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看了一眼,北冥夜原本高興的心情一下子就煙消雲散了。

這哪裡是什麼日記本,明明就是一本小日曆!

顧九九在已經過去的日子的每個數字上,畫上了一把紅色的叉叉。

北冥夜先是有些不明白,突然就靈光一閃,看了下她第一天記錄的日期。

呵呵,還真是啊!

她竟然把那個一年之約當真了,還開始倒數記日子了。

難道她就這麼迫不及待地離開自己嗎?

北冥夜在心中升起了一抹深深的無力感,原來一直以為都是他在一廂情願,他還以為他們之間的關係有所改善了。

可沒想到一切都只是他美好的願望罷了!

北冥夜感覺自己像是從天上被人一腳踹進了地獄的難受!

北冥夜覺得諷刺極了,自己不管對顧九九,對她好也好,對她壞也好,都像是打在棉花上,絲毫起不到任何作用。

她根本就在乎自己怎麼對她,她在乎就只有早點過完這一年,然後回去對容若投懷送抱!

正想得生氣,浴室的水聲就停住了。

北冥夜快速地把那個粉色的小本本扔回了抽屜,關上,不動聲色地閉眼躺在了床上。

顧九九洗完澡走出來,見屋子裡燈光很暗,男人躺在大床上閉目不語,一屋子的旖旎氣氛。

她動作慢吞吞地走到梳妝台前,倒了些化妝水在手心,輕輕地往臉上拍打。

她的視線不由自主地從鏡子里去看北冥夜。

床邊那盞柔柔的燈亮著,有一層暖黃色的逆光打在他的臉上,把他整張俊臉都鍍上了一層金色。

他精緻到無可挑剔的臉,美得那樣不真實。

如果他不發脾氣的時候,好像還真的很迷人呢!

顧九九被自己內心的想法嚇了一跳,拍在臉上的力道不由得重了幾分。

她最近到底是怎麼了?

她喜歡的人不應該是容若嗎?

她不是被逼迫才留在北冥夜的身邊,和他簽訂了一年的契約嗎?

為什麼她現在會經常偷看北冥夜,還會主動關心他。

當知道張有晴想要接近他的時候,心裡還莫名其妙地覺得很不舒服?

