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相談甚歡,顧錦一直都沒有女性朋友,難得有這麼投緣的。

兩人挑選好了禮物,又去喝了咖啡,顧錦美滋滋的回了家,譚洛汐則是回去了公司。

這個點林均應該又是在公司吃外賣,然後爭分奪秒的處理事情吧。

其他人都去吃飯午休,譚洛汐提著她特地從餐廳打包回來的飯菜。

「林前輩,我可以進來嗎?」

「進。」

果不其然,那個典型的工作狂還坐在電腦前面,手指飛快在鍵盤上飛舞。

「我知道你沒有吃飯,特地給你帶了一些,你要不要吃了再工作。」

林均頭都沒有抬,「放著。」

譚洛汐放了一會兒,過了半小時那人還沒有動,這人經常都是這樣忘記吃飯。

她坐不住了,直接朝著林均走去,還沒有等林均反應過來,她一屁股坐到林均的大腿上,雙手環著他的脖子。「林前輩,你有兩個選擇,要麼吃飯,要麼吃我。」 譚洛汐嘴上吃疼,讓她從夢境中醒悟過來,她沒有做夢,林均是真的在吻她。

也許也是頭一回,他並不熟練,只是靠著身體的本能。

饒是如此,這一吻仍舊像是天雷勾動地火,一把火徹底將兩人給點燃。

林均對她一直都很冷漠,這是頭一回她感覺到他是真的對她有了感覺,入了他的心。

鬆開她,她已經氣喘吁吁快要站不住,無力倚靠在林均的身上。

她終於知道什麼叫吻到腿軟!

林均沒有反感她的觸碰,而是單手攬住她的腰。

「以後不許再穿成這個鬼樣子!」他冷冷道。

譚洛汐大著膽子談判,「那……你不要再趕我走了好不好?我真的有努力在學習當一個好的助理。

我知道你很忙很忙,我想早點學會了替你分擔一些。

今天連早餐都沒有吃就開始看報表,李大哥他也是好心怕我餓著。」

「叫他什麼?」林均很不滿她的稱呼,佔有慾這一塊,他不比司厲霆少。

「李,李助理,均哥哥,你現在該不會是在吃醋?」譚洛汐眼睛一亮。

林均怎麼會允許這樣的辭彙落在他身上?他冷冷一笑,「做夢。」

這個口是心非的男人,像極了死鴨子嘴硬的樣子。

譚洛汐更加肯定林均從一開始就是在吃醋,所以他才會發那麼大的火。

想到這裡剛剛受到的質疑她也不難過了,反而心裡有些甜滋滋的。

他伸出雙手攬住了林均,一副天真爛漫的樣子,「均哥哥,你就是喜歡上我了,你要是不承認,我就……」

「就如何?」

不得不說剛剛林均扯領帶的樣子真的很帥!比起平時高冷禁慾還古板的形象多了一些放蕩。

譚洛汐親吻著他因為緊張而滑動的喉結,手指開始解他的扣子。

她發現只要自己主動觸碰林均,林均就會一動不動,這一點太好玩了。

就像是現在,他的身體分明就有感覺,他想抵抗卻又無可奈何。

在沒有經歷情事的男人才沾染都會沒有把控力,林均面對著這樣一個投懷送抱的大尤物已經算是非常好的剋制力。

他用了很大的力氣才一把抓住了譚洛汐的手,聲音都變得有些喑啞不自然。

「丫頭,別玩火。」

此刻譚洛汐只想要他的臉上多一些其它的表情,臉紅的林均,緊張的林均,每一個都很好看。

「均哥哥,洛洛心裡只有你,不信你摸。」

她用了顧錦教她的必殺技,林均的手指接觸到柔軟,再想要收回也來不及了。

感覺溫暖在他手中跳動,他的臉彷彿被人用紅色顏料染紅。

他像是碰到地雷了一樣趕緊鬆開手,瞬間離開譚洛汐三米遠,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我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忙完,這件事就到此為止,以後謹言慎行。

留下你是為了讓你學習,不是讓你來做其它,知道了嗎?」

他一板一眼的訓斥著自己,要是以前譚洛汐一定會很害怕。

此刻林均耳朵上的紅雲還沒有褪去,怎麼看他都有些欲蓋彌彰的味道。

這個世界上居然有親親就會臉紅的男人,看來她是真的撿到了一個寶貝。

來帝凰做什麼的目的早就被譚洛汐拋到腦後,她滿腦子只有一個念頭。

她要徹底征服這個木頭美男!

