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發花痴的女孩互相交流花痴心得。

這時候阿旺卻是急沖沖穿著浴衣就匆匆出來,「先生有急事找我,你們先聊。」

走到門口他還回頭說了一句:「浣兒,在我心裡不是有時,是每時每刻我都覺得你很漂亮。」

顧浣捂著臉,「是不是阿旺也很帥?」

「不,完全沒get到他的點,反而還覺得有些油膩。」顧柒一臉無所謂。

「小姐,你再詆毀阿旺我就生氣了。」

「好浣兒,我可是來說正事的。」

阿旺疾步走到穆南樞的房間,有禮貌的敲了敲門才進去。

穆南樞負手而立站在窗邊,神情肅穆,阿旺有些緊張。

每當穆南樞這個樣子,就代表著又有什麼大事。

「先生,是出事了嗎?」他輕聲問道。

「阿旺,告訴我一件事。」

「先生請說。」阿旺一臉嚴肅。

穆南樞轉身到藤椅上坐下,拿過已經泡開的茶杯子。

他的動作慢條斯理且優雅,偏偏阿旺心裡越來越不安。

「你第一次是什麼感覺?」穆南樞突然問了這樣一句。

「第一次?」阿旺想了想,以為他說的是第一次殺人。

「先生,說實話,我挺害怕緊張的。」阿旺如實回答。

害怕和緊張?不錯,他現在是有一點緊張。

雖然說男人是有本能,可他畢竟沒有真刀實槍的做過。

萬一做得不好,顧柒嫌棄自己的技術怎麼辦?

「怎麼克服這種緊張感?」穆南樞繼續問道。

「我那時候很惶恐和猶豫,我就想到了先生。」

「想到我?做這種事的時候你想我?」穆南樞挑眉。

「對啊,先生就是我心裡的信仰,我一想到先生什麼困難都可以克服。」

穆南樞突然覺得自己像是被褻瀆了一樣,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小柒兒果然沒有說錯。」

「顧小姐沒說錯什麼?」

「你果然是個變態。」***再次申明:目前九殿下這個筆名下只有《帝國總裁霸道寵》《帝國爹地霸道寵》這兩本書,以後開新書會告訴大家,其它同名不是我寫的。** 阿旺鬱悶死了,之前顧柒說他是個變態也就算了,怎麼現在穆南樞都這樣說他。

這個鍋他不背!

「先生,我哪裡變態了?難道你第一次殺人不會害怕嗎?」

穆南樞:「……」

看到穆南樞的表情,阿旺更是憤憤不平。

「先生,你倒是說啊,我變態在哪裡了?」

穆南樞無奈道:「你不是變態,是傻。」

兩人雞同鴨講了半天,阿旺似乎還沒有發現問題所在。

「先生,我知道我不如阿才聰明,可先生的心思哪裡是我能琢磨透的。」

「我問的是你和顧浣第一次。」

阿旺剛剛憤慨不已,他不知道自己怎麼在先生的心裡就是變態的印象。

臉都氣紅了,準備好好和穆南樞解釋解釋,自己才不是變態呢。

誰知道聽穆南樞這麼一說,他愣在了當場,那個……是他誤會了。

「咳咳,先生,抱,抱歉。」阿旺恨不得扇自己兩巴掌,他果然夠蠢的。

不過以前穆南樞清心寡欲慣了,誰會想到他說的第一次竟然是指這個。

「那個……那一晚我喝醉了,就是身體的本能。」

「本能?女人第一次應該會很痛。」穆南樞可不想自己的心上人也稀里糊塗沒有了第一次。

「這個好辦,先生,我去給你找點東西,到時候你記得用一下。」

看阿旺這二百五的樣子,穆南樞也沒打算從他能教自己有用的東西。

「去吧。」

果然還是只有靠自己。

穆南樞打開了電腦,他連各國官網都能隨便侵入,更不要說看點小電影了。

這是他第一次進入這種網站,滿屏都是不雅。

隨便點了幾步,穆南樞很認真的學習。

天黑,管家邀請幾人過去用晚餐。

穆南樞和顧柒坐在桌邊,阿才也不知道是怎麼了,一直心不在焉。

至於阿旺則是在憧憬和期待著什麼,他家先生終於開竅了!

