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遍又一遍,彷彿永遠不知疲倦。

「三叔,我們已經有很多天沒有見面了,感覺像是過了好幾年,你瘦了,不過也更帥了。」

司厲霆攬著她的腰,溫柔的注視她,「我們已經有265天沒有見面,每天我都會想你很多遍,蘇蘇。」

「三叔,如果這一切不是夢該多好,我知道等天亮我醒來這一切都是一場夢,我又會再回到沒有你的日子中。」

顧錦的口吻充滿了悲涼,司厲霆幾乎都要脫口而出告訴她這不是夢。

「蘇蘇,相信我,我很快就回來陪你和寶寶,記住,我們的寶寶叫錦諾,那是我對你的承諾。」

「嗯。」

「時間不早,你該睡覺了。」

「不嘛,我想多看看你,好不容易才夢到你,我還要多親親你。」

顧錦像個小女孩兒一樣撒嬌,彷彿又回到了從前,她們之間從來沒有離開過。

「寶貝兒乖,明晚我還回來找你,你要早點入睡。」司厲霆颳了刮她的鼻子。

顧錦被他一哄心裡的結就放下來,「那你不許騙人,明晚還要到我的夢裡來。」

「不騙。」

「打勾勾。」她伸出了手指,司厲霆將小手指和她勾住。

顧錦像是以前一樣將頭埋在了他的懷中,抱著他的腰緩緩睡去。

孕期的她極容易入睡,司厲霆手一直放在顧錦的肚子上,小東西很活躍,壓根就沒有想睡的意思。

這幾個月她都是這麼過來的嗎?小東西每天晚上折騰她。

他彷彿能夠感覺到寶寶的小腳丫和他就隔著媽媽的肚子,這種感覺很神奇也很微妙。

司厲霆捨不得眨眼,就想要這樣抱著她們母子兩一直到天荒和地老。

直到天方露出魚肚白,司厲霆才戀戀不捨的收拾好東西離開。

「蘇蘇,等我。」

床頭的手機鈴聲響起,將睡夢中的人徹底吵醒,顧錦嘟囔道:「三叔,幫我關一下手機。」

以前她想要賴床的時候都會如此,手機仍舊歡快的響著。

顧錦猛然從床上驚醒,「三叔。」

她睜開眼,身邊只有一本自己散落的書籍,還有床頭燈亮著,空空如也的卧室,哪裡有司厲霆的身影。她做了一個夢,一個很真實的夢,彷彿他真的抱過自己,吻過自己。 顧錦摸了摸自己的唇,和他親吻的觸感那麼真實,這怎麼可能是假的呢?

還有他懷抱的溫度,他看自己的眼神顧錦都能夠清清楚楚記得。

她起床看著自己反鎖的門窗,根本不可能有人從她反鎖的門窗裡面進來。

所以還是她做的一場夢吧,顧錦心中一陣失落,她就知道不會是真的。

摸了摸肚子,想到夢中他那麼開心激動的樣子,還給寶寶取名叫做錦諾。

他說他一定會回來,那是他對自己的承諾。

就算是一個夢,顧錦也當真了。

「寶寶,以後你就叫錦諾,司錦諾,爸爸不會不要我們的,他說過很快就會回來。」

一個荒誕的離奇的夢境,顧錦卻當成了自己唯一的希望。

電話催魂一般再次響起,顧錦接過電話,「喂。」

「小錦兒,咱們不是說好了一早去看日出,你該不會還在睡懶覺吧?」

顧錦看著已經快要天亮,「你們在哪?」

「我們已經在海邊了。」

「我還沒起,你們看吧。」顧錦掛了電話,她推開陽台上的門。

這裡是整個島最佳的觀賞地,她站在陽台上看著天邊那一線橘紅。

「三叔,你快回來吧。」

她不知道牆的那一邊也站著一人和她一起看著這瑰麗的日出。

蘇蘇,我從來就沒有離開過。

接下來的一整天顧錦心情都很好,沒人知道為什麼。

「錦兒,你這是怎麼了?好像情緒很高漲呢。」

顧錦沒有說昨晚她夢到司厲霆的事情,那個夢和以前她做的都不同。

「大概是換了新環境,我喜歡這裡的緣故吧。」

她已經迫不及待想要到晚上了,因為在夢裡他說過今晚會再來的,他說過的話就一定會作數。

如果把這件事告訴給了他們,以南宮墨的性格肯定嘲笑她,一個夢也如此當真。

一整天顧錦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才天黑她就急著要回去睡覺。

是不是睡著了就能夠早點見到他了?

