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吧,晚上咱們一起出去吃飯吧,然後看個電影。」王旭東約著蘇婉琪。 「沒時間,我要抓緊時間把公司的長遠的發展計劃和近期的發展計劃和工作安排給做一下,這個很急,你之前的計劃我讓暫時擱置了,所以要儘快把新的計劃拿出來,不然會影響公司的正常運行。」蘇婉琪搖頭。

「好吧。」王旭東無奈地點頭。

「對了,有個事我要跟你說一下。」

我是演技派 「嗯,你說。」蘇婉琪坐在那翻看著自己面前的工作簿。

「我要從公司借兩個人走。」

「兩個人?誰?」

「林婷婷和李小天。」王旭東說了兩個名字。

第二天,王旭東與蘇婉琪一起出門,只不過兩個人各自開著各自的車一起去了公司,到公司之後,蘇婉琪就去了會議室,她召集了所有的部門負責人去會議室開會,按照她說的,她需要詳詳細細的了解每個部門的具體情況。

而王旭東沒有參與,自從蘇婉琪昨天來到公司之後,他就真的徹底的把東琪公司的事全部交給了蘇婉琪。

在蘇婉琪召集公司部長開會的時候,王旭東把林婷婷叫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王總。」

「最近工作忙吧?」王旭東問著林婷婷。

「還行,蘇總來了之後我這邊工作壓力就少了很多。」林婷婷實話實說。

「你這話說的我就有些不開心了呀。」

「呃……王總,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說……只是說……」林婷婷嚇了一跳,她已經意識到自己這句話裡面的語病。

「哈哈,開玩笑的,你說的也是實話,我管著公司的時候,因為我不是專業人士,而且也沒有婉琪那麼敬業,所以工作全部都下放給了你們,你們工作量工作壓力肯定就要大很多,但是婉琪不一樣。這也是我一定要把她請回來自己淡出管理層的原因,專業的事由專人來負責。」

「王總,我真的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

「行了,是不是這個意思都不重要,我只是開個玩笑。今天找你來是有件事徵求一下你的意見。」

「您說。」

「因為很多方面的原因,我註冊了一家安保公司,註冊資金四千萬。安保公司是個特殊的存在,僅僅依靠一個安保公司,業務很難展開,而且,這家安保公司我也不打算讓它去處理業務上的事情,所以,我打算在安保公司的基礎上,再成立一家物業公司,這家物業公司的主要目的就是為安保公司服務,當然,兩者是完全獨立的兩家公司。」

林婷婷認真地聽著王旭東在那說著。

「我需要一個專業的信得過的人來幫我負責這個物業公司。婷婷,我打算讓你去幫我負責這家物業公司。我給你的條件是,你擔任物業公司的總經理,物業公司一切事物都由你負責,另外,我給你百分之十的股份,我只是作為公司的股東,我不參與公司的具體事物,整個公司由你說了算。我給這家物業公司的初始資金是一千萬。你願不願意跟我去這家物業公司?」王旭東沒有拖泥帶水,直接把自己所要林婷婷乾的事以及給的條件全部告訴了林婷婷,由林婷婷自己去做選擇。

林婷婷非常的意外,也很驚訝,這個事情對於她來說實在是太大了,她腦子現在都完全是懵的。

「本來昨天就要找你說這個事,但是你昨天不在,所以我只能今天跟你說,我也不需要你現在就答應我,我給你三天時間來考慮這個事,三天之後你必須給我一個明確的答案,答應或者是不答應都要給我個答案。你也不需要有任何的顧慮,我絕對不會說因為你不願意去我會對你有什麼意見,這個你完全可以放心,我王旭東不是這樣的人。不管你在哪個公司工作都是在幫我工作。 軍長先生我愛你 同時,你也不需要有什麼顧慮和擔憂,我可以向你保證,你在那邊的待遇不會比你現在的低,而是百分之十的股份,只要你把物業公司幹得越好你的收益就越大。當然,假如某一天你不想在物業公司幹了想回來,隨時可以回來,東琪公司副總經理的位置我永遠都留著給你。」

