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天瞬間暴怒而起,反手一掌,拍中劉伯的胸口。

劉伯反應也是極快,在那一剎那間,就召喚出了機甲,全身覆蓋了起來。

但是,這些根本無濟於事。

南天的掌力何其兇猛。

一掌擊中劉伯,劉伯當即就如同斷了線的風箏一般,飛了出去,跌倒在地上。

那些保鏢見主子被打了,自然是一擁而上,兇惡地撲向南天。

但是這些小角色,又何嘗被南天放在眼裏。

南天左右招架,三下五除二,將那些人全部給幹翻掉了。

劉伯這時又從地上爬了起來,劉伯大吼一聲,機甲變幻,一柄流光溢彩地大弓,顯出輪廓。

“射!”

劉伯張弓搭箭,一支機甲破空箭矢,飛射向南天。

那機甲破空箭矢,箭頭上裹挾着黃白色的巨大能量。

箭矢所過之處,周邊的東西,都是獵獵作響,草木消散。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箭矢蘊含着巨大的力量。

不可硬拼。

但是,南天卻根本不擔心,大大咧咧地端坐在臺階上。

箭矢射來,南天屈指一伸。

在劉伯驚愕的目光中,把那箭矢給接住了。

“這箭矢是好箭矢,但是你的力氣太小了!”

南天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

“去!”

南天手臂一揮,真氣附着於箭矢上。

箭矢如同流星一般,閃耀着炫目的光芒。

箭矢飛向遠處。

“轟隆”一聲,箭矢落在幾裏之外的小山坡上。

山石崩裂,煙塵四起。

一品酒娘 震耳發聵,地動山搖!

“不錯,風水格局,這樣改改就更加完美了!”

南天拍了拍手,心滿意足地看了看,自己的傑作。

南天將那箭矢當成導彈一般,開山裂土,強行又開了一個風水口子。

以遠處山坡爲缺口,匯聚四面八方的風水氣運!

南天心道:只要自己的父母親,在這個別墅裏頭,多生活一段日子,《長生經》和自己整個南氏家族的氣運都會飛速提升!

原本,機甲時代的“南天”是三代貧農白丁出身,到南天這一代終於要改變!

南天整個宗親家族都必將都跟着,飛黃騰達!

劉伯被南天這一手神技,徹底驚異到了。

劉伯這一下子是心服口服了。

劉伯放低姿態,恭恭敬敬地來到南天身邊。

“老朽,狗眼看人低也!請南天大人,責罰!”

劉伯從懷中掏出一柄鋒利的匕首,遞給南天。

南天哈哈一笑,隨手丟掉匕首。

“我的本事,你可看見了!回去告訴你的老闆,我們星羅基地沒有孬種!我南天既然是星羅基地,燕煉守備親自任命的代表隊長,就自會努力爲基地做事!”

“至於名次,讓你的老闆放心吧。我南天一生,就喜歡奪得第一!我南天不喜歡低人一等!”

南天豪邁地說道。

劉伯絲毫沒有覺得南天在吹牛。

南天剛纔已經深深折服了劉伯。

誰問天下間,誰可以不用機甲,光憑肉體,就可以把一柄機甲破空箭矢當成超級導彈來發揮作用!

“是是,老朽回去,這就去如實稟報!”

“好,你退下吧!沒有事情,就不要來打擾我了!”

南天說罷,轉身回到別墅中。

回到席間,南天發現爸爸的眉頭皺了皺。

南天好奇地問道:“爸,發生什麼事情?”

“你四叔打電話過來,說你堂弟在大學裏頭好幾天都見不到人影,不知道去了哪裏。你四叔,叫我們都去找找。”

南天的爸爸說道。 “堂弟失蹤了幾天?”

南天也是一驚!

