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安把溫如意放下,把唐南適扶起來。

溫如意坐在冰冷的地上,心裡如墜冰窟。

她最怕發生的事情,還是到了……

她要害死唐南適了……

溫如意抓著唐南適的手,感覺到他的手在顫動,眼裡忍著的淚水再也忍不住簌簌地落下:「唐南適,你不是說,要帶我出去嗎?你不能說話不算話,你趕緊給我起來……」

唐南適感覺肺部像是有一隻手,在用力的擠壓肺里的空氣。

因為身體缺少氧氣,連帶著聽覺和視覺也受到了影響。

他看著唐安和溫如意,知道他們在說話。

然而他一個字都聽不清楚,那些聲音湧入耳中,都成了嗡嗡的聲音。

意識到自己要陷入昏迷的時候,唐南適用盡全力,抓住唐安的手:「唐安,我命令你,帶如意出去。」

溫如意聽到唐南適這句話,知道他做的什麼打算,斷然拒絕:「我不會跟著唐安走!唐南適,你聽好了,你敢死,我就立刻自殺!」

「如意……」

唐南適輕聲喚了她一聲,像是要說話。

可溫如意根本不聽,因為她知道他要說的是什麼!

總裁的小萌妻 溫如意捂住了耳朵,大聲喊:「唐南適,我說到做到!你不許死!你給我聽到了沒有!」

唐南適聞言,嘴巴張了張,卻是一個字也沒說出來。

眼看著他呼吸越發的困難。

溫如意的眼淚頓時如同決了堤的洪水湧出,她哭著抓著唐安的手,「唐安,你立刻帶他出去!去找唐南楊!」

唐安把唐南適立刻背起來。

準備抬步走的時候,看了一眼溫如意。

溫如意用力的支撐著自己的身體站起來,向前走了兩步,說:「我沒事,我自己可以走。」

話還沒說完,她腿一軟,跌坐回了地上。

唐安眉頭一擰。

他知道,溫如意根本不能自己走,不然以她的性子,根本不會讓他背那麼久。

但……

他同時也明白,唐南適跟溫如意,他只能救一個人。

因為,一來謝爾家那群人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炸山,二來唐南適的情況也不允許再耗下去,三來溫如意的毒癮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發作。

他一個人,無法顧全兩個人。

只能以最快的的速度,帶一個人出去。

而這個問題,根本不用選擇。

他會毫無條件的帶唐南適出去。

溫如意跌倒一次,已經沒了力氣。

她抬眸望著唐安,以及他背上毫無反應的唐南適,忽然就平靜了下來。

「唐安,你不是一向都討厭我嗎?現在丟下我,沒什麼可猶豫的,我也想讓你救唐南適。等他醒來,記住告訴他,不要有任何負罪感,也不要責怪你,是我自己心甘情願留下的。」

溫如意清清楚楚的把話說完。

唐安緩緩地低下頭,說:「對不住了,溫小姐。」

溫如意笑了笑說,「沒什麼可對不起的,我反倒要謝謝你。你趕緊走吧,別耽誤時間了。」

唐安默不作聲的背著唐南適,抬步大步的向前走。

然而就在他走到洞口的拐角處。

幾道身影忽然閃出來,攔住了他的去路,為首的人眼神陰鷙的盯著唐安,道:「想走?也要看我願不願意。」

唐安看到眼前攔住的那些人,神色微變,立刻抓緊了唐南適向前跑。

謝爾家見狀,沒有任何的緊張。

他揮揮手,示意手底下那些人圍上去。

那些人立刻去抓唐南適和唐安。

謝爾家盯著不遠處,一臉震驚看著自己的溫如意,嘴角扯起一抹笑容,抬步向著她走了過去。

一步……

兩步……

三步……

……

每一步,謝爾家都走的很用力,像是要把地面踩爛般。

直到走到溫如意的跟前,他伸手掐住她的下巴,「如意,剛才說的那番話挺感人的,為了他,你甚至連自己的命都可以不顧,你是不是喜歡他?」

這個劇本老娘不寫了 溫如意早在謝爾家出現的那一刻,心裡就掀起了萬張波瀾。

她討厭謝爾家,但此刻為了唐南適,她不得不向他妥協。

「謝爾家,你不就是想抓我回去嗎?不要連累別的人,我跟著你回去,絕不會再跑。」

謝爾家聽到她這句話,冷笑道:「讓我放了他?如意,你是不是沒把我的話聽進去?我說了,凡是想帶走你的人,我都會把他們了!」 第1050章沒有我的允許,誰讓你死的?

