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的藍菲聽到這話,忍不住捂嘴輕笑,但也並沒有反駁,只要葉靈喜歡她自然不會多說什麼。

「前…前世,這鬼話你也信!」崔虎頓時一陣無語,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腦袋,暗自後悔不該將法器交給葉靈。

「我說小虎子,既然靈兒小姐喜歡,一件法器而已,做人別太小氣。」青木道人面色有些憋紅,強忍著笑意望向崔虎開口勸道。

崔虎一聽這話,頓時火冒三丈,此時若是身子江東,他怕是早就掏出黑色巨斧招呼上去了。

「臭道士,你說的輕巧,你怎麼不把你的青木劍拿出來交換。」崔虎怒喝一聲,氣得忍不住直咬牙。

青木等人沒有在多說什麼,只是一陣暗笑不已。

而此時一旁的大和尚,聽到崔虎的話語,也是很快反應過來,眼前這些人手中還有法器。

「這位施主,您請再聽老衲一言!」

「老衲看您相貌不俗,前世定是身份顯赫之輩,老衲這裡有一串白虎青璃串,方才一件施主此寶就在老衲手中躁動不安,可見是與您有緣。」

地攤前的老和尚眉飛色舞,可謂一臉的激動之色,演技之浮誇讓人瞠目結舌。

崔虎頓時愣在了原地,轉眼看了跟前了這位老和尚一眼,目光落在和尚手中,那串與葉靈手中此刻握著的物件相差無幾之物,一時間有些失神。

「虎爺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崔虎低哼一聲,半響才憋出一句話來。

交易平台的後方不遠處,此時葉飛也是問詢走來,三代家族之人早已經回了居住地,此時來的只有他一人。

在離開空谷之後,他幾乎是環境就鎖定了,葉靈等人此刻的位置,隨即向著眾人走來。

「哥!」

「葉小爺。」

葉家眾人在看到葉飛之後,也是很快反應過來,紛紛轉過身來,葉靈更是直接撲到了葉飛的懷中。

後方的藍菲,此刻同時一連的溫柔之色,靜靜地望著眸中的那個身影。

「怎麼,小丫頭,可是換到什麼好東西了。」葉飛淡笑一聲,伸手晃了晃葉靈的腦袋,一臉的憐愛之色。

「嗯,哥你看,這是玄武琉璃串!」葉靈舉著手中的那串翠綠色的珠子,此刻一臉的興奮的表情。

葉飛在看到珠子之後,臉上的表情並沒有多大變化,若是他沒有看錯,這串珠子只是普通的裝飾品,只是做工極為精巧,在陽光的照耀下隱約有泛著光暈,觀賞性可謂極高。

「葉小爺,這串珠子,是用我的一件上品法器交換的。」崔虎連忙忍不住搭話,若是換了一件法器還好,可如今換的只是一件裝飾品,他豈能不心痛。 葉飛微微一愣,隨即問清楚了事情的原因,此時看到崔虎的表情,不免也是笑出聲來。

