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語覺得他語氣有些奇怪,但也沒有追問,方向一轉,準備開車去顧棣的公司!

正在這時,突然,顧棣的手機響了起來,低頭一看,是劉秘書,隨即接了起來:「老闆,那個於先生又來公司了,想繼續完成我們這個單子,您看?」

顧棣立即坐起身,不動神色的掃了眼前面開車的喬語,問道:「他現在在哪裡?」

「在公司的會議室里!」劉秘書答道。

顧棣眼神一沉,立即道:「知道了,你負責招待他,我還有事,就不回去了!」

掛了電話,顧棣急道:「喬總裁,麻煩送我去我叔叔家,就是顧秘書長,我有事找他!」

喬語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但也沒說什麼,問了地址,直接去了顧秘書長家!

到了門口,顧棣下了車,看著喬語道:「謝謝喬總裁了!等我處理好了事情,我再去工廠那邊!」

喬語笑道:「你還是好好休息吧,等好了,再來不遲!」

顧棣點點頭,看著喬語的車緩緩駛離,他轉身離開了這裡,直接從顧秘書長家門前走過!

回到家裡,顧棣將自己扔在床上,抬手蓋住自己的眼睛,一片黑暗中,他彷彿看清了自己的內心,那再也無法忽視的感情!

「哥哥,怎麼辦?我好像愛上她了!」顧棣無助的道,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愛上喬語,這些年一個人在外漂泊,他也曾經心動過,可惜都沒有走到最後,而喬語,給他的感覺和以前所有的女人都不同,可惜不同在哪裡,他也不知道!

怎麼辦?顧棣問著自己!

喬語來到工廠,剛到,就見溫迪急急跑出來,高興道:「喬,你來得正好,我們剛剛在7號產品的升級研發上取得了重要進展,你快來看看!」

喬語聞言,立即將奇怪的顧棣拋到腦後,興奮道:「那快走!」

喬語欣喜地看著眼前的試驗品,道:「現在已經有成品了,如果檢測沒有問題的話,就準備投入使用!」

溫迪點點頭,又遲疑道:「那~要不要告訴顧棣?」

喬語一愣,想了想,道:「還是瞞著吧,畢竟我賭不起!」

溫迪只好同意道:「好吧,你說怎麼就怎麼?」

「走吧,溫迪,我帶你去吃好吃的,就當是慶祝了!」

溫迪高興地脫了實驗服,笑道:「太好了,最近忙的都沒時間出去吃飯了!」

很快,兩人又一次來到了火鍋店,喬語記得就是在這裡,她看到了疑似景銳的男人,心下一陣黯然,但看到身邊的溫迪,立即打起精神,道:「走吧!」

「你們兩個也太不夠意思了吧,吃飯都不叫我?」身後,傳來一個聲音,成功地阻止了喬語和溫迪的腳步!

兩人轉身一看,只見顧棣站在不遠處,眉眼含笑,一身輕鬆的樣子,溫迪奇怪道:「你怎麼知道我們在這裡?」

「我去工廠了,可是他們說你們來這裡吃飯了,我就過來了,幸好還來的及!」

說完,拉著兩人,笑道:「走吧,我請客!」

溫迪和喬語臉色一變,只好道:「好吧,你請客!」

三人坐在包間,吃著熱火朝天的火鍋,顧棣也彷彿整個人輕鬆了不少,說話妙語連珠,講他探險的故事,喬語兩人聽的津津有味!

可是,很快的,顧棣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就是喬語隔一會兒就要出去下,終於,當喬語再次站起來準備出去時,顧棣關心道:「你那裡不舒服嗎,怎麼一直上衛生間?」

喬語笑了笑,道:「沒事,你們吃吧!」

說完,就轉身走了出去。

顧棣看著她的背影,直到喬語關上門,才收回視線看著溫迪,道:「喬語怎麼了?」

溫迪本來就是一個單純的人,再加上今天剛好瞞著他7號產品的事,所以,她躲開顧棣目光,低聲道:「沒事,都是喬的私事?」

「恩~?」顧棣立即施壓道,「什麼事?你們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我?」

「沒有,沒有!」溫迪抬起頭,連連擺手,道:「是喬上次在這裡好像看到他丈夫了,所以,她頻繁的出去,就是看看能不能再碰上那個人!」溫迪一連聲的說了出來,可是,說完,她更不敢大聲喘氣了,她只覺得包間里空間太小了,突然讓人喘不過氣了,溫迪小心地看了眼冷厲的顧棣,彷彿不認識他了,吶吶道:「那個,顧~你是不是喜歡喬啊?」 接下來的這段日子,為了不看陳菲德那一張陰沉的臉,夏熏溪還是很聽話的!

