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二人在山林中廝殺,也和此刻類似,葉焱喝酒,它也要喝。

結果,一醉不醒,兩人被兩頭四階妖獸蹂躪的那叫一個凄慘。

對於小金而言,喝酒誤事,味道也不咋滴。

果斷的搖頭,小金還是選擇了它鍾愛的烤肉。

一人一鳥,在這荒野中縱情享受,日子讓人愜意不已。

不過就在這時,葉焱都不曾注意到,距離他們數裡外,幾道目光悄然打量了過來。

「他娘的,好香啊!」一名獨眼光頭男子低聲感嘆了一聲,充滿了貪婪之色。

身邊,還跟著幾人,大都在築基期,獨眼光頭男子倒是金丹期,而且還是金丹中期高手。

「三當家的,是烤肉,怎麼咱們做的沒有這個味道呢?」一名壯漢看向小土山方向,滿是疑惑。

對於他們這群人而言,烤肉再正常不過了。

但問題是,他們的味道,和葉焱烤肉的味道,完全沒法比,香的不行。

「待會抓到他,一切都有了,老子現在就想吃肉了!」被稱為三當家的獨眼光頭男子開口怒罵一聲道。

聞著那種烤肉的味道,讓他肚子里的蛔蟲都要冒出來了。

「好咧,老大他們馬上就來!」一人也咽了咽口水,滿是貪婪的看著葉焱所在位置,盯著那一塊塊的烤肉。

這一切,葉焱渾然不覺,他的烤肉竟然引起了一群盤踞在周圍的一幫匪徒注意到。

在虛界,荒野中除了有妖獸的威脅之外,還有一個最大的威脅,便是如這群人一般的危險組織。

匪徒!

說直白一些,就是修真者組成的強盜!