「我選擇讓你去幫我負責這個物業公司有多方面的考量,第一,我信任你,熟悉你,這是我用人的習慣,我不喜歡用我自己不熟悉的人。第二,我認為你有這個能力能夠幫我管理好這個物業公司。第三,我認為這是一個可以讓你發揮自己才能的舞台,比東琪公司副總這個職位更大的平台,我覺得這對於你個人來說是一個機會。好了,我也就說這麼多,你自己考慮一下,儘快給我答覆。」王旭東笑著對林婷婷說著。

「王總,我不需要考慮,我願意去。有些道理我是明白的,我需要這樣一個舞台來證明我自己,同時,我也認為,跟著王總你走永遠都錯不了。只是蘇總這邊……」林婷婷回答的很堅決。

「蘇總這邊不需要考慮,你和她、我不可能都放在一個公司裡面,對不對?你確定你答應了?如果你答應了的話那就不能反悔了,我這邊好做下一步的打算了。」

「我完全答應,大概什麼時候開始去上班?」

「現在。」王旭東直接道。

「啊?」

「公司到現在還只是我的一個想法,我現在確定的就是一千萬的註冊資金和你這個總經理,其餘的所有事情我都交給你,包括物業公司的註冊、場地、人員等等一切,你能不能辦好?」

林婷婷有些驚訝,她沒想到王旭東所說的物業公司竟然就只是一個想法什麼都沒有。

「能,不過你得給我時間,同時,你也得給我幾個人,光靠我一個人來做起來不是不可以,但是太慢了。所以,最快的辦法是你得從東琪公司給我調幾個人來。」林婷婷想了想說著。

「這個沒有問題,你需要誰直接列個名單給婉琪,讓她直接簽字放人。不過你要的人必須要自願離職跟著你過去,不能強迫。」王旭東答應的也非常的爽快。

正說著,外面有人敲門。

「那我先走了,我得去好好考慮考慮這個事,也得去了解了解物業公司這個行業的具體情況。」 冷麪總裁要借婚 林婷婷起身說著。 林婷婷打開門就見到了李小天站在門口。

「林總。」李小天也很意外林婷婷在王旭東的辦公室裡面,兩個人見面笑了笑,然後林婷婷出去,李小天走了進來,關上了門。

「你不是在開會嗎?怎麼過來了?」

「我剛剛在會上向蘇總提出了辭職,蘇總已經同意了,所以,我就提前散會過來了。」

李小天的話直接就是告訴了王旭東他的選擇。

王旭東笑了笑,說道:「好,跟我去個地方。」

王旭東說完就站了起來,然後大步地往外走去。

李小天愣了愣,然後跟著王旭東走了出去。

「把劉兵叫來,一起去。」王旭東一邊走一邊對李小天說著。

隨後,三個人一起開著王旭東的車往外面而去,開車的是劉兵。

只有王旭東一個人知道去哪,劉兵和李小天兩個人都不知道這是要去哪。

王旭東指揮著劉兵一直開著車往前走著,差不多開了半個小時左右,王旭東讓劉兵停車,然後對李小天道:「你下去,找個人問一下,丹陽鎮老中學在哪個位置?」

「哦,好。」李小天下車之後在街上找人問著,沒多久就上車了,對王旭東道:「沒多遠,往前面兩里路左右就到了,學校很大,他們說我們開過去就能看到,就在馬路邊。」

「開過去。」王旭東讓劉兵繼續往前開。

劉兵直接把車繼續往前開,然後果然在路邊看到一個大的校門,校門口上面還有四個大字「丹陽中學」,只是已經有些破舊了,很明顯的已經廢棄了一段時間,而學校大門口被一條大鐵門給鎖住,周圍是圍牆,站在外面根本就看不到裡面的具體情況。

劉兵把車停在了學校的大門口,隨後就都下車來了。

「哥,你到這來幹嘛?他們都說這學校早就已經廢了,在這的學生和老師早就已經合併到其它新學校去了。」李小天好奇地問著王旭東。

王旭東站在門口看了看,說道:「進去看看。」

「進去?怎麼進去?這大門是鎖著的,周圍全是圍牆,沒有鑰匙根本進不去啊。」李小天過去搖了搖大鐵門道。

王旭東沿著圍牆往旁邊走,劉兵則跟在王旭東身後,李小天還在研究這個大門到底打不打得開,最後看到王旭東和劉兵沿著圍牆走的沒影了也趕緊跑著跟了上去。

「哥,我就說了,進不去的,人家學校的圍牆那建的肯定是很牢固的,不然學生還不都爬圍牆出去上網去了嗎,進不去,得找到鑰匙才能進去。」李小天正說著,忽然就見到了王旭東站在原地然後就這麼跳了起來,腳在圍牆上蹬了一下,再然後整個人就跨上了兩米多高的圍牆直接站在了圍牆上,就在李小天瞪大了眼睛目瞪口呆的時候,王旭東已經跳了下去到了圍牆的另外一邊進了學校了。