「錦兒,你就只吃了幾口飯,你確定你吃飽了?」顧南滄明顯覺得她很奇怪,就像是……中邪了一樣。

「哥,我不餓就是有點累想睡覺。」

「你在家從來沒有這麼早就睡過。」顧南滄戳穿了她的小九九。

她總不可能說自己是要在夢裡相會司厲霆吧,說出來還不被人當成神經病。

「哥,今天環島我走累了嘛,你們要是無聊的話去酒吧玩吧,不用管我。」

「小錦兒,你不去我們多無聊。」

「南宮,今天我真的很累,等寶寶出生我恢復好了,咱們痛痛快快的去玩。」

「這可是你說的。」

「是我說的,我先回房了,你們不用管我。」

見顧錦堅持,大家也不好硬逼著她,只好囑咐了她幾句。

南宮熏不放心的將她送到門口,「如果有事就給我們打電話。」

「好,放心吧,我就是休息而已,不會有什麼事的。」

顧錦關上門反鎖,像是昨天那樣泡澡完畢在床上看書,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激動的關係,她壓根就睡不著。

司厲霆看到顧錦一直來回起身,還不停的揉著自己的頭髮,「怎麼還睡不著,快點睡,睡著就可以看到三叔了。」

頭髮被她自己給揉成了小瘋子她也絲毫沒有感覺,他的蘇蘇還是這麼可愛。

便在這時自己的門鈴響起,司厲霆一臉不悅拉下窗帘。

果然是愛麗絲,昨晚她爛醉如泥不能折騰,今晚又來了。

「史密斯。」

「有事?」司厲霆冷冷的看著她,壓根就沒有讓她進屋的意思。

「我想過來和你聊聊,很快我就走。」

「就在這裡聊吧。」司厲霆並不喜歡其她女性進入他的領域。

「你是不是不喜歡女人?」愛麗絲開門見山,「要是不喜歡的話我叫了傑森,他是同性戀。」

愛麗絲始終覺得很奇怪,自己這樣的大美女他看不到?

如果不喜歡女人那就是喜歡男人了,她必須要弄清楚這一點。

「你很閑?」

「當然不是,我只是想要對我的未婚夫更加了解一點才是。」

「以後會給你時間了解,今天我很累。」司厲霆開始下逐客令。

愛麗絲卻是不依不饒,「你要是不喜歡男人,那你就證明給我看。」

她趁機溜進了司厲霆的房間,司厲霆眉頭微皺,還好他拉下了窗帘,否則讓她看到自己房間的玄機還了得。

愛麗絲脫去身上的浴袍,露出窈窕的身段,「用我來證明你不喜歡男人,否則我就叫傑森過來。」

「愛麗絲,我說不喜歡婚前性行為。」

「是不喜歡還是不行?你要清楚一點,我們兩家聯姻,我有必要知道我的未婚夫是不是那方面不行。」

她都將話說到這份上來,就不相信他還不生氣,正常男人早就發飆了!

司厲霆怎會被她激將法刺激到,「不管你怎麼想,我不會碰你。」

這句話無疑是重重的打擊了愛麗絲,愛麗絲雙眸帶著淚水。

「史密斯,你以為你是誰,多少人想要跟我在一起,你卻對我愛理不理!你信不信我分分鐘就能嫁給別人。」

「隨便,我要睡了。」司厲霆還是萬年不變的冷漠。

愛麗絲狠狠抓著蕾絲裙,「你究竟有沒有心!」

任何一個紳士的男人都不會這樣,他是很紳士,而且是紳士得太過頭了,連觸碰都不願意。

「本來有,後來沒有。」因為那顆心他早就遺失在別人的身上了。

「好,你夠狠,你不要後悔!」愛麗絲起身穿好浴袍,她的視線卻落在床上那本《育兒百科》上。

「你怎麼會看這種書!」愛麗絲抓起那本書質問。

司厲霆並沒有慌亂,而是淡淡道:「我是一個負責任的男人,婚後有了baby我要提前學習一些育兒知識。」

愛麗絲瞬間心情好了很多,其他男人誰會帶孩子,大多都將孩子扔給傭人。

他居然還在學習,足以說明他的負責。

愛麗絲破涕為笑:「對不起,是我誤會你了。」

「我要睡了。」

愛麗絲歡天喜地離開,覺得自己找到了一個好男人。

才出門她卻又覺得有些奇怪,自己催促了他好幾次訂婚他一拖再拖。

連婚都沒有定,更不要說結婚,他又反感婚前性行為,哪裡來的孩子?