不管任何世界,任何時代,都有好人壞人,總有那麼一些人,誤入歧途,尤其是那種走投無路之人,索性就落草為寇,成了虛界的匪徒,強盜。

遇到強者,他們不敢搶,但遇到落單的,那就不客氣了。

也是葉焱會選擇好地方,這座小土山赫然就在這群匪徒的管控範圍之內,葉焱的烤肉香味,成功的將他們給引了出來。

當然,即便是知道,葉焱也不會在意。

他的手段,可不是一群匪徒所能對付了的。

十分鐘后,葉焱繼續暢飲著,小金也終究沒能惹出這位主人的引誘,喝了起來,不多時便顯得有些暈乎,迷茫了,站在葉焱肩頭,都在不停的打盹著,惹得葉焱大笑不已。

而就在這時,一群人到了,將葉焱二人團團圍了起來。

看著他們凌亂的服飾,再加上一張張髒兮兮的臉,葉焱頓時笑了。

「搶劫?」 小土山,葉焱笑了。

小金也暈乎的看了過去,眼中閃現出一股戾氣來。

周圍,足足上百人聚集,將葉焱團團圍住,金丹期的也有七八位,其他都是築基期的。

為首的,是一名金丹期巔峰的中年壯漢,三當家獨眼光頭男子正跟在他身邊。

這一刻,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葉焱身前的烤肉架上。

僅剩下的一大塊烤肉,成為他們關注的焦點。

越是靠近,那種特殊的香味越是讓人慾罷不能,深深的勾起了這群人心底的慾念。

「真香!」一群人眼中放光,甚至連葉焱都不再關注,只為這些烤肉。

在美食麵前,這群劫匪也抵擋不住。

看到這一幕,葉焱更是笑的有趣了。

懼怕,那是不可能的,只是饒有興趣的看著這裡。

「想吃肉?」葉焱開口問道。

下意識的,一群劫匪點頭,哈巴口水都要流了出來,直到少卿后,一群人才反應過來,連忙搖頭。

「不不不……」為首的中年壯漢頭和撥浪鼓一般的否認。

「打……打……劫!」

結巴劫匪。

「打劫什麼?打劫這些烤肉,還是打劫我?」葉焱再度開口問道。

藝高人膽大,這種事情也算是難得一遇,尤其是遇到一群蠢賊,更顯得有意思。

「烤肉!」一名盯著烤肉的劫匪開口回道。

不過話才剛一說完,就被為首的劫匪老大一巴掌拍在腦門上。

「沒……出……息……」中年壯漢老大結巴的怒斥了一聲。

「要…………人!」

「哦?」葉焱意外的看著這個壯漢。

「你要我人幹嘛?」

「廢話,自然給我們烤肉吃,只要你烤的好,以後兄弟們可以不殺你,還能讓你加入我們!」那個獨眼光頭三當家直接開口說道,顯得很是不耐煩的模樣。

「小子,別說我們欺負你,誰讓你一個人來咱們兄弟家門口誘惑人的,俺們也不殺你,也不搶你的東西,就讓你給咱們兄弟做飯烤肉!」

為首的中年壯漢聞言,重重點點頭,半天說了一個字。

「對!」

葉焱看著烤架上的烤肉,有些無奈的輕笑,沒想到這烤肉還烤出了問題,連自己都要搭上了。

「你們真想吃點烤肉,看你們不準備殺我的份上,我也不動手了,這塊烤肉送你們了。」葉焱搖頭,緩緩開口笑著說道。

這群人雖然是劫匪,但至少看起來有些有趣,而且沒有那麼大的殺氣,這一點葉焱能夠感覺的到。

一聽葉焱要把烤肉給他們吃,不少人當即嘴饞的不行。

把葉焱的前半句話都給主略過了。

「真給俺吃?」三當家的獨眼光頭滿是喜感的開口。

「蓬!」下一刻,一巴掌直接印了上來。

「笨蛋,就知道吃!」一名金丹後期的中年男子上前,一巴掌打在他頭上,充滿看無奈。

恨鐵不成鋼的念頭升起!

「豬啊!!我們要人,一塊肉夠你吃的嗎?」

一巴掌下去,頓時好像將獨眼光頭打醒。

「對,要人,小子你要跟咱們走,咱們可以不殺你,以後咱們兄弟也能算你一份,咋樣?」獨眼光頭男開口,拉攏葉焱入伙。

葉焱被他們給逗樂了。

「我可不想當劫匪。」葉焱笑著說道。

頓時,這個回復讓一群人不滿了。

「小子,你看不起咱們兄弟?」獨眼光頭三當家顯得有些生氣。

葉焱連忙揮手。

「不是看不起,是沒有這個愛好,而且就你們這個打劫,也劫不到什麼好東西,沒前途。」葉焱耐心坐在位置上,開口說道。

「嗯?」一群人怔住了。

和劫匪談前途?

「你們看,這強的有背景的你們搶不起,太差的搶了也沒什麼油水,再加上你們這上百號兄弟,搶一點財富,還真不夠塞牙縫的。」葉焱繼續開口說道。

突然間來了極大興緻。

這群劫匪,有點意思,至少給葉焱的感覺,不算真正的壞人。

不是窮凶極惡的那種,也不是有錢的那種,看看他們身上的破爛就知道了。

被葉焱這麼一分析,一群人都是滿臉的愕然,然後相視一眼。

「總的來說,你們這行真沒前途!」葉焱侃侃而談,最終來個總結。

說的很在理,還做了不少的比喻。

就三個字:沒前途!

