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我走一趟,我妖風以人格擔保,殿主絕不會隨意對你出手。」妖風目光閃動,臉上露出少有的認真之色,望向前方之人低語道。

法王殿要請之人,縱觀東西方武道界,從來沒有請不到的。

就算是華夏武道隱門,一些隱藏的劫境強者,但凡受到殿主的邀請,怕是也不敢這般直接回絕。 「葉某沒空,滾。」葉飛低喝一聲,身上的氣勢一凝。

在踏入半步通神之後,他的靈識感知力,同樣增強了許多,此刻的妖風,在他看來,應該只是一道化身而已。

他之前所見,都只是此人的化身,就算此刻將其轟散也毫無意義。

「呵,我就知道,說不動你。」妖風聞言,並未動怒,只是忍不住輕笑一聲。

只見他說完之後,掌中凝聚的黑氣,隨之翻滾擴散,在其跟前,化作了一片,黑色的濃霧,看上去略顯得有些詭異。

葉飛目光一凝,同時抬起冰劍,他本就不喜廢話,眼前之人不讓開,那就唯有一戰。

而此時,前方的黑霧,隨之凝聚成型。

前方不遠處,半空之中,妖風臉上的笑容不變,忽然一抬手將黑霧會散,頓時數百魂奴,出現在了二人身形對立中心。

「葉家主,不知道你,認不認識這些人?」妖風此刻大有深意地看了葉飛一眼,笑著開口道。

魂奴陡現,但此刻的妖風,身上的氣息依舊平穩,感覺不到半點戰意。

南海半空,這上百魂奴,無疑全部都是華夏武修,當葉飛看到這些魂奴之後,他的目光先是一凝,面色隨之有些微變。

「他們……」

「是死在天宮寶庫,第一層內的華夏隱門弟子。」葉飛腦中瞬間清明,一眼就認出了,眼前這數百魂奴的來源。

南海蓬萊,在天宮開啟之後,第一層內華夏隱門後輩子弟,可謂是損失慘重。

原本葉飛一位,夢緣等人,在離開天宮之後,會針對這件事情,對西方武道界那邊,進行壓制震懾,但卻是遲遲不見動靜。

反而是東西方武道界大戰,在法王殿的推動下在不覺中打響。

以至於天宮第一層內,隱門的死傷過半的事情,被葉飛拋在了腦後。

「是的,他們都是本座的魂奴。」妖風微微一笑,隨即再次抬手,將眼前的魂奴收入了體內。

很顯然,這件事情,華夏隱門不可能不知,而如今選擇封山,可見對於此事,無論是崑崙雪域,還是那幾大頂級隱門,都選擇了默認沉默。

「葉飛,本座沒有騙你。」

「既然你不肯隨我前往法王殿,有件事本座必須提醒你一下。」妖風臉上的笑容,透著平和之色。

看其模樣,似乎已經打算就此作罷。

隨即,只見他再次開口道:「法王殿八使,紫光,藍焰,黑風,御水,紅蓮,血殺,古力,以及最後的白殿使,你可知其中最強之人是誰?」

葉飛聞言,面色一怔。

眼前之人所言,這八位殿使,其中一大半都與他交過手。