一件法器而已,若是換做他的話,確實不會太過在意,不過崔虎如今手中,除了那柄黑斧之外,法器確實沒有幾件。

「接著,此物送你。」葉飛說著從儲物戒指內,掏出了一塊菱鏡形的法器,直接扔給了前方的崔虎。

他手中的法器,確實有著不少,只是品質上有些參差不齊,這件菱鏡盾品質還算不錯,也比較適合崔虎。

「謝…謝謝葉小爺!」崔虎一把接過菱鏡,方才臉上的陰霾瞬間一掃而空,臉上表情轉變之快,讓人不免驚嘆。

葉飛無奈地搖了搖頭,沒有在多說什麼,隨即他的目光聚焦了在前方,望向那位長須大和尚身上。

這一眼望去,葉飛內心不禁動容,他竟然一時間看不透這老和尚的實力。

觀其其內的氣息,綿綿悠長看似很弱,但卻有如百鍊細絲,源源不竭生生不斷,此人修鍊方法,定是與常人有著很大的區別。

「這位施主,老衲手中還有一串青龍琉璃珠,方才一見施主…」

前方的老和尚見葉飛出手就是一見法器,頓時眼冒精光,又一次開口滔滔不絕地介紹起來。

一旁的崔虎臉上的表情,可謂是瞬間鐵青,他盯著那老和尚目光中似要噴出火來,他可以確定除了青龍琉璃珠之外,這老和尚手中怕是一個會多出一串朱雀琉璃珠。

「葉小爺,這老和尚也忒不要臉了,我…」崔虎緊握著雙拳,他性子本就有些不管不顧,看其模樣顯然是要忍不住動手。

「呵,沒事。」葉飛抬了抬手,示意崔虎不要衝動。

他說完之後,便是緩步走了前方的地攤前,隨意掃了一眼之後,目光最終落在了老和尚手中的琉璃串上。

「大師,這件青龍琉璃串我要了。」葉飛臉上帶著淡笑,緩緩開口說道。

他此言一出,一旁的崔虎頓時愣在原地,這東西莫不是對葉家之人有著什麼特別的吸引力不成?葉靈這個樣子他可以理解,怎麼連葉小爺也著了這老和尚的道。

「哼,小虎子,我就說這東西是寶貝吧,你看我哥都想買一串!」葉靈噘嘴一哼,同時狠瞪了一旁的崔虎一眼。

顯然對於崔虎方才的阻難,葉靈心中多少還是有些氣憤的。

「這玩意…難道真的是寶貝?」崔虎一時間也似乎有些不太確定,忍不住拍了拍腦袋,臉上一臉不解的表情。

前方的地攤旁,那長須老和尚聽到這話,眼中不知為何隱約閃過一道微光,深深地看了葉飛一眼。

「一件法器,不二價,這件青龍琉璃串,施主可以拿走。」老和尚說著將手中的琉璃串,伸手向著葉飛遞了過去。

葉飛微微點頭,並沒有直接接過,而是從他的儲物戒指之內,掏出一件品質不錯的法器握在了手中。

老和尚一件法器,眼中頓時冒出綠光,臉上的笑容同時更為濃郁了幾分。

「施主真是慧眼識珠,此寶能夠落在施主手中,當真可謂是天大的緣分。」老和尚不厭其煩地開口,目光卻是一直盯著葉飛手中的法器。

「這位大師,在下一連在你的攤位上買了兩件東西,是不是該贈送點什麼?」葉飛臉上的笑容平淡,望著眼前之人低聲開口道。

前方的老和尚一聽這話,頓時臉上閃過幾分警惕之色,一副知足的奸商模樣。

沉默片刻之後,老和尚似乎始終沒有低於法器的誘惑隨即開口道:「不知施主還上看了什麼,若是可以的話,贈送給施主也無妨。」

「這塊黑石頭不錯…」葉飛臉上的表情不變,伸手指了指了地攤邊緣的一塊黑石。

這石頭大約拳頭大小,通體呈現出墨黑色,形狀沒有規則,讓人一見望去只會覺得平平無奇,定不會多看第二眼。

後方的葉家眾人,在看到那塊黑色石頭之後,臉上也是露出疑惑之色,不太明白葉飛為什麼想要此物。

「哦…這塊石頭。」老和尚眼中精光閃動,瞬間將目光凝聚在了黑石上。

如此同時,葉飛能夠感覺到在,前方這老和尚體內的氣息波動,很顯然是在觀察著此此石。

「這只是一塊普通的黑曜石,不知有何奇特之處?」老和尚並沒有立刻答應葉飛,而是隨即開口反問道。

通過剛才的觀察,老和尚並沒有發現這黑石的特殊,唯一有些不同的是,黑石表明隱約似有靈氣遊走,但也是極為微弱不足為奇。

「倒是沒什麼特別,只是葉某天生喜歡收集黑曜石,家中也擺放了許多。」葉飛看了老和尚一眼,聲音中顯得很是隨意。