「我靠,哥,你會輕功啊。」李小天忍不住感嘆著。

就在李小天發出感嘆的時候,劉兵也猛的退後,然後對著圍牆跑著,起跑然後起跳,一雙手抓住圍牆頂端,輕輕一躍,整個人也就跨上了圍牆,然後對李小天道:「上來。」

說完之後,劉兵也從圍牆上跳了下去。

「我靠……你們這都是屬猴的嗎?」李小天忍不住罵著,然後自己也嘗試著往上爬,嘗試了幾次,最後都沒爬上去,急的對著圍牆那邊喊著:「哥,劉兵,我爬不上去啊,幫幫我。」

說著,就見到劉兵又出現在了圍牆上,然後跳了下來,不由分說地抱起了李小天,讓李小天踩在自己的肩膀上爬上了圍牆翻過去,然後自己才翻過去。

王旭東沒工夫去管這兩個人,翻過圍牆之後就開始在廢棄的學校裡面看著。

學校的確很大,教學樓就有兩棟,另外還有食堂、禮堂,學生宿舍、教室宿舍等等眾多的建築,還有一個大操場,其它的還有籃球場等等,看到這地方,王旭東都忍不住感嘆,張浩天給自己找的地方的確是好的不能再好了,這地方不僅僅只是滿足他的需求,而是完全超過了他的需求了,他哪用的了這麼多的地方?

李小天和劉兵跟上了王旭東在學校裡面看著。

「哥,你到這裡來幹嘛?」

「四處看看。」王旭東沒有回答李小天的話,而是繼續一棟樓一棟樓一層一層地看著,看的很仔細。

走了差不多一個小時,才把整個學校每棟樓每個房間走看遍。

最後,王旭東帶著李小天和劉兵兩個人站在學校的大操場上對李小天道:「這裡以後就是兄弟安保公司所在地。」

「兄弟安保公司?」劉兵很意外。

「李小天,你以後就是安保公司的副總經理,劉兵,你暫時先跟著李小天看,這段時間看看你自己的能力怎麼樣,能幹什麼到時候看你自己的能力。」王旭東直接說著。

「李小天,我也不跟你多啰嗦,讓你當這個副總也不是那麼簡單的,現在就是考驗你能力的時候,如果你能夠幹得好,以後你就是安保公司的副總,如果幹不好,對不起,你繼續回東琪公司去,我另外找人來當這個副總。」

「我一定干好。」李小天連忙說著。

「現在你要做的事情簡單來說就是三件事,第一件事,招人,把公司各職能機構的人給我招滿。第二件事,採購,採購一切公司所需的物品。第三件事,把學校給整理好,把學校給我變成公司。」王旭東看著李小天說著。

王旭東說的非常簡單,可是李小天知道,這裡面要做的事情就太多太多了。

「公司不需要太多的行政人員,暫時先招兩個財務、三四個文員以及必須的人員就可以了,先把公司組建起來,其餘的以後再說,到時候根據需要再來組建相關的部門,另外,公司需要廚師、保潔員等等服務人員,這個你給我招好。」

「第二個是採購,採購一切公司所需的物品,大件物品這一塊,公司去買一輛大巴、一輛考斯特,三輛越野車。大巴和考斯特的司機你也給找好。另外,置辦統一的制服,以及所有行政人員所需要的辦公用品和業務人員所需的生活用品等等等等。」王旭東一項一項地說著,李小天則不停地點頭聽著。 「然後,對整個公司進行裝修、布置、整理,把學校給我徹底變成公司,而且要變成一個像模像樣的公司。李小天,三天之內,我會拿到這裡的鑰匙,一周之後,我會在這裡辦公,我的要求不高,一周之後,我需要一個嶄新的大門,另外,我需要一間屬於我的能夠讓我辦公的辦公室,其次,下周一,我要看到三份讓我滿意的計劃表,一份是公司機構和人員計劃表,一份是所有前期採購物品的計劃表,第三份是公司布局以及修整的計劃書。下周一,我要看到這三份計劃書擺在我的辦公桌上面,這是對你的第一個考核,如果你給的這三份計劃書能夠讓我滿意,那麼這個副總經理我就正式簽字確認,如果不能讓我滿意,那對不起,我只能讓你回東琪公司。」王旭東說到最後的時候非常的嚴肅認真。

