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還沒碰到,便被慕洛琛一巴掌打開,他臉上的稜角,鋒利的如冰刀。

慕溫婉看著他冷硬的面龐,愣住了,回過神來,她眉心蹙在了一起,「阿琛,怎麼了?」

慕洛琛面色依舊冷硬的沒一丁點的溫度,抬眸看了她一眼說:「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想到一些事情要處理。」

「沒關係,我……」

慕溫婉開口說話,說了一半,慕洛琛便開口打斷了她的話,「我先出去一下。」

看著他頭也不回的離開,慕溫婉的嘴巴依舊保持著半張的姿態,待再也看不到慕洛琛的身影,她的眉心緊緊地皺在一起,眼底滑過一抹陰狠,到底哪裡出錯了?

明明她模仿葉簡汐模仿的一模一樣,可慕洛琛對著她,完全不像之前對葉簡汐那樣。

剛才慕洛琛分明是下意識的打開了她的手,他從心底對她排斥!

慕溫婉抬手看了看自己被打的通紅的手,想了片刻,忽然想到了蘇念念。

難道是因為她,洛琛才會對她這樣?

是了……

是因為蘇念念,那個女人長得那麼像蘇瑾年,一定會讓洛琛想起蘇瑾年的。而且,裴老爺子最初的打算,是準備在葉簡汐離開后,讓蘇念念陪在洛琛的身邊的。

只不過覺得,裴老爺子看到她和葉簡汐那麼相思,覺得讓她代替葉簡汐更合適,才改變了打算。

洛琛那麼優秀的人,蘇念念怎麼會不心動?這次她頂替了蘇念念,那個女人一定懷恨在心。

所以,暗地裡勾搭洛琛,讓洛琛疏遠她。

慕溫婉越想越覺得,自己這麼想是對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低聲喃喃:「蘇念念,你別想跟我搶琛哥哥,無論是誰,想把琛哥哥從我身邊搶走,我都不會饒了她。」

郭嫂走進房間,便看到慕溫婉站在嬰兒床旁,不知道在想什麼,她的表情看起來有些駭人,不由得頓下腳步,「少奶奶?」

慕溫婉聽到她的聲音,回過神來,「怎麼了?」

「少爺說,今天暫時不走了,他還有急事要處理,所以晚兩天離開。」郭嫂看著她帶著笑容的臉,眨了眨眼睛,覺得剛才那一幕,是自己的錯覺。

少奶奶怎麼可能會露出那樣的表情?

那麼善良的一個人,怎麼會露出陰狠的神情……

慕溫婉聽到她的話,笑了笑問,「嗯,我知道了,阿琛呢?」

心網 「少爺他剛出去了。」郭嫂說。

慕溫婉的眼底一閃而逝的陰沉,快到郭嫂根本沒察覺。

郭嫂走到嬰兒床旁邊,抱起天佑和天寶,開始喂他們奶粉。

慕溫婉看著兩個孩子,伸手摸了摸孩子的臉說,心裡忽然生出一絲的恨意,這就是葉簡汐的孩子嗎?

她離開了半年,這個賤人就和洛琛生了孩子…… 慕溫婉手上忍不住加重了力道,天佑感覺到疼蹬了下腿,手揮舞著,瞪著溜圓的眼睛看著慕溫婉。

慕溫婉對上那雙像極了慕洛琛的眼睛,心底的恨意越發的濃重,早晚她會弄死這個孩子,洛琛只可以跟她生孩子,其他的女人生的都是孽種!

