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來對不起?”

冥尊微微一笑:“當年你是本尊奴僕,如今他也足夠資格當你主人,況且,本尊得祝福你們。”

“謝謝主人。”

豆豆的臉上浮現了些笑容:“恭喜主人重生歸來,真期待主人的森羅旗,再豎滿九幽十獄。”

冥尊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然後,開口問道:“有件事,本尊想問你,也是這次強行搜刮天地之氣,將你實力恢復的原因所在。”

正尷尬着的白小鳳忽然神情一正。

正題來了!

下意識地。

他扭頭看向豆豆,卻發現豆豆擡手撓撓頭,似乎在思索。

緊跟着,豆豆笑了笑:“主人是想問,當年爲什麼能活下來嗎?”

冥尊點點頭:“當年那一戰,於本尊而言,是必魂飛魄散的,卻僥倖留的殘軀,苟活到了封印中,本尊想知道,誰救了本尊?設下封印的。”

說着,他擡手朝白小鳳指來。

白小鳳目光緊盯着豆豆,當年那一戰他雖然沒經歷過,但傲嬌如冥尊,都說了是必魂飛魄散的,偏偏卻活下來了。

如果豆豆知道原因始末的話,那她即將說出的話,就將關係到後邊事情的發展了。

“對對對,丫頭快說啊,當年那一戰,你是隨着主人一起去渡劫的,你都不知道,就更沒人知道了。”

一旁的糟老頭也開始催促起來。

本章完 豆豆沒有立刻回答。

而是柳眉緊蹙,低頭思索着。

四周,一片寂靜。

白小鳳他們也沒催促,那麼久遠的事情,豆豆又剛剛恢復記憶,記起來,也是需要時間的。

半晌。

豆豆撓撓頭,忽然咧嘴一笑:“是豆豆啊。”

什麼?!

白小鳳等人當場就懵了。

緊跟着,豆豆又補了一句:“是豆豆當年救的主人吶。”

轟隆!

這話宛若驚雷炸響。

白小鳳懵了。

冥尊懵了。

就連糟老頭,也懵了。

兜兜轉轉,竟然是豆豆當年救的冥尊?

白小鳳有些不敢置信地:“豆豆,你確定沒記錯?”

開玩笑!

之前他和冥尊一頓操作猛猜測,還想着有個更強大的存在,在當年那一戰中暗中出手呢。

現實,要不要太直接了?

“沒記錯啊。”

豆豆認真地點點頭:“當年豆豆隨主人渡劫,那些傢伙趁主人渡劫之際,聯手圍殺主人,豆豆當時並未出手,而是潛藏在暗中。”

“主人被圍攻的快要隕落的時候,豆豆才趁那些大人物不備的時候,出手掠走了主人的魂魄的。”

白小鳳張了張嘴,很想反駁豆豆。

畢竟,這也太扯犢子了吧?

然而。

沒等開口呢。

面前的冥尊忽然沉聲道:“豆豆,有這個實力的。”

實錘了!

白小鳳將到嘴的話咽回了肚子裏,他沒經歷過當年那一戰,也對豆豆的巔峯實力不瞭解。

想反駁,完全是本能的覺得豆豆不可能是當年救冥尊的存在。

這就跟和你天天睡在一起的人,突然有一天,告訴你,他能變身超人的震撼程度是一樣的。

你沒法反駁,可你就是不相信。

畢竟,嚶嚶怪和力戰陰間大人物的畫風,實在差的太遠了。

但,既然連冥尊都認定了。

那這事,就沒反駁的意義了。

頓了頓。

冥尊似乎知道白小鳳的疑惑,道:“豆豆的巔峯實力,能一個打兩個那些雜碎。”

“嘶~”

白小鳳倒吸了一口涼氣。

如果豆豆真有這樣的實力的話,那確實有把握把垂死的冥尊搶走了。

且。

他突然想起來。

豆豆貌似從冥尊出事後,實力就一直沒恢復過,還是一直處在交替主人的尷尬境地中。

交替換了十一任主人,當初剛剛遇到豆豆的時候,就從豆豆口中得知過。

以豆豆的實力,哪怕受傷,尋常之人,想收她爲奴僕,也是死路一條。

除非是當年救走冥尊的時候,被陰間大人物聯手打成重傷,以至於短時間內根本無法恢復,甚至在後續的一次次殺主人的過程中,不斷積累傷勢,衰弱實力。

這樣一想,豆豆確實就是當年救走冥尊之人了。

不然,你實在很難想象。

巔峯時期能夠一個打兩個陰間大人物的豆豆,到底是怎麼淪落到一次次殺主人,一次次又交替主人的尷尬境地中的。

甚至,當初白小鳳將豆豆從銅鈴鐺中放出來時,豆豆的實力已經衰弱到了紅色魂火的地步。

而且比較下來,同樣都是冥尊的奴僕。

冥尊出事後,糟老頭還能安然無恙的躺在冥途中當着老變態。

但和冥尊更親近的豆豆,卻遭遇到了那麼慘的變故。

如果不是被當年那些圍攻冥尊的大人物們打傷,白小鳳也實在想不出,還有人能把豆豆打成那樣。

這時。

豆豆又說道:“當年豆豆帶走主人後,也傷的太重,所以穿過冥途後,就爲主人尋找了爐鼎,封印其中,一方面是給主人尋一處喘息之地,期待主人再次能夠恢復昔日實力,另一方面,也是想以封印之力,摒除那些大人物找尋主人。”

白小鳳眉頭跳動起來。

鬼王封印,也是豆豆弄的?