「是,哥,你放心,我一定做好。」李小天嚇了一跳,連忙說著。

「劉兵,從等下回到東琪公司開始,你就去李小天的辦公室,從現在開始你跟著李小天,這裡所有的事情我都交給你們倆了。還是之前的,下周一,我要是見不到一份我滿意的計劃書李小天回東琪公司,而劉兵你,回東北老家,我說到做到。不是我逼你們,而是我希望你們兩個用點心去做一件事,我給你們機會,如果你們把握不住,那你們永遠都是廢材,既然扶不起,那還不如趁早把你們打發回去。聽明白了嗎?」王旭東接著對劉兵說著。

「我……我會……會努力的。」劉兵沒想到還有自己的事,想到要讓自己回東北老家,他嚇得不行,連忙說著。

「你們兩個留在這裡好好地做一下實地規劃,全部弄好了之後自己打車回去,我有事,先走了,車鑰匙給我。」王旭東向劉兵伸出手。

劉兵乖乖地把車鑰匙遞給了王旭東,王旭東拿過車鑰匙轉過身,再次一躍而上翻過了圍牆出去了,剩下了久久無言的李小天和劉兵兩個人。

王旭東開著自己的車往吳西區政府方向而去,一邊開車一邊拿出手機給張浩天給自己的那個號碼打了個電話。

王旭東為什麼硬要把這麼多的事交給李小天和劉兵這兩個完全沒有相關經驗的年輕人呢?他有他自己的打算,如果要論專業能力和經驗,東琪公司有很多比李小天和劉兵都要強的人,不管叫誰來都要比他們兩個合適,但是王旭東卻都沒有,而是把他們兩個叫了過來,因為有很多的原因。第一個原因,安保公司有特殊性,他必須要一個完全信得過的人而且是對他毫無保留並且能夠理解他的人來負責管理這裡面的事,就這一點,整個東琪公司都沒幾個人符合,不管是林婷婷還是蔣曉蝶都不可能,如果讓她們知道公司可能會牽涉到一切違法的事,甚至於是公司裡面有槍支這些事,誰也不能保證她們會怎麼做,包括蘇婉琪也不行,唯一能百分之百讓王旭東放心的就只有李小天和劉兵,因為這兩個人對王旭東的話一定是言聽計從,即使是刀山火海他們也不會皺眉頭的。

其次,王旭東選擇他們倆還有個原因,他想要給這兩個兄弟一個機會,人的潛力和才能都是逼出來的,這就像人游泳一樣,你在岸上上千百萬次理論課,只要你不真正下水去游你永遠不可能學會游泳,而且,只要有人在邊上守著扶著你也不可能真正學會,真正學會游泳一定要在沒人攙扶自己喝過幾次水之後才能學會。而對於李小天和劉兵也是這樣,王旭東現在就是給他們一個游泳池讓他們自己去下水去學游泳,他仔細觀察過李小天和劉兵,兩個人都很聰明,只不過兩個人都有缺點,那就是沒什麼太多的文化,而且也從未嘗試過相關的工作,當然,李小天要比劉兵好得多。王旭東斷定,只要逼他們兩一下,只要給他們倆足夠的機會和時間,他們兩個一定是可以成長起來的。

王旭東為什麼要成立一家物業公司,又為什麼要把林婷婷調到去負責這個物業公司,其實主要的目的還是想著不讓林婷婷太多參與安保公司的事。安保公司要想賺錢要想盈利,那就必須要有一個非常專業的人來負責市場負責經營,王旭東自己沒有那個時間那個精力,他也更不是專業的人。顯然,林婷婷是個很好的人選,可是,你要別人來幫你負責市場負責經營那麼別人就一定得掌握公司所有的事,而安保公司裡面肯定是有些東西不能讓外人知道的,而安保公司也必須要賺錢盈利,不然到時候這麼多人靠什麼來養活?這幾乎就是個矛盾的點。