「我說了,凡是想帶走你的人,我都會把他們殺了!」

謝爾家最後一句話,滿是血腥的味道。

溫如意仰望著他,身體止不住的顫抖了起來,她一向知道謝爾家心狠手辣,哪怕他在她跟前裝的再怎麼謙謙如玉,也無法掩蓋他骨子裡的狠厲。

他說要殺了唐南適,一定會殺了他!

不行……

她不能讓謝爾家動唐南適……

腦子裡浮出這個念頭,溫如意幾乎想也不想,猛地推開謝爾家,從兜里摸出,唐安給她護身用的刀子,抵住自己的喉嚨,決絕道:「謝爾家,你要是敢動他們,我就死給你看!」

冰冷、鋒利的刀鋒刺破肌膚,溫如意的手由於用力過去,無可抑制的顫慄了起來。

謝爾家盯著她白皙、纖瘦的脖頸,眼睛由墨藍色逐漸轉為了黑色。

在幽暗的洞穴里,他像是一頭蟄伏的野獸般,不發一聲。

他長久的沉默,讓溫如意越發的不安。

當這種不安達到了極限,溫如意閉上眼睛,抬手用力的將刀子扎向自己的喉嚨。

然而,當刀子落下的那一刻,謝爾家忽然伸手抓住了刀子。

刀子刺破他手上的皮套,楔入肉里。

鮮血瞬間湧出……

溫如意聞到血腥的味道,心裡一亂,但很快反應了過來,她將刀鋒一轉,朝著自己又刺了過去。

謝爾家臉色未變,鎮定而從容的抓住她的手腕,大力的一擰。

「咔嚓——」

骨頭錯位的聲音響起,溫如意手裡的刀啪嗒落在地上。

溫如意甚至沒有來得及呼一聲痛,便被謝爾家再度掐住了下巴:「想死?從我把你救下來的那一刻起,你的命就是我的了,沒有我的允許,誰讓你死的?」

溫如意眼裡滿是怒火,嗚嗚的扭動著身體,想要擺脫謝爾家的桎梏。

但謝爾家的手,像是一隻鐵制的鷹爪,牢牢地鉗制住她。

而就在兩人爭執的這片刻時間,謝爾家帶的那些人,已經將唐南適和唐安逼到了角落。

唐安背著唐南適,身手不方便。

那些人都是慣常殺人的,能在最短的時間,找到對手的弱點。打了一會兒,就看出來唐安處處維護著唐南適,幾個人對看了一眼,便有兩個人朝著唐南適攻過去。

唐安轉身想要護住唐南適,但就在這一刻,變故突生,餘下的幾人趁機上前,抓住唐南適,將他從唐安的背上拉了下來。

唐安心頭一驚,再回頭去爭奪唐南適,但已經遲了!

其中一個人,拿著手槍抵在唐南適的太陽穴上,威脅:「別動,你再敢動一下,我就打穿他的腦袋。」

唐安憤怒到了極點,可還是停下了手。

離他最近的兩個人,立刻衝上前,將唐安制服。

謝爾家回頭看了一眼,看到唐安和唐南適被抓起來,嘴角浮起一抹冷笑,「就這樣的身手,也敢來救人……」

話音落,他單手撈起溫如意,把她夾在腋下,朝著那邊走了過去。

******

溫如意用力的踢打著謝爾家,想給他造成痛苦。

但她那點力氣,打在謝爾家身上,不過是撓痒痒般的存在。

謝爾家根本不在乎。

BOSS兇勐:乖妻領證吧 大步走到了那群人跟前,謝爾家冷眼看了唐南適一眼,又看了一眼唐安,毫不留情道:「把他們殺了。」

「謝爾家,你敢殺了他們,我死也要把你殺了!」

溫如意歇斯底里。

謝爾家嘴角勾起一抹涼薄的笑:「我等著那一天的到來。」

兩人說話間,謝爾家手底下的那些人,拿著刀對準了唐南適和唐安,就準備下手。

眼看著刀子要刺入咽喉,而就在這個時候,洞里忽然響起一聲槍聲。

「把刀子放下,不然下一槍,我就打在你們頭上!」

韓娛之魔女孝淵 渾厚的男人的聲音,在洞穴里響起。

溫如意猛地抬頭看向洞口的方向,視野里闖入那道熟悉的身影,在淚水的才沖刷下,逐漸變得模糊。

她用力的眨了眨眼睛,將眼淚擠出眼眶。

那人的身影再度清晰。

容子澈!

