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靜雅簡單的看了一眼之後,輕聲問道:「你們這裡可以刷卡嗎?」

「當然了!」服務員輕輕的點了點頭。

周靜雅伸手拿起放在一旁的迪奧包包,但是當周靜雅打開包包的時候,直接愣在了原地,眼神異常不解。

「怎麼了?」陳天看見周靜雅的眼神有些不對勁,輕聲問道。

「我……我出門的時候著急,拿錯包了,我的手機還有錢包都放在另外一個包包裡面了!」周靜雅咬著自己那性感迷人的紅唇,俏臉羞紅,低聲回了一句。

此時周靜雅感覺自己簡直就是丟人丟到家了,先是點菜的時候不認識法語就已經很尷尬了,此時吃完飯了才發現自己出門的時候竟然沒有帶錢包跟手機!

「這樣啊,那我來買單好了!」

陳天臉色平靜的點了點頭,然後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口袋,他發現自己出門的時候竟然也沒有把韓城給他的那張銀行卡帶在身上,此時他全身上下只有差不多二百塊錢的零錢。

當初韓城給了陳天一張兩千萬的銀行卡,但是因為平時陳天根本用不到那張卡,所以他一直都沒有帶在身上。

「一萬多塊錢,你怎麼可能拿的出來呢?」周靜雅語氣焦急的回了一句,然後扭頭沖著服務員說道:「服務員,我能不能先去出去取錢啊?差不多半個小時以後我就可以回來!」

「不好意思小姐,您若是不買單您是不可以離開這裡的,您現在可以給您的朋友打電話讓他們過來送錢!」服務員語氣略顯不屑的回了一句。

「我剛才都說了,我的手機沒有帶出來,我也不記得我朋友的電話號,我怎麼讓他們送錢過來!」周靜雅皺著眉頭說道。

「您可以讓這位先生買單!」

服務員扭頭看向了陳天的位置,輕聲說道。

周靜雅聽到這話抬頭看了陳天一眼,眼神異常複雜,雖然她清楚陳天根本拿出來這筆錢,但是此時她也找不到其他什麼辦法了,只能硬著頭皮說道:「小天,你手裡面有錢嗎?你要是有錢的話,你就先把單買了,然後等我回去我在把錢給你!」

「靜雅姐,我出門的時候也沒有帶卡!」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就在這個時候,餐廳的經理看見陳天這邊的情況好像有些不對勁,直接邁著步子走了過來,然後低聲沖著服務員問道:「這是怎麼回事啊?」

「張經理,這兩位顧客吃完飯沒錢買單,想要吃霸王餐!」服務員面無表情的說道。

「喂,你這個服務員怎麼說話呢啊?我是因為把錢包忘在家裡面了,什麼叫我想吃霸王餐啊!」周靜雅語氣憤怒的沖著服務員喊道。

也許是因為周靜雅的這句話聲音比較大,餐廳裡面的客人紛紛扭頭看向了周靜雅陳天兩人的位置。

「你錢包是不是真的忘在家裡面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現在確實沒錢買單!」服務員抱著肩膀,語氣十分傲慢的回了一句。

「你……」

周靜雅狠狠的瞪了服務員一眼,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才好。

「你這個女的怎麼樣啊?出來吃飯不買單!」

「是啊,想吃霸王餐也要挑個地方啊,這裡可是瑞英餐廳,竟然想來這裡吃霸王餐,真的是太丟人了……」

「沒錢就不要來這個地方吃飯,真不知道這些年輕人是怎麼想的!」

「你看那個男生穿的都是地攤貨,這種人怎麼可能有錢來這裡吃飯呢?」

餐廳裡面的顧客此時也都圍在了陳天跟周靜雅的身邊,開始對周靜雅陳天兩人指指點點,畢竟能夠來這種地方吃飯的人都是所謂的上流人士,他們心中還是非常鄙視這種吃完飯不給錢的行為。

