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身正怎麼會懼怕影子歪?」

「我家先生影子比誰都正,倒是你,難道不希望小姐能得到幸福?」

經年火氣也很大,「穆先生就能給她幸福了?打從兩人在一起,他露了幾次面?」

「我家先生不能給她幸福,難道你能給?」阿才也火大。

他喜歡經年不假,但並不代表他什麼都得聽經年的話。

第一重要的還是有關先生的利益,經年剛剛的問句就是挑撥離間。

還好先生本來就和Emma沒有事,他擔心的萬一經年一直這樣。

無中生有,誤會也都會造就兩個人分開,先生好不容易才愛上了一個人,他絕對不能讓任何人破壞。

經年被他給問得啞口無言,她倒是想給顧柒幸福,顧柒肯定不會接受,甚至會將她當成變態。

「經年,你是因為過往的經歷對男人失去了信心,但顧小姐沒有。

你不願相信的東西她願意相信,如果你真的愛她,你應該支持,希望她能得到幸福,而不是否定!

這樣的事情我不希望再發生,要是你再存著不好的心思,我只有趕你出門了。」

阿才冷冰冰道,沒有因為她是自己喜歡的人而網開一面。

經年拂袖而去,這男人就是油鹽不進的主,道不同不相為謀。

經年追上了顧柒,顧柒拉著她的手道:「去哪了?怎麼這麼晚才來?」

「沒事,剛剛和涼先生說了幾句話。」

顧柒小臉樂開了花,「說話好,多說一點,好好培養。」

經年這才想到昨晚的事情被顧柒所誤會,這也太尷尬了。

「柒爺,我們真不是那樣的關係。」

「年輕人臉皮薄,我懂,我保證不告訴別人。」

顧浣也湊著腦袋過來,「小姐,你們是不是有什麼秘密?怎麼都不告訴我。」

「沒什麼,快吃早餐。」

「顧小姐可還滿意?這是先生特地吩咐讓我準備的當地特色早餐,我還怕你們吃不慣。」

「滿意滿意,挺好吃的,伯伯你怎麼稱呼?」

「回小姐,我是這裡的甄管家。」

「甄管家,謝謝你給我們安排的早餐,我很喜歡。」

顧柒一行人有說有笑的吃著早餐,遠處一雙陰毒的眼睛冷冷看著她。

Emma惡狠狠的離開回到自己的住處,她好不容易才有了棲身之所,她絕對不會放棄!

菲佣抱著一個綠瞳孩子出來,並告訴Emma孩子餓了。

Emma抱過孩子,粉雕玉琢的孩子十分可愛。

這個孩子出生就是一個意外,一年前她在酒吧放縱一夜,卻有了一個孩子。

孩子他爸自己都不記得,當時她沒在意,等孩子三個月才發現。

最終她還是沒有拿掉孩子並且生了孩子,一直撫養到現在。

穆南樞很少回來歐洲,這一次聽說他會來這邊,Emma心中有一個大膽的計劃。

如果她能攀上穆南樞,那麼這輩子她都會衣食無缺。

「愛麗絲,媽咪一定會成功的對不對?」她看著小小一團的孩子,眼中卻是一片惡毒。愛麗絲太小太小,只能輕聲的哼哼,發不出任何單詞。 兩人順著樓梯下去,快要到一樓的時候唐茗叫住了她。

「幹嘛?」蘇錦溪一頭霧水。

他指了指自己的胳膊,「你是我新婚妻子。」

蘇錦溪只得退回去挽住了他的胳膊,此刻她已經不關心自己和唐茗的事情了,她只害怕那個男人在。

他好像很忙的樣子,和唐家關係也不好,應該不會出現在這裡吧。

才這麼想著她就感覺到充滿冷意的視線朝著她身體打量而來,那坐在餐桌前,金髮藍眸,英俊得像是王子一般的不正是昨晚施暴的那人。

他也在!蘇錦溪此刻心臟狂跳,「看不見我看不見我。」她碎碎念著,默默轉開了頭不去看他。

「怎麼了?」唐茗聽到她念經一般的聲音傳來,她在說什麼?