藍焰與黑風,死在他的手中,古力斯發誓不再踏入華夏,而更有兩人,倉皇而逃,至於那最強之人,怕不是別人,正是眼前的紫光殿使。

「你想說什麼?」葉飛沉吟少許,隨即低聲道。

妖風聞言,再次笑道:「你不跟我走,三天之後,排名第八的白殿使,定會來尋你,以你的實力,無法與他一戰。」

「此人有多強。」葉飛目光一閃,沉聲開口問道。

他如今的戰力,可以與二重劫境一戰,而踏入半步通神之後,自己具體能夠爆發出,多強的戰力,葉飛也有些無法判斷。

畢竟在此之前,他所遇最強之人,便是那位被他封印,利用聚靈金鼎壓死的那位崑崙老祖萬僵。

「三重劫境,而且懂得古法,就算是本座與之一戰,也不敢言勝。」妖風幾乎沒有猶豫,直接開口回應道。

法王殿八使,除去紫光殿與那神秘的白殿之外,每一位殿使的差距,並不算太大,而這兩人,無疑八使中公認的最強的。

三重劫境,縱觀東西方武道界,可謂是屈指可數。

而就在葉飛思索之時,只見前方的妖風,忽然禮貌彎身。

「該說的,本座已經告知你了。」

「三天後,你我法王殿總殿再見……」妖風輕笑一聲,顯然他無疑是認為,那位白殿使出手,眼前之人幾乎沒有任何機會。

說完之後,隱約有清風拂過,前方之人化作一道流光,很快消失在了原地。

南海半空,葉飛沉默片刻,他身上的氣息慢慢內斂,但此刻眼中卻是泛起一絲戰意。

「三重劫境么,葉某等你。」葉飛低喃一聲,隨即同樣閃動身形,很快踏入了華夏境內。

正好趁著這個機會,葉飛想要看看,自己如今的極限在哪裡,二重劫境,他勉強可以斬殺,如今踏入半步通神,三重劫境並非不能一戰。

……

華夏,西南大區。

只待半刻之後,葉飛的身影,已然出現在了一處荒山的上方半空。

這裡,有著一片,佔地面積不小的低矮山林,叢林外圍,有山村小落,此地方圓數百里,並沒有開發的痕迹,遠離了城市的喧囂。

時間在悄然中流逝,落日西沉,黃昏將至。

原始叢林的半空之中,葉飛眼中有寒芒閃過,身形向前踏空而去,很快便是出現在了叢林的中心區域。

半空之中,葉飛面露淡笑,低頭望向自己的衣領。

我怕不是個假的魔法師 「璇兒,你餓嗎?」簡單的一句話,確是透著一股,讓人心顫之感。

上古玄蛇,那幾乎是一個無底洞,對於能量的需求,從來沒有滿足過,哪怕是渡過獸劫之後,能夠自由控制,但璇兒多數時候,還是忍不住想吃。

「餓,餓了,你答應過我的,回來之後就帶璇兒去吃好吃的。」識海之內,上古玄蛇的聲音,隨之在葉飛的識海內回蕩開來。

葉飛淡笑一聲,微微點頭,隨即不在多言。

半空之中,他體內的氣息凝聚,半步通神境的威壓之勢,隨之橫掃四周。

「蓮華劍。」

「破護山大陣!」

葉飛輕喝一聲,掌中的冰劍,爆發出恐怖的寒冰之力,同時發出一聲悅耳的劍鳴。

抬手斬下,一道視線可見的冰霧劍芒,隨之劃破了半空,瞬間落像下方叢林中心,那片看似平平無奇的上谷上方。