周靜雅聽到眾人的議論聲,心中又氣又急,水汪汪的大眼睛裡面噙著淚水,一時間竟然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而陳天則表情淡然的坐在原地,從衣服裡面拿出了自己的手機。

…… 對上那雙眸子的瞬間,明篁一個激靈,手一抖,直接將人甩了出去。

從明篁突然搶人到將人給甩出去,一切幾乎是發生在瞬息之間,沒有任何人反應過來。

就連風玫都沒有料到他有這一招,而突然肩上一輕的白無常此時更是一臉的懵逼。

剛有所動作的章青定等人都驚在了原地,那可是冥界的殿下啊,就這樣被隨手給扔了……不想活了吧?

所有人的視線都不由自主地隨著那個被扔的身影而動。

原本以為會落到地上的人卻是突然半空一個翻轉,穩穩落地,接著他們對上了一雙嗜血的、暴戾的、妖冶至極的血色瞳眸……

那是一雙讓人徹骨生寒,不敢直視的眸子。

「血脈覺醒!」黑無常吐出這四個字,神色很是複雜。

他們殿下一直過於懶散不願修鍊,修為一般,因此明明有高貴的血脈卻從未覺醒。卻不想在這個時候覺醒了,但是……

明閻妖冶的目光掃視而過,最終鎖定在風玫的身上,暴戾頓消,血眸熠熠生輝,璀璨如紅色寶石。

他一個閃身就到了風玫的面前:「小茹。」

話語繾綣,深情款款。

風玫打了個冷顫,退後向黑無常吐槽:「你確定他不是失心瘋?」

黑無常卻是震驚地看著她:「你是雅茹姑娘?」

風玫挑眉:「安雅茹?」

這話落在黑無常耳中便是承認了,他瞬間色變:「怎麼可能!你早就該死了……」小說娃小說網

風玫:「……」

「安雅茹在他手上。」風玫指向明篁,「我是池月!」

被點名,明篁目光掃視一圈,唇角上挑:「既然都齊了,那……你去把人帶來吧。」

後面的話是對老鬼說的,老鬼點頭,沒有任何猶豫地離開,聽話的緊。就算體內有著明閻打下的印記,還是對明篁的恐懼更深一份。

隨著老鬼離開,一種詭異的靜默蔓延開來。就連原本嚷嚷著要殺明篁的章青定等人都靜默下來,只因——

絲絲縷縷的殺意在空氣中翻騰,明閻的周身仿若覆蓋了一層陰霾。

可是他自己仿若對這一切毫無所覺,只是微偏著頭看著風玫,血色瞳眸中竟是懵懂迷茫的神色。

「你……不是小茹。」有些遲疑的話語,卻是肯定的句式。

風玫翻了個白眼,沒理他。

「老黑……我怎麼覺得殿下不對勁呢?」白無常有些諾諾地開口,好好的殿下怎麼突然就傻了呢?而且看起來還如此可怕。

黑無常正盯著風玫,眉頭擰的死死的,在思考著什麼。

「不是小茹……小茹呢?」明閻臉上有些苦惱,身上升騰的殺意幾乎實質化,章青定等天師都有些遲疑地後退。

「他不會真的傻了吧?」風玫也苦惱,她好不容易找到任務的節點可能在明閻身上,若是他傻了,她找誰問去?

這時,黑無常似乎突然想明白了什麼,驚恐爬滿了原本冰冷的臉:「不要帶過來!」

他幾乎是對明篁吼著:「不能——」

「晚了——」 瑞英餐廳內。

周靜雅面對眾人的指責,一時間不知道自己應該如何是好,此時她的錢包跟手機都沒有帶出來,就算是想給自己的朋友打電話求救,也沒有辦法知道朋友的電話號。

而且周靜雅知道陳天無非就是一個普通的大學生,要是想讓他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找人接到一萬多塊錢,明顯也是不可能。

