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目光定在她胸脯上,心又開始砰砰跳起來,戀戀不捨的移開目光,裝模作樣咳了一聲。

史鶯鶯眼睛都沒睜開,卻說,「想看就看,我看光了你,如今你可以看回來了。」

杜長風嘿嘿嘿,「好象有點看不夠哩。」

「要怎麼才夠?」史鶯鶯半睜著眼問他,「天天脫光了給你看?」

杜長風不吭聲,笑得有幾分齷鹺,史鶯鶯一腳踢過去,「臭不要臉!」

杜長風一把抓住她的腳,在手裡摩挲著,「鶯鶯,我錯了,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吧,媳婦兒。」

「你叫我什麼?」

「媳婦兒。」

「再叫一聲。」

「媳婦兒,媳婦兒,媳婦兒……」

杜長風迭聲的叫,史鶯鶯聽著這稱呼,慢慢濡濕了眼眶,真是不容易啊,幾年裡吵吵鬧鬧,磕磕碰碰,終於換回來他一聲媳婦兒。

她垂下眼,聲音輕輕的,「杜長風,你是個死心眼,其實你是不知道罷了,咱們倆早已經習慣了這種鬥嘴的相處模式,我哪天不跟你斗幾句就渾身不舒服,你不也是么,逮著機會就挖苦我,我要是跟藍霽華走了,你找誰鬥嘴去?」

「是啊,你走了,我連個吵嘴的人都沒了,那日子還怎麼過?」杜長風緩緩抬起雙臂。

「幹嘛?」

「過來,讓我抱抱。」

史鶯鶯臉一紅,「我離你很遠么?」

杜長風嬉笑著手臂一展,將她撈進懷裡,「說真的,你為什麼又回來了?藍霽華肯放你回來?」

史鶯鶯沒說話,只幽幽嘆了一口氣。

杜長風把自己撞到樹上暈死過去時,她和藍霽華就在不遠處看著,她說,「杜長風都這樣了,你還要我跟你走嗎?」

藍霽華說,「怎麼,想反悔了?」

「沒有,你說走,我就走。但是你知道,我心裡愛的永遠是他。」

藍霽華久久沒有說話,仰頭看天,半響才說,「鶯鶯,你是吃定了我吧。」

「你是千帆的親哥哥,我想你應該會理解,一個人痛苦,總好過三個人都痛苦。」

他苦笑看她,「你是天生的商人,賬算得真清楚。我真的是滿懷誠意而來,沒想到最終空手而歸。他對你那樣,我以為……」

「他對我一直很好,只是你看不到。」

你看不到在每個月不方便的那幾天,他總是小心翼翼,不惹我生氣,不讓我碰冷水。

廊上那個大花瓶是從江南運來的,他每天都要拿抹布擦兩道,因為我喜歡站在那裡發獃。

去千葉城運貨回來,總會帶好吃的回來,裝作大家都有份,其實我知道是給我的,因為那是江南的味道……

我生病的時侯,他大半夜偷偷溜進我的屋子,看我還有沒有發熱……

那回山匪衝進來,他差點沒把人活劈了,因為那人推了我一把……

他對我的好太多太多,只是被日復一日的吵架鬥嘴所掩蓋,除了我自己,誰也不知道。

——————-

終於修成正果,不容易啊……作者擦了一把老淚,小杜啊,你就好自為之吧,千萬別再作了,這麼好的媳婦兒給了你,我得頂多大的壓力,冒多大的風險啊…… 蘇北聽著路南的話,頓時笑的詭異:"他們要是敢騙我,我就安排他們去相親!"

看著蘇北笑眯眯的神情,蘇寒和蘇凜無奈的對視一眼,這種辦法,也只有自家媽咪能想出來。

蘇寒沒好氣的說道:"媽咪,你就等著吧,我們不會騙你的!"

蘇北勾唇笑了笑:"那最好不過了,明天晚上的晚餐,我一定會準備的非常豐盛的!"

蘇寒和蘇凜看著蘇北這麼熱情積極的樣子,忍不住笑了起來。

晚飯過後,蘇寒就離開了公寓。

蘇凜估摸著,自己也該搬出去了,不然的話,爹地肯定又會在心裡,嫌棄自己礙眼。

只不過,蘇凜更為擔心的是,明天怎麼跟戚薇薇說,讓她跟自己回家來。

想到這裡,蘇凜心裡,便有點沉重。

他想了想,最後給戚薇薇打了一通電話。

戚薇薇此時此刻,正在醫院裡照顧戚風。

戚風第二個治療過程,已經快接近尾聲了。

他現在的身體,已經好的差不多了,說話的時候,也不喘了。

戚薇薇感覺,自己整個人都輕鬆起來了。

至於欠蘇凜的錢,她有把握,在明年還清。

戚薇薇看見手機上閃爍的名字,她想了想,接通:"喂,蘇凜!"