所以,最後王旭東就想到了這麼一個辦法,在安保公司之外,單獨成立一家物業公司,物業公司去承接業務去負責市場和經營。而安保公司就只管從物業公司的手裡面去承接安保工作,這樣子就等於安保公司就只是單純的負責自己本身的業務,其餘的一概事情都是物業公司在幫忙做了,而兩個公司又是一個單獨的公司,彼此之間沒有任何重合的地方,唯一的聯繫就是王旭東。另外,這樣子也能夠儘可能的保證安保公司的純潔性,因為不需要市場經營,安保公司所需要的行政管理人員其實不多。

當然,這個辦法究竟可不可行王旭東暫時還不知道,一切都必須要試驗過之後才知道。

王旭東接下來的幾天時間都一直在往吳西區政府的各部門跑著,而他也只用了三天時間就辦理好了所有的事情,當然,最後手續全部辦好肯定沒那麼快,但是,他卻已經提前簽訂好了協議,同時拿到了廢舊學校的大門鑰匙。

萌妻來襲:總裁,請驗貨! 也就是在周一的早上,王旭東剛來到東琪公司自己的辦公室,就見到了李小天和劉兵兩個人頂著個黑眼圈站在自己辦公室門口等著,李小天手裡拿著一份厚厚的列印紙。這幾天,劉兵都沒有回去,王旭東給他打過電話,他告訴王旭東,他和李小天兩個人在辦公室裡面加班。今天看著兩個人黑眼圈和憔悴的模樣,王旭東也大概能猜的出來這兩個這些天也是沒少受折磨。 「你們兩個這是野外求生回來?」看著兩個鬍子拉渣頂著黑眼圈的樣子,王旭東忍不住笑了笑問著,然後打開門走了進去。

兩個人跟著王旭東走了進去,李小天說道:「哥,我們兩個人這三四天加起來一起沒睡超過十五個小時,也幾乎沒出過辦公室的門。」

「哦,我要的計劃書做好了嗎?」

「做好了,你看看。」李小天把手裡的計劃書遞給了王旭東。

王旭東拿著計劃書仔仔細細地看著,一邊看一邊問著李小天:「這些是你做的還是劉兵做的?」

「大部分都是他做的,我只是幫忙參考出出主意,另外幫他上網查資料這些。」劉兵回答著。

「就你們倆自己做的?沒有請人幫忙?」

「有,我們……找了蔣總,問了蔣總一些問題,然後……然後也請歐陽助理幫了忙。」李小天實話實說,隨後又道:「不過哥,大部分都是我們倆自己完成的。」

王旭東沒有再說話,繼續看著。

王旭東沒說話,兩個人心裡就沒底,緊張地看著王旭東。

「哥,你覺得怎麼樣?是不是不滿意?哪個地方不行?你說,我們倆馬上就去改。」李小天終於是忍不住地問著。

「是的,哥。」劉兵也說道。

王旭東還是不說話,繼續看著。

王旭東的沉默讓兩個人心急如焚,但是卻又不敢繼續催,只能在那煎熬著。

最後,王旭東把手裡的文件個合上了。

「哥,怎麼樣?」

「單就你們做的這個計劃本身,我只能給你們打六十分,最多七十分。一份計劃書,連具體怎麼實施的順序啊時間啊步驟啊都沒有,就只是單純的幾份表格。你們應該把你們兩個為什麼這麼安排的構想和目的給說清楚。你們這最多就是三份清單,談不上是計劃書。」

聽到這,兩個人臉色都變了,滿臉的失望。

「但是,考慮到這份計劃書是你們兩個做的,我給你們打一百分。就你們兩個臭皮匠能搗鼓出這麼一個東西來已經非常的讓我意外了。而且,我看了你們兩個列的這個清單,的確是方方面面都考慮到了,除了人員這一塊我有些不同意見之外,你們兩個對於採購物品清單和對學校的整理方案我都非常滿意,足以見得你們兩個的確是用了心,考慮的很細很細。所以,這次我就算是你們倆通過了。」王旭東笑著說著。