她打開了裝乳液的瓶子,卻因為想得太過入神,一下子從瓶子里倒了一大半在手心。

她手忙腳亂地把乳液擦乾淨,然後有些心虛地回頭去看北冥夜,他閉著眼睛,不知道是不是已經睡著了。

她抹完臉之後,朝著大床走過去,剛剛坐上去就發現他的身體壓住了被子。

顧九九將被子拽了拽,可是卻拽不動,被北冥夜給壓得死死的。

顧九九咬著牙用力拽了兩下,突然北冥夜就伸手把她拉了過去,困在懷裡。

她和他明明已經不是第一次這樣的靠近,可是她的心卻還是不爭氣地跳得厲害。

她抿了抿唇,抬起胳膊輕輕地蹭了蹭他的胳膊,明顯感覺到了他身體的緊繃,她一下子就不敢動彈了。

北冥夜緩緩睜開了眼眸,慢慢地看向懷裡的女人。

他的視線就像是一張無形的網,密密麻麻地纏繞在她的身上。

顧九九不敢看他,盡量不動聲色地趴在他的懷裡。

她看起來很緊張,身體輕輕顫著,簡直就是致命的誘惑,讓北冥夜的眼神漸漸變得有些深邃。

顧九九緊張地呆在他懷裡一會兒,發現並沒有他並沒有動作,忍不住抬起小腦袋想看看他。

誰知道她剛剛一動,整個人就被翻了個身,她無意識地張口低呼了一聲,北冥夜已經整個人把她給壓在身下,然後他的吻緊隨其後落了下來……

今晚的北冥夜也不知道是怎麼了,特別的糾纏她,他就像是有使不完的力氣,把顧九九折磨得死去活來。

一個晚上折騰的結果,顧九九全身都像是要散了架一般,反觀那個罪歸禍首卻一臉的神清氣爽。

「我今晚有事,不回來吃飯。」北冥夜拿起一旁的西裝穿上。

顧九九沒說話,一雙漆黑清澈的眼睛,動都不動一下的看著他。

他姿勢優雅地穿上了襯衣,不急不躁地扣上紐扣。

不得不說,這個男人不管做什麼事情,動作都優雅得令人迷醉。

顧九九獃獃地看了半天,直到北冥夜走到她的面前,在她光潔的額頭上印下了一個吻才反應過來。

他伸手揉了揉她睡得有些凌亂的頭髮,語氣帶著寵溺說:「晚上你自己吃飯,不用等我。」 顧九九傻傻地想,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他竟然開始跟自己報備行蹤了呢。

這……就好像夫妻之間一樣。

等等!

她和北冥夜是哪門子的夫妻,怎麼可能是夫妻!

北冥夜看到她一副傻傻獃獃、心事重重的樣子,本來想走的,卻去了衣帽間,拿了一件她的針織衫出來。

他幫她把衣服穿上,還細心地幫她把衣服的扣子一顆顆的挨個扣上。

他這一系列的動作,彷彿以前已經做過了千百次,嫻熟無比。

顧九九愣了好大一會兒,耳根才開始微微發燙,她沒有抬手去阻止他,只是僵硬著身體,抬起眼皮,定定地凝視著他近在咫尺的俊美容顏。

北冥夜微微垂著眼皮,一眨也不眨的,表情非常認真,就像是正在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一般。

一種久違的、強烈的、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溫暖,在瞬間就如潮水般洶湧而來,迅速地席捲了顧九九的全身。

讓她在那一剎那間有了一種被他寵溺、呵護還有珍愛的錯覺。

顧九九安靜地盯著北冥夜的眉眼,心湖卻被他無意間的溫暖舉動而掀起了驚濤駭浪。

就在顧九九愣神的時候,北冥夜已經幫她扣上了最後一顆紐扣,他退後了一步,稍稍拉開了和她之間的距離,才低聲說:「晚上我可能會回來得比較晚,你困了就先睡,別等我。」

顧九九輕輕點頭,她很詫異,自己竟然對北冥夜的動作和話語沒有絲毫的抗拒,就好像她在家裡等著他回來是天經地義的一般。

北冥夜又寵溺地揉了揉她的頭髮,然後才退開了一步,對著她笑了笑,百般不舍的樣子,又看了她好一會兒,才開門出去了。

在北冥夜走了之後,顧九九就覺得渾身不對勁,她做什麼好像都提不起精神,眼睛不自覺的一會兒就飄向了客廳里放著的落地鍾。

「顧小姐是在等人嗎?」孫嫂看到窩在沙發上的顧九九,第一百八十幾次看了時鐘后,忍不住開口問她。

顧九九就像是被人當場抓包的小偷,白皙的臉上立刻蔓延上了一抹淡淡的粉色,她甚至有些慌亂地掩飾:「哪有啊?」

孫嫂若有所思地說:「我看你一直在看時間,以為你在等人呢,是在等四少回來碼?」

顧九九站了起來,佯裝淡定地說:「我才沒有,只是想問問你幾點開飯。」

孫嫂「哦」了一聲,笑眯眯地說:「今晚四少不回來吃飯,顧小姐想吃些什麼?」

對哦,今天北冥夜走的時候,已經說了他不回來吃晚飯了,顧九九不知道怎麼的,突然覺得有點失望。

顧九九覺得自己最近真的很不對勁!

整天魂不守舍的,居然還會因為北冥夜不回錦繡苑吃飯而覺得沮喪。

這種莫名其妙的情況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她偏著腦袋想了一會兒,似乎是從北冥夜把她從封閉的電梯里救出來的那次開始的。

自從她在完全黑暗的電梯中看到了一絲光,接著看到北冥夜之後,她就好像變了。

對北冥夜變得不再排斥了,對於他每晚的索求好像不那麼抗拒了,甚至在他晚上回來的時候,還會關心他有沒有吃飯。

顧九九想,自己總不可能是喜歡上北冥夜了吧?

腦袋裡剛剛冒出這個想法,顧九九就嚇了一大跳,她是瘋了嗎?