顧浣則是默默在心裡祈禱,晚上小姐一定要順順利利,千萬不要出什麼幺蛾子。

再一次2010 她的想法是美好的,但事實往往不如人意,尤其是顧浣,壓根就沒有一個穩定的性子。

席間一片安靜,安靜得讓人覺得氣氛十分尷尬。

顧柒為了活躍氣氛,給穆南樞夾了一些韭菜,「小樞樞,你多吃點,吃飽了晚上才有力氣。」

顧浣:「……」

我的小姐,這還沒到晚上,我怎麼就那麼緊張呢。

總覺得顧柒有時候說話腦子像是缺根弦似的,讓人很無語。

穆南樞看著她夾給自己的韭菜,看來小丫頭真的很害怕自己沒經驗了。

阿旺憋著笑,忍不住開口:「顧小姐,咱們先生的身體很好,你不用擔心。」

顧柒本來只想活躍氣氛,這話一說出來就像是變了個意思。

韭菜本就是壯陽之物,這個節骨眼上她還給他夾韭菜。

「好就好,我就是怕他晚上太累沒體力,多吃點。」顧柒恨不得咬斷自己的舌頭。

她好像越解釋越離譜,兩人晚上要洞房花燭的事情恨不得天下人皆知。

顧浣捂住臉,我的小姐,你這一說所有人都在猜想你們今晚的事情了!

場中只有穆南樞神情依然淡漠,顧浣小心翼翼看了他一眼,真不愧是穆先生,這種話題也能雲淡風輕。

一頓飯在十分詭異中吃完,穆南樞說要出門散步,顧柒也要去好好準備。

晚上的薔薇古堡顯得十分漂亮,顧浣挽著顧柒手漫步在裡面。

「小姐,你真的準備好了?你和穆先生還沒有婚約呢。」

顧浣始終覺得這樣有些不太妥當,畢竟顧柒身份尊貴,她的伴侶選擇至關重要。

「放心吧,等這邊忙完了我就帶小樞樞回顧家,像是小樞樞這麼聰明的女婿,我爸和爺爺都會喜歡的。」

見她這麼開心的樣子顧浣也不再說什麼,只要顧柒和穆南樞感情穩定,那也沒關係。

另外一邊,阿才有些鬱鬱寡歡的到了經年的房間。

房間中空無一人,並沒有經年的行蹤。

想著之前經年主動將他拉下來親吻,阿才當即就失去了一切思考能力。

經年在幹什麼?為什麼會這麼做?