聽著王旭東這麼一說,兩個人頓時就高興了。

「這裡是我做的計劃書。」王旭東從自己的包裡面拿出了一份文件丟在了桌子上,這是他自己這幾天晚上加班給做出來的,他很清楚,真的讓兩個完全沒有經驗的人來做這個計劃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這份計劃書裡面有詳細的時間表,以及整個公司以後的架構方案以及人員組成方案。不過,對於物質的採購和對公司的整理方案我沒有做,這一點你們兩個做的非常不錯,所以,你們兩個從現在開始,就對照著這個計劃書和你們兩個列的物質採購清單和學校整改方案去給我立即開始行動。」

「在財務沒來之前,公司的財務由你們兩個負責,你們兩個一個是採購,一個是財務出納,把每筆賬都給我算清楚。三個方面同時行動,第一個方面招人,按照我計劃書裡面的人員方案去招聘人,這一塊你們沒做過沒經驗的話找歐陽玲幫忙做,就說我說的。第二個方面,採購,這個我不想多說,李小天你是內行。第三個方面,請人把整個學校進行整理和簡單的改造,改造第一步就是要把公司的辦公樓和管理人員公寓樓給弄好,其次再弄員工宿舍。」

「按照之前給你們的時間節點,我給你們一周時間,下周一,我要去公司掛牌,同時,我要去安保公司裡面屬於我的辦公室上班。半個月之內,我需要看到一個能夠基本運轉的公司。能不能辦到?」王旭東再次問著兩個人。

「能,這個我可以打包票,一定可以辦到。」李小天說著,對於他來說,去做具體事情一點難度都沒有,最怕的就是讓他來做計劃書啊這些。

「去吧。」王旭東點頭道。

李小天和劉兵兩個人剛走,蘇婉琪就走進了王旭東辦公室,好奇地問著:「這兩個人怎麼了?怎麼黑眼圈這麼嚴重?」

「我讓他們兩個做一份計劃書,這兩個人加班加點的做,晚上覺都沒睡,兩個人關在辦公室裡面做了三天三夜,所以,就變成你剛剛看到的那副樣子了。」王旭東笑著回答著蘇婉琪。

「你讓他們兩個給你做計劃書?這計劃書能用嗎?」蘇婉琪保持懷疑的態度。

「你別小看他們倆,這麼說吧,讓他們兩做計劃書可能的確是為難他們了,但是你讓他們倆去具體實施是肯定沒有問題的,特別是李小天,理論知識和文化水平是欠缺一些,但是他的人生經歷其實很豐富,而且這小子腦子很精明,人也懂得變通,思維活躍,真要說做事的話他是一把好手。至於劉兵,我就是讓他跟著李小天做點事學習一下。我讓他們兩個做計劃書就是在鍛煉他們,我相信,經過這一次之後,兩個人腦子裡面會形成那種大局觀的,這對他們以後的工作會有很大的幫助。」王旭東說著。

「行吧,我還是保持懷疑態度,不過,我對你這個人很有信心,你這個人做一些奇怪的打算最後幾乎都能成功。你看看吧,這是我做的公司的發展計劃。」蘇婉琪拿出一份厚厚的文件遞給王旭東。

「這麼厚?我就不看了,你給我大致說一下就好了。」王旭東翻了翻,然後就合上了文件,直接問著蘇婉琪。

「行吧,那我就大致給你說一下吧。」蘇婉琪對於王旭東對自己過分信任的態度也是無奈,開始對王旭東說著:「大致的計劃就是,我準備以公司的名義去找銀行貸款,貸款一個億。」

「這麼多?能貸到嗎?」

「以而我們公司目前的規模來說,貸款一個億應該來說是比較容易的。」 「也是,我們公司零負債率,而且是實業企業。」

「我已經讓人去做專門的市場調研了,針對全國所有的一二三線乃至個別的四線城市做專門的市場調研,以分析當地的消費能力和市場前景,我計劃,到今年年底,白金東琪的門店數量要擴張到八十家,明年年中,白金東琪在國內的數量要達到一百四十家,這是我們的終極目標。在今年,再增加三千萬的宣傳經費,明年的宣傳經費達到一個億。同時,我準備去歐洲引進三名世界級的設計師,同時,一到兩名國內的頂級設計師,我們的產品需要與世界接軌,需要現代化的設計風格,同時也需要帶有濃厚的本土文化氣息,所以我們的設計團隊應該是具有國際水準的中西結合,而就我們目前的設計團隊來說,只有國內的設計師,也沒有真正意義上的設計大師,在設計這一塊,很難真正的做到長遠發展。」