狐朋仙友 對於堂弟南勝,南天還是有點印象的。

以前小的時候,南天和堂弟南勝經常在一塊玩耍。

只不過,上高中後,四叔一家搬家搬到了艾歐市,南天和堂弟南勝的聯繫才漸漸少了起來。

堂弟南勝比原來的“南天”要爭氣很多,學習刻苦,通過高考,考上了艾歐市的一級本科騎士大學。

“我們趕快去艾歐市一趟吧。老四他們一家一定很焦急。”

南天的媽媽催促道。

南天的爸爸點了點頭:“對的,孩兒他媽媽,你帶上銀行卡,我們即刻出發。”

南天擺了擺手:“爸爸媽媽,這件事情,交給我吧。堂弟的事情,我去看看。”

南天的媽媽有些不放心:“孩兒,你估計都沒有去過艾歐市,還是我們做大人的去。”

南天的爸爸也是道:“你媽說的不錯。 貴女不承歡 你四叔這次,定是很着急,纔會叫我們去的。你小子的,就在家裏休息休息吧。”

南天微微一笑:“爸爸媽媽,請你們相信我。如今的我,已經不是從前的我了。孩兒,說什麼,也是百校機甲聯賽的第一名呀!關於堂弟的事情,我這就去一趟艾歐市,不出三日,我定把堂弟找回來。”

南天的媽媽欣慰地看了看氣度不凡的南天,輕語了一聲:“孩兒長大了!已經可以頂天立地了!”

南天的爸爸也是吐了一口濁氣:“孩兒,你要快去快回,關於你堂弟的事情,可要認真對待,不可有半點馬虎。”

“嗯,是!”

南天說罷,便心急火燎地離開別墅。

“轟隆!”

南天從生命之界中,把“太古號”飛船開了出來。

南天設置好目的地——艾歐市!

“堂弟,堂弟!你可千萬不要出事情呀!哥就來找你!”

南天心道。

艾歐市地處海藍星西方,距離星陽市隔了好幾個市。

艾歐市經濟繁榮,比星陽市還要高几個等次。

在海藍星西方,艾歐市是最有實力的市區!

艾歐市面積說大不大,說小不小。

當時,南天對艾歐市比較陌生,人生比不熟的,想要在這個人口過十餘億的大市,找一個人,難度非常大。

南天立馬接通燕煉。

“燕煉守備,麻煩你動用銀河軍內部編制的情報力量,幫我找一下我的堂弟。這是我堂弟的基本資料。”

南天迅速地將堂弟的基本資料,發給了燕煉守備。

燕煉咧嘴一笑:“你這個小子,我是你長官呀!一天到晚,都是麻煩我給你做事情。”

“搞得,你都是我的長官!”

燕煉呵呵笑道。

“燕煉守備,這一次的事情,實在是對我太重要。 此情渺渺,終於寵到你 求你一定要幫助我!”

南天鄭重說道。

燕煉也是臉色一正:“小子,我跟你說的玩的呢!你小子的事情,就是我燕煉的事情,放心吧,這些年,我軍功值積攢了很多,我馬上就去兌換銀河軍內部編制情報部門相應服務,過不了多久就會有精銳的情報人員把相關信息全部發來。”

“你小子就坐等着就行了。”

燕煉一字一句地說道。

“多謝,燕煉守備!這份恩情,我南天記住了!”

南天對燕煉守備更加感激了。

“太谷號”飛船飛行速度,也是奇快。

很快,南天降落到了騎士大學的大門外。

“太谷號”飛船很是醒目扎眼。

南天也是即刻,將飛船收入生命之界中。

燕煉的辦事效率也是極快。

“嘟嘟”,燕煉就把相關信息發來了。

海藍星對於銀河軍內部編制情報部門來講,根本不值一提,只是一個落後的“主星”,如果有一些特殊之處,海藍星根本無法位列銀河聯盟一百零八主星之一。

至於,艾歐市,騎士大學,更是不起眼了。

這裏的消息,一點兒都算不上祕密。

銀河軍內部編制情報人員,是專業搞情報的,利用雲端大數據一提取,飛快地就把消息一連串整理出來了。

南天打開手機,仔細地看了看。

原來,堂弟南勝因爲女友得罪了騎士大學一個太子爺。

這個騎士大學太子爺在艾歐市很有勢力,其家族更是艾歐市地下世界三大家族之一。

南勝就是被太子爺給綁架了,現在在太子爺的城堡裏頭。

“我-操!什麼,狗屁太子爺!我南天的弟弟,都敢綁架?吃了熊心豹子膽?”

