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過,說的也對,他大她十歲,比三個代溝還大一歲,可不是審美水平不一樣么。

想到這裡,路彥琛不自覺的勾唇。

他自己都沒有發現,面對這個小不點的時候,他的臉,似乎冷不下來。

當然了,也可能是這個小不點太小了,太可愛了。

她畢竟還是個孩子。

路彥琛看了她一眼:"你隨便喊吧,想喊什麼,就喊什麼!"

葉一朵頓時開心的在路彥琛的床上,蹦了起來:"小白哥哥,你真好!"

路彥琛看見被掀起來的被子,他的頭頂飛過一群烏鴉。

他的俊臉微微抽搐:"所以,朵朵,你為什麼會在我房間,還在我床上?"

而且,小丫頭這麼明目張胆的,真的好嗎?

聽到路彥琛的話,葉一朵頓時吐了吐舌頭,看起來又可愛又呆萌。

她說:"小白哥哥,我不是說了,要嫁給你嗎?"

路彥琛發現,自己已經跟不上年輕人的思維了,面前的小不點,比他年輕了十歲,說出來的話,跟他完全不在一個頻道上。

他頭疼的扶額:"好吧,你嫁給我,跟你在我房間,有什麼必然關係?"

葉一朵頓時小秘密的看著面前的少年:"小白哥哥,我在給你暖床啊,我在電視上看到,喜歡一個人,嫁給他,就要給他暖床噠!"

路彥琛差點吐血。

這個回答,真的很強!

他從來沒想到,自己有生之年,還能聽到有人說,要嫁給他,給她暖床。

不朽劍尊 而且,還是個這麼小的丫頭。

只不過,她看的電視,是古裝劇吧!

現在哪裡還有人有暖床丫頭!

他無奈的搖搖頭,電視劇這個東西,果然殘害了一大批的小屁孩。

葉一朵眨巴著大眼睛,一臉天真的看著路彥琛:"小白哥哥,你幹嘛搖頭啊?"

路彥琛有點心累的擺擺手:"沒事,我只是覺得……我們倆的思維,可能不大一樣!"

葉一朵頓時激動了:"小白哥哥,你說你是什麼思維,我一定會努力趕上你的思維,絕對不拖後腿的!"

路彥琛懵逼了兩秒,他怎麼覺得,自己跟這個小丫頭,有點有理說不清的感覺呢!

而且,她的話,聽起來似乎有點不對勁,可是,仔細想,又不知道是哪裡不對。

路彥琛默默地看了葉一朵幾秒:"朵朵,你趕緊出去玩吧,哥哥睡一會,坐飛機,累了,還沒有休息呢!"

路彥琛盡量把話說的簡單,害怕這個小不點聽不懂。

結果,他一說完,葉一朵臉無辜的看了他兩秒,身體往後一躺,佔了左邊的床。

她眨巴眨巴眼睛:"小白哥哥,我都給你把床暖熱了,你趕緊睡覺吧,累了就要多休息,我躺在一邊,絕對會很安靜,不會打擾到你的!"

路彥琛心塞了,他是讓這個小傢伙出去,她這是沒聽懂么?

路彥琛無力的低著頭,看著腳尖想怎麼跟這個小丫頭說。

他沒有看見,躺在床上的某個小丫頭,臉上閃過一抹狡黠的光芒。

路彥琛一抬頭,她立馬無辜天真。

路彥琛看著床上小小的一團,莫名的心塞,如果這是個跟他年齡一般大的少女,說是要給他暖床的話。

他會是什麼反應?

會有點厭惡吧,畢竟,那麼不自重的女孩子,他打心眼裡,是不喜歡的。

可是,如果換成這麼一個小東西的話,那就不一樣了,可能真的是童言無忌,大家都覺得,小孩子,在說鬧著玩的。

他看著小丫頭,無奈的開口道:"朵朵,你真的要在哥哥的房間睡嗎?"

葉一朵連連點頭:"小白哥哥,我真的不會打擾你的喲!"

路彥琛服了,他點了點頭:"好,那你就睡吧!"

他平靜的走到床頭,拿起自己帶過來的一本是,安靜的坐在房間里的沙發上,看了起來。

葉一朵有點小失望,小哥哥不睡覺的嘛,他不是說自己困了么!

她想了想,小臉皺皺巴巴的,難不成,小哥哥不願意睡覺,是因為自己打擾到他了。

小朵朵想到這裡,立馬有點委屈,她是真的好想跟這個小哥哥親近啊!