「小姐,您要是不能買單的話,我們餐廳只能把您送到附近的派出所,讓警察協助我們要回這筆錢!」餐廳的經理上前一步面無表情的沖著周靜雅說道。

「我今天真的出門換衣服的時候忘記把手機跟錢包拿出來了,你看這樣好不好,我把我的包放在你們這裡,我現在就回去取錢!」周靜雅表情十分急切的沖著餐廳經理說道。

「不好意思小姐,我們不能收您任何東西,萬一您若是跑了,我們也找不到您,所以您只能現金或則是刷卡!」餐廳經理看著周靜雅輕輕的搖了搖頭。

「我這款包包可是簡直三萬多的限量款,我會因為一萬多塊錢,而把我的包扔在你們這裡嗎?」周靜雅有些無語的喊道。

「誰知道你這款包是真的還是假的啊?萬一要是假的,我們找誰說理去啊?」經理身後的服務員語氣不屑的喊道。

「你……」

周靜雅聽到服務員的這句話再次無語了,不知道自己應該如何反駁。

「保安,來大廳,有客人吃霸王餐!」

就在這個時候餐廳的經理拿出對講機,面無表情的喊了一聲。

「小姐,不好意思,既然您現在沒有辦法買單,那就麻煩跟我們去一趟派出所吧,剩下的事情交給警察去處理就好了!」餐廳經理放下對講機,低聲沖著周靜雅說道。

「去派出所?」

周靜雅聽到這話以後,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恐懼。

如果今天她因為這件事被人送進了派出所,那丟人可就丟大了。

「靜雅姐,我們走吧!」

就在這個時候,陳天緩緩起身眼神平靜的沖著周靜雅喊了一聲。

周靜雅聞言連忙扭頭看了陳天一眼,臉上的表情十分無語,低聲說道:「小天,你到現在還沒有弄清楚是什麼情況嗎?咱們兩個現在沒有錢買單,你要去哪裡啊?不買單人家怎麼可能讓咱們兩個離開!」

「剛才我已經給我的人打電話了,他們應該馬上就會過來買單!」

陳天輕聲解釋了一句,然後拽著周靜雅就要往餐廳外面走。

「站住!」

經理看見陳天要走,直接伸手攔住了陳天的去路,然後面無表情的呵斥道:「這位先生,如果你們不買單,我是不會放你們離開的!」

「我剛才說的話你沒有聽到嗎?我的人馬上就會過來買單,我沒有心情跟你廢話,趕緊讓開!」陳天看著自己面前的經理皺眉低聲呵斥道。

眾人聽到陳天的這句話,一片嘩然,臉上的表情十分不屑。

「這個人是誰啊?吃飯不給錢竟然還能這麼理直氣壯的!」

「是啊,這個人是不是腦子有什麼問題,竟然還說他的人馬上就會過來買單,真是電視劇看多了!」

「一看就是個普通學生,想要趁著這個機會溜走,這種人我見多了!」

眾人的議論聲在餐廳裡面響起。

而餐廳的經理此時也上下打量了陳天一番,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先生,不好意思您若是想要離開,那就等你的人買完單之後再離開!」

「小凡,這都什麼時候了,你能不能別胡鬧了,你哪有錢買單啊!」

周靜雅表情十分無奈的喊了一聲。

「哈哈哈!」

眾人聽到周靜雅的這句話紛紛爆發出一陣鬨笑聲,誰也不曾想到最後拆台的人竟然會是陳天身邊的周靜雅。

「靜雅姐……」

陳天扭頭看了周靜雅一眼,張嘴想要解釋。

「嘩啦啦!」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七八個身穿制服的保安衝進了餐廳,直接將陳天還有周靜雅兩人給圍住了。

「張經理,怎麼回事?」帶頭的保安低聲沖著餐廳經理問道。

「王隊長,這兩個人吃完飯沒有買單,麻煩你把他們兩個送到派出所!」餐廳經理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