雖然每天回來都腰酸背痛的,但是有一個好處就是可以秒睡!什麼真愛粉啊,高大上的總裁范啊!

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漱躺在床上,連秦姐準備的美食都好像失去了平時的味道,唯一剩下的就是不難吃而已了!

看著每天累得爬不起來的夏熏溪,這天趁著休息的時候,小雲將陳菲德叫到一個角落裡面有些不滿的說到:「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每天小姐要處理各種事物,應對各種各樣的人。還有開不完的會議跟文件要看,就算有一些已經被你我分擔了,可是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有多累!你還讓她去學什麼防身術。練什麼跆拳道,你沒看到她整個人都瘦了嗎?」

陳菲德微微的皺了一下眉頭,沉著臉說到:「我這是為了她好!」

「你這是為了她好還是為了你的心能夠過意的去。只有你自己心裡清楚!」

小雲毫不留情的看著陳菲德說到:「以前怎樣我可以不管不問,但是現在這樣,我必須說一句,她是夏家的大小姐,有權利享受自己的生活,也不是為了不看你的臭臉去受這樣的苦!」

「小姐沒有將你當成是自己的員工,而是拿你當自己的朋友看待,可是你就是這樣對她的。你不覺得自己太自私了嗎?你敢說這一次小姐受傷,你沒有將對蕭閻雲的氣放在小姐的身上!」

「陳助理!我勸你最好注意自己的身份!她有喜歡任何人的權利,陳助理這樣利用小姐對你的信任,不覺得太過份了嗎?」

陳菲德有些冷冷的看著眼前的小雲,看著她冷著臉說完這些之後,氣呼呼離開的背影,一時間有些茫然!

看著在教練的指導下正在打沙包的夏熏溪,想著以前她總是喜歡去做美甲換髮型做一些手工的樣子,眼眶不由的有些發紅!

正感受到一點樂趣的夏熏溪正笑眯眯的問著教練的段數的時候,被氣呼呼的陳菲德給拉走了!

夏熏溪有些不解的看著陳菲德,有些踉踉蹌蹌的跟著他跑的時候,不由的也有些生氣了!

站定在原地有些憤怒的甩開陳菲德的手,有些不滿的吼道:「你幹嘛啊!」

夏熏溪看著默默的站在那裡的陳菲德,想了想,壓低了自己的火氣,有些小心翼翼的問到:「是不是最近工作太忙了?要不,我給你放個假,你好好的出去散散心!」

陳菲德猛的轉過身,眼眶緋紅的看著有些疑惑的夏熏溪,看得她微微皺眉的時候,陳菲德才壓著聲音說到:「我們回去吧!不練了!」

「不練了?」夏熏溪看了一眼同樣迷茫的教練,將陳菲德拉到一個小小的角落裡面去說到:「你真的沒事!」

「我能有什麼事!」陳菲德心中苦笑不已,除了愛你卻不能說出口,我還能有什麼事!

「這個……不是你說要鍛煉身體保護自己的嗎?怎麼現在又……」

夏熏溪指了指那個已經去教其他人的教練,又看著眼前臉色有些不好看的陳菲德!

這個教練聽說還是他專門請過來的,聽說很有名,費了他不少的功夫呢!

「我想過了,雙拳難敵四手,就算是你再厲害也沒什麼用!還是算了吧!」

說著看向夏熏溪那有些光禿禿的手指說到:「你的手真丑!」

「唉!」

夏熏溪怒了,有些不滿的看著陳菲德說到:「這還不是因為你!如果不是因為你,我怎麼會減掉指甲,又怎麼會滿手青青紫紫的!」

陳菲德眼眶有些發熱,卻要裝作無所謂的樣子,看著她那一雙手說到:「所以說你真的一點也不像總裁的樣子啊!不喜歡就算了,幹嘛聽我一個助理的!」

「那還不是因為你~」夏熏溪有些抱怨到:「你這人好沒良心,我都被你折磨成這樣了。你還要取笑我!不行,你必須賠償我!」

「你要我怎麼賠償你?」陳菲德有些好笑的看著夏熏溪,故作好奇的問到!