那種感覺,小小的年紀,她也說不上一個為什麼。

半天了,路彥琛還在看書,葉一朵聽見書本翻動的聲音,她的小腦袋在枕頭上滾了滾。

然後,她沒忍住,開口問:"小白哥哥,你不是困了嗎?怎麼不睡覺!"

路彥琛失笑,小丫頭管的還挺寬的。

他坐在這裡,聽到小丫頭在被子里動來動去,就知道她沒睡著。

他開口道:"我還想在看會書,你睡就好!"

葉一朵嘟了嘟嘴吧,不是很開心:"小哥哥,你是不是嫌棄我睡在這裡啊?"

路彥琛沒好氣的搖搖頭:"沒,你想多了,趕緊睡覺!"

葉一朵很不喜歡,小哥哥對自己這種大人的語氣。

她不是小孩子了,她已經懂得很多道理了。

她不開心的抓了抓自己的耳朵,目光看到路彥琛手裡的書本上:"小白哥哥,你是不是很喜歡看書啊?"

路彥琛愣了愣,他能說,自己只是因為無聊嗎?

看著小丫頭天真的樣子,他搖了搖頭:"是啊,書可以讓人明白很多道理,書中自有顏如玉,書中自有黃金屋,你明白嗎?"

葉一朵咬了咬嘴唇:"我明白啊,就是說書本是個很厲害的東西,可以讓人明白很多東西!"

路彥琛微微一愣:"恩,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小丫頭繼續問:"小白哥哥,你坐飛機來的,那你是從哪裡來的啊?"

路彥琛心裡覺得軟軟的,這麼個軟萌的小東西,話這麼多,他覺得,自己都冷不臉。

他輕聲道:"我家在南希市,我姑姑是你舅媽的好朋友!"

小丫頭在哪裡念念碎,似乎在理清這層關係。

半天,她點了點頭:"我知道了,小白哥哥是南希市人,那我以後也要考南希市的大學!"

路彥琛笑了笑,沒有說話,他只是莫名的覺得,小丫頭想的好長遠。

看見路彥琛不說話,葉一朵有點心塞:"小白哥哥,南希市最好的大學是哪個?"

路彥琛看著葉一朵天真的眸子,也不想敷衍她,他開口道:"是南大!"

葉一朵立馬點了點頭:"那我以後也要上南大,小哥哥,你現在在念書嗎?"

路彥琛一邊看書,一邊點點頭:"恩,在念書!"

葉一朵繼續問:"你在上初中嗎?"

小哥哥的年紀,十四五歲,也就是初三吧!

這是葉一朵的想法。

路彥琛本來是想點頭的,可是,想到騙小朋友不好,他便搖了搖頭:"沒有,我今年上大學,我跳級了!"

葉一朵突然就不想說話了,小哥哥都上大學了啊!

她現在才上一年級,她肯定追不上小白哥哥了,想跟他一起上學,也根本沒有可能。

也是,他們之間有十歲的年紀差,除非是她現在就上大學。

可是,這現實嗎?

小丫頭很心塞!

路彥琛瞧見小丫頭不說話了,莫名的有點覺得,房間太安靜了,他有點不適應。

他看了一眼,床上小小的一團,開口道:"朵朵,你怎麼不說話了?"

聽到小白哥哥問自己問題,葉一朵口是心非的開口道:"明天是我爹地媽咪結婚,我在想事情!"

路彥琛勾了勾唇,他真的不知道,這麼小小的腦袋,每天究竟在想什麼事情。

聽見路彥琛沒有繼續問自己,小丫頭心裡,沒來由的失落:"小白哥哥,你以後都要生活在南希市嗎?"

路彥琛點了點頭:"恩,我上大學,要去國外,只不過,以後我海慧寺打算回南希市!"

葉一朵咬了咬嘴巴:"小白哥哥,那我以後長大了,去南希市找你,好不好?"

路彥琛平日里待人有點冷漠,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這個小丫頭,他莫名的就想笑呢!

他勾了勾唇:"好啊,你來了找我,我帶你去南希市玩!"

葉一朵終於開心了,小哥哥說了,以後要帶她在南希市玩,這算是他的承諾吧!