「好!」王隊長點了點頭,然後面無表情的沖著陳天跟周靜雅兩人說道:「二位,就別麻煩我們動手了,配合一下,我跟我們走一趟吧!」

「靜雅姐,我們走!」

陳天根本沒有搭理這個保安隊長,拽著周靜雅的小手就要奔著餐廳外面走去。

「小子,我跟你說話你沒有聽見是不是?」

保安隊長大喊了一聲,伸手就要奔著陳天的肩膀抓去。

「嘭!」

但是保安隊長的手還不曾接觸到陳天的身體,整個人就被陳天身體周圍的氣息所彈飛,最後狠狠的撞在了餐桌上面。

眾人看見這一幕,瞬間便瞪大了眼睛,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

因為他們根本都還不曾看清楚是怎麼回事,保安隊長就飛了出去。

陳天知道今天這件事本身就是周靜雅有錯在先,所以剛才也不曾出盡全力,保安隊長倒地之後連忙起身瞪著眼珠子喊道:「你們都看什麼呢?給我攔住這個小子!」

「嘩啦啦!」

眾保安聞言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奔著陳天的位置沖了過來。

「滴滴滴滴!」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餐廳外面突然傳來了一陣刺耳的汽笛聲。

眾人聽到汽笛聲以後,紛紛扭頭看向了餐廳外面,而那些保安也全部都愣在了原地。

剎那間,十多輛黑色的賓士車從路面當中殺了出來,然後無比整齊的停在了餐廳的門口。

「嘭!」

最前面的賓士車車門彈開,一位身穿灰色西服的中年男子從車裡面走了下來。

而後面的賓士車車門也紛紛彈開,十多個身穿黑色西服,頭戴墨鏡的轉寒步伐整齊的跟在中年男子身後。

眾人直奔餐廳的位置走了過來。

「趙宏?」

人群當中有人認出了為首的那位中年男子,忍不住驚呼了一聲。

「趙宏怎麼來這裡了?」

「不知道啊,我聽說這個趙宏可是位手眼通天的大人物啊!黑白兩道通吃……」

眾人眼神不解的看著餐廳門口的位置,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但是大部分人都不曾把趙宏跟陳天聯繫到一起,在他們的眼中趙宏之所以出現在這裡無非就是碰巧而已。

誰都不曾注意到就在剛才周靜雅跟餐廳經理辯解的時候,陳天拿出手機給趙宏打了一個電話。

而餐廳經理自然也認識趙宏,連忙快步迎了上去,然後笑呵呵的喊道:「哎呀,這不是趙總嗎?今天您怎麼有時間來我們餐廳吃飯了啊?」

趙宏面無表情的看了餐廳經理一眼,然後直接將餐廳經理推到一旁,繼續向前走去。

眾人看見這一幕全部都愣在了原地。

趙宏步伐慌張的走到陳天的身前,然後猛然一鞠躬,高聲喊道:「陳總,不好意思,我來晚了!」

「陳總好!」

趙宏身後的那些保鏢也紛紛鞠躬高聲沖著陳天喊道。

餐廳內一片死寂,在場的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表情不可思議的看著陳天的位置。

尤其是餐廳的經理跟服務員,此時這兩個人已經完全傻掉了,他們兩個感覺剛才發生的一切就彷彿是在做夢一般,一切都太過於不可思議了。

即便是陳天身邊的周靜雅也根本就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呆愣楞的站在陳天的身旁,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自己應該如何是好。

「剩下的事情交給你處理了!」

陳天面無表情的沖著趙宏說道。

「好的!」

趙宏連忙點了點頭。

陳天扭頭看向周靜雅的位置,淡淡說道:「靜雅姐,咱們走吧!」

「……」

周靜雅呆愣楞的看著自己身旁的陳天依舊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來表達自己的心情了,只能任憑陳天拽著自己的小手,在眾人的注視之下離開餐廳。

陳天離開之後,趙宏長長的出了口氣,然後扭頭看向了餐廳經理的位置。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