慕溫婉的食指和拇指捏著天佑的臉,正準備掐的時候,「嗚哇……」一聲嬰兒的啼哭聲,打斷了她這個舉動。

郭嫂扭過頭來,歉意的看著慕溫婉說,「少奶奶,天寶喝奶嗆到了。」

慕溫婉的手改掐為摸,輕輕的摸了天佑兩下,笑著說:「我來照顧他吧,別把天佑餓著了。」

「也好。」

郭嫂把天寶遞給了慕溫婉,慕溫婉接過天寶,搖晃了兩下,可天寶非但沒止住哭聲,反而哭的越來越大聲,甚至開始咳嗽了起來,一張小臉都變得通紅了起來。

慕溫婉哄了幾下,變得越發的不耐煩,甚至有股衝動直接把他給扔了。

這些孩子那麼煩,葉簡汐養著自己的孩子不夠,還養兩個不是親生的,果然是賤人,沒事就找事做。

郭嫂剛餵了天佑兩口,扭頭看著慕溫婉的臉色不好,只好把天佑放回去,說:「少奶奶,還是我來吧。」

慕溫婉求之不得,「還是你照顧他吧,我看著天佑。」

把天寶遞給郭嫂,慕溫婉把天佑抱起來,準備喂他奶粉,可手碰到奶瓶,身上忽然感覺到一陣熱流。

慕溫婉開始還沒明白,可等著看到自己的衣服被水浸潤后,臉色一沉,這個孽種竟然尿到她身上了!

果然跟他媽一樣賤,就會給她找不痛快!

慕溫婉猛地站起來,用力的把天佑扔在了床上,氣急敗壞的拿毛巾擦自己的衣服,「郭嫂,你怎麼弄得?連給孩子穿尿不濕都不會嗎?」

郭嫂哄好了天寶,扭過頭便看到慕溫婉臉色陰沉沉的質問自己,有些奇怪的說:「少奶奶,不給小少爺穿尿不濕,是你吩咐我的……」

因為現在天氣熱,穿著尿不濕會捂著孩子嬌嫩的皮膚,所以葉簡汐不讓她白天給兩個孩子穿尿不濕。

慕溫婉眉頭一跳,緩和下來聲音說:「以後都給他們穿尿不濕,灑在我身上沒事,要是阿琛或者別的人抱,出這樣的狀況就不好了。」

她說完,扭身出了房間。

郭嫂看著她的背影,眼底充滿了疑惑,這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她感覺,少奶奶對兩個小少爺那麼不耐煩?可以前,少奶奶都是很喜歡孩子的……

郭嫂想不通,便沒有再繼續想,把天寶放在床上后,開始給天佑換衣服。

慕洛琛出了家,便給容子澈撥打了電話,容子澈接到電話,開口說:「你到棲霞市了?」

「還沒去,我有事情,你出來一下。」慕洛琛沉聲說道。

「嗯,好。」

掛斷了電話,慕洛琛開車往約定的地方駛去。

半個多小時后,容子澈趕到了酒吧。

慕洛琛已經在等著他了,見到他眉心一皺:「你怎麼成這樣了?」

作為政府人員,容子澈一向很注意自己的形象,可現在鬍子長出來了也沒刮,頭髮也亂糟糟的,身上穿著一身皺巴巴的襯衫……

這哪裡是容子澈?

像個街邊落魄的流浪漢。

容子澈扒了扒頭髮,無所謂的說:「一堆爛事,別提我的事情了,說說你的吧。」

慕洛琛也沒過多的時間,關心容子澈的私人生活,開門見山的說:「我想調查一下簡汐的事情。」

容子澈招來了調酒師,讓他給自己兩杯酒,「怎麼了?忽然要調查嫂子?」

慕洛琛把自己心裡的感覺說了出來。

容子澈接過酒保遞過來的酒,說:「我看你是想多了,世界上哪來的那麼多相似的人?更何況還是一個一模一樣的人,不然,你真的懷疑的話,就拿嫂子的DNA和天佑的對比,他們不是母子嗎?其他的能做得了假,唯獨基因做不了假。」

慕洛琛緊皺了眉心,沉默著不說話。

容子澈搖了搖頭,他知道洛琛是怎麼想的,只是感覺到不對就檢驗DNA,未免小題大做,真的做了DNA鑒定,這事情被簡汐知道了,該怎麼想?

而且,若是檢測的結果是真的,洛琛說自己的感覺不對,這事情旁的人十有八九覺得,洛琛是要變心了,才會這麼做的。

在他看來,葉簡汐還真不可能是假的。

要造個跟葉簡汐一模一樣的人,得花費多大的精力?

現在洛琛已經離開了慕氏集團,要和簡汐過平靜的生活去了,對付這樣的人,需要用得著這麼大的精力?

