這種感覺還是存在。

林奕身體微微前傾,將茶几上的叮噹抱起來。

「好了,就不打擾了,我先回去了!」林奕說道。

穆雨眨了眨眼睛,問道:「不留下來吃晚飯再走嗎?」

林奕搖了搖頭,說道:「不了,還要回去整理東西呢!」

……

抱著小老虎叮噹回到了家,應該說是住所,林奕弄了一些吃的,就回房間了。

明天要去查看新書店的地址,聽蘇莉說是姑姑在聖院留下來的,可以去看看。

林奕〖文明之主〗〖見習主神〗

源力:247!

精神力:303!

本源屬性:文明本源、生死本源、世界本源!

技能:【次元召喚】【幻想成真】

裝備:『虛空之瞳』(高級)

……

現在自己的精神力有三百點,源力兩百四十多。

按照一個聖階魔法師一百點的情況來推算,那麼這就已經超過聖階了。

那麼自己現在屬於什麼?神級?

而且到現在,他還沒有明白主神是一個什麼存在。

其次就是『虛空之瞳』吸收了虛空因子后,就自己進階了,從中階達到高階。

不由的,又想起今天那個女人,那個女人是便宜老師的妻子,那麼就是自己的師母了。

可她為什麼看著自己的眼神那麼複雜?悠悠嘆了口氣,將燈關上,閉上眼睛睡覺。

……

第二天一大早,林奕就去查看店鋪的位置。

店鋪在聖院裡面,一條賣各種小吃的商業街裡面。

聖院佔地面積非常大,裡面也有商業街,而且非常繁華。

可以說聖院就是一個城中城,林奕出示了自己的魔法師資格證后,就進入了聖院。

姑姑留下來的店鋪很大,一個籃球場的面積,現在只需要打掃和裝修一翻就好了。

那麼問題又來了,錢在哪裡?

思來想去,只能先找蘇莉借一點了!

原先書店裡面的書已經全部搬過來了,現在就放在這裡面,只不過都是堆在一起的。

今天是不想整理了,因為有電話來了。

是朱洛那個傢伙,他已經到聖城了。

……

「你有什麼打算?」林奕看著一副剛剛從垃圾堆裡面出來的一樣。

朱洛皺眉拍了拍圍繞在周圍的蒼蠅,這些蒼蠅是從那巨山一樣的屍體上孵化出來的,對於那具屍體有著令人難以理解的執著。

它們都追了自己一路了,就是上了魔導列車還是跟著。

「我聖城有一套房,現去那裡!」朱洛說道。

林奕聽著這句話,下意識想揍這傢伙一頓,那麼多房,居然聖城都有。

「你是魔法師?」林奕問道。

林奕這句話是白問,因為他已經見過了朱洛的父母,可他總覺得自己和朱洛間,還是差了一些什麼。

同窗四年,這句話居然沒有說過。

朱洛理所當然點點頭,說道:「是啊!」

「那你怎麼沒告訴我呢?」林奕撇嘴道。

朱洛眨了眨眼睛,一臉無辜道:「我以為你知道的!」

「我怎麼會知道?」林奕道。

「我在你面前使用過魔法的!」朱洛說道。

「什麼時候?」林奕問道。

「你以為你每次喝的飲料為什麼都是冰的?冰淇淋拿多久也不會化?我給你包紮的傷口會好的那麼快?」

朱洛斜眼道:「而且我直接跟你言明的,我是魔法師!可是你卻以為我是中二,在模仿動漫裡面的人物!」

經過朱洛這麼一提,林奕想起來了。

當初朱洛的確提到過,可當時自己不相信,以為他是中二了。

就像是小時候的自己一樣,喜歡哪一個主角,就會模仿他的台詞或者動作。

他以為朱洛就是那樣,並沒有真的相信。

「那麼周楷那傢伙也知道咯?」林奕問道。

周楷是林奕和朱洛的死黨,只不過他並不是恆大的,而是其他學院的,三個人認識說起來可謂曲折又離奇。

不過歸結成五個字,不打不相識!

林奕從小就是好鬥份子,就是長大了,這種性子還是沒有改過來。

「那傢伙也是魔法師!」朱洛說道。

「什麼?」

林奕大吃一驚,那傢伙是魔法師?難以想象。

「只能說你在某些方面,太遲鈍了,特別是對身邊的人,從來都不去探究的,你這種性子,遲早要吃大虧的。」朱洛無奈道。

林奕不是老好人,可卻在某些方面特別老好人。

林奕被朱洛說教很不爽,可卻沒辦法反駁,這讓他很不爽。

「你還是先關心一下你自己吧!你未婚妻來了!」林奕說道。

朱洛嘆了口氣,說道:「來就來吧,反正她不來找我,我也找她的。」

林奕從始至終都不是很明白,朱洛為什麼那樣抗拒秦溪雪。

她除了抖S一點外,其他還是挺正常的。

「你為什麼那樣抗拒秦溪雪?」林奕還是問了出來。

朱洛神色認真起來,對上林奕的眼睛,說道:「不是抗拒,而是不能娶她,我有喜歡的人了!」

林奕被朱洛的目光盯的不舒服,說道:「你能不能不要看著我那麼認真的說你有喜歡的人了,感覺我像是被你拋棄的女友一樣。」

朱洛白眼一翻,可卻沒有再說什麼。

「走吧,過幾天那個人也會去聖城魔法學院上學,到時候介紹給你認識!」朱洛說道。

林奕聳聳肩,跟著朱洛離開了車站。

…… 從朱洛家回來,已經是晚上十點了。

原因就是幫朱洛收拾好后,拉著林奕去吃燒烤,直到九點多才結束。

本來想洗個澡就睡覺的,可沒想到,剛剛走進卧室,電話又響了。

無奈接通,是蘇莉,要自己現在去聖城魔法學院找她,說是有急事。

她的聲音中的著急誰都能聽出來,所以林奕也不敢耽擱。

林奕急急忙忙來到蘇莉家,然後……

……

「我說老師,你也老大不小了,就不能學習一下這麼做飯嗎?你這麼懶,以後怎麼照顧老公和孩子呢?」林奕一邊將麵條端上餐桌一半說道。

蘇莉也不客氣,呼哧呼哧的吃了起來,身上的衣服是白大褂,似乎在做什麼實驗。

大半夜叫林奕過來,原因就是她餓了,然後現在太晚了,沒有外賣了。

對此林奕也是無語,蘇莉進了廚房,唯一會做的菜就是燒白開水和撕調料包。

這讓林奕一度懷疑,這貨是如何活到現在的?

她三十了,還嫁不出去,並不是沒有道理的。

步步逼婚:總裁壞壞噠 等蘇莉吃完,再收拾好,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林奕準備回去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