前方的老和尚,此時忍不住深深地看了葉飛一樣,一時間似乎陷入了沉默。

「此石,不能贈送給施主,還望施主再選一件物品吧。」老和尚想了想后,便是一口回絕了葉飛,他雖然不清楚此石有什麼不同,但能夠引起此人注意,指不定是什麼他不知道寶貝。

前方的葉飛聞言,只是淡笑一聲,同時將自己手中的法器收回。

「大師這般防備,葉某自然不會勉強,多謝大師換給家妹的玄武琉璃珠。」葉飛說完之後,隨即緩緩站起身來,臉上的表情始終變化不大。

轉過身來看了葉家眾人一眼后,葉飛同時向著眾人緩緩點頭,隨即便是準備離去。

葉家行人見狀,也沒有多說什麼,均是轉身跟在了葉飛身後。

後方的老和尚見此情景,頓時臉上露出焦急之色,到手的法器就這樣沒了,但凡武道中人換誰都會有些受不了。

「難道此子真的只是喜歡收集黑曜石?」

「施主且慢,此石送你何妨。」老和尚在反應過來之後,可謂是連忙站起身來,叫住了即將離去的葉家眾人。

葉飛身形一頓,嘴角閃過一道不易察覺的笑容,但隨著他的轉身很快內斂。

「大師不用勉強,若是實在捨不得,在下絕不會勉強。」葉飛臉上的表情淡然,此時緩緩開口說道。

「不勉強…不勉強,此石你且拿走。」老和尚生怕葉飛會反悔一般,一把抓起了眼前的黑石,連同那青龍琉璃出串,一同堆在了葉飛面前。

葉飛淡笑一聲,也是不在啰嗦,只見儲物戒指閃動,方才那件法器再次出現在了手中。

收起了老和尚手中遞過來的琉璃珠與黑石之後,葉飛隨即向著此人一抬手,便是帶著葉家眾人很快離開山頂的交易平台。

「若是每天都能遇到,像那那位年輕人一樣高爽快的世家子弟…」後方的那位老和尚,打量著手中的法器,臉上一陣竊喜不已。

兩件裝飾品外加一塊破石頭,就換了兩件實打實的法器,此事絕對不虧可謂是掙大發了。

至於葉飛等人,在老和尚的眼中,很明顯是華東那個大世家的子弟,這次跟隨著家中長輩來到此地,一看就是沒見過世面的紈絝子弟。

「老衲這趟沒白來,第一天就有兩件法器到手,今後的幾天也定會有所收穫。」老和尚頓時眼中精光大盛,抬手一揮之下,手中竟是多出了數十條琉璃串。

待葉飛等人走遠之後,這老和尚再次大聲吆喝起來,一臉極其投入的表情。

雲嵐山頂,後上的居住地,葉飛一行人在離開了交易平台之後,便是沒有過多的逗留,來到了淮江地區代表的居住區域。

一路上葉飛始終一言不發,直到眾人進入了居住地大院之後,這才隨即停下了腳。

「你們可知,這黑石是何物?」葉飛臉上的笑容大盛,將那塊黑石從儲物戒指掏出,同時目光望向葉家的眾人。

他此刻心中的興奮之色,此時有些難以隱忍,臉上的笑容越發的濃郁了幾分。

葉家眾人微微一愣,此刻也是反映過來,葉飛之所以買下那青龍琉璃串,實際上是為了那位黑曜石。

「葉小爺,那黑石難道是個寶貝?」崔虎此刻走上前來,忍不住首相開口問道。

葉家眾人也是同時將目光,全部聚焦在了葉飛身上,顯然此刻心中都有著同樣的疑問。

「豈止是寶貝,此物可是真正的天地靈物。」葉飛看了眾人一眼,毫不猶豫地開口回應道。

他說完之後,身上的氣勢同時凝聚,抬手一揮之下,指尖儲物戒指閃動,數十件法器從掌中飛出,瞬間將大院四周籠罩。

在葉家人疑惑的目光之下,葉飛掌中掐訣,抬手一連打出數到符文,融入了上空的法器之內。

霎時間,只見半空之中的法器,隨著符文的融入靈光暴漲,一道無形的透明屏障,瞬間將整個大院籠罩在其內。

「你們看好了,這可不是普通的黑曜石。」葉飛大笑一聲,掌中靈力隨即瘋狂凝聚。

如此同時,在他的眉心之處,一縷青氣隨即浮現而出,正是唯有先天強者才能夠擁有的先天之力,此刻葉飛身上的氣勢之強,讓院內的眾人都是忍不住身形一顫。 雲嵐山,後山居住地,葉飛此刻爆發出來的氣息,雖說很是強悍但因為提起布置了陣法,以至於院內的情況,外界並沒有半點的察覺。