想到這裡,小丫頭很開心。

她滿足的在床上打了個滾,突然從床上下來,邁著小短腿,跑過來,坐在路彥琛旁邊。

她目光閃閃的看著路彥琛:"小白哥哥,我們現在出去玩,好不好?我都好久沒出門了,我爹地媽咪最近好忙好忙,都沒有人管我!" 史芃芃進宮的時侯就做好了打算,不主動招惹墨容麟的那些小老婆,所以也不讓她們早晚請安,省得麻煩。最初她是記得有個淑妃的,但後來總有這事那事讓她閑不下來,皇帝找茬,貴妃使絆子,整頓後宮,北方大旱,再後來史家商號卷進黃金劫案,她進了冷宮,淑妃又是個隱形人,從不出來露臉,這麼久以來,她愣是沒記起來還有這麼個人,冷不丁聽到,不由得一愣,原來這就是淑妃啊!

她對淑妃的印象還不錯,畢竟淑妃從來不爭寵,也不搞小動作,活得像個無世無爭的隱士,今日一見,倒比她想像中還要好。

當下便攜著宋皎的手,笑道,「妹妹可真是沉得住氣的性子,今日才得以相見。」

宋皎忙告罪,「是臣妾的過錯,臣妾應該早些來跟娘娘請安。」

史芃芃哈哈笑,攜著她往人少的地方走,難得見一次,她也想好好同淑妃說說話。「妹妹別多心,本宮沒有怪罪的意思,本宮是佩服妹妹這份安靜,若是換了我,那是萬萬做不到的。」

宋皎抿嘴,笑得羞澀,「在家中的時侯,我便是這般性子,只要爹娘不召喚,可以呆在綉樓上足月不下來,當初進宮,我娘親很是擔心,說這樣的性子定不被皇上喜歡,臣妾心中也打鼓,沒想到進了宮,皇上和娘娘也是喜靜的性子,免了臣妾的早晚請安,臣妾也就越發偷懶了,如今想來,倒是不好意思的。」

史芃芃拍拍她的手,「請安倒是不必的,若是妹妹覺得悶了,想出來串個門子,儘管來鳳鳴宮找我說話,」她看了淑妃一眼,又說,「當然,你平日里怎麼過,還怎麼過,不必為了本宮一句話就做出改變,深宮的日子難熬,本宮也是知道的,只要不出格,妹妹怎麼著都行。」

宋皎沒想到皇後會這樣說,很是感動,「若早知道娘娘是這般寬厚開明……」說到這裡,意識到話有些不對,忙頓住,不好意思的笑了。

史芃芃也笑,「傳聞里本宮定是個不好相與的人,才會讓妹妹覺得本宮不夠寬厚開明。」

「不是這樣,」宋皎忙解釋,「臣妾知道娘娘入宮前是做大買賣的,見識廣又能幹,雖是個女兒身,卻把大多數男人都比下去了,臣妾自幼被養在深閨,性子軟弱,只對吟詩作對有興趣,怕娘娘瞧不上臣妾。」

「本宮瞧得上的,」史芃芃做生意閱人無數,看人的眼光還是有的,宋皎雖然貴為淑妃,在墨容麟的小老婆裡頭,心性卻是最單純的,墨容麟的後宮若是傾扎,她定是死得最快的那個,幸虧她也不蠢,惹不起躲得起,今日若不是中秋大宴,她也不會出來。

兩人說著話,又繞到桂花林了,時辰越晚,桂香越濃,吸進肺腑都是馨甜的,史芃芃把兔兒爺塞在宋皎手裡,「初次見面,本宮就借花獻佛,把這兔兒爺送給妹妹吧。」

宋皎是看著四喜把那兔兒爺拿給史芃芃的,當下便推辭,「使不得,娘娘,這是皇上送給娘娘的。」

「皇上給了本宮,便是本宮的了,本宮將它送與你,怎麼不行?」史芃芃不由分說,硬塞給她,「放心吧,沒事兒,皇上不會計較這個。」

宋皎和史芃芃相處的時間不長,印象卻很好,也不好拂了她的意,便收下了。

這時,一個小宮女行色匆忙的走過來,附在史芃芃耳邊低語了兩句,又匆忙離開,史芃芃微皺了一下眉頭,沒吭聲,但顯然是有什麼事情,宋皎便說,「娘娘有事請隨意,臣妾在這裡再呆一會兒。」

史芃芃搖搖頭,扭頭去看那個小宮女,可那小宮女專挑黑暗的地方走,兩拐兩下就不見了人影。

剛才那小宮女告訴她,晟殿下有要事找她,請她把身邊的人打發走,方便說話。

史芃芃不蠢,那小宮女來去匆匆,連相貌都沒讓她看清楚就走了,總覺得有些奇怪,再說墨容晟就算有事要找她,怎麼專挑這個時侯?不是給人留話柄子么?