有這錢,還不如雇傭幾個人,直接幹掉他們了。

容子澈連著在腦子裡想著這事,連著又灌了兩杯酒說:「你……」

「那就做DNA鑒定,我今天下午拿到她和天佑的東西,你立刻找醫院裡的人做DNA鑒定。」慕洛琛打斷他的話說道。

容子澈驚愕的看著慕洛琛,「阿琛,沒嚴重到這份上吧?」

慕洛琛抬眸,漆黑的眸子裡帶著不容置疑,「我的感覺告訴我,必須做這個鑒定。」

不做鑒定,他沒辦法安心。

這個『簡汐』,不是他的簡汐。

容子澈和他對視了幾秒,嘆了聲氣說:「好,既然你要做鑒定,那我就立刻安排人。」

慕洛琛向來是認定了事情再也不會回頭,既然他已經決定做鑒定了,那也想到了可能面對的後果。

作為兄弟,他無條件的支持。

容子澈說完,又連著灌了兩大杯酒。

「別喝那麼多,酒多傷身。」慕洛琛按住了他的酒杯,示意調酒師可以了。

「傷不傷身,都沒人在乎,有什麼關係呢?」容子澈苦澀的笑了一聲,「阿琛,我是真的心灰意冷了,她因為我家裡的人,徹底否決了我,上次發生了那次事情后,我想對她負責,可她根本不要,轉身就跑去相親了,找了一個醫生,說是要結婚了,讓我別去打擾她。」

這個她,自然是指溫如意。

容子澈和溫如意的事情,慕洛琛也聽簡汐提起過,他什麼事情都可以做到運籌帷幄,唯獨感情的事情,沒那麼精通。

慕洛琛沉吟了片刻,抬手拍了拍容子澈的手背,「你別灰心。」

「你這是勸我呢?還是損我呢?」容子澈聽到他安慰的話,心裡更加凄涼了。

慕洛琛薄唇緊抿。

容子澈拿起自己皺巴巴的外套,搭在肩上,說:「算了,不打趣你了,你趕緊回家拿東西吧,有懷疑,還是早點查出來的好。」

慕洛琛點了點頭。

從酒吧離開,慕洛琛開車往家裡走。

車子到了家裡,他剛下車,便聽到裡面的傳來西西的啼哭聲,大步的走到客廳,看到西西站在客廳里,抹著眼睛哭的厲害,而她跟前站著『葉簡汐』,竟然一點都不為所動。

慕洛琛心底那種強烈的陌生感湧上來,走上前,他抱起西西,拍了拍她的後背問:「西西,怎麼哭了?」

西西抱住他的脖子,哭的肝腸寸斷,可咬緊了牙關,沒說是怎麼回事。

慕洛琛看向一邊的人問,「簡汐,是怎麼回事?」

「她剛才差點抓到我的眼睛,我情急之下不小心把她放在了地上,她摔倒了就哭了。」慕溫婉滿是委屈的給慕洛琛看自己的眼睛,要不是她躲得及時,這一把下去,她還不得被抓瞎了?