「砰,轟隆……」

劍芒落下,隨著發出一聲爆響。

這一刻,彷彿整片叢林,此刻都為之一顫,耀眼的靈光,從山谷之內爆發而出,一道無形的屏障,此刻若隱若現。

而下一刻,隨著寒霧劍芒的侵蝕,防禦屏障很快出現裂痕。

「咔擦。」刺耳的碎裂之聲傳來,護山大陣,隨之被硬生生崩潰,隱藏在陣內的隱世宗門,同時落入了葉飛的視線之中。

那山谷之內,顯然正是山門所在,屏障碎裂之後,其內另有洞天。

「何妨小輩,竟敢毀我飛虹門護山大陣!」山谷之內,隨之一聲低喝傳來。

下一瞬,數百隱門弟子,在一位身穿黑色長袍,看上去四十齣頭的中年男子的帶領之下,從山門之中衝出,一道道不俗的氣勢,隨之衝天而起。

這中南男子,身形精壯,長發披肩,目中含怒,從身上的氣息看來,實力竟是達到了元嬰初期。

飛虹門,西南之地,一流隱門,本身的實力,可謂是不容小視,整個西南之地,幾乎是站在隱門之巔的存在,就如同西北的崑崙,拜火教一般。

但整體實力,無疑是要相比崑崙弱上許多。

「讓你們門主出來。」半空之中,葉飛面色冷漠,低聲開口。

這個隱門,他有些印象,至於飛虹門的門主,實力有多強,葉飛不太清楚,但絕不可能達到劫境。

前方不遠處,那中年男子聞言,目光頓時有些微紅。

「哼,小輩,你算什麼東西。」

「我飛虹門門主,豈是你想見就能見的?」中南男子冷哼一聲,此刻身形踏空而起,掌中有靈光閃過,竟是一根白玉的長棍。

此棍通體玉白,其上靈光閃動,隱約器靈低吼若隱若現,但極為的模糊。

儘管如此,這件法器,無疑達到了靈器的程度,雖說品質偏低,但那是實打實的靈器無疑,也難怪前方之人敢這般衝上前來。

半空之中,葉飛目光一凝,眼中同時寒芒閃動。

「找死么。」冰冷的低語聲中,透著一股肅殺之氣。

抬手之下,周身的寒芒翻滾,一股恐怖的威壓之類,隨之橫掃四周,他向來不是心慈手軟之輩,眼前之人找死,葉飛絕不會留手。

眼看半空之中,二人即將碰撞在一起。

就在此時,後方的人群之中,忽然傳來一道輕盈中,略顯得有些焦急的聲音。

「住手!」

掛名寵妻 「葉家主,還請手下留情。」

飛虹門弟子人群中,一位身穿淡紅色緊身連衣,身材高挑,一頭長袍披在腦後,周身氣質不俗,相貌不凡的女子,此刻急忙衝出。

她顯然是認出了葉飛,此刻上前便是抬手一拜。

前方半空之中,那位中年男子在聽到後方的聲音后,身形硬生生頓住,眼中頓時露出驚駭之色。

「他……他就是江東的那位?」

「嘶,我居然想要與此人動手。」中年男子身形一顫,在反應過來之後,此刻也是連忙抬手抱拳,向著前方的葉飛恭謹一拜。 江東葉家,那位年輕的家主,在華夏武道界可謂是聲名遠赫,儘管很多人沒有真正見過,但葉飛之名,早已傳遍整個華夏隱門。

