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纔還不可一世,睥睨衆生的夔牛,此時頹然地趴在地上,宛若死狗一般,嘴裏發出淒厲的哀嚎。

轟!

白小鳳再次出現在了夔牛面前。

第三掌,拍落。

砰嚨!

手掌落下,攜裹着鋪天蓋地的陰力黑光。

恍若,天穹鎮壓。

夔牛的巨大頭顱,在白小鳳一掌落下的瞬間,就彷彿一個巨大的西瓜似的,怦然炸裂。

血水、碎肉、腦漿,飛灑而出。

而巨大的身軀,也不再動彈,徹底的趴在地上。

血水,從夔牛脖頸處流出,形成了一片巨大的血泊。

靜。

整個廣場,一片死靜。

所有人都渾身發麻,後背發涼,目瞪口呆地看着巨大的夔牛屍身。

所有人都感覺脖子像是被一隻無形大手掐住了脖子,強烈的窒息感,甚至讓人都快暈死過去。

一切,都發生在幾秒之間。

快的讓人來不及反應,夔牛就已經成爲了一具屍體。

白小鳳三掌殺夔牛,沒有絲毫拖泥帶水,就和殺一條死狗沒有絲毫區別。

望着那道昂首挺胸,黑光籠罩的身影,所有人心中都生出了一種大恐怖。

就彷彿,螻蟻面對了浩瀚天穹。

不是不想反抗。

是連一點反抗的心思都生不出來。

隨即。

冰冷地聲音再次迴響在天地間。

“明月大長老是吧?你離得最近,那你就是第二個了。” 什麼?!

明月大長老虎軀一震,猛然回過神。

他就感覺掉進冰窟窿似的,渾身冰涼。

白小鳳三掌殺夔牛,這樣的力量,絕不是他能抵擋的!

夔牛的力量,本身就已經不存在於當今陰陽界。

即便面對夔牛,明月大長老也無比忌憚。

要是白小鳳殺他的話,結果,只會比夔牛更慘!

跑!

電光火石間,明月大長老狠狠地一咬牙。

身爲荒教大長老,審時度勢他還是很精通的。

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的道理,也懂的很清楚。

轟!

金光席捲。

明月大長老豁然轉身,恍若離弦之箭一般,掀起漫天狂風,朝着山下飛奔而去。

速度,快的甚至連負責牽制的周擎蒼都來不及反應。

然而。

轟隆隆……

天地,齊動。

鋪天蓋地的陰力黑光掀起百米高的巨浪,浩浩蕩蕩地朝着明月大長老碾壓而去。

這畫面,就彷彿是蒼穹,要鎮壓明月大長老一般。

感受着頭頂陰力黑光的轟鳴,明月大長老整個人都快瘋了。

他淒厲的哀嚎道:“尊主,出手,出手救老夫啊!”

嗡!

眼前,陰力黑光突兀襲來。

一道人影扭曲了幾下,凝實出來。

正是,白小鳳。

他渾身被陰力黑光籠罩着,宛若地獄走出的蓋世戰魔,冷冷一笑:“本尊殺你,天都救不了你!”

轟!

依舊毫無花哨的一掌,拍出。

明月大長老當即面目猙獰,想要涌動陰力反抗。

可他駭然地發現,面對白小鳳,身體裏的陰力竟然不聽使喚了!

彷彿被禁錮了一樣,任憑他如何調動。

就是沒有一點反應。

砰!

人頭,炸裂。

宛若西瓜爆碎。

血漿、腦漿、碎肉,滿天飛灑。

無頭屍體屹立不倒,血泉從頸部噴涌而出,渲染了夜空。

鮮血濺灑到了白小鳳的臉上,冰冷的神情沒有絲毫變化。

他伸出舌頭,舔了舔嘴脣旁的鮮血,露出了笑容:“血的味道,好懷念啊……”

目光,再次移動,落到了明月大長老的三位心腹長老身上。

“該你們了。”

“跑!”