她四處張望了一下,說,「這桂花林本宮還未曾逛過,不如咱們往林子裡頭走一走,瞧瞧還有什麼好景緻。」

宋皎正巴不得,她一點也不喜歡回到那喧鬧的場景里去應酬,點點頭,做了個俏皮的手勢,「娘娘請吧。」

桂花林里每隔幾米便立了一盞彩燈,燈做得美,但不甚明亮,照著枝頭上金燦燦的花簇,腳下曲徑幽深,鼻間花香濃烈,稍一抬頭,便可見那輪明月掛在半空,說不出來的心曠神怡。美景當前,史芃芃和宋皎都沒說話,也沒辯認方向,順著一條斜徑從林子里走出來,發現她們走了半天,其實就是繞著桂花塢打了個圈,從林子里一出來,喧囂的聲音立刻傳了過來。

史芃芃說,「妹妹,咱們也過去吧。」

宋皎說好,剛要抬腳,銀鈴突然說,「主子,您的耳墜子哪去了?」

宋皎抬手一摸,果然,右耳朵上的耳墜子不見了,她呀了一聲,「定是掉在林子里了,娘娘先行一步,臣妾打轉去找找。」

史芃芃說,「算了,黑燈瞎火的,明兒個再打發人來尋吧。」

宋皎陪著笑,「娘娘,臣妾眼力好,黑燈瞎火也看得見,還是去找找吧。」

見她這樣堅持,史芃芃便隨她了,叮囑了銀鈴兩句,帶著金釧兒走了。

宋皎和銀鈴按原路返回,銀鈴笑著說,「主子,打量奴婢不知道么,您是故意掉了耳墜子,不想過去同她們應酬罷了。」

宋皎嘻嘻一笑,卻不承認,「這是天意,若都像皇後娘娘那樣好說話,我是願意的,可剛才吃席的時侯,你都瞧見了,她們在一起就說人是非,咱們連說的是誰都不知道,還得附合著,虧不虧心啊。」

銀鈴對她家主子這份純真很是擔憂,「主子,進了宮獨善其身是不可能了,您得適應,只要咱們不起歹心不害人便是了,日子長了,皇上真把你忘到九宵雲外去了。」

宋皎不以為然,「那不是正合我心意。」

主僕兩個正說話著,突然看到前面樹底下站了個人,恰好燈離得不遠,宋皎看到那人灼灼的目光正盯著自己,心猛的一跳。

有讀者很著急清揚和寧安的故事,放心哈,他們都已經知道自己的心意,就是還沒捅破那層窗戶紙,一旦捅開,以清揚殿下的性格,那絕對是飛速前進的。所以先把晟兒的終身大事解決一下下。 路彥琛知道,葉一朵的爸媽要結婚,她估計最近都在歐陽清凌家。

小孩子的心性嘛,總是愛玩。

看著她渴望的小眼神,路彥琛實在不忍拒絕。

他點了點頭:"好,那我帶你出去玩,只不過,你要跟你舅媽說一下,別讓家裡人擔心!"

葉一朵立馬連連點頭。

路彥琛看著小傢伙,拿著自己的手機,很認真的撥著歐陽清凌的電話號碼,他莫名的覺得好玩。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床,被子亂糟糟的。

看著這麼小小的一個小東西,挺能瞎折騰的。

他臉上的冷峻,忍不住淡了。

葉一朵掛了電話,乖巧的把手機遞給路彥琛:"小白哥哥,我打完電話了!"

路彥琛把手機接過來,微微勾唇:"好,我現在帶你出去玩!"

路彥琛覺得,自己八成是有病,小時候被父母喊小白,他可是一點都不喜歡這個小名呢。

長大了之後,除了自家長輩會喊以外,在外面,他是聽不喜歡別人這樣喊他的。

可是,今天小丫頭這樣喊他,他也不覺得煩。

她一遍一遍的喊著小白哥哥,他只覺得,她的聲音軟軟糯糯的,甜甜的,真好聽。

路彥琛帶著葉一朵出了門,他問葉一朵:"朵朵,你特別想去哪裡玩啊?"

葉一朵小姑娘很誠實:"我很想吃!"

說完,她還砸吧砸吧嘴巴。

路彥琛囧,這個小丫頭喊自己出去玩,感情喊了半天,是想讓自己帶她出來吃東西啊!

他忍不住勾唇:"好,你想吃什麼,我帶你去!"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