蘇凜聽到戚薇薇的聲音,臉上不自覺的劃過一抹溫柔:"薇薇,你這會在幹什麼呢?"

戚薇薇笑了笑:"還能幹什麼啊,剛跟我爸吃完飯,照顧他躺下,我今天也挺累的,打算洗漱一下,早點睡覺呢!"

蘇凜猶豫了一下,本來想在電話里,跟戚薇薇說來他們家裡吃飯的事情。

可是,他想了想,最後還是放棄了這個想法。

這種事情,電話里本就不好說,還是明天當面說吧!

"那你趕緊收拾一下,早點睡吧,對了,你明天中午有事嗎?我想請你吃個飯!"蘇凜說。

戚薇薇愣了愣,明天中午?

"明天中午應該沒有事,只不過,你給我打電話,就是為了約我吃飯嗎?"戚薇薇不解的問道。

在她的印象中,蘇凜不像是這麼無聊的人。

蘇凜苦笑了一聲:"是有點事情想找你幫忙,這個電話里,我也不好說,我想看著你,當面給你說!"

戚薇薇點了點頭:"那好吧,明天中午下班后,我給你打電話!"

蘇凜聽見戚薇薇答應一起吃飯,聲音頓時都變得輕快起來,好像自己有希望跟戚薇薇在一起了一樣。

他歡快的說道:"好,那就明天見!"

蘇凜的聲音,聽起來都有點不像他平時的自己。

戚薇薇掛了電話,心裡有點疑惑。

不然,那也是半天的功夫,她就不去想這件事了。

既然蘇凜想要自己幫忙,那她明天聽他說完,儘力去幫忙就行了,畢竟,蘇凜在自己最困難的時候,給了自己那麼多的幫助。

同一時間。

蘇寒回到公寓。

高小芝已經吃完晚飯了。

她就坐在樓下的客廳里,看見蘇寒回來,她的神色有點忐忑不安。

蘇寒看著她的神情,走過去,坐在她身邊:"小甜,你在想什麼呢,怎麼感覺你有點不安?"

高小芝苦澀的笑了笑:"我只是覺得,這一切來的有點突然,讓我覺得很不真實,我怕一切都是一場夢!"

蘇寒這才明白,她為什麼會如此不安。

他伸手,拉住高小芝的手:"小甜,你不用覺得不安,我既然已經承諾了照顧你,那我就會遵守自己的諾言,再說,我們現在已經是男女朋友了,我照顧你,也是天經地義的,你就不要胡思亂想了!"

高小芝點了點頭:"嗯,我盡量!"

蘇寒無奈的笑著搖搖頭:"那你自己慢慢適應吧,時間長了,應該會好多的,對了,明天晚上,我想帶你回家吃飯,你的意思呢?"

高小芝的臉上,頓時閃過一抹慌亂之色。

她不知道當年,戚小甜究竟有沒有見過路家父母。

如果見過了,他們萬一識破了自己是假冒的,那該怎麼辦呢?

蘇寒以為高小芝是因為要見家長,所以才這麼慌亂。

他伸手握著高小芝的手:"小甜,你不要害怕,有我在呢,再說了,我爹地媽咪,也很好說話的!"

高小芝尷尬的笑了笑:"蘇寒,你能不能給了一點時間,我想好好考慮一下!"

蘇寒沒有想到,高小芝會不願意回家,跟他見父母。

他只能無奈的看著高小芝:"那好吧,你想想吧,如果你實在不想去,我回家后,跟我媽咪解釋一下就行,你不用太為難!"

高小芝看著蘇寒:"我先上樓洗個澡,等一會,我就給你答案,好嗎?"

蘇寒點了點頭:"那你去吧,我正好也洗個澡,一會睡覺!"

高小芝點了點頭,就快速的上樓了。

高小芝上樓后,就快速的給曾佐凡發了微信消息。

高小芝:曾助理,不好了,蘇寒讓我跟他回家吃飯,我怕路家父母以前見過我,我自己的身份會被拆穿!

高小芝發過去消息后,曾佐凡那邊,好久都沒有動靜。

高小芝著急的在原地走來走去。

過了好一會時間,手機才響起來。

高小芝趕緊將手機打開,看曾佐凡的回復。

曾佐凡:我說你是真傻還是假傻啊,就算是他們見過你,那也是十幾年前的事情了,女大十八變,他們怎麼能確定,你不是戚小甜呢,再說了,告訴他們戚風死了,完全天衣無縫,誰能拆穿你呢?

曾佐凡的話,讓高小芝心裡,稍微安定了一點。

高小芝:曾助理,那按照你的意思,我明天晚上,應該跟著蘇寒回家了?

曾佐凡:沒事,你放心的去吧,能得到他們家人的支持,這對你也是有利的,好好發揮你的小聰明,你以後會得到更多!

高小芝看著曾佐凡的消息,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努力平靜下來。

高小芝:那好,我明天就去了,有什麼事情的話,我會第一時間聯繫你的!