口中答應著:「是,我的林前輩。」

她再這麼叫他的時候,無端多了一些親昵。

朝著林均靠近,林均見她雙手伸過來,猶如一隻受到驚嚇的貓咪快要彈起來。

隔著衣服譚洛汐都彷彿看到他渾身的汗毛聳立,這樣的林均真的超級可愛!

伸手見他的領帶扶正,解開重新給他打了一遍。

「我一個小女子還能對你這個大男人做什麼呢?不過是幫你整理一下領帶罷了。」

小女人身上淡淡的發香鑽入鼻子,林均心裡有種莫名的感覺。

好似小貓的爪子在輕輕在心裡撓,痒痒的。

好想將她拉入懷中,她的身體應該很柔軟吧。

見林均跟傻了一樣盯著她,譚洛汐在他臉上親了一下。

「怎麼,看傻了?現在發現本大小姐很漂亮了?」

林均這才回神,彷彿真的像是開竅一般,以前並沒有發現她有多漂亮。

她也就是比一般的女人高一點,皮膚要白一點,臉要小點,眼睛要大點。

此刻仔細一打量,發現她是真的很漂亮且靈動,和公司那些女人完全不同。

「丑。」

譚洛汐有些失望,「哼,你這樣是找不到女朋友的,算了,我不打擾你工作,不然你晚上又要加班。」

這幾天在公司譚洛汐也發現林均幾乎是最晚走的一個,她為了避嫌也不好意思等他。

只是回家以後會接到他的電話,十一點左右他會在睡覺之前給她打一個電話。

第二天一大早自己已經算是秘書辦公室第一個來的,他卻被自己還早。

自己才來幾天他尚且如此,聽說以前他最瘋狂的時候就在公司住下,一個不折不扣的工作狂。

譚洛汐知道自己無法阻止他,也就只有支持他了。

小女人識趣的離開,林均看著她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經過這件事他也發現自己真的喜歡上她了,以前回家睡覺想的是工作,最近他想的除了工作外還有她。

在看到李助理手放在她的胸前,當時他恨不得剁掉李助理的手。

他捂著胸口,胸腔裡面那顆為她不規律跳動的心已經告訴了他一切。

爺,這就是你常說的喜歡嗎?

沒想到喜歡來得這麼快,毫無預兆。

他終於開始理解為什麼當初司厲霆會因為譚總對顧錦毛手毛腳,就直接讓他對產業變成火葬場。

這就是愛情吧。

譚洛汐,你最好不要胡作非為,否則就算是我喜歡你,我要你萬劫不復!

他比司厲霆更理智,如果愛情和帝凰比較起來,他會毫不猶豫選擇帝凰。

和之前不同的是他不再排斥女人的接觸,甚至可以和她繼續發展,但前提是她一直這麼乖巧。

想著剛剛她說自己沒有吃早餐,李助理才有機會借花獻佛。

他的女人憑什麼讓別人來獻殷勤?

林均沒有覺察到,他已經給譚洛汐身上打上自己的標籤。

譚洛汐腳步輕快也請快了很多,原來林均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可怕,相反還很可愛。