下意識地,他看了一眼丹田位置。

隨即,忽然想到一個很關鍵的問題。

“豆豆,你和冥尊當年的事情,應該過去很漫長的歲月了吧?”

白小鳳目光如炬,盯着豆豆:“可我現在才十八歲。”

這話的意思,很明顯了。

他自出生起,就有鬼王封印,但滿打滿算也就十八年多一些而已。

和冥尊被封印的漫長歲月比起來,十八年時間,簡直就是九牛一毛。

光是這時間差,就bug的不要再bug了!

然而。

豆豆忽閃了一下大眼睛,微微一笑:“豆豆當年窮盡一生之力爲主人設置的封印,是會自動尋主的。”

“當上一任主人病故去世後,封印會攜帶着主人自動剝離爐鼎,然後找尋即將出生的胎兒,融入其中。”

白小鳳目瞪口呆地立在原地。

腦子裏嗡嗡作響。

如果是豆豆說的這樣,那時間差就不存在了。

鬼王封印能自動尋主,就意味着能無限循環下去。

而他之所以會擁有鬼王封印,也是“天降大運”,當年快出生的時候,正好被鬼王封印帶着冥尊剝離了上一任爐鼎,找到了他。

封印陣法一道,追本溯源,探尋巔峯,達到豆豆當年巔峯時期的時候,確實有可能佈置出這種恐怖封印出來。

恍惚間。

白小鳳擡手,揉了揉鼻子,苦笑了一下。

冥冥之中的緣分,有時候真的捉摸不透。

以前鬼王封印就如同懸樑之劍的時候,他還一直抱怨老天不公呢。

但,也正是因爲鬼王封印的存在,讓他超出常人,即便在陰陽界內,也是冠古絕今的第一天才。

然而。

現在卻從豆豆口中得知,這一切,都僅僅是個巧合而已。

巧合的不能再巧合的,巧合!

就在這時。

面前的冥尊忽然揉了揉下巴,目光深邃起來。

緩緩開口道:“那本尊骨軀埋葬地,也是你弄的?”

“嗯。”

豆豆點點頭,認真地說:“當年豆豆受傷太重,封印主人後,又想給主人鋪好再次崛起的道路,所以就尋找主人當年在陽世的骨軀和肉身,但也只找到骨軀而已,尋找肉身的時候,豆豆已經衰弱的不成樣子,被陽間的第二任主人抓住,強行收爲奴僕。”

頓了頓,豆豆貝齒咬了咬紅脣。

“等豆豆實力恢復了一些,殺死了第二任主人的時候,再想尋找主人的肉身,卻發現完全失去了主人肉身的感應,然後就一直被收做奴僕,一直殺主人,直到遇到小鳳。”

白小鳳如遭雷擊。

他駭然地看着豆豆:“那座古墓裏的骨軀,就是你放進去的?可不對啊,既然是你放進去的,爲啥老灰耗子會不認識你?”

豆豆眨巴了一下眼睛,狡黠一笑。

“因爲,老灰耗子的實力太弱了啊,即便當初豆豆重傷,他也實在太弱了。”

“當年豆豆封印主人骨軀的時候,老灰耗子根本沒看到豆豆長什麼樣,就被豆豆一巴掌拍暈了,直接封進了墓裏。” “……”白小鳳。

他忽然有些同情老灰耗子了。

出趟門,被豆豆一巴掌拍翻了,在墓裏苟了上百年時間。

關鍵是連被誰拍翻的都不知道。

更關鍵的是,因爲這事,導致灰家變了天,兄弟相殘,豆豆的父母被殺。

緣,真的是妙不可言。

也不知道老灰耗子知道當年的事情,知道自己是被隨機拍翻的,會不會氣的原地bào zhà?

這時。

“事情已經明朗了,該進行下一步了。”

冥尊重重地吐出一口氣,神情都輕鬆了一些。

白小鳳點點頭。

當年豆豆一系列操作,他也沒有再糾結。

現在既然確定是豆豆救走冥尊的,並沒有更強大的存在隱藏在暗中。

那後邊,目標就可以直指陰間那些當年圍殺冥尊的大人物了。

“奴。”

冥尊淡然開口。

“老奴在。”

糟老頭恭敬地一抱拳。

“你且去冥途陰間方向,查探一下陰間變化。”

冥尊吩咐起來:“另外,當年本尊的那些舊部,可還有?”

“這個……”

糟老頭猶豫了起來。

“無妨,大膽直言。”

冥尊傲然的擺擺手。

糟老頭深吸了一口氣,彷彿是鼓足了勇氣,緩緩開口。

“當年主人以勢壓人,主人出事後,主人的森羅旗就紛紛倒下,那些舊部,也紛紛自立爲王,亦或者歸順那些雜碎,如今,沒有舊部了。”

空氣,忽然安靜了。

冥尊的手僵在空中,臉色陰沉到了極點。

白小鳳同情的看了冥尊一言。

啊咧!

真的,好尷尬哦。

堂堂冥尊,到現在竟然連一箇舊部都招不回來了。

鐵頭娃當年爲人處事,到底有多差?

可看了看身邊的豆豆和糟老頭,白小鳳無奈地癟了癟嘴。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