但院內之人,可謂感受得真切,後方房間之內,藍蒼與朱時水二人,瞬間破門而出站在院內。

「怎麼回事?」藍蒼一臉的疑惑之下,當看到葉家眾人都在時,臉上的表情也是放鬆下來,抬頭望向大院中央的葉飛。

與藍蒼一起衝出的,還有那一身紅袍的朱時水,他在感受到葉飛身上的氣息之後,臉上不免露出一縷驚駭之色。

「這股氣息,他絕不是剛剛邁入先天之境!」 腹黑邪少別亂來 朱時水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心神此時不禁動容。

定了定神之後,朱時水內心不免暗嘆一聲,望向葉飛的目光中,多了幾分複雜之色。

此刻的他不知為何,心中忽然冒出一個想法,跟在此人身邊,或許他也能很快踏入傳說中的先天之境。

而此刻大院的中央空地上,葉飛並沒有理會眾人的表情,而是臉上露出認真之色,將體內的靈力與眉心的先天之力,全部融入了手中的黑石內。

在眾人的目光之下,只見那塊原本耗不起眼的黑石,竟然在如此磅礴的力量下,並沒有直接粉碎崩潰。

光是這種堅硬程度,便是遠遠超過了尋常法器,此石果真不是常物。

「給葉某開!」葉飛低喝一聲,再次加大了靈力的融入。

隨著他的話音剛落,只見那塊黑石表明,逐漸浮現出一道道白色的紋路,一股極為精純的靈氣,霎時間充斥了整個大院。

葉家眾人均是身子再度一顫,體內的真氣不自覺地遠轉起來,隱約竟是了突破之感。

就連後方的藍蒼與朱時水,在感受到這股氣息之後,眼中不約而同地閃過一道精光,可見其目光深處的震撼。

「哥,我好像要踏入化境後期了。」院內的葉靈一臉的驚訝之色,全身被一股無形的白霧包裹,全身的氣息隨之逐漸變得強盛起來。

她在開口的同時,體內的巫刀更是不由自主出現,盤旋在了葉靈的頭頂,爆發出耀眼的藍光。

「葉小爺,這…」一旁的崔虎,眼中閃過一道紅芒,身上的氣息也是同時身上。

大院中央,葉飛面露淡笑,掌中黑石白紋呈現之後,他隨即抬手一揮,將此石拋入了半空之中,同時從怪石內傳出的精純靈氣,眨眼間遍布了四周。

葉家之人的實力,除了葉飛與藍蒼,還有那朱時水以外,實際上都只停留在內勁之列。

此刻竟是在同一時間,紛紛有了突破之感,半空之中的那塊怪石,其表明的白色紋路,也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每多出一條紋路空氣中的靈氣就更加精純幾分。

古籍有載:山中有靈,歷經千年歲月,化作靈石再過千年靈氣內藏,內斂成為黑石,石內蘊含先天靈氣,可以凡人之軀,踏入先天之道。

「此石名曰:固體山精。」葉飛目光一閃,感受著腦海中的記憶。

此物比起南疆的靈泉,在某種程度上來講,都要稀有許多,如果葉飛能夠早一點得到,他怕是早就踏入先天之境的。

只是這種天地靈物,對於如今的葉飛,沒有什麼太大的作用,他早已踏入先天之境。

不過對於葉家之人來說,那絕對是一份天賜至寶,通過這固體山精內的先天靈氣,葉靈等人的實力,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得到一個質的飛躍。

「不知那老和尚,若是知道此寶,會不會被氣的當場去世。」葉飛內心暗笑,隨即搖了搖頭將此人拋再腦後。

早在雲嵐山頂交易平台上,看到這固體山精之後,他的心中便是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我激發了此石內的先天靈氣,觀其石頭表明的紋路,這樣的狀態應該可以持續一天的時間。」葉飛感受著四周的靈氣,隨即目光掃向眾人。