「我,我就是有點肚子疼,我不吃早餐了行不行?」蘇錦溪壓根就不敢走過去。

唐茗的視線在她慌亂的小臉上掃過,「不可以,這是禮貌。」

該死的禮貌,此刻蘇錦溪只想要將腦袋塞到桌子下面去。

「別緊張,我家人都很好。」唐茗以為她是緊張見公婆,頓時伸手撫了撫她臉頰的亂髮安慰道。這幅畫面落在唐家其他人眼裡就是另外一番景象了,蘇錦溪身穿一條簡單的白裙,裙子很好襯托出了她的小蠻腰和大長腿,栗子色的髮絲盤在了後面,上面綴有幾朵小花

發卡。

簡單的裝束穿在她身上就像是墮入凡間的小仙女,清新婉約。

唐茗則是穿著一套白西裝,熨燙整齊的西服襯托出他溫潤謙和的氣質,兩人在旁人眼裡就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當然除了某個人,司厲霆冷著一張臉,視線落在唐茗給她整理髮絲的手上。

「茗兒還真是疼老婆呢,以前我可沒看到你這麼柔情的一面。」開口的二叔。

「二叔就別笑話我了。」唐茗溫潤道,他不管做任何事情都會給人一種謙謙君子的感覺。

「溪溪過來坐,應該餓壞了吧?」二嬸十分熱情。

蘇錦溪每靠近餐桌一寸她的心就緊張一分,那人的冷意越來越明顯了。

「咚咚咚……」

她的心是不是快跳出來了?短短一點距離她覺得自己像是走了一個世紀那麼長。

看著要到餐桌,她鬆開了唐茗的手朝著自己的位置走去。

正好剩下司厲霆身邊的兩個空座,她本來是想要繞過司厲霆坐遠處的那個位置。

也不知是不是太緊張了一點,路過他的時候腳不可抑制打顫。

她在心裡默念,「三,二……」正要繞過去的時候腳下一打滑她的身體朝著地上跌去。

身體被一道大掌拉了回來,天旋地轉之後她倒入男人的懷抱,一屁股坐在了男人的大腿上。

司厲霆的手正好放在她的腰上,以極小的聲音在她耳邊道:「這麼急著投懷送抱?」

當時其他人正在說話,蓋住了司厲霆的這句話。

蘇錦溪如坐針氈,飛快從他身上彈起來,不知道是太緊張還是腦抽了。她身體筆直站立,然後彎腰鞠了一個九十度的躬,「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酒會。

顧柒帶著經年出席,今天的她仍舊打扮成男人的模樣,經年則是以女伴出席。

「緊張嗎?」

這樣盛大的酒會經年也是頭一回參加。

「有一點,不過柒爺在我就不怕了,柒爺,顧家在美國不是有一席之地嗎?

你又是顧家的准繼承人,你只要接手顧家,顧家的資源還不是你的嘛?至於特地來歐洲?」

「小經年,這你就不懂了,我這人可不喜歡到手的東西,顧家是祖上傳下來的家業。

我要自己創造一個屬於自己的商業帝國,我要是在美國活動,不就被老爺子知道了嗎?」

顧柒拉著她的手,「小經年,你放心,我一定努力掙很多錢把你養得白白胖胖,到時候再把你風風光光的嫁出去。」

「柒爺!我又沒說過要嫁人。」

經年也是很無奈,顧柒每天都想要將她嫁給別人。

「這次來歐洲,這個項目並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我要來找一個人。」

「邁克?」

「是,幾天前阿才查到了一些消息,邁克和威廉走得很近,威廉就是這次酒會的主人,我來這十有八九可以遇上邁克。」

經年這才明白顧柒的心思,「柒爺,我聽說邁克和你是青梅竹馬的朋友,那在你心中是邁克重要還是穆先生更重要?」

「小經年,最準確的比較是需要同種類的東西,你總不能將雞和鴨作為比較吧?

邁克於我而言是朋友,小樞樞是我的伴侶,朋友和伴侶誰更重要?這個問題我無法回答你。」

她說無法回答,其實她已經回答了。

經年想問的是她對邁克的感情,她不愛邁克,愛的是穆南樞。

「小經年快看,那是誰來了!」顧柒眼睛一亮,悠悠跟著南宮離一同進場。

顯然悠悠沒有見過這樣的場面,她有些怯懦的跟著南宮離。

「看來南宮對悠悠的還挺不錯的,那我就放心了。」

經年挽著顧柒的手朝著兩人走去,南宮離嘴角上揚,「又是這幅打扮?」

「帥不?是不是把你的風頭都比下去了。」顧柒挑眉一笑。

「這麼俊俏的小哥哥,小心一會兒有人想要將你掰彎。」南宮離調侃道。

「南宮哥哥,你最近心情不錯嘛,總算看著我不是殭屍臉。」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悠悠自然跟著經年在一起聊天。

