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那些女人當中,絕對不代表她艾濃濃!

這種強烈的男性荷爾蒙氣息,只會讓艾濃濃想起來,她是怎麼被他給壓在身in下,狠狠索取的!

孟星辰聽到她的抗拒,腳下的步子卻沒有半點的停頓。

沒有絲毫停留的,還是執著地走到了她的面前。

「都說了讓你別過來!」

艾濃濃更加變本加厲的捂住了口鼻,一副嫌棄到不行的樣子,彷彿根本沒有察覺到孟星辰現在的臉色有多黑。

孟星辰居高臨下地看著她,這女人竟然對他擺出這副嫌棄的表情?

她以為她是誰?

「我身上很臭?」他危險地眯著眼睛。

艾濃濃努力儘可能的和他保持最遠的距離,臉上眼底全都是毫不掩飾的嫌棄。

聽到孟星辰這麼問,她翻了個白眼,「你自己做了什麼,你自己心裡沒點數?」

她越是這麼嫌棄,孟星辰心裡就越是生氣!

他是那麼高高在上的男人,哪裡能容忍她如此的對待他!

孟星辰伸出手,狠狠攥住了她的下巴,強迫她抬高視線,和自己對視。

他反問道:「我做了什麼?」

艾濃濃拍掉他的手,「有話就說,別動手動腳的!」

孟星辰的黑眸越發的幽深,這個女人的膽子還真是越來越大了!

如果她不能說出個所以然出來,看他怎麼收拾她!

「那你說說,我做了什麼?」

艾濃濃滿臉嫌棄地說:「你別靠我那麼近!」

離得那麼近,他身上那爆棚的男人味道全都鑽進了她的鼻腔,簡直讓她都要瘋掉了!

又又又一次讓她想起了,他是怎麼折磨她的。

艾濃濃一想到那個畫面,胃裡馬上就不舒服了。

翻江倒海的難受,根本無法忍住。

她當著他的面,又乾嘔了一聲:「嘔!」

孟星辰的俊臉黑得都快要滴出水來了!

這個該死的女人,剛剛明明都沒事了,還在那裡啃了一個蘋果。

可是只要他一碰到她的肌膚,她馬上就又故態復萌!

簡直都要氣死他了!

「你這個該死的女人!」

孟星辰怒火中燒,正想要好好的收拾下這個女人的時候,忽然門口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孟總?」

孟星辰黑著臉去開門。

當門一打開,就看到外面浩浩蕩蕩的站了幾十個人!

除了門口那四個身材高大的保鏢,還有醫生、護士、搬運工等。

門一打開,這些人都進來了,原本很大的房間,瞬間就被塞得滿滿當當的。

而且不僅僅只是這些醫生,在這些人的後面還抬進來一個大型的機器,不知道是做什麼用的。

孟星辰看到這些人和機器,還以為是給艾濃濃做檢查的,並沒有聯想到其他地方。

艾濃濃的眼睛卻亮了起來,心裡狂喜不已,臉上卻還要假裝什麼事情都沒有。

醫生們進來之後,動作快速地開始調試機器。

很快,機器就調試好了,準備工作都做好了,可以使用了。

醫生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知道孟星辰的身份,不敢上去問。

他們是接到通知,孟星辰要「借腹生子」,需要採金(音)。

畢竟這種事情涉及到個人隱私,孟星辰身份又擺在那裡,貿然去問話,未免太尷尬了。

看著孟星辰這個樣子,也不像是那方面有問題的人。

可他身邊的保鏢過來說的,又不像是在開玩笑。

醫生們正在猶豫的時候,孟星辰倒是等得不耐煩了。

這些醫生大張旗鼓的把機器抬進來,又來了這麼多人,設備什麼的調試半天,現在卻一個個的站在那裡,一臉便秘的表情。

這些人到底是在搞什麼鬼!

孟星辰不悅地開口:「你們還愣著做什麼?還不趕快開始!」

醫生們頓時會意,委婉的開口提醒:「孟總,你要不要先清一下場?這個過程還是保密點比較好。」

孟星辰想了想,覺得給艾濃濃做檢查這種事情,確實需要保密。

他的女人只能給他看,別人連看一眼的資格都沒有!