喜歡北冥夜!?

她喜歡的人明明就是容若啊,她怎麼可能變心呢?

「顧小姐,晚上想吃點什麼?」孫嫂連續問了好幾遍,顧九九都沒有反應,孫嫂忍不住伸出手指在她的眼前晃了晃來引起她的注意。

「啊?什麼?」顧九九好不容易回過神來。

「我問你晚上想吃什麼菜?」孫嫂很有耐心。

「哦,都可以,隨便吧!」顧九九有些慌張地站起來,蹭蹭地跑上了樓。

「又是隨便?」孫嫂搖搖頭,做飯的人其實真的很討厭別人說隨便,真的不知道該買些什麼菜了,算了,就按照顧小姐平時的口味來做吧!

顧九九上了樓,把自己關進了房間,她的心呯呯直跳。

她拉開了床頭櫃的抽屜,拿出了裡面放著的一個紅色小本本,翻開第一頁,拿著筆在今天的日期上打了一個紅色的叉叉。

又過去一天了,一年的時間其實也很快的呢!

一年之後,她離開的時候,應該不會對北冥夜又什麼留戀吧?

顧九九正想得愣神,她的手機響了,拿起來一看原來是張有晴。

她自從知道北冥夜和張有晴根本沒有什麼,而是張有晴一直企圖接近北冥夜之後,她對這個老同學就改變了一些看法。

不知道怎麼的,她竟有些不願意見張有晴了。

另外一邊,張有晴顯然沒打算放棄,一直不停地撥打著她的電話。

「你不是說她和你是好閨蜜嗎?怎麼她都不接你的電話了?」雲熙彥已經有些不耐煩了,他答應了和張有晴做交易,可是張有晴卻一直沒有辦法約到顧九九。

「她肯定是現在有事在忙,她平時不會不接我的電話的。」張有晴的臉都有些掛不住了,她收了雲熙彥的錢之後,就開始謀划怎麼把顧九九送上雲熙彥的床。

但是顧九九也不知道怎麼了,最近一直都不接她的電話。

雲熙彥從鼻子里哼了一聲,很是不耐煩地說:「你記住了,既然收了我的錢就把事情給我辦好了,否則我雲熙彥也不是好惹的!」

張有晴忍不住咽了口口水,臉上堆滿了假笑:「雲少,你就放心吧,我一定把顧九九洗得乾乾淨淨的送到你的床上,隨便你怎麼玩!」

雲熙彥幾乎都要失去耐心了,可偏偏他就是沒有辦法找到顧九九,只能依靠眼前這個女人。

在張有晴堅持不懈地打了十幾個電話后,顧九九想她也許找自己是真的有什麼急事呢,於是接了她的電話。

「九九,你在搞什麼鬼,怎麼現在才接電話啊!」在電話接起來的那一瞬,張有晴就劈頭蓋臉地吼了出來。

顧九九愣了愣,沒說話。 張有晴對上了雲熙彥警告的眼神,才反應過來自己剛才的語氣有些過重了。

張有晴趕緊咳嗽了一聲,放柔了聲音,說:「對不起,九九。我一直打你電話都沒有人接聽,以為你出了什麼事情,一時著急我才那麼凶的,你不要怪我啊!」

顧九九抿了抿唇,開口說:「嗯,沒關係。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張有晴看了雲熙彥一眼,笑著對著電話說:「上回跟你說的麻煩,我已經解決了,多虧了你幫我的忙。為了表示對你的感謝,我想請你出來吃頓飯。」

「你的麻煩已經解決了嗎?那真是太好了。」顧九九也鬆了口氣,心想她的麻煩解決了的話,那是不是就不會再想要找北冥夜了?