三位長老早就嚇得面若死灰,在白小鳳看過來的時候,頓時感覺像是被死神鎖定。

沒有一點遲疑,三位長老頓時爆發陰力,朝着三個方向分別逃跑。

三位長老的戰鬥經驗無比豐富。

這種局面,分開跑,活下來的機率,反而要大一些。

要是傻不愣登的聚在一起逃跑,一眨眼就得被追上。

且,以他們的實力,根本就沒有絲毫的反抗之力。

“螻蟻逃命,有用嗎?”

白小鳳眼中血光一閃,腳下地面無聲化作齏粉,人已經消失在原地。

滿天陰力黑光如潮如浪,席捲向其中一位長老。

砰!

同時,那位長老頭顱炸碎。

因爲太突然,甚至失去頭顱後,身體因爲慣性還往前跑了幾步,才停了下來,血柱噴涌。

轟隆隆……

滿天陰力黑光繼續涌動。

彷彿死神之音,迴響天地。

砰!

又是一位長老頭顱炸碎,血灑。

砰!

僅僅兩秒間隔,第三位長老的身軀停了下來,脖頸上,頭顱消失,只剩下噴灑的血柱。

靜。

天地,隨之死靜下來。

所有人,都驚恐地看着被黑光籠罩的白小鳳。

恐懼,籠罩着全身。

每個人,都彷彿墜進了冰窟似的,渾身冰涼。

之前,白小鳳雖然也展現出了強橫無比的戰力。

但,那種力量,以荒教成員的閱歷,還是能夠承受的。

雖然不是陽間的力量,但終究還是在心理承受極限,畢竟如果以人海戰術圍攻的話,也不是沒有戰勝白小鳳的可能。

現在,白小鳳展露出的戰力,依舊不是陽間的力量。

可和之前相比,無異於是天壤之別。

這樣恐怖的力量,跨越了一切,即便是人海戰術,也完全不起作用。

連超越七品天師的明月大長老,都是一掌了結。

連荒教聖獸夔牛也僅僅撐住了三掌而已。

這,完全沒得打啊!

解決了明月大長老和三位長老後,白小鳳泛着血色的目光再次移動。

當他,看向風長卿方向的時候,眉頭擰了一下。

“跑了嗎?”

這聲音,很輕。

可在死靜的廣場上,卻猶如洪鐘大呂。

聞言。

一直關注着白小鳳的風長卿一驚。

他回身一看,頓時就愣住了。

原本尊主就站在距離他不遠的地方,可現在,那個位置,空空如也!

尊主什麼時候跑的?

連他都不清楚!

“也罷,本尊懶得追殺一條走狗,小子,你的要求,本尊,差不多完成了呢。”

說着。

白小鳳緩緩擡頭。

雙眸中,血光直貫雲霄。

轟隆隆……

籠罩天地的陰力黑光,此時層層疊疊,洶涌了起來。

帶着無上威壓碾壓向滿天鬼海。

同時,白小鳳怒喝道:“爾等,滾,或者魂飛魄散!”

剎那間。

死靜的鬼海中,陰氣洶涌,翻騰。

無數厲鬼哀嚎尖嘯了起來。

隨即。

一道道陰氣包裹着鬼影便是從鬼海中飛出,朝着四面八方飛散。

沒有一個鬼魂敢多停留半刻。

“臥槽!尊主,怎麼跑的這麼快?”

之前被風長卿逼得唱《征服》的紫色魂火鬼王,此時一聲驚呼,看了看左右,見無人發現,急忙捲起陰氣,掉頭就跑。

遮天蔽日的鬼海,不過幾秒時間,便是逃散的一乾二淨。

隨即。

白小鳳血紅的目光掃過全場,冷聲道:“還有,誰不服?”

聲音,迴響。

如雷如鼓。

幾秒鐘過後。

一道驚呼聲忽然響起。

“拯救荒教,此等大恩,老夫永生難忘,請受老夫一拜!”

這驚呼聲,彷彿丟進油鍋裏的水似的。

美漫裏的葫蘆娃 瞬間,將全場點爆。

“多謝,多謝!”

“僥倖,此乃我荒教運數,天不該亡我荒教,請受老夫大拜。”

“哈哈哈……劫後重生,時也,命也!”

……

隨着一道道驚呼聲。

整個廣場,就彷彿風吹麥苗一般,所有荒教成員,全都跪伏在了地上。

然而。

“阿彌陀佛!”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