慕洛琛看著她有點發紅的眼睛,面色淡漠的沒一絲起伏,「西西只是跟你玩的,不會真的抓你。」

「我……」慕溫婉張口想說話。

慕洛琛一個字也不想聽,抱著西西往外面走。

簡汐為了救西西,可以舍了自己的命。

又怎麼會,為了這點小事,就看著西西哭了那麼久,還無動於衷……

所有人都說,他感覺錯了。

他卻感覺,自己的猜測是對的,這個人她不是簡汐……

慕洛琛哄好了西西,打電話給文清,讓她提前結束休假回家裡來看著幾個孩子,然後給容子澈和陳一峰打電話,囑託他們加大搜索的力度。

做完這些,他回到卧室,從梳妝台上,取了『葉簡汐』早上梳妝留下來的髮絲。

他要做最後的確定,到底是他的感覺是對的,還是簡汐一夜之間性情大變。

而這一切發生,慕溫婉都不知道。

她只知道,慕洛琛留在家裡了,她的機會來了。

趁著慕洛琛辦公的時間,慕溫婉泡了兩杯咖啡,瞬間在裡面加了點『料』,不是那種強烈的春藥,而是一些助性的,等慕洛琛喝下去,她再好好的勾引他,便能讓他乖乖的跟她……

慕溫婉笑著,推開了書房的門。

慕洛琛聽到動靜,抬眸看著她,沉沉的眸子帶著探究。

「阿琛,我泡了兩杯咖啡,給你提提神。」慕溫婉說著,走到桌子跟前,把托盤放在桌子上,遞給慕洛琛一杯后,自己端起一杯喝了一口。

慕洛琛端著咖啡杯,沒喝而是放在了一邊。

「怎麼?不喜歡嗎?」慕溫婉問。

「沒什麼,只是想等下喝。」慕洛琛淡淡地說。

「等下涼了就不好喝了,還是趁熱喝吧。」

慕洛琛端起咖啡杯,準備喝的時候,手機忽然響了,電話是容子澈打過來的。 慕溫婉提到了嗓子眼的心咚的一聲跌了回去,看著慕洛琛打電話,想等著他掛斷了,繼續勸他喝的。

可電話那邊不知道說了什麼,慕洛琛猛地看向她的方向,目光如利劍一樣,直刺入她的心。

「阿琛……怎、怎了?」慕溫婉剛結結巴巴的問出來。

慕洛琛忽然伸手,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把她扯了過去。

身體重重的撞在桌子上,慕溫婉痛吟了一聲,但沒等她緩過來疼痛,慕洛琛死死地掐住了她的脖頸。

「說!是誰派你來的?簡汐現在在哪裡?」

他的力道大的驚人。慕溫婉瞬間喘不過氣來,雙手拚命的去扒慕洛琛的手,但這一切都是徒勞的,慕洛琛的手越收越緊,眼裡的殺意畢露。

慕溫婉對上他的目光,忽然想起了之前,慕洛琛得知她攛掇婉如害葉簡汐的時候,他開車要撞過來的那一刻。

他也是這樣的眼神,他是真的想殺了她。

慕溫婉心頭一陣突突的跳,已經猜測到慕洛琛十有八九已經知道,她並非葉簡汐,可還是抱著一絲僥倖,說:「我……我就是簡汐……洛……」

話剛說了一半,慕洛琛唇角扯起一抹嗜血的弧度,「是嗎?你是簡汐?憑你也配!」

慕溫婉說不出話來,但能感覺到慕洛琛整個人的氣場都變了,腦中警鈴大作,更加用力的去扒慕洛琛的手。

但下一刻,手被壓在了桌子上。

慕溫婉看著慕洛琛拿出刀子,驚恐的瞪大了眼睛,瞳孔放大到了極點。

「我再問你最後一遍,簡汐在哪裡?」

慕洛琛一字一句的問,聲音里透著一股冷意。

「我不知……」

慕溫婉剛開口說了三個字,慕洛琛手裡的刀帶著破空的聲音,瞬間扎穿了她的掌心。

「啊!」

慕溫婉凄慘的叫出聲,渾身劇烈的抽搐了起來,鮮血順著她的掌心,源源不斷的流了出來。

重生之牡丹 「我最恨的就是,別人動她,這一次我不會再放過任何動她的人,你是第一個。」

慕洛琛說著話,將刀子又硬生生的拔了出來。

慕溫婉再次凄慘的叫了起來,尖銳的疼痛不斷的傳來,撕扯著神經,但更讓慕溫婉感覺到疼是此刻慕洛琛臉上的表情,那麼嗜血冷漠,像是從地獄爬上來的羅剎一般。

這不是她認識的慕洛琛……

而就在她晃神的片刻,慕洛琛再次拿起刀子,放在了她的臉上,「你不配跟她擁有同樣的臉。」

鋒利的刀切入皮膚,森冷的寒意滲透肌理,慕溫婉渾身顫慄了起來,「琛哥哥,是我啊,我是溫婉,對不起,我知道錯了,我告訴你幕後的黑手是誰,你放了我吧……」

她捂著不斷流血得到手,哭喊著,想要讓慕洛琛住手。

可慕洛琛聽到她的話,薄唇微微的掀開,冷笑著說:「已經晚了……」

他已經給了她最後一次機會。

現在沒機會了……

話音落,刀深深的劃破了慕溫婉臉,鮮血瞬間湧出,慕溫婉感覺到眼前一片血腥。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