曾佐凡:我知道。

高小芝這才收起手機,轉身去洗澡。

蘇寒洗完澡,在樓下坐了好一會,才看見高小芝穿著浴袍下來。

看著她白皙的小腿,一步一步,從樓梯上走下來,蘇寒覺得有口乾舌燥。

他抬頭看向高小芝,對方濕漉漉的頭髮,還在滴水,一滴一滴的落入脖頸,從鎖骨里慢慢滑下去,誘人至極。

蘇寒努力剋制著自己心裡的躁動。

這是一個男人,看見一個女人的正常反應。

只不過,蘇寒卻覺得,他現在看見的女人,少了一種悸動。

而且,他對面前的女人,和他這些年心心念念的小丫頭,似乎一點都聯繫不起來。

他一直在努力說服自己,她只是長大了,自己一時間沒有適應。

還有,相比於戚薇薇,眼前的她,自己喜歡那麼多年,應該更適合自己。

蘇寒就這樣不斷的麻痹自己。

他心裡雖然清楚,他跟戚小甜在一起,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想要照顧她,報恩。

可是,不管是哪種想法,他都會試著,讓他們彼此相適應。

高小芝看著蘇寒本來盯著自己目不轉睛的看,結果一會功夫就走神了。

她有點惱怒,自己魅力有那麼弱嗎?

看著蘇寒出神良久,高小芝終於忍不住,輕咳了一聲。

她看著蘇寒:"蘇寒,你這是在幹什麼呢?"

蘇寒猛地回過神:"小甜,我剛剛想到工作上一些事情,忽略了你,真是抱歉啊!"

高小芝搖搖頭,神色很是溫婉:"沒事的,我不介意,正好,我這幾天,也要出去找工作了呢,父親去世,我已經好久都沒有上班了!"

蘇寒想了想,開口道:"小甜,我們公司的秘書辦現在缺人,你要不要去上班?"

高小芝愣了愣,隨即,她快速的搖頭:"盛世是大公司,我這樣依靠你的關係進去,我怕別人會說三道四!"

蘇寒聽了高小芝的話,立馬搖搖頭:"小甜,你想多了,只是一個秘書而已,又不是首席秘書,沒有那麼多流言蜚語的,到時候,我來安排這件事情就行,你就等著上班吧!"

高小芝頓時溫柔的一笑:"謝謝你,蘇寒,我到時候肯定會努力工作的。"

蘇寒笑了笑:"這沒什麼,再說了,你在我身邊工作,我也放心,每天還能看到你,這也是我這些年來,心之所想!"

高小芝不好意思的低頭,害羞的笑了。

片刻,她抬頭看著蘇寒:"你說回家見你父母的事情,我已經想好了,既然遲早都是要見面的,那我希望,他們能夠早點接受我,所以,我願意明天跟你回家!"

看著高小芝堅定的眼神,蘇寒頓時興高采烈:"謝謝你,小甜,那明天下午下班后,我過來接你,我們一起回去!"

"嗯嗯!"高小芝笑著點頭。

高小芝和蘇寒說了一會話,兩個人就各自回房間睡覺了。

第二天早上,戚薇薇上班后。

她去茶水間泡了杯咖啡,剛從茶水間端著水杯出來,就看見曾佐凡急急忙忙的向著外面走去。

戚薇薇也就是隨意一問:"曾助理,這大清早的,剛上班,你這麼著急的出去,有事嗎?"

曾佐凡看著戚薇薇,他不知道想到什麼,神色微變。 曾佐凡走近戚薇薇,低聲道:"這話我告訴你,你可不能隨便告訴別人啊!"

戚薇薇點了點頭:"什麼事啊,你怎麼這麼神神秘秘的,再說了,你如果告訴我,我怎麼可能隨便告訴別人呢,我也不是那種人啊!"

戚薇薇說完,好奇的看著曾佐凡。

因為薛梓桐的關係,她最近跟曾佐凡也慢慢熟絡了起來。

對方一直是個萬事皆藏於心的人,平時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是不動聲色的。

到底是什麼事情,讓他變得這麼著急,戚薇薇還真有點好奇。

曾佐凡看著戚薇薇,眼神閃了閃,聲音更低了:"是這樣的,總裁讓我去給他女朋友買個東西送過去,說是想給她個驚喜,這不,我才這麼著急嘛,要是送過去遲了,總裁女朋友發脾氣了,總裁肯定饒不了我!"

戚薇薇感覺自己的腦袋,像是被一記鐵鎚砸中了一樣,懵懵的。

蘇寒有女朋友了?

什麼時候的事情?

那他那天晚上,強吻自己,究竟算什麼事?

戚薇薇的心裡,頓時難受到了極點。

曾佐凡看著戚薇薇的神情,他就知道,在戚薇薇的心裡,蘇寒不像普通朋友那麼簡單,這正好達到了他的目的。

他看著戚薇薇:"戚秘書,要是沒有什麼事,我就先走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