南天怒不可遏!

怪不得,四叔在騎士大學找了好幾天,甚至報警了,也找不到堂弟。

原來,堂弟被當地豪強給帶去了城堡。

想到,堂弟可能受到的種種酷刑與折磨。

南天心急如焚。

情報人員很是專業,特意把那個城堡的地點座標,醒目地標註了出來。

“啓程!”

南天立馬發動飛船,全速開往城堡。

騎士大學的這個太子爺,叫加文·漢薩。

漢薩家族艾歐市地下世界是呼風喚雨般的存在。

加文·漢薩作爲漢薩家族最小的直系公子哥,從一生下來,就受到了家族長輩們的格外疼愛。

加文·漢薩的老爹,當代漢薩家族的族長,還特意給加文·漢薩修建了這個豪華的城堡。

城堡周邊,草木蔥蘢,有山有水,還有一大片草坪,風景甚是秀麗。

今天,城堡裏頭更是開了一個大宴會,觥籌交錯,加文·漢薩得意無比。

宴會裏頭,大多數是加文·漢薩的狐朋狗友。

加文·漢薩左擁右抱,兩個金髮美女摟着加文·漢薩,笑容滿臉。

其中一個身材豐滿的金髮美女,叫碧麗絲,就是南勝的女友。

不過,碧麗絲是一個愛慕金錢權勢的女子,得到了加文·漢薩的青睞,自然就拋棄了南勝。

南勝和碧麗絲是從高中就認識的,一起考取了同一個大學,卻沒有料到碧麗絲現在到頭來,要分手。

南勝自然不願意。

加文·漢薩可是一個心狠手辣的人,立馬就把南勝給綁架到了城堡中。

加文·漢薩存心要把南勝在城堡中,給當着衆人面,給活生生地虐殺掉。

強行改嫁,總裁太霸道 此刻,南天也駕駛飛船來到了城堡附近。

南天按下一個按鈕,上來就是一枚小型炸彈,在城堡外引爆!

“轟隆!”一聲,巨響傳來! 城堡周圍的保鏢們也是迅速反應了過來,紛紛組織起來,進行反擊。

“太谷號”飛船可是大名鼎鼎地s級飛船,裝備都是最爲頂尖的,城堡周圍的保鏢,如何能夠抵禦住南天飛船的攻擊。

南天也沒有準備用飛船上的武器,把城堡給轟平。

畢竟,堂弟現在還在城堡裏頭呢!

考慮到堂弟的安全,南天下了飛船,單挑匹馬,徑直走到城堡的大門口。

…….

城堡內,因爲那一聲巨響,加文·漢薩等人都是一驚。

加文·漢薩這一次宴請的大都是騎士大學的校友,並且都是狐朋狗友。

一些膽小的人,不禁道:“加文兄,外面發生事情了。聽起來,好像是炸彈爆炸了!我們不會有危險吧。”

加文·漢薩臉一冷,傲氣十足地說道:“大家都放心吧。城堡周邊的保鏢們都是我漢薩家族精銳中的精銳。大家沒有什麼好怕的。十幾分鍾後,我的保鏢們估計就會押着施暴者過來。”

“桑迪你多慮了,加文兄何等出身?還有,漢薩家族實力強大,那些保鏢,我們剛纔進入城堡也看見了,那叫一個身手了得,各個都是豺狼虎豹呀!任何人敢擅自闖入,都是死路一條!”

加文·漢薩的鐵板跟班,在騎士大學中,素有“牆頭草”之稱的,霍布斯嘿嘿笑道。

“桑迪的家族,本來就是星陽市的,但是得罪了一些權貴,被迫遷居艾歐市。這就讓桑迪從小養成了膽小的性格,我們不必多加責怪嘛!”

加文·漢薩哈哈大笑道,絲毫不顧及地,就去揭開別人的傷疤。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