「看樣子你今晚的醉翁之意不在酒。」

打從顧柒進來開始,她的眼睛就不停的掃向周圍,她是來找人的。

「什麼都瞞不過南宮哥哥,南宮哥哥,你在歐洲呆的時間比較長,我向你打聽一個人。」

顧柒還沒說完他就開口,「你那親梅竹馬的邁克?」

「你是諸葛亮嗎?這麼神機妙算的。」

「你的事情我能不上心?邁克這人我還真見過,不過之前並不知道他是你青梅竹馬。

不過我勸你最好還是不要去招惹他,如今的邁克可不是當年跟在你身後的小尾巴了。」

「怎麼說?」

果然歐洲的事情還是要問南宮離,南宮離也並不是白在歐洲呆了這麼久。

「他背後的靠山是一個很厲害的人物,那人幾乎壟斷了歐洲地下所有黑錢。」

「我家邁克終於出息了,你的意思是他抱住了一條很肥美的大腿?」

總裁霸道愛 「美不美我倒是沒見過,肥是一定的,不過這人神出鬼沒,從來不會露面,邁克現在算是他手中的一顆棋子。

不過我勸你最好不要再和他打交道,人是會變的,更不要說手中已經沾染了鮮血的人,便再無陽光。

既然已經死了的人,你就當他死了不好么?」

南宮離跟過來的原因便是他不想讓顧柒涉險,這種人最好不要打交道,又是在陌生的國度。

「死了那也得給我一個交代。」

顧柒突然想到了什麼,「也就是你早就知道邁克還活著,上次卻像看傻子一樣看著我在貓墳前哭了半天?」

小丫頭這是秋後算賬來了,「那時候我剛知道不久。」

「那你為什麼不告訴我他沒死?」

「告訴你有必要?現在活著的邁克也早就不是當年的邁克了。」

顧柒嘆了口氣,「你說得也對,況且這些年來他也沒打算見我,我又何必巴巴的跑去找他?」

她們之間,早已經不知道究竟誰是對誰才是錯。

或許南宮離說得沒錯,這樣天各一方,又何必追究當年的真相。

「你能這麼想就對了,你在美國慣了,天塌下來都會有人幫著你,歐洲對你來說是一片陌生的國度,你最好謹言慎行知道嗎?」

「知道啦,不枉費你還特地追來告訴我。」

「誰特地追來?我是對項目有興趣。」

顧柒笑了笑,「好好好,是對項目有興趣,不過南宮哥哥,你真不考慮一下悠悠嗎?

收了她吧。」

「我只拿她當妹妹,她願意留著我不反對,將來要走,我也會支持。」

「哼,渣男。」顧柒瞪了他一眼,「我去那邊拿點東西。」

顧柒穿著男裝也改變不了她貪吃的本性,阿才在不遠處盯著她。

雖說這樣的酒會不太會出現危險,先生沒來之前,他就是顧柒的保鏢。

視線仍舊會被經年所吸引,今天的經年盛裝打扮之下顯得特別漂亮,尤其是那一雙紫色瞳孔,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見顧柒和南宮離分開,悠悠回到南宮離身邊,她現在最信任的人就是南宮離。

經年剛想走,轉身就被一個男人給纏上。

「美麗的小姐,可否賞臉共跳一支舞?」

阿才見到經年眉頭緊皺就知道她有多反感了,頓時上前幾步攔住了那人。

「抱歉,她已經有男伴了。」

經年躲在了阿才後面,與其和其他男人接觸,她不如拿阿才當自己的擋箭牌。

今天阿才穿了一套特別修身的西服,本來就英俊的他正裝之下也顯得瀟洒無比。

「看來,今晚我得當你的男伴了。」

「誰稀罕,我有柒爺。」

阿才輕笑一聲,「你的好柒爺跟只猴子似的滿場竄,你確定她能照顧好你?」

「我不需要別人照顧。」

鬥愛成歡 經年朝前走了幾步,聽到阿才的聲音:「你的姿容不管走到哪都有人招惹,有的脾氣就不像剛剛那人那麼好了,你不想給柒爺添麻煩吧。」

經年腳步一頓朝著他走來,「便宜你了。」

「我的榮幸。」

這是兩人第一次在一起跳舞,阿才俯身在她耳邊道:「其實男人可比女人好多了,你要不要試試相信我?」

「不要!」

經年彆扭的轉頭,正好看到滿臉笑意的顧柒,又被誤會了!顧柒還大大比了一個加油的姿勢。

「看,小姐很希望我們在一起。」

「你做夢!!」

「呵……」阿才的聲音透著一股子磁性。

燈光黯淡下來,男男女女在舞池跳著舞。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