「嗯,醫生留下,其他人都出去。」孟星辰吩咐道。

無關人員都離開了,房間里只剩下了幾個醫生,孟星辰還有艾濃濃。

艾濃濃一臉看好戲的表情,心情很好地又拿起一個蘋果起來啃。

孟星辰本想叫她別吃了,這要做檢查了,還吃什麼東西。

但是想想她這幾天都沒吃過東西,現在好容易有胃口了,就讓她吃點好了。 反正檢查這種事情,隨時都可以。

等她先吃飽了再說。

艾濃濃吃得那叫一個香,抱著個蘋果,就像是一隻快樂的小松鼠一樣咔嚓咔嚓啃個不停,臉上還帶著某種神秘的微笑。

孟星辰很是縱容地說道:「你慢慢吃,不著急,讓醫生們等著就好。」

「哦。」艾濃濃難得順從的點了點頭。

孟星辰意味深長地看了她一眼。

這女人,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乖巧聽話了?

難道終於想通了,不和他對著幹了?

醫生們卻沒有看艾濃濃,而是開口說:「孟總,艾小姐吃東西是不影響的,麻煩你到這邊來。」

孟星辰因為艾濃濃難得的順從,而心情不錯。

他還以為醫生讓他過去,是不要耽誤艾濃濃做檢查。

誰知道,醫生卻指著那個機器說道:「孟總,請你把褲子脫-了,然後躺上去。」

孟星辰的臉色瞬間黑如鍋底,「你!說!什!么!」

醫生被他的氣勢給嚇到了,但還是解釋道:「這個機器是採金(音)的,你躺上去后,盡量全身放鬆,我們會用機器採集到……」

說到後面,看到孟星辰的臉色越來越難看,醫生的聲音也越來越小,「……孟總,你的情況我們都知道了,你不用在醫生面前避諱什麼。現在做試管嬰兒的人很多,我們醫院有過很多次成功的經驗,對於病人的隱私我們也會嚴格的保密,這方面您完全不用擔心……」

「閉嘴!」孟星辰狠狠一腳踹向那個機器,「誰跟你說這些謠言的!」

什麼?

是謠言?

醫生們全身一震,都下意識的看向了那個保鏢。

「不是您的保鏢叫我們過來的嗎?還讓我們把機器帶過來,好方便給您採金(音)。」

保鏢嚇得雙腿一軟,當場就跪了下來,「孟總,我也是按照您的要求去找醫生的啊!您和許助理之間的事情我們都知道了,為了延續後代,所以您需要借腹生子,讓我去找醫生過來給您採金,這都是完全按照您的吩咐辦事的啊!」

孟星辰氣炸了!

他和許清?

還借腹生子?

這些人的腦袋裡到底裝的是什麼東西!

還這麼大張旗鼓的叫了醫生帶著機器過來,現在全醫院的人是不是都知道他要「借腹生子」了?

很快就會傳得人盡皆知,坐實這個謠言,到時候別人都會怎麼看他?

孟星辰氣得一腳踹向了那個保鏢。

盛怒之下的孟星辰,力道沒有絲毫的收斂。

保鏢被踹得飛出去好幾米遠,直到撞到了牆壁上才狠狠砸落下來,接著就吐出了一口血。

艾濃濃本來還在旁邊一邊看戲,一邊啃蘋果的。

但是她很快就笑不出來,因為她發現事情搞大了!

孟星辰踹了那個保鏢之後,還不解氣,陰沉著臉一步步朝著保鏢走過去,準備再補上一腳,徹底了結了這個保鏢!

艾濃濃完全懵了,她只是想惡作劇,整一整孟星辰。

她完全沒想到會連累到保鏢的生命啊!