「我和團隊經過預算給公司定下了發展目標,今年年底,公司的月銷售額要突破一點五個億,明年年中,公司的月銷售額要突破三個億。公司的最終目標是在明年年底,實現公司全年收入突破四十億,年盈利突破十五億。這個目標不算大,我認為就目前公司發展趨勢來說,完全是可以做到的。」

「同時,我們將全力的開設我們的線上銷售渠道,這是目前的大勢所趨,也是消費的新常態,我們必須要做好這一點,爭取在明年年中之前形成我們各大網上銷售平台的旗艦店。另外,在明年上半年完成國內市場佔有之後,我們的發展目標轉向海外,那是我們的長遠發展目標。計劃書裡面有詳細的發展計劃、發展目標和時間表。」蘇婉琪慢慢地向王旭東說著自己的計劃。

「當然,在這些發展計劃的同時,我們必須做好三點,第一點,保證我們的質量,這是我們的生命線,必須把質量控制做的越來越好,這個質量包括了品牌質量、產品質量和服務質量,我針對質量的控制進行了一系列的舉措,應該會有比較好的效果。第二點,就是我們的設計,這是我們品牌的靈魂所在,是我們的核心競爭力,所以,一定要保證我們設計團隊的高質量、高效率,而且要有創新不落伍,並且要有自己核心的設計理念,在設計這一塊上,我剛剛也說了我的計劃,我認為公司應該加大投入,我們要做世界級的品牌就一定要有一個世界級的設計團隊,就目前來看,我們的設計團隊的力量還達不到我們品牌的影響力。第三點,這個我之前也說過了,就是控制成本,提高效率,這是維持公司長期高效運轉的驅動力。」蘇婉琪進一步說著。

王旭東一直都沒說話,抽著煙認真地聽著蘇婉琪在說。

「你怎麼一直在那抽煙,也不說句話啊?」

「我說什麼?」

「說說你的意見,別忘了,你才是公司的總經理,這公司是你的。」蘇婉琪有些生氣了。

「一定要我說意見?」

「說說你的想法。」蘇婉琪點頭。

「我的意見就是,不要太累了,林婷婷雖然我叫走了,但是還有蔣曉蝶,還有王寧,他們也都是高材生,也是專業人才,有些事情可以讓他們去做,具體經營方面,張麗的能力也是很強。婉琪,我讓你回來幫我管公司不假,但是,我不是讓你回來這麼勞累的,知道嗎?」

蘇婉琪沒想到王旭東忽然這麼溫情地說著,有些臉紅,道:「我知道,但是這些公司的大方向必須我們自己來弄,我自己當過老闆,也當過高管員工,我非常明白這兩者之間心態的差異。我之前自己管著服裝公司,自己會處心積慮地想著怎麼讓公司進一步發展,全心全意的都是為了這一點。而這次在那邊當年一年多的副總,雖然同樣是公司管理層,但是心態就不一樣,當副總的責任感使命感遠不如自己當老闆來的強烈,同時,會有私心,更多的是會要考慮自己個人的利益得失,更多的是想著怎麼把自己手頭上負責的這堆事給弄好,而至於其它的,多多少少會有種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心態。所以,有些事情必須我們自己做。」

「你也不要擔心我,最近這段時間剛上手是累點,但是等把公司發展的計劃給做好了,以後就輕鬆了,按部就班的把具體工作交給具體的人做,就要輕鬆很多。」 「可欣手機一直都關機。」蘇婉琪忽然說著。

「我知道。」王旭東點點頭,也沒多說什麼。

「我有點擔心她。」

「可我們聯繫不上她,更找不到她。」

「你能聯繫到她媽媽嗎?她媽媽肯定是知道她在哪是什麼情況的,她不可能不跟她媽媽聯繫的。」蘇婉琪問著王旭東。

「我有她媽媽的電話,但是……」

「但是什麼?」

「但是我不好開口問,你知道,我……我……」

「我明白,你把手機號碼給我,我問。」蘇婉琪瞬間明白王旭東的意思。

「好,我把號碼給你。」王旭東說著就把秦可欣母親的手機號碼給了蘇婉琪,正說著,王旭東的手機響了起來,看了看號碼,王旭東不自然地抬頭看了眼蘇婉琪,見到蘇婉琪並沒有看他,他便走到了窗戶邊接了電話。

    Leave Your Comment Here