他現在來看這些不是太早了一點?加上他平時對自己的冷漠,愛麗絲真沒覺得他對自己有興趣。

一時間腦中出現一個奇怪的念頭,她的視線朝著隔壁的房間看去。

才來的時候她還狠狠抽了那個女人一巴掌,她住進了本該屬於自己的房間。

史密斯解釋說她是孕婦,也是受朋友之託要照顧她。

全程她們零交流,自己也沒有多想什麼。

但昨晚自己喝了那麼多杯酒,當真是運氣差?

冥王異界生活 那女人就快要生孩子了,而他卻在隔壁看育兒書,如果將這看似八杆子都打不到一起的兩人聯繫在一起。

身為女人本就很敏感,那個女人身邊出現的男人沒有一個是她的丈夫。

如果沒有丈夫她的孩子是怎麼來的?

愛麗絲細思恐極,總覺得兩人之間有著某種不可告人的關係。

回到自己房間,她第一件事就是撥通了一個電話。

「給我查一個人。」

「小姐,你要查誰?」

愛麗絲雙眼一片冷意,「我簡訊發給你,記住了,我要她完完整整所有的資料。」

「是,小姐。」

愛麗絲掛了電話,編輯好信息發了過去,她知道,明天天亮之前她就會收到所有的資料。史密斯,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司厲霆送走了愛麗絲這才鬆了一口氣,重新打開窗帘,顧錦還沒睡著。

見那個在被子里滾來滾去猶如毛毛蟲一樣的女人,司厲霆嘴角輕揚,還是他的小笨蛋。

悠哉悠哉的泡了一個澡,等他再出來的時候顧錦已經睡著了。

像是昨天那般他走到了顧錦的身邊,凝視著那個熟睡中的女人。

頭上的水滴不小心滴在了顧錦的臉上,顧錦猛的從睡夢中驚醒。

「三叔,你沒有騙我,你真的又到我夢裡來了。」

顧錦一頭扎進他的懷中,這個夢好真實,真實到她可以聞到他身上清爽的沐浴液香味。

還有那一頭柔軟的金髮還掛著水珠,他一點都沒變,老是忘記洗頭后吹乾。

「蘇蘇,讓你久等了。」

「沒有,要是天天晚上可以夢到三叔就好了,可惜我明天就要離開了,等回了家,你還會來我夢裡嘛?」

「我會盡量。」以後的司厲霆無法保證。

「只要你經常來看看我就好了,雖然這只是一個夢,但我真的感覺到了你的存在。」

她跳下床拿出了吹風,「又不吹乾頭髮,都說這樣對身體不好。」

像是以前一樣她靜靜給他吹乾頭髮,不管分開再久的時間,兩人在一起永遠都是這樣和諧。

因為愛早就滲入兩人的靈魂深處,這輩子再沒有人能夠讓這愛消失。

「好了,吹乾了。」

銀龍玩家 司厲霆一把將她拉入懷中,唇吻了下來。

根本就不需要太多的言語,彼此都是深深思念著對方,氣氛逐漸火熱。

司厲霆的呼吸濃重,顧錦當然知道他想要什麼,他卻在最後關頭停了下來。

「三叔,這是在夢裡,沒關係的。」

司厲霆:「……」

小傻瓜,這根本就不是夢啊,就算他再怎麼想要她也不可能在這種情況下要。

雖然還有幾天的預產期,這個時候是最關鍵的時候,前三個月和后三個月都很危險。

他都忍了這麼久,只能再繼續忍下去。

顧錦臉上有些失落之色,「三叔,你是不是覺得我變胖變醜,對你沒有吸引力了。」

就算在夢裡,身為女人的自尊心也是很重要的。

她的身材不苗條,連腰都沒了,只有大大的肚子,他一定是覺得自己很醜。

「傻瓜,我怎麼會嫌棄你?我只是怕傷了你啊,小笨蛋。」

「可這是在夢裡,沒有關係的。」顧錦覺得自己在夢裡就可以為所欲為。

司厲霆見她小臉粉撲撲,眼中淚光盈盈,這是她情動的樣子。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