眼看著孟星辰陰沉著臉朝著那個吐血的保鏢走過去,而其他人都嚇到了,靜若寒蟬,不敢吱聲。

艾濃濃想也不想的就沖了過去,攔在了孟星辰的面前,「孟星辰,住手!你不能殺人!」

孟星辰從齒縫裡擠出兩個字,「讓開!」

艾濃濃咬牙道:「你別不要為難不想乾的人,這件事情是我乾的!」

孟星辰的視線終於落在了她的身上,「是你?」

艾濃濃雖然很怕,但還是硬著頭皮說道:「沒錯,是我撒謊了,是我讓保鏢去叫醫生來的。和他沒有關係,你放過他吧!」

孟星辰陰冷的眸子盯著她,也不說話,就那麼死死地盯著她。

艾濃濃被他那恐怖的眼神給看得頭皮發麻,但還是一動不動的,堅定地攔在他的面前,不讓他傷害那個保鏢。

其他人雖然很害怕,但也不敢給那個保鏢求情。

氣氛一度凝結。

許久后,孟星辰才抬起手,「把他拖下去。」

剩下的三個保鏢立刻上來,準備把人給拖走。

艾濃濃大驚,「你要做什麼?」

孟星辰的嘴角勾起一抹殘忍的弧度,「我身邊不需要這種蠢貨!把他丟到江里去!」

「孟星辰,你瘋了!你以為你是皇帝嗎?怎麼可以隨便決定別人的生死?」艾濃濃大驚失色地吼道。

「怎麼,你很關心他?」孟星辰的語氣越發的危險。

「我說了,他是無辜的,這件事情是因我而起,他只是在執行命令罷了!你不能這麼對他!」

「他無辜?連一點判斷力都沒有,這麼輕易被人給利用,他難道就沒錯?」

「就算是有錯,你也不能這麼就殺了他啊!」

眼看著那個保鏢就要被人給拉下去,艾濃濃抓起了桌上的水果刀,對準她自己的脖子,「你立刻放了他,否則我就死在你的面前!」

孟星辰的臉色很難看,「你確定要為了一個不相干的人威脅我?」

「對,我就是在威脅你,反正你就是不能這麼做!」

孟星辰朝著她走過去,「把刀放下來。」

「你先放人!」艾濃濃緊張的後退。

孟星辰卻依舊朝著她走過去。

「你別過來……啊!」

艾濃濃髮出一聲驚呼,手裡的水果刀就那麼輕易的被孟星辰給奪走了。

「女人不適合玩刀。」孟星辰奪走她手裡的刀子,遠遠扔到一邊。

他回頭吩咐道:「把人放了。」

「是!」

那三個保鏢把那個吐血的保鏢給放了。

「謝謝孟總!謝謝艾小姐!」那個吐血的保鏢不停的磕頭求饒。

艾濃濃語氣歉疚地說:「是我對不起你,你都吐血了,還是趕緊去找醫生給你看看吧!」

孟星辰不耐煩地吼道:「還不快滾?」

「是是是,我這就滾,這就滾!」

吐血的保鏢趕緊離開了。

剩下的那三個保鏢互相看了一眼,都心有餘悸。

還好剛才不是他們去找醫生的,否則他們的下場也會一樣的。

「你們也都給我滾!還有這個機器也馬上拿走,否則我砸你們身上!」孟星辰斜睨著那些醫生。 醫生們被孟星辰的霸氣給嚇到,忙不迭的抬著機器走了。

看到艾濃濃皺著眉頭,孟星辰沒好氣地說:「怎麼,你很在意那個保鏢?」

艾濃濃翻了個白眼,「不關他的事情,是我害了他,我這是愧疚。」

孟星辰危險地眯起眼睛,「那正好,我們也該談一談了,你告訴別人我性取向有問題?還是和許清?借腹生子?採金(音)?這些事情,你是不是該給我個合理的解釋,嗯?」

艾濃濃扯了扯嘴角,完球了!

她一時嘴快,全都承認了,這下子沒法躲過去了。

「你好好想想,怎麼才能想出個好借口,否則你知道後果的。」孟星辰好整以暇地看著她,那目光就好像是在打量著到嘴的獵物一般。

「呵呵……那個……」就在艾濃濃絞盡腦汁想著借口的時候,忽然門口傳來了急促的敲門聲。

「進來!」孟星辰低沉的聲音響起。

來人是許清。

許清的臉色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就跟天要塌了一樣。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孟氏集團這是要破產了呢!

他跟在孟星辰身邊這麼多年,還從來沒有看到過許清這麼如臨大敵的樣子。

「怎麼回事?」孟星辰皺眉。

許清皺著眉頭,「主子,事情不好了,醫院外面來了幾百個記者,都是沖著你來的。」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