「在下,飛虹門段華峰,見過葉家主。」段華峰面露緊張之色,此時連忙抬手開口道。

半空之中,葉飛身上的氣息收斂,他低頭掃了前方之人一眼后,隨即將目光,落在了那位紅衣女子的身上,此女他曾唐家見過。

「陳嫣。」葉飛面色平靜,緩緩開口。

前方山谷半空,那紅衣女子聞言,臉上露出了笑容。

「正是小女。」

「葉家主,我飛虹門與你葉家並無過節,如今無故毀本門護山大陣,不知是何緣故。」陳嫣眸光輕閃,抬手輕聲道。

前方之人,身份特殊,那可是連崑崙,都要禮讓三分,她自然不敢有半點不敬。

葉飛面色如常,隨即掃了前方的陳嫣一眼。

除去山谷前的那些飛虹門弟子,這陳嫣與段華峰二人,應該門內不包括門主在內的,最強兩人無疑。

「北海,南海之事,葉某要一個交代。」葉飛目光微閃,盯著眼前之人沉聲道。

這場有法王殿,挑起的東西方武道界大戰,華夏隱門坐視不理的態度,已然觸碰到了葉飛的底線,武道世家付出得已經夠多了。

接下來,該輪到華夏隱門了。

前方半空,陳嫣聞言,面色不禁微變,她並非愚笨之輩,當然知曉眼前之人的意思。

「葉家主,此事……。」

「不知家主想要什麼交代?」陳嫣本想說些什麼,但似乎想到了什麼,又是欲言又止,隨即抬頭望向葉飛,輕聲開口詢問道。

前方半空,葉飛淡笑一聲,只要隱門肯付出代價,此事好說。

只見他沉默片刻,眼中閃過一道精光,目光掃向前方的眾人。

「靈器,一件。」葉飛低聲開口。

「可以。」陳嫣幾乎毫不猶豫地開口答應。

前方的葉飛,話語顯然是還未說完。

「十株千年以上的藥材。」

「嗯,在下代門主答應你。」

「還有,三萬靈晶。」

葉飛說完之後,周身氣勢一凝,這是他的最低限度,除去這飛虹門外,華夏其他的隱門,他也會一一親自前去走一遭。

既是大戰,沒理由損失的只有華夏武道世家。

「這……要得,也太多了點吧。」陳嫣俏眉微皺,一件靈器,十株千年藥材,飛虹門已經是大出血了,再加上三萬靈晶,全部拿出不免傷到了根骨。

「多麼?」

「這僅僅是針對飛虹門,崑崙那邊,可遠不止這個價。」葉飛目光沉靜,這次的事情,隱門這邊沒有一個合理的解釋,他絕不會善罷甘休。

此言一出,陳嫣不禁瞳孔微縮,聽眼前之人話語中的意思,似乎是連華夏頂級隱門都不打算放過。

這未免也太過猖狂了一些吧,傳聞上一次,此子能夠活著離開崑崙,那是有高人出手相救,否則這位葉家主,怕是早已經涼透了。

「這個,在下做不了主。」陳嫣思索片刻,忍不住輕輕搖了搖頭道。

此時一旁的段華峰,臉上的表情,顯得有些變化不定,似乎是想要說些什麼,但最終還是沒敢開口,面對葉飛他的心中,感受到了極大的壓力。

下方上古前,飛虹門的弟子,臉色同樣有些難看,宗門傳承數百年,一個武道世家的家主,勒索修鍊資源,這樣的事情,還從未聽聞過。

前方半空,葉飛面色如常,隨即抬頭望向下方的宗門。

「葉某來此,可不是在跟你們商量。」略顯冷漠的聲音,隨之傳遍四周,一股無形的肅殺之意,此刻在空氣中瀰漫。

按照武道界的規矩,以葉飛的身份,那位飛虹門門主,應該出山親迎。

但直到此刻,此人竟然還未現身,似乎是並沒有將葉飛放在眼中。

而就在此時,下方山谷之內,忽然升起一道磅礴之勢。

從氣息上感知,已然達到了通神境的程度,除去西北的頂級隱門之外,一流隱門內,出現通神境的強者,可謂是極少的存在。

「哼,世家小輩,休得放肆。」

「你要的,一樣也沒有!」

低沉的聲音中,透著幾分怒意,回蕩在了半空之中。

隨之,一位身穿長袍,身形精瘦,長發盤起,相貌平平的男子,此刻踏空而起,周身有青光閃動,氣勢可謂不凡。

此人面容削尖,那雙小眼中,透著一股孤傲之感,氣勢隱約壓制全場。

「陳嫣,段華峰。」

「我等,見過門主。」半空之中,前方那二人,連忙抬手抱拳,此刻彎身一拜。

此人,顯然正是飛虹門門主,一位通神境初期的武修。

「弟子,拜見門主!」

下方上谷眾弟子,此刻眼中露出激動之色,門主的出現,讓他們心中頓時有了底氣,多數人同時露出銳利的目光,掃向前方的葉飛,時而發出幾聲冷哼。

半空之中,飛虹門門主,掃了四周一眼,同時微微點頭。

沉默片刻之後,此人望向了下方,已經被破壞的護山大陣,他的眼中不禁閃過一道寒芒。

「大膽葉飛,西南之地,豈容你造次。」

「毀我山門大陣,就算你有傅蒼天在背後撐腰,也要給本門一個交代。」飛虹門門主,身上的氣勢不斷攀升,盯著前方的葉飛怒喝道。

只見他說完之後,抬手之下靈光閃過,一把金色的巨劍,隨之落入掌中。

此劍,劍身極寬,通體呈暗金色,其上有符文印訣覆蓋,爆發出陣陣靈光,隱約有一頭虎影,在巨劍劍鋒上閃動咆哮。

此寶,無疑是一件靈器,而且品質不低。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