「對啊,全靠你仗義借我錢呢,今晚我請你吃飯吧?」

「解決了麻煩就好,不用吃飯了。」顧九九搖搖頭,拒絕了。

電話放的是外放鍵,雲熙彥一聽就著急了,狠狠地瞪著張有晴。

張有晴咽了口口水,立刻央求著說:「九九,你瞧你,不把我當成是朋友嗎?我自從出了事情之後,就一個朋友都沒有了,只有你還當我是朋友。你現在就連陪我吃頓飯都不行了嗎?」

顧九九抿了抿唇,想到反正今晚北冥夜也不回來吃飯,她一個人在家也是胡思亂想,出去走走就當是散心也好。於是她點頭:「那好吧,幾點,在哪裡吃飯?」

張有晴興奮的和她約好了時間地點,然後笑得像只不懷好意的狐狸,對著雲熙彥說:「雲少,人我幫你約出來了,接下來我會全力配合你。」

雲熙彥滿意地說:「幹得不錯,我就不信今晚拿不下這隻小白兔!」

張有晴突然掩著嘴笑起來:「雲少,顧九九這個人呢很愛面子,表面上裝得簡單清純,其實骨子裡嘛還是很騷的。你要拿下她,單憑你的個人魅力恐怕不是夠的呢,需要再加一點料……」

雲熙彥斜著眼看了她一會兒,若有所思地勾起了唇角,在張有晴的屁股上輕輕拍了一下:「想不到你居然這麼坑你的好閨蜜!」

「呵呵!」張有晴表面上在笑著,可是她的眼神里卻一點笑意都沒有。

好閨蜜?

哼!

顧九九有把她當做是好閨蜜?

如果真的是好閨蜜,為什麼她不肯幫她接近北冥夜!

還不是看北冥夜英俊多金,對北冥夜有意思!

在張有晴的心裡,從初中的時候就把她看做是自己的敵人。

她們同樣都是沒有媽媽,可憑什麼顧九九家裡就那麼有錢?

憑什麼顧九九的后媽和繼妹都對她那麼好?!

攻略極品 而她憑什麼就要苦苦掙扎在生活線上,為了吃飽穿暖從小就受盡白眼?

現在顧九九更是進了帝豪集團工作,張有晴不服氣,她決定這一次一定要讓顧九九得到教訓!

張有晴約的餐廳是在市內的一家高級餐廳,這裡的消費很高,一般人是消費不起的。

顧九九有些疑惑,張有晴不是惹上官司,欠了別人一大筆錢嗎?

為什麼還要請她到這麼高級的餐廳吃飯?

當她走過去的時候,才發現除了張有晴,竟然還有另外一個人在場。

「九九,你來了,快坐!」張有晴熱情地招呼。

「顧小姐,你好,我們又見面了。」雲熙彥站起來,幫她拉開了椅子,動作優雅,文質彬彬地跟她打招呼。

顧九九皺著眉想了一會兒,驚訝道:「你不是那個有心臟病的人嗎?你怎麼會在這裡?」她有些疑惑地看向了張有晴。

張有晴眼珠子一轉,立刻笑著說:「我來給你們介紹,九九,這是雲氏企業的雲少。雲少,這是我的好朋友顧九九,你們已經認識了吧?」

雲熙彥笑笑:「當然,那天我心臟不舒服,多虧了顧小姐的照顧。」

顧九九微微地擺手:「沒什麼,只是舉手之勞罷了,可是你們為什麼會在一起呢?」

張有晴急忙解釋:「雲少年輕有為,雲氏企業為A大提供獎學金,所以我才會認識雲少。那天你幫助了他,他一直想找機會跟你道謝呢!」

雲熙彥笑笑,點頭說:「沒錯,是我拜託張同學把你約出來的,我就是想親自向你道謝。」

顧九九點頭:「原來是這樣,不過真的只是小事,我相信那天換了任何一個人也會照顧你的。」

張有晴把菜單遞了過來:「九九,你想吃什麼,點菜吧?」

顧九九不疑有他,低頭翻看了菜單。

很快服務員就開始上菜,在餐桌上,張有晴一直在說雲熙彥的好話,不斷的暗示他多有錢有勢,多麼年輕有為,長得也帥,簡直就是現成的高富帥。

顧九九沒有在意,畢竟在看慣了北冥夜那張妖孽的臉之後,再看其他人,真的完全無感。

至於有錢?

緝拿帶球小逃妻 北冥夜名下的帝豪集團在帝都可是首屈一指的大財團。

有勢?

這點就不需要評價了吧?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