他真的來了!

溫如意的拚命的咬著牙,才能讓自己把嗚咽聲吞咽回去。

謝爾家看向洞口,見到來人,臉上的笑容,在剎那消失的乾乾淨淨。

容子澈一步步的走進洞里,看了一眼溫如意,眼睛明顯的閃過激動,但這激動剎那而逝。

他隨即又不動聲色的,將槍口對準了謝爾家。

而他身後跟著的那些軍人,紛紛將槍口對準了謝爾家手底下的那些人。

謝爾家手底下的人,紛紛看向謝爾家,等待他發號命令。

謝爾家只是安靜了片刻,就拿著刀子,鉗制住溫如意,擋在自己的跟前:「你們儘管開槍,我倒要看看,是你的槍快,還是我的刀快。」

「別管我,先救唐南適,他……」

溫如意拚命的叫喊,可話只說了一半,就被謝爾家扼住了喉嚨。

他貼著她的臉頰,低聲道:「如意,別逼我,你再敢逼我,我就要了你的命。」

容子澈看著溫如意漲的通紅的臉頰,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

不想讓謝爾家看出自己對溫如意的在乎,容子澈咬著牙說:「我們做交易,你把你手上的人都放了,我放你們離開。」

謝爾家笑了笑,說:「我只放兩個人,那邊的兩個男人,這個女人,我必須帶走。」

「不行!三個人必須都放!」

容子澈斷然拒絕。

謝爾家似是早就料到了這樣,嗜血道:「你不答應,可以……我就把他們全殺了,我們來個魚死網破!」

「好,那就來個魚死網破!」

容子澈狠了心,要朝謝爾家開槍。

然而,在他開槍的那一刻,謝爾家卻將溫如意抵擋在了自己的身前,之後手起刀落,朝著溫如意的心臟口劃去。

容子澈見狀,臉色大變。

謝爾家餘光里掃到了容子澈的神情,不緊不慢的止住了刀子下落的勢頭。

他看著容子澈顫抖的手上,得逞道:「看來你很在乎她,若是不想讓她沒命,就帶著你的人後退。記住,我剛才只是開玩笑,但下一次,可不是玩笑了。」

謝爾家說著,拖著溫如意,朝著容子澈逼近。

容子澈起初站著不動,但在看到謝爾家,毫不猶豫的將刀子推入溫如意的心口,逼不得已一步步的往後倒退。

溫如意看著容子澈,拚命的搖頭,想讓他別管自己,去救唐南適。

但容子澈怎麼肯放下她?

謝爾家拿準了容子澈的心思,放了心帶著溫如意往外走。

經過唐南適和唐安時,對他的人說:「把他們也帶上,誰敢動一下,就立刻殺了他們。」

那些人挾持著唐南適和唐安,營救的人不敢再有動作。

謝爾家拖著溫如意,走了兩條洞口,到了一處石壁跟前,他用力的朝著石壁踹了兩下,石壁轟然塌陷,露出一人見方通向外面的洞口。

謝爾家拖著溫如意往外走。

穿書後我成了男配的心頭寶 後面的人隨後帶著唐南適和唐安跟了上來。

外面依然下著大雪,可對謝爾家來說,這些都沒什麼,他拖著溫如意,在雪地里行走自如。

溫如意起初還能看到容子澈一行人的身影,但漸漸的那些人便看不到了。

謝爾家注意到了她的動作,嗤笑道:「你死心吧,他們根本追不上來。還有,等我們離開這座山,所有埋藏的炸彈都會同一時刻引爆。那兩萬多的軍人,還有剛才那波人,都會被埋葬在這些大山裡……」

溫如意聞言,不敢置信的看著謝爾家。

他竟然要殺了所有人!

兩萬多人!

他瘋了!

溫如意瞪大了眼睛,盯著謝爾家,許久后,她回過神來,死死地咬住謝爾家的手。

謝爾家腳步停了下來,看著像小獸一樣,嗚咽的溫如意。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