「這麼說,我崔虎也能成為化境宗師了?」崔虎面露激動之色,由如功法的原因,眼中的紅芒頓時更為強盛了幾分。

葉家其他人,在感受到自己體內的變化后,臉上的興奮之色不言而喻。

遠處的青木道人,此時忽然發出一聲低喝,全身的真氣暴漲,青木劍握入掌中,周身隱約出現了一道若有若無的罡氣,這正是化境宗師的象徵。

觀葉家眾人的實力,除去葉飛等人,剩下的內勁實力者,戰力上暫時不談,只論修為的話當屬青木道人最強無疑。

「罡…罡氣,我踏入化境成為宗師了!」青木道人臉上的激動之色,此時可謂難以形容。

他停留在內勁巔峰,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一直尋不到突破的切機,如今竟是在這種情況下忽然踏入化境,不由地讓他感到有些恍惚之感。

「多謝葉先生,此後青木定當誓死守護葉家,以報答先生大恩。」青木道人一臉的嚴肅之色,隨即向著前方的葉飛恭謹一拜。

「只是一個小小的化境宗師,你拿什麼來守護葉家。」葉飛目光一凝,抬頭掃向前的青木。

他此言一出,大院內的眾人,不免面色一怔,一時間都是不太明白葉飛話語中的意思。

「這…」青木道人一時間有些語塞。

但他的耳邊,接下來傳來的那句話,讓他整個人頓時熱血沸騰起來。

「待固體山精的先天靈氣耗盡之前,葉某要你等踏入築基境。」葉飛眼中精光閃動,手中不知何時多出了一個白玉瓶,同時將手中的白玉瓶蓋打開。

緊接著數顆泛著靈光的丹藥,從玉瓶之中漂浮而出,分到了葉家每一個人的手中。

後方的藍蒼與朱時水二人,也是同時每人得到了一顆,此丹正是葉飛在離開江東之時,結合自身的實力在加上先天之力,所煉製出來的『一紋聚靈丹』。

「築基…真的可以嗎?」青木道人目光閃爍,望著手中的丹藥,眼中隱約露出了迷茫之色。

葉家眾人在聽到葉飛的話語后,紛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同時瞪大了眼睛,盯著大院中央那個年輕人的身影。

葉靈與藍菲,倒是沒有太多的吃驚,對於武道境界她們本就沒有太多的認知。

而此時院中的崔虎,青木,已經楊武,大山四人,盯著手中的丹藥,可謂是足足愣了半響有餘。

「時間緊迫,你們立刻遠轉功法吸收靈氣。」

「這山精本就有培元固體之效,可不用在意靈氣吸收的過多導致身體無法承受,只管用盡全力吸收丹藥的內的力量。」葉飛定了定神,看了眾人一眼低聲開口解釋道。

聽到這話,葉家眾人此刻也不再多言,紛紛直接盤膝而坐開始進入修鍊狀態。

眾人手中的一紋聚靈丹,已然被吞入了腹中,配合著空氣中精純的靈氣,葉家眾人的身上的氣息,正在以一種恐怖的速度不斷增長著。

大院中央的葉飛,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他並沒有隨葉家之人一起進入修鍊狀態。

此次大規模的修鍊突破,需要一人為葉家眾人護法,固體山精對於葉飛的提升不大,守護眾人的任務,自然落在了他的頭上。

「葉飛,明天華東武道會就開始了,現在閉關是不是有些不太好。」後方的藍蒼此時走上前來,緩緩開口問道。

除了藍蒼之外,朱時水也沒有選擇修鍊,而是抬頭同時將目光落在了葉飛身上。

「時間來得及,有固體山精在加上丹藥的支持,一天的時間足以。」葉飛嘴角露出淡笑,看了一眼上方的白紋精石之後,隨即低聲開口回應道。

「嘶…你是說一天的時間內,這小傢伙都能夠踏入築基之列?」藍蒼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臉上不免露出驚駭之色。

葉飛臉上的表情如此,轉頭深深地看了藍蒼一眼。

「有什麼問題么,我踏入武道界之除,到現在算起來也不到一年的時間。」葉飛神情並沒有多大變化,望著藍蒼低聲開口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