他可不認為自己就給她餵了點水經年就要以身相許,他並不是一個喜歡佔人便宜的人。

哪怕他喜歡她,如果經年自己不願意,他也不會逼迫她。

「經年,你……」

話還沒有說完,經年再次覆上他的唇,讓他徹底失去了意識。

兩句身體在床上翻滾,阿才也是男人,在女人的主動下他繳械投降。

以被動化為主動,他翻身將她壓到身下,吻著她的脖子。

經年的身上有種淡淡的薰衣草花香,讓人聞著很舒服。

「小年……」他完全是本能想要佔有她。

這樣艷麗姿容的女人,沒有任何一個男人可以抵禦。

手指試探性的探入她的肌膚,經年並沒有拒絕。

阿才以為她是默認,這才慢慢試探著觸碰。

手中的觸感軟滑細膩,才只碰觸了一下,他內心中那股最原始的激動便已經起來。

有著最後一點自制力,阿才朝著經年的臉看去。

「小年,我可以嗎……」

然而他看到的不是濃濃情意,而是厭惡和輕蔑。

那種眼神好像是在看某種嫌棄的生物,猶如一盆冷水直接潑下來。

阿才本以為她主動吻自己,就算不愛自己,起碼是一點好感的。

此刻她的眼神深深傷害了阿才,他停下了動作。

「我又沒叫停,怎麼不繼續了?」

他替她將衣服拉好,「我沒有強迫別人的習慣,你並非真心,我不會碰你。」

經年一把將他拽回來,柔軟的身體主動覆上,猶如水蛇一般纏住了他。

「經年,我不知道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試探我有什麼意思。

我說過,我是喜歡你,但我想要的是你的心。」

「到了現在還想要裝,我昏迷的時候你不也和其他男人一樣對我動手動腳。

怎麼現在我醒了還要裝成道貌岸然的模樣?裝給誰看?」

「小年,你對男人的成見太深,將來還很長,我會一點點讓你知道其實這個世界並沒有你想象中那麼壞。

我會珍惜你,不會再讓人傷害你。」

經年冷笑一聲:「說完了?說完了就滾。」

「我提醒你收好自己的心思,先生來了,要是讓他看出你對小姐的心思,他不會饒你。」

「滾!」

兩人不歡而散,阿才最擔心的就是經年控制不住對顧柒的感情。

穆南樞可是一個聰明絕頂的人,和阿旺那種蠢貨不一樣。

很多事情只需要一眼他就可以看明白。

惹了他,經年只有死路一條。

此刻看到房間中沒有經年的身影,阿才有些擔心,這人跑哪去了?

穆南樞泡在浴缸里,拿出手機很認真的看著信息。

他花了幾個小時,終於明白了男女那點事。

起身披上浴袍,現在只要等小東西送上門來就可以。

他推開浴室的門,入眼看到的並不是顧柒,而是身著性感套裝的經年。

她姿態妖嬈的躺在床上,聲音嬌柔道:「穆先生……」

那個男人披散著長發從浴室走出,這是她第二次見到穆南樞。

分明是一個看似很平靜的男人,偏偏就有一種無形的氣場壓迫著她,讓她喘不過氣來。

她臉上的平靜不過是假裝罷了。

穆南樞神情冷漠,好心情一閃而逝。

經年對自己的容貌和身材有著絕對的自信,她不相信天下間沒有不偷腥的貓。

就算是穆南樞也是一樣!等她試探出他的本性,柒爺就能真正看清楚他這個人。然而經年不知道等待她的會是什麼…… 房間里只有自己和他兩人,旁邊的面試官位置空著,這位大叔面前寫著主面試官。

「請做自我介紹。」他的視線落到了蘇錦溪那張精緻五官的小臉上。

蘇錦溪壓下剛剛心中的不快,也許是自己想多了。

臉上掛著得體的微笑,流利的自我介紹:「面試官你好,我叫蘇錦溪,畢業於……」

一番介紹下來,面試官似乎很欣賞她。

「蘇小姐思路很清晰,我想我們公司正需要你這樣的人才。」

蘇錦溪心中的大石徹底放下了,「那面試官你的意思是……」如果能當場錄取就不用再經歷等待結果的煎熬了。

面試官站起身朝著她走來,「我的意思是……」他一步步逼近,蘇錦溪覺得他的眼神很不對勁。

他的手突然放到了她的大腿上,「蘇小姐今晚有空嗎?我們可以好好商量一下錄取結果的事情。」

他已經將話說得這麼明白,饒是蘇錦溪是個傻子也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自己還沒來上班呢他就想要潛規則自己,心中一冷,反手就是一巴掌朝著他臉上甩去。

「麻煩你自重。」

「賤人,你敢打我?你的錄取結果就在我手上,要是你現在跪下來求我,我或許會原諒你。」

面試官捨不得這麼精緻的可人兒,打算給她一次機會。

蘇錦溪還想說些什麼,門在這時候被推開。

一道聲音同時傳來:「唐總,沒想到您親自過來了,現在正在面試。」

蘇錦溪朝著背後看去,進來了兩人,其中一人是離開的面試官。

另外一人不正是新婚夜和白小雨滾得昏天黑地徹夜未眠不歸,她名義上老公的唐茗?

這世界簡直不要太小,她居然跑到唐氏集團來面試了,蘇錦溪在心中責怪自己統一投放簡歷的時候壓根就沒注意。

唐茗會不會以為她是故意想要借著兩人的關係進入公司?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