夏熏溪想了想,認真的看著陳菲德說到:「罰你陪我一天,我要去逛街吃飯看電影,費用你出!」

陳菲德張了張嘴,有些乾澀的聲音響起:「好!」

「那我們先回去吧!不要說,還真的好累啊!」

好心情的夏熏溪腳步有些輕快的往外面走去,順便還叫上了守在一旁抱著毛巾的小雲!

看著夏熏溪歡快的背影,陳菲德嘴角若無其事的表情突然垮了下去,雙手忍不住緊緊的握起,才不至於衝動的衝上去問她,為什麼要對自己這麼好!

夏熏溪看著後面遲遲沒有跟上來的陳菲德有些不解的看著身邊的小雲問到:「他是不是受什麼刺激了!」

「誰知道他受什麼刺激了!」小雲有些氣呼呼的回了一句,然後就坐在一旁悶不吭聲!

夏熏溪看看小雲,想想陳菲德的樣子,不由的眼前一亮,突然眼神帶著戲虐的看著小雲!

「你們兩個……嗯……啊……」

在夏熏溪的一頓擠眉弄眼中,小雲已經無視不下去了,放下手中的工作有些不滿的喊到:「小姐!」

「還真的是啊!你們兩個什麼時候背著我暗度陳倉的?」

夏熏溪驚了一跳,滿是八卦的靠近小雲的身邊好奇的問到!

只見到小雲黑著一張臉有些不屑的說到:「誰跟他暗度陳倉了,他變成這樣,是因為……」

看著夏熏溪一雙滿滿的八卦的眼神。想著陳菲德那暗暗的小心思,到嘴的話,又被小雲給咽了回去!

「好了!小姐!你不要亂想了。他的心裡有人,而且那個人不是我,你就不要亂配對了啊!」

夏熏溪有些意外的看著小雲,突然伸出手指輕點著自己的下巴,有些驚訝的說到:「這麼說起來他這段時間不對勁是因為他那女朋友了?這是追到了之後吵架了,還是沒有追到,所以生悶氣!」

傾城熱戀 對於八卦心思滿滿的夏熏溪,小雲沒好氣的說到:「我怎麼知道!反正就他那樣的,也不會有人喜歡的!」

「咦……」夏熏溪突然帶著幾分竊喜的笑看著小雲說到:「我怎麼感覺我聞到了濃濃的酸味!」 顧棣轉頭看著溫迪,眼中射出濃濃的警告,溫迪立即低頭,不敢再說什麼!

顧棣回頭,放在桌上的手漸漸地收緊!

喬語進來時,就奇怪地看著兩人,彷彿感到包間里的氣氛有點奇怪,於是道:「吃好了沒?如果好了,我們就走吧!」

溫迪立即點頭如搗蒜,連聲道:「好了,吃的好飽,我們走吧!」

說完,拿起自己的包,暗暗道:以後再也不單獨和顧吃飯了,太壓抑了!

喬語帶著兩人離開了火鍋店,先將溫迪送回去,當車內只剩下他們兩人時,是長久的沉默!

喬語受不了這沉默,隨手打開了車內音樂,輕柔的音樂流淌在兩人之間,很容易就勾起了人們的思念!

「你很想他吧?」突然,顧棣輕輕道。

喬語頓了下,笑道:「小孩子裝什麼深沉?」

大佬她總想躺贏 顧棣臉色難看道:「不要以為是長輩介紹的,你就可以在我面前裝大人,你也就比我大一歲而已!」

「大一歲也是大啊,我說錯了嗎?」喬語調侃道,不過從後視鏡中看到顧棣生氣的表情,適可而止地住了話頭。

又是一陣沉默……

「他是一個怎樣的人?」讓你連我哥哥都拒絕了!顧棣心中問道。

這一次,喬語沒有轉開話題,看顧棣執著著這個問題,淡淡道:「我愛的人!」

顧棣心中一澀,是啊,縱使他有千般不好,萬般缺點,可是,在她的心裡,那個人就只是她愛的人!