見她面帶微笑離開,顧錦就知道自己成功了。

趕緊給司厲霆彙報戰況,「厲霆哥哥,林助理已經邁出第一步了!」

「瞧你開心的樣子。」隔著電話司厲霆也能想象到顧錦此刻開心的模樣。

這丫頭,和自己相戀的時候也沒見她這麼開心的樣子。

「當然咯,要是林助理的感情解決,厲霆哥哥也就不用再有後顧之憂,我們就能一家三口回美國。」

顧錦知道司厲霆的打算,如果林均一直不找女朋友,說不定會孤獨終老,他太在乎帝凰了。

借著這個機會,顧錦當然要推波助瀾,林均畢竟是司厲霆的心腹。

司厲霆並沒有將他當成下屬,而是一個朋友。

林均也是如此,帝凰對他來說不只是公司,否則在司厲霆出事,那麼多人高薪聘請林均都被拒絕。

當時都不知道司厲霆是不是還會回來,他守著一個不可能的希望等待著。

這份羈絆早就超出了上級和下級,他能找到幸福,司厲霆才會徹底放心。

這也是他回國的主要原因。

「別顧著開心了,早點回來陪我,想你了老婆。」

司厲霆不喜歡錶達,聽到林均幸福,他的嘴角也溢出一抹溫柔。他不說,顧錦卻懂。 見譚洛汐和林均相處得還不錯,顧錦也放鬆了不少。

她朝著譚洛汐招招手,「譚助理。」

譚洛汐趕緊小跑到她跟前,「太太,謝謝你。」

「看來我說的話奏效了,林助理有沒有被你迷得暈頭轉向的?」

譚洛汐見她一臉八卦的樣子,覺得這個總裁夫人越來越有趣了。

「哪有那麼容易,他差點沒將我生吞活剝,太太這是準備回家?」

顧錦搖搖頭,「譚助理有時間嗎?陪我一起去逛逛街吧。」

她知道林均這人頑固得像塊石頭一樣,他肯定不會那麼容易被屈服的。

所以要搞定這樣的硬石頭,自己得多費些功夫。

「可是我還有一些報表沒有看完……」

「下午回來再看吧,我一個人逛街多沒意思,難道你就不想多知道一些關於林助理的事情?」

最後這句話起了作用,譚洛汐還真對林均好奇,也就半推半就的答應了。

顧錦直接指揮了林均一聲人我帶走了,林均最近一點都不敢招惹顧錦,總覺得她像個小魔鬼。

關鍵是背後還有一位給她撐腰的大爺,人家大爺才不管她是傷天害理,反正就是一味的寵著。

林均是一點都不敢招惹這位太太,她要帶人離開就離開吧。

兩人從樓頂搭乘直升機,譚家以前就算是最有錢的時候交通工具也不是直升機。

「太太,你每天都是乘坐直升機過來?」

「嗯,比較方便還不會堵車。」關鍵是安全,顧錦打從司厲霆受傷以後她也不太想坐車了。

從公司到商場只需要幾分鐘,乘坐直升機來逛商場,這還是譚洛汐第一次體驗。

看著顧錦首先去了男裝區,「太太,你是要給總裁買衣服?」

「嗯。」顧錦點了點頭。

「你和總裁的關係一定很好吧,我從報道上看到總裁很喜歡你呢,媒體還戲稱他是寵妻狂魔。」

顧錦輕笑一聲,「哪有什麼寵妻狂魔,不過是互相喜歡罷了,因為喜歡就想要將這世上最好的東西全都給他。

他是這麼想我也是這麼想,雖然我們的衣櫥都有傭人添置,不過我還是想要親自給他挑選一些。」

「真羨慕你們之間的感情。」譚洛汐是發自肺腑,她要是能找到一個像是司厲霆那樣對顧錦好的男人,她也會覺得幸福的。

「別羨慕我,你很快也有了,你別看著林助理每天兇巴巴的模樣。

其實林助理是太過於看重帝凰,當初在他落寞潦倒的時候是厲霆哥哥給了他機會。

在他心裡厲霆哥哥第一,帝凰是厲霆哥哥的心血就排第二,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公司著想。

只要公司正常運營不出岔子,他對你動心以後也會對你很好的,他們骨子裡就是專一的。」

顧錦表面上在提林均的身世,其實則是在提醒譚洛汐帝凰對林均來說有多重要。

林均這一輩子都對公司衷心不二,要是她敢做出什麼對公司不利的事情,到時候顧錦也保不住她。

她很喜歡譚洛汐,也希望譚洛汐能夠變得聰明一點,不要做什麼。

譚洛汐被她說中了心事,她想著自己來這裡的目的就是為了搞垮帝凰。

可是來了以後她才發現其實事情並沒有她想象中那樣,帝凰的每個人都很積極向上。

就像是春日裡的生機勃勃的小草,和爸爸的公司完全不一樣。

而這位本該是她的敵人卻充滿了親和力,林助理也和傳說中不同。

她不討厭帝凰,反而還很喜歡。

想到顧錦對她這麼好她就有些難受,總覺得自己像是一個大騙子。

「怎麼了?」

「沒,沒什麼太太。」

「幫我看看這套西服怎樣?」顧錦牽著的是一套天藍色的西服。

司厲霆平時所穿的衣服大多是沉悶的顏色,許是因為他眼睛的關係,顧錦很喜歡藍色。

這樣明艷的顏色他那裡怕是沒有的,司厲霆天生就是個行走的衣架子,穿什麼都好看。

不管是深色還是淺色他都能夠好駕馭,生了一張好看的臉就有這樣的好處。

「嗯,很好看,總裁大人穿上會很合適的。」譚洛汐說得有些違心。

其實她這會兒腦子裡面很亂,不知道該怎麼和顧錦交流。

「其實我帶你出來還有個原因,兩天後是林助理的生日,我希望這個生日你可以陪他過。」

「啊?他的生日?」譚洛汐有些吃驚。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