一番話說的,讓一群劫匪面面相覷,突然間發現他們自己夠悲催的,真的有些可憐。

好大一會,獨眼光頭三當家最先反應過來。

「那你說咋整?」憨憨的模樣,讓葉焱更是覺得可愛了。

「真想聽我說的?」

下意識的,三當家點點頭。

「好,那就跟著我好了。」葉焱直接開口說道。

這一下,獨眼光頭三當家先是再度點頭,隨即急忙反應過來,連忙搖頭。

「不行,不行!」

其他一群劫匪也反應過來了,腦子還真是不怎麼靈光,反應稍慢。

「你敢耍俺兄弟!」獨眼光頭三當家顯得有些生氣,覺得被戲耍了。

為首的中年巨漢也帶著怒容。

「可……可……可……惡!!!」

「抓起來!」二當家算是其中最正常的一位了,直接開口下令。

頓時,上百人一起圍了上來。

「帶回去,就讓他給咱烤肉吃!」

見狀,葉焱輕笑,一群可愛的劫匪。

雖然實力不怎麼樣,但憨厚。

「這樣,咱們打個賭,我就站在這裡,你們能碰到我身子,算我輸,算我入伙,給你們當廚子,碰不到我,那你們就聽我的?」葉焱開口笑道。

「說實話,真想殺你們,太簡單了。」

聽到這話,讓一群劫匪大怒不已。

他們怎麼說也有上百號人,金丹期都有著不少,三大當家的都是金丹後期以上高手,大當家更是金丹期巔峰的高手,而葉焱怎麼看也就金丹後期而已。

「狂妄!」一些人大罵。

「好,俺給你賭1!」獨眼光頭三當家怒斥一聲。

隨即直接讓其他人後退,一個健步沖了過來。

接下來讓葉焱意外不少,這個獨眼光頭三當家越發適合葉焱的口味了。

一個煉體者,肉身之力看起來不弱的那種。

沒有動用靈器,對著葉焱一拳直接砸了下來,聲勢不弱,拳拳生風。

人看起來有些木訥,但這動起手來,卻著實不慢。 「吃俺一拳!」一聲大吼,獨眼光頭三當家一拳砸落,虎虎生威。

「蓬!」一群砸下,葉焱身後的一塊大石直接被轟碎。

足見這一拳之威。

葉焱輕鬆出現在另一側,更加滿意了。

這個獨眼光頭三當家的肉身之力,著實不弱,雖然比不上自己,但葉亮他們的肉身還要強上一些。

「不錯!」一邊輕鬆閃躲著,葉焱一邊開口讚許了一聲。

聞言,獨眼光頭三當家臉色一變。

「再吃俺一拳,別逃!」一邊大喝,一邊狂砸而下。

不過在葉焱面前,完全無用,他的拳法不弱,也很快,但很凌亂,對葉焱完全不構成什麼威脅,躲避之下輕鬆之極。

一通打鬥,就看到獨眼光頭三當家一個人在那裡撲來撲去,硬是觸摸不到葉焱的衣角。

看起來,葉焱極為輕鬆,嘴角始終帶著淡笑之意。

足足十分鐘的時間,獨眼光頭三當家氣喘吁吁,累的不輕,滿臉的難看。

周圍,一群劫匪也都傻眼了。

都是修真者,一點眼力還是有的。

對於獨眼光頭三當家而言,這個年輕人強大的可怕,即便是最強的大當家,這一刻也臉色凝重之極。

葉焱的速度,他也跟不上。

他知道,這次是遇到狠茬子了,也是遇到大麻煩了。

沒想到一個月沒開張,這剛一開張,就遇到了這種厲害的角色。

「你們一起上吧。」葉焱看著累的不行的獨眼光頭巨漢,目光隨即轉移到大當家二當家身上。

難得有這個興緻,陪他們玩玩。

大當家二當家一聽,也不客氣,紛紛怒吼一聲沖了上去,和獨眼光頭三當家一樣,都是走肉身一道的,肉身之力都極強。

尤其是這個中年巨漢的老大,更是強大,葉焱估計哪怕是自己和他硬抗一下,也可能要被轟退。

「蓬!」

一拳砸落,地上多出一個巨坑,威力超強,比那個獨眼光頭三當家強大很多很多。

「天生神力!」葉焱眼中頓時大亮不已。

「不錯!」

葉焱笑的更高興了。

之前帶著一絲玩笑之意,現在他是徹底確定了。

這些人葉焱要了。

當劫匪,確實沒前途,而且看他們這個樣子,葉焱估計也是新手。

小土山上,大戰激烈。

不,確切的說是三人不斷撲空,任憑如何努力,就是無法擊中葉焱。

終於,再度閃出三人的包圍之中,葉焱輕笑而出。

「怎麼樣?算你們輸了吧?」

三人一聽,臉色那叫一個難看。

「不,俺不服,有本事別逃!」獨眼光頭三當家大吼一聲。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