顧棣閉上了眼睛,哥哥,我該怎麼辦?

此時,梁景銳還在G&D公司里,這幾天不在,他要加緊進度,而苦命的劉秘書就只好陪著他!

終於告一段落了,梁景銳拿起剛完成的企劃,遞給劉秘書道:「好了,劉秘書,這是現階段針對貴公司的整改方案,你先拿給顧老闆看看,有什麼問題隨時聯繫!」

打著瞌睡的劉秘書瞬間驚醒,聞言高興道:「終於完成了啊,謝謝你,於先生!」

梁景銳搖了搖頭,抬手看了看手錶,邊收拾東西,邊道:「顧老闆還沒有回來嗎?」

「哦,我們老闆和喬總裁去吃飯了,可能還沒結束吧!」

還沒結束?這都快11點了,梁景銳心中有點不悅,但也沒有說什麼,笑道:「你們老闆和喬總裁關係很好嗎?」

劉秘書點點頭,彷彿回憶般,八卦道:「可不是,我們老闆說現在喬總裁簡直訓他跟訓兒子似的,有時候他非常生氣的就回來了,可是據我的觀察,老闆哪有真正的生氣,好幾次我都看見他一個人面帶微笑,嘴裡卻詛咒著喬總裁,依我看啊,其中必有姦情!」說完,劉秘書彷彿覺得自己有點說多了,不好意思的笑笑,道:「開玩笑,開玩笑的!」

梁景銳眼神一沉,沒有說話,對著劉秘書冷冷道:「再見!」

劉秘書膽怯地看著突然氣勢大變的於子辰,不明白為什麼他突然好像生氣了,是我說錯了什麼嗎?

直到梁景銳走遠了,他才拍拍自己的胸口,喃喃道:「嚇死人家了,這個於先生好奇怪,話不多,但為什麼每次說的最多的就是問老闆和喬總裁的事,難道這其中有什麼巨大的陰謀?」腦洞大開的劉秘書想到這裡,冷汗一下子就冒了出來,輕輕打了下自己的嘴巴,趕緊向自家老闆彙報!

顧棣回到家裡,頹然地坐在陽台上,看著外面的萬家燈火,有那麼一瞬間,他想逃離這裡,也許離開了,就不會繼續向著深淵滑去,對,現在抽身還來得及!

顧棣慌亂的起身,從牆邊拿過行李箱,剛打開,突然,他的手機響了,顧棣拿起一看,是劉秘書:「喂,老闆,有件事要和你彙報下!」

「什麼事?」顧棣停下了收拾東西的手,不耐煩道。

「呃,老闆,你讓我盯著於子辰,我發現他有點奇怪!」

「哦,怎麼回事?」顧棣感興趣地坐了下來,聽著劉秘書的彙報。

一大通的和於先生的相處情景還原后,劉秘書最後總結道:「總之,他彷彿一直在打聽你和喬總裁的事,老闆,是不是他有問題,而你早都發現了,所以才讓我去查他,並且盯著他?老闆,您太未卜先知了,只見過於先生一面就發現問題了,我實在太崇~」

「啪~」顧棣鐵青著臉掛了電話,這個劉秘書,什麼都好,就是神經質了點!

不過,梁景銳,你是不是察覺到了什麼呢?你說我要怎麼對付你呢?

沉思著的顧棣不知不覺將自己要離開的念頭拋之腦後,放下箱子,單手撐著下巴,想了一會兒,顧棣突然露出了一抹深思!

第二天晚上,帝都大學,路靜從自習室出來,一個人靜靜地往宿舍走,當路過熟悉的小樹林時,她停下了腳步,眼前彷彿又浮現了那天晚上,梁景銳救了自己的場景,心中湧上一片苦澀!

正在發獃時,突然,從她的身後走出兩個大漢,一前一後地擋住了她的去路。

「路小姐嗎? 神算萌妻超凶萌 你好,我們老闆要見你!」前面的一個大漢冷冷道。

路靜一驚,害怕道:「你們老闆是誰,我不認識,我不去!」

那個大漢皺了皺眉,老闆交代說要客氣一點,不要嚇壞人家小姑娘,可是,這拒絕合作可咋辦?

路靜眼睛不停地看著看著周圍,希望此時能有人經過,隨便什麼人都行!

不料,身後突然傳來一個冷冷的聲音:「別看了,不會有人經過的,你還是乖乖地跟我們走吧,否則,我們就在這裡~」意味深長地一頓,繼續道:「只要你乖乖配合,我保證我們不會傷害你分毫!」

路靜膽顫地聽完,小聲道:「如果我配合的話,你們真的不會傷害我嗎?」

「當然,畢竟你是我們老闆尊貴的客人,請吧,路小姐!」前面的大漢立即道,並且很客氣地請她去不遠處的車上!

路靜無奈,只好隨著兩人來到車上,剛上車,一個大漢拿出一個黑色眼罩,道:「戴上吧,路小姐,為了你好!」

路靜只好自己戴上,嘀咕道:「什麼嘛,搞得像黑社會一樣!」也許是感覺到他們沒有惡意,路靜的膽子稍微大了點,竟然敢小聲抱怨了!

感覺到車走了很久,然後被人拉著胳膊進了一個院子,因為可以聞到花香,應該是個別墅!

被按在沙發上,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路靜乖乖地坐著,她不敢動,眼前的黑暗,和耳邊的寂靜讓她的心跳越來越快,就在她漸漸地受不了時,突然,一個男聲道:「可以將眼罩摘了,我喜歡看著眼睛說話!」

路靜被這聲音嚇了一跳,不過聽起來很好聽。她趕緊取下眼罩,結果又被房間里的環境嚇了一跳,不是說房間嚇人,其實是房間較暗,只能在看一個大概樣子,路靜回頭,就看到在不遠處,有一個黑影坐在陽台上,從他背後照進來的燈光,只能看到讓她看到一個大概輪廓!

「路小姐,很抱歉將你請來,你也不必知道我是誰,你只要知道,我和你的目的是一樣的!」顧棣淡淡地看著眼前的小姑娘,他終於知道梁景銳為什麼對她多了一絲耐心,因為路靜乍一看,和喬語有點像,但是再看第二眼,就絕對不會將兩人放在一塊比較了,因為~路靜還是差的太遠了!

路靜漸漸地放下心,奇怪道:「我們什麼目的是一樣的?」她怎麼會和這樣的人有瓜葛?

顧棣輕笑了聲,輕柔道:「分離梁景銳和喬語!」

路靜聞言,臉色一變,立即從沙發上起身,尖聲道:「你怎麼會知道?」彷彿被人扒光了仍在了大街上,路靜心底的所有秘密都暴露在了陽光下,她渾身顫抖,她真的害怕了!

「呵呵,路小姐,你不必管我是怎麼知道的,你只要知道,我可以幫你!」

路靜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然後緩緩地坐了下來,顫聲道:「你憑什麼幫我,我又不認識你?」

顧棣不耐煩地皺了皺眉,淡聲道:「你不必知道這些,你只要按我說的去做,我保證,梁景銳是你一個人的!」

路靜被對方高高在上的姿態弄的非常生氣,可是,她又沒有可以反擊的方法,倒是被對方的提議給漸漸吸引了,「你要怎麼幫我?」

顧棣心底湧起一絲輕蔑,也就這樣了,庸俗的女人!

但是說出的話,卻是充滿了讚揚之色:「果然是個聰明的女孩,你沙發前面的茶几上,有個信封,你先打開看看!」

路靜被對方的讚揚弄的臉微紅,趕緊轉頭找了找,看到茶几上的信,她立即打開讀了起來!

看完信,路靜的臉色變得蒼白,卻又彷彿帶著一絲興奮,她遲疑道:「這樣真的可以嗎?」

顧棣笑道:「相信我,只要按照這個方法,到時候你和梁景銳就可以雙宿雙飛,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顧棣彷彿蠱惑般的語言讓路靜眼中閃過一抹堅定,道:「好,我答應你!」

「很好,聰明的女孩,那祝你一切順利!」

說著,顧棣端起了手邊的酒杯,朝著路靜敬了敬,連著唇邊的笑意,